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博讯2012年02月15日发表)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突然逃奔美国领事馆乞求避难,不仅酿成重庆丑闻、中国丑闻,而且酿成国际丑闻。又一次反射中共高官口头上反美仇美、骨子里亲美媚美的分裂人格。
     王立军原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铁杆亲信,追随薄,从东北到西南。为薄拼凑政绩工程、赚取“入常”(挤入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行列)门票,助薄在重庆大规模“打黑”,其间,不择手段,任意抓人,罗织罪名,刑讯逼供,乃至于连辩护律师都一并陷害下狱,气焰薰天。有一张照片,薄熙来在前,王立军在后,其他党羽前呼后拥,薄冷酷直视,王扬首傲视,生动如一幅历史照的翻版:希特勒与希姆莱。 (博讯 boxun.com)

    
    王立军出事,就是薄熙来出事。表面上,是薄王翻脸,薄要加害王。实际线索是,更高层势力要对薄熙来下手,先拿王立军试刀,薄闻讯惊惧,图谋自保,急于与王切割,甚至要赶在中纪委之前,对王来个先下手为强。王卖力助恶,被薄当做打手和工具利用,对他人遍行抓捕和酷刑之后,自己面临被薄请君入瓮,王深知,刻毒如薄熙来,没有什么干不出来,故而急忙奔逃。
    
    今日王、薄丑剧,早在众多分析人士、包括笔者的预料之中,尽管,不曾预测王投奔美领馆这等具体情节。自从薄熙来在重庆大兴“唱红打黑”,以黑吃黑,以贪反贪,就显露“要出大事”的端倪。
    
    当下的问题是,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有人分析到胡锦涛头上,其实不然。胡锦涛骨子里的极左、崇尚红色传统,与薄熙来暗合;薄“唱红”、颂毛、走左,至少在意识形态上,符合胡意。如果说胡最后同意倒薄,只能出于一个原因:薄在重庆大张旗鼓地开展“唱红打黑”运动,是其自选动作,而非中央规定动作,把“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往哪里摆?如此目中无上,令胡难堪。
    
    胡临交班,以其保守性格,只愿平稳交接,不愿节外生枝;宁愿无所作为,不愿无事生非;一心“维稳”,不思进取(自称“不折腾”)。要他在交班前主动来这么一个大动作,难以设想。况且,任期将尽的胡,已经跛脚而弱势尽显,并不能主导局面。胡点头倒薄,必是被动地附和。(胡的主要考虑,是与习李江等处好关系,保障卸任后的超级离休待遇。)
    
    盘点下来,最恨薄熙来的,当首推曾先后担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贺国强与汪洋,薄借“打黑”,贬低贺、汪政绩,扫荡贺、汪旧部,令贺、汪积恨于胸。目前,汪任职广东,并无职权动薄;贺任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正好对薄下手,对王立军的调查,就是从中纪委开始的。然而,贺虽持有中纪委名号的尚方宝剑,论其权位、威严,尚不足以单独行事。
    
    接下来,是温家宝要倒薄。就在薄熙来“唱红”高潮之际,温在北京不点名抨击道
    :“当前中国有两股势力令人不敢讲真话:封建思想遗风和文化大革命荼毒”(最后两字,应为“遗毒”)。薄的极左鼓吹,与温的政改言论背道而驰,对温而言,有如芒刺在背,不拔不快。
    
    倒薄,有人提到“胡温”。其实,观中南海今日之势,已经没有什么“胡温”,胡是胡,温是温,二者早已在意识形态上分道扬镳,各说各话,面和心不和。
    
    再接下来,是习近平和李克强要倒薄。薄为自己大造声势,其实是叫板习近平,表达对习连跳三级,升至第五代最高权力接班人的不满。笔者曾在两年前出版的《中南海厚黑学》一书中,列出一节,题为“习近平尚未坐稳,薄熙来图谋大位”,专门分析薄熙来借“唱红打黑”、近身挑战王储习近平的心态手段,在该节结尾处,笔者写道:“薄熙来图谋大位,习近平加意防守,鹿死谁手?尚未见分晓。但从中折射,中共权力斗争,已经延烧到第五代,内讧随时可能失控。”
    
