[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缅甸:千万勿忘第一敌人!/貌强
(博讯2010年11月15日发表)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美国来的缅甸反政府媒体 与美英澳政治系社会系毕业的民运活动家们,和欧洲各地的战友们携手合作,在欧洲活动了几星期,对只手遮天的缅甸军将军们如何卑鄙通过2008宪法,如何无耻摆布2010年11月7日伪大选,如何违反人权等事件: (博讯 boxun.com)

    *向欧盟各国政府游说,
    *向中国大使馆抗议,
    *向人权、国际特赦等组织申诉,
    *向国际刑事法庭控告。
    他们陆续前往大英帝国,准备在那边与国际缅甸僧伽总会、反独裁政府的各族民主力量等合作,继续揭露与反对缅甸将军们军装换民服大演出,并在11月13日,热烈庆贺昂山素姬被释放。
    
    收拾行李时,“缅史通”指着荷兰礼品Da Gama牌,问是否就是缅王Anauhpelun时期占据仰光对岸港口、缅名Nga Zinga的葡萄牙侵略者之臭名。
    貌强告诉他缅名Nga Zinga,葡萄牙名叫勃利多De Brito——这江湖无赖16世纪末跨洋过海,浪迹缅甸阿拉干、勃固、沙廉(仰光对岸港口,1600-1613占领)等地大显殖民主义身手;而Da Gama达伽马,却是15世纪末葡萄牙武装航海家,他开辟了由葡萄牙经非洲到南亚印度的贸易航线,进行疯狂殖民掠夺;在澳门有他的铜像花园。
    熟读欧美殖民史的好汉们猛点头:原来他是最先发现非洲东部的那葡萄牙强盗暴发户。
    貌强更正:据英国海军军官近年研究称,下西洋的三宝太监武装船队,比强盗达伽马舰队早70年到访非洲东部,而且是和平友好亲善之旅。
    貌强补充:明朝武装船队并不像达伽马舰队杀人放火、掠夺金银财宝与自然资源,大搞早期的资本主义强盗行径。
    貌强赶紧再加上一句:这也是那英国海军军官说的!
    
    山寨大王们、绿林英雄们、揭竿起义豪杰们、众好汉们歪头沉思后,齐声说现今中国企业:
    *口喊为人民服务,却悍然违反食品法,不顾人民健康,偷偷渗混:苏丹红、掉白块、瘦肉精、有害防腐剂、添加剂、工业用染料……
    *口喊为人民服务,却丧心病狂地提供:有毒害的陈化粮、敌敌畏火腿、甲醛食品、福尔马林食品、毒豇豆、地沟油、毒菜、假药、假疫苗、毒婴儿玩具、毒婴儿奶粉等!
    *他们鱼目混珠、巧取豪夺、攫取暴利!
    *他们知法犯法,唯利是图,真丧尽天良!
    *知道吗?毒奶粉造成中国百万儿童受害,数十万儿童就医,死亡人数被无耻掩盖,肇事企业勾结贪官污吏草草了事,对所有受害儿童不赔偿;人民法院对胆敢维权求公道者进行镇压,如对受害儿童爸赵连海,以 “寻衅滋事”罪,重判坐牢2年半!
    *哎哟妈妈!天理何在!公义何在!万分庆幸明朝时代中国社会,还未发展成野蛮的早期资本主义!不然,天朝内外芸芸众生苦海无边哟!——几百年呼天不灵,呼地不应,死了才获解脱!
    貌强义愤填膺:打倒伤天害理的奸商!保障人民的权益!维护儿童的健康!捍卫华族的优良传统文化!
    
