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共的所谓软实力》/魏京生
(博讯2012年02月28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2-02-27报导
     (博讯 boxun.com)

    最近几年,有一个很时髦的词儿,经常挂在中共的嘴上,叫做软实力。人们最熟悉的中共语言,叫做枪杆子里边出政权。怎么最近又时髦软实力了呢?
    
    仔细观察了一下,原来不是西方人说的价值观念,自由民主等等人人向往的东西,而是从建党时就开始玩儿弄的老花招,宣传。信奉的仍然是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原理;谎话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但是手法比斯大林、毛泽东时代扩大了一些。不仅仅利用自己垄断的国内媒体,而是结合现在官僚资本主义的本性,把宣传扩大到了世界的范围。
    
    一个方法就是收买媒体。如果你能观察一下海外的中文媒体,就会发现一个现象。开始创办时还是反共的或者中性的媒体。十几年来渐渐的,或者慢慢地变成了替共产党歌功颂德的媒体。更多的为了不让自己的读者太失望,采取了为中共遮丑和辩解的姿态。把共产党的罪恶做淡化处理,或者极力鼓吹无论如何也要和共产党和解,绝对不能反抗。
    
    甚至出现了一个名叫“和解智库”的名堂。在共产党天天都在明确的宣称决不和任何反对势力妥协的前提下,什么叫和解呢?就是投降的代名词罢了。这样的智库确实了得。可以瞪着眼睛让你相信你自己就是傻瓜,还确实有一些聪明人跟着起哄。戈培尔先生会羡慕得从坟墓里跳出来。
    
    渗透到敌方的媒体里,利用人们对自由民主的信任替法西斯做宣传。这个戈培尔作过了,也做得很好。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德语节目就曾经控制在纳粹文化间谍的手里。中共现在对海外中文广播节目的渗透,只是扩大了范围而已。
    
    收买西方的学术研究机构,采取打进来拉出去的手法控制西方的学术机构,具有更大的欺骗性,甚至可以扰乱西方的决策体系。因为西方的政客大多数不懂政治经济等等,他们只是竞选和做秀的专家。他们的决策很大程度依赖着学术机构和学者。收买学者和学术机构,是影响西方政府决策的直接有效的方法。
    
    用观察媒体同样的方法观察学者们,可以发现同样的现象。西方私人资本控制的研究机构争先恐后地拍中共的马屁,甚至有很多不懂得马屁如何拍而闹出笑话来。有个著名的研究机构发布全球幸福指数排行榜,一本正经地宣布中国人民的幸福指数世界第一高。如果有兴趣查一查这家公司,或者它的捐助者的当年收入,也一定是历年来的最高。
    
    除了这些无心的笑话以外,大多数的学者和机构都还比较顾及自己的面子。只不过是过去强烈批评中共的学者们,现在可以不时出来宣传一下和平理性非暴力,然后婉转地说一说中共现在确实比过去好多了,或者是中国有问题其实美国也有问题。言外之意就是一党专政和民主国家的人权差不多。连美国的人权助理国务卿也学着说这种没味儿的话。可见人民日报的统一口径对美国决策的影响有多大。
    
    如果仅仅是收买一批学者,那肯定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学者们毕竟还有自己的底线,还不能不顾及他们的读者。还不得不在面子和金钱之间搞一搞平衡。于是就有了陈云那句话;叫做还是我们的子弟兵可靠。于是就有了中共的职业骗子亲自出马的宣传机构。
    
    中共职业骗子的口才虽然很好,但是有个最大的缺陷就是可信度太低。甚至有的可信度是负数,也就是说被这些现了形的职业骗子们赞扬的,往往大多数人不必分析就可直接判断为假货。被他们痛骂的人或者事物,大多数人也就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判断为好的。不仅中国人,现在连外国人也学会了这种简单的判断方法。这种宣传负效应成了中共海内外宣传的一大瓶颈。
    
    于是现代广告宣传的一大手法被中共所借鉴使用。这就是港台庸俗政治学所说的包装。把炮弹包上一层糖衣,就能够击穿大多数没有戒心的目标。如果人们每天都带着厚厚的防护层生活,实在太累。除了不得不累的中国人之外,大多数生活幸福的西方人都没有厚厚的防弹装甲。所以很容易被包装了的糖衣炮弹所欺骗。
    
    最近几年出现了很多这样的机构,名义上在研究,实际上只做宣传;表面上关心全球,实际上重点在中国;说起非洲来都是苦难重重,唯独中国一片光明。他还有一个必备的特点,就是拉上一大批西方有名的明星和学者,特别是什么什么奖金获得者和前政府高官,对该机构做出让老百姓眼花缭乱的包装。而实际上操盘的却是中共的前外交官和御用学者。以及一些外语极好的西方媒体人给他们做语言包装。
    
    这些包装机构直接使用人民日报的宣传调子,因为有一大批各行业的名人做门面,再配合地道的英语写手。在西方舆论界竟然没有人敢于出面批评,对没有防护心理的西方民众有非常强大的欺骗性,逐渐向着舆论引导的方向发展,对政府的决策也发挥着不一般的影响力。
    
    这些作为包装的名人和政客的作用,不仅仅是包装。他们在社会各界的粉丝和关系,也在有意无意的帮助这些机构,影响着舆论;影响着政府的决策。
    
    西方民主的最大缺陷金钱政治,确实被资产阶级化的共产党很好的利用了,在这场专制和民主自由的竞争中,发挥着堡垒内部叛徒的作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2/2012022819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