    薄熙来盘踞地方,对阵中央,预定要分接党政最高首脑的习、李二人,自然感受到最大威胁。若要像江泽民那样等到上任之后才费心费力收拾不服气的陈希同、像胡锦涛那样等到上任之后才费心费力收拾不服气的陈良宇,习、李没有这个把握。
    
    一者,薄熙来头悬“太子党”翎带,属于超特权阶层,而第五代,正是“太子党”全面登台的一代;二者,薄在党内的经营、人脉和气势,远胜二陈;三者,薄巧于作秀,不论在辽宁还是重庆,都累积“巨大民望”,更非二陈所能望其项背。习、李怂恿或附和政治局常委中的其他大佬,趁机倒薄,提前清除障碍,可谓省力省时
    。由李克强旧部关海祥接任王立军的重庆市公安局长一职,隐约已见个中光影。
    
    倒薄,还有江泽民和曾庆红背书。众所周知,习近平出线接位,江、曾都是力荐和力挺的决定性人物。对习的挑战,就是对江、曾的挑战。江、曾支持清洗薄熙来,就是为习近平保驾护航。
    
    况且,江泽民还有一块心病。江任内镇压法轮功,留下平生最大污点,他后来发现,不仅他的同僚如朱镕基、乔石、李瑞环等人对镇压法轮功态度消极,就连继任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对法轮功问题,也尽可能保持低调。江深知问题严重,镇压法轮功,政治上,江本人损耗最大。
    
    江决意扳回,拱习近平上位,确保第五代对自己有利,乃是其一;可能默许或支持习近平任内启动政改,是其二。温家宝频发政改言论,据传有江的背书,未必是空穴来风。江已看出,死拒政改,错失政改机遇,是胡当政的最大短处;江若能在政改上做文章,可以再次超越胡、压倒胡。江盘算,如果未来由习主导政改,江不仅能回避清算,而且留下“政改推手”之名,借此让人们淡忘或原谅他镇压法轮功的败行劣迹。
    
    回头说倒薄队形,九常委中,已经有五人,包括坚定倒薄的温家宝、贺国强、习近平、李克强四人,加上勉强和被动倒薄的胡锦涛;外加尚有政治影响力的江泽民,力道已经足够。反对或犹豫倒薄的,大概只有政治局常委里的“新四人帮”: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毕竟,在极左思维上,他们与薄熙来互为知音。
    
    然而,当今中共党内,利益驱使大于意识形态分野,经过一番犹豫和抵抗,吴、贾、李三人,不难放弃保薄立场;只有周永康,大概会死硬到底。此人政治上反动透顶,镇压异己手段残暴。薄的心狠手辣,最令周赏识,曾亲自到重庆挺薄,妄赞薄:“打击、铲除黑恶势力,是让老百姓过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未来“中央政法委书记”一职,薄曾渴望接手,周也曾有意传薄。
    
    不管怎样,眼下,倒薄大势已定。薄结局如何?其一,可以肯定的是,薄“入常”路已断(无法跻身政治局常委);其二,薄辞去或被免去全部党政职务,但出于刑不上“太子党”的高层默契,或可暂免法办;其三,薄锒铛入狱,如陈希同、陈良宇一般,被判刑收监,如果倒薄派决意“痛打落水狗”的话。
    
    如果说倒薄派还有些犹豫不决,他们忌惮的,绝非薄的“太子党”身份(中共元老姬鹏飞之子姬胜德就遭无情法办,判处死缓),而是忌惮“民意”,忌惮那个被薄熙来制造出来的“民意”,以及那个“民意”下的失稳。笔者从前曾指出:薄在重庆高调“打黑”,其最低意图目标,就是挟“民意”求自保,免除高层或政敌对他主政辽宁期间黑白通吃、腐败淫乱的追究。
    
    然而,在一党专制、舆论一律之下,“民意”可以制造,“民意”也可以扭转,只要中南海开动上下宣传机器,列数薄某贪污情节、淫乱情状,稍许时日,薄在地方上制造的“神话”,必然烟消云散。可以预料,习近平访美归国之后,如何处置薄熙来,将被正式提到中南海议事日程。
    
    (2012年2月14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2年2月14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pk-02142012135643.html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2/2012021513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