    激昂言论指点江山完毕,大家一同去吃喜爱的中国点心饭菜,继续边嚼边聊。
    饭前,众好汉要当年周恩来和总理吴努、吴巴瑞、奈温将军等碰杯对喝的国酒茅台。由于近几年货奇缺而价猛涨,餐馆只供应竹叶青——该古老中国名酒还是很合好汉们口味。
    几杯中国烈酒下肚,大家我一言你一语,大谈特谈现今缅甸伪大选与严峻局势。
    貌强言:
    *独裁将军们步步为营,对国内外一切早已安排妥当。军政府的七步民主进程,伪大选算是第五步,绿色军壶里还藏着两步——缅甸人民不知究竟又要卖什么江湖膏药;
    *将军之间矛盾加剧而暗中各找靠山与力量——君不见古称身毒、天竺的印度,在西洋鬼子东洋鬼子美英澳日的财力、军力、高科技等大力支持下,正脱胎换骨,神速地成长为围华大前哨?
    *在美国太平洋地区三道封锁线前,缅甸是中国能源通道的唯一国外生命线,也是中国直奔暹罗湾与印度洋的唯一突围求生路;中国西南地区的经贸大开发,跟缅甸的和平与发展,更息息相关——和平崛起的中国,为自己、为缅甸、更为突围,一定会全力支持新宪法下的新政府,选走市场经济、和平发展、改革开放道路;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哟!大缅族独裁将军们在北京口口声声“中缅友好”、“瑞苗胞波”,在掸邦克钦邦,却通过其“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对要求中缅友好的选民举枪恫吓:“不投票给我们,就是想当中国奴仆!”—— 大缅族独裁主义去年吃掉果敢特区,君不见缅甸华族再次被嫁祸、诋毁、打骂、屠宰吗?
    *凡煽动狭隘种族主义的地方,一定鱼肉少数民族与华人华侨,人民一定无法安居乐业,经济一定一塌糊涂。大缅族独裁主义凶恶狰狞,比万恶的殖民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进行政治改革,即使经济上去了,但极少数富者会愈富,绝大多数贫者却会愈贫!贪污腐败必定横行,处处不平等不正义,社会必定动乱连绵——和平发展只会是画饼充饥而已。
    
    老革命家道:
    *缅甸革命须认清丹瑞是最主要敌人,须加强挑拨77岁的最主要敌人跟其接班人貌埃、瑞曼之间矛盾——射箭射心,擒贼擒王;
    *21年前,北掸邦军SSA-North,佤邦联军UWSA,克钦独立组织KIO,以及果敢军与勐腊军等,跟军政府签了停战协议。现在缅甸将军们原形毕露,果敢特区已经沦陷了,还未落入虎口的三大特区,只好尽力争取和平共处下的自我保护;驻地昆欣-万雷的北掸邦军24营,近日突遭法西斯缅军机动33步兵师部队进攻;北掸邦军驻扎南掸邦勐思怒(Mong Hsnu)一带,也屡遭侵犯。不久,所有停战集团要遭殃了,将被一口一口吃掉了!
    
    众豪杰语: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法西斯缅军生活奇差,有钱就可收买;被迫退伍的军人们,极度不满不脱军装的将军们在拼命抓权、揾钱、享福——我们只要拉一派打一派,就可让悍将们、亡命之徒们再证实“枪杆子出政权”名言;
    *美国江河日下,黑总统无能无势却大嘴巴,他对真正缅甸民主人权的支持度,越发显得有气无力;
    *黑总统大讲印尼话,大夸印尼“崛起”,更高调宣布“印度有足够资格进入常任安理会”…….却绝口不提如何有效支援一下我们缅甸民主人权大事。
    *可恨欧盟现在更强调经济利益,学东盟东施效颦,要wait& see新政府的改革开放与市场经济再定夺——其实欧盟就要采取东盟的接触政策了;
    
