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瓮安”“陇南”到“乌坎”:官民水火何时了? 
(博讯2012年01月16日发表)

      从2008年“6.28”贵州瓮安市民游行示威,到是年甘肃陇南武都区“11.17”2000多群众打砸烧市委市政府,到今年“9.21”广东“乌坎”近万老百姓抗议静坐游行设路障对抗警察,地方上官民关系水火剑拔弩张冲突事件似乎不断发生,很有点清末地方老百姓造反逐渐蔓延的趋势。造成这种紧张局面的根本原因,如26日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所说,是“有的地方对老百姓长期反映的问题置之不理,能压就采取很强硬的措施摁住,然后是拖,能拖多久拖多久,最好能拖到我的下一任,至于我走了,你爱烧天烧天,爱崩地崩地”,“干群关系已经变成油水关系”。
    其实从“瓮安”“陇南” 到“乌坎”,干群关系已经演变为“水火关系”, 朱明国副书记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这些地方政府漠视民生生存权利,对多年遗留的社会问题例如农民的土地问题“藏”“躲”“拖”“压”,百姓能不示威政府路障政府?官视民如草芥,则民视官为寇仇,道路以目积怨深重有机会就 打砸抢烧你了。这些地方政府患了“政治麻痹症”,政府官员政治敏感度降低为“猪脑子”,正如毛泽东所说“盲人骑瞎马”半夜行暗路,从不从政治角度考虑民众利益诉求,不是及时的接访及时解决问题,也从不通过电视发布市委市政府公告沟通民意民情,也不深入街道乡镇密切干群关系,有事情就压拖吓小事成了大事,吃喝玩乐极尽胡吹造假政绩之能事。有些事情是政府酿大的不是百姓惹大的,正是这样。
     这些地方政府甚至用“警察思维”管理社会,“疙瘩出了脓”老百姓游行示威了,他们就要进行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的说服调查摸底了,发生打砸烧抢偷设置路障了,就开始对主要交通路口重点路段主要街道实行管制了,让执勤民警以十分克制的态度进行清理和疏散了。他们甚至会认为这个地方老百姓都是“刁民”,不给点颜色他们不会老实。每次事件后都要结论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群体性事件”, 要“坚决抵制各种非法活动,坚决与破坏社会稳定的人和事作斗争”,“对极少数不法分子,要理直气壮地予以揭露,不能让他们的企图得逞”等,这些信息都给人“若有再犯定要镇惮”警察天下的味道。你看政府是不是警察思维? (博讯 boxun.com)

    这些地方已经行政异化了,简直是明目张胆的与当地人民争抢利益,当政权和当地的利益集团狗苟蝇营抱成一团金权交换遇到阻碍时,当现行政绩评价机制在人民利益和官位升迁发生冲突时,老百姓就会被他们视为阿斗视为被愚弄的对象视为这个体制的局外人了。在土地出卖问题上虽然温家宝总理曾说土地承包经营权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但他们仍然利用农民合作化后失去土地所有权的法律空白,不屑或者不想去和老百姓商议,除了蒙就是骗,20万一亩说5万,完全是强盗的嘴脸吗,简直就是新世纪欧洲的圈地运动!出卖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难道不是政府彻底背叛了农民的根本利益!
    逼急了的老百姓是皇帝老儿也不怕的,为了生存奋起抗争许多人是抱着“打破头用扇子扇,看殡不怕殡大”的态度,他是百姓和你态度敌对了你奈之何!李逵或者李鬼要轮板斧你能怎么样!毛泽东说过人民好比土地,共产党人好比种子。政府必须放下西装革履的臭架子,必须真正尊重爱护人民为人民着想,做人民的儿子。影响人民利益的动作开始之前,要首先想到人民群众的生活问题怎么办。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前,要首先安排好涉及到的30多户老百姓的住房土地和今后的生活问题,乌坎地方政府要想到乌坎村9000亩土地卖了6700多亩剩下2000多亩1万多村民吃什么这个问题。如果想过而不作为,就是有意漠视民情民意,如果没有想过,就是执政者脑子花岗岩出水了。
    政治麻痹警察思维行政异化,这样的政府离掉头已经不远了,你走在路上老百姓都想哨棒死你,干群那还有什么和谐的鱼水关系!行政痼疾一天不消除,“瓮安”“陇南” “乌坎”“老百姓造反”事件就一天不消失,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中央领导在训诫地方领导时仅从维稳角度考虑这些事件的教训,可谓见羊不见牛也。“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记住中国古老文化的行政古训!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1/2012011602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