    众好汉哀叹世事炎凉,败寇胜王,更痛恨芸芸众生太贪、太嗔、太痴:
    *昂山素姬民盟分裂,对待大选——老一辈抵制,说狗嘴长不出象牙;新一代参选,相信参加比不参加好,前进一步比原地踏步好。
    *某某人长袖善舞——以缅甸工运骗得国际一大笔钱,挪动一笔买了山寨官位,不断招摇国际论坛;
    *某群人昔日叱咤风云,现在大权旁落——灰溜溜地缩在黑暗角落。
    * 8.8.88学运激进人物某青年,眼见“战斗的孔雀”红旗极难逆风飘扬,起先痛哭,续后吸大麻、吞摇头丸,最近在巴黎与人一言不合,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被判坐牢。
    *8.8.88学运的父母是7.7.62学运领导,老领导惊见革命下一代刺刀见红的对象并非48岁人民公敌,不禁老泪纵横而跪问佛祖:不是善有善报吗?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恶人何时才得恶报?
    *为安邦自保,克钦族、掸族、克伦尼族、钦族、孟族、若开族等停战集团,已与半世纪拒不投降的克伦族联盟KNU明里暗里结盟,共同对付独裁新政权的生吞活剥;
    *为求生存,民主克伦佛教军DKBA也回头是岸——对独裁军政府反戈一击,已获本族人重新支持;
    *泰缅边境爆发的内战烽火与两三万难民过境逃亡——已造成泰缅关系紧张与国际舆论哗然;
    *内战半年内不会熄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等更加关心诺奖得主昂山素姬与狱中2000多政治犯;刘晓波得诺奖也跟着在欧美沸沸扬扬;
    *中国肯定2010年11月7日的大选让缅甸“前进了一步”,但联合国潘基文跟着美英澳等,却齐声指出“选举不民主不公正”,指责缅甸将军与其打手们,通过威迫、利诱、恐吓、迫害、掺水、造假、作弊,炮制了自家人高票当选——军官摇身一变成民官,独裁军政府俨然转为 “缅甸联邦共和国”合法政府,新瓶装了旧酒。
    *丹瑞在北京已买了大别墅;全国风起云涌大动乱时,全家将跑北京避难。
    blabla…………
    blabla………..
    “干杯!干杯!”
    高举竹叶青酒瓶,山寨大王们、绿林英雄们、揭竿起义豪杰们齐声赞曰:“真不愧是古老中国佳酿——怪不得那么多中国人醉生梦死!”。
    老革命家笑问:“知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神话故事吧?猜猜葫芦里装满中国芳香老酒的,是哪几位神仙?”。
    大家又骂又笑:“别虚无缥缈地谈仙说神,更勿粗心大意于山高皇帝远!他妈的什么左、中、右、左倾、右倾、极左、极右、形左实右………说白了——枪杆子出政权!说到最高境界——色就是空,空就是色!…………blabla,blabla,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乘着酒兴,醉仙们大谢特谢天赐良机:
    *山姆叔叔向亚太区各国大叫“俺回来了”!
    *日、美、中三国,军舰对峙在中国南海!
    *印度正在崛起!
    *美、日、印、越、菲等国,正在联盟制华!
    *对印尼、菲律宾…….黑总统在挤眉弄眼!
    *对中国的战略战术包围网,山姆叔叔越搞越大!
    *际此缅甸快成中国一省——我们不管黑猫白描,只要能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必须充分领会并坚定不移地执行缅共第一任总书记昂山将军1941年的两大英明果断言行——
    1. 英国殖民统治的困难,就是我们的机会!
    2既然.在厦门找不到中共,日本法西斯的支持,也可以接受!
    
    “缅史通”解释:
    *当年日本皇军答应大力帮助缅甸独立,昂山、奈温等30志士才引领他们进来——绝非引狼入室也!
    *克伦族、掸族、克伦尼族、钦族、克钦族等少数民族,当年和大英帝国合作抗日,因而跟我们发生利益冲突——近代百年宿怨,就是这样生成的,使历史上的恩恩怨怨雪上加霜。
    *日本皇军切断滇缅公路,让抗日的四亿瑞苗胞波痛失唯一外援运输线;几万中国远征军进缅援助英军抗日,伤亡惨重。……我们有什么办法呢?唯装聋做傻,隔岸观火——上上策也!我们从来就故作不知,文史教科书上也从不提及——自扫门前雪不是最好吗?
    *Sorry, Sorry,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貌强是缅甸华族,对错误思想言论行动,总想尽可能抵制。
    然而,在酒精推动熏陶下,据理力争更使大家脸红耳赤脖子粗——寡不敌众不足为奇。
    
    老革命家老谋深算,他说话了:“酒后失言多言都不打紧!千万不要忘记第一敌人!”。
    (写于11月13日诺奖得主昂山素姬获释夜)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1/2010111515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