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看山:薄熙来一事还有翻盘可能
(博讯2012年03月17日发表)

    
    那些在幕后决策将薄熙来拿下的人,本以为可以参照杨白冰、王乐泉的模式,或者是陈希同、陈良宇的模式,轻松了结此案,既达到排除体制内分肥阻力的目的,自己又不用惹一身骚。他们没想到的是,局势的发展超出了他们的预计,脱出了他们的掌控。所谓王乐泉、陈希同、陈良宇模式,大同小异,就是在拿住对方痛脚后,或者是举而不落、或者是高举轻落,以迫使对方就范,使之或甘于赋闲,或同意以较小罪名接受惩罚,从而不至于在走投无路下,拚个鱼死网破。这种模式成功的前提,是对方必须“摄于专政的威力”,自知罪孽深重,因而同意保持沉默,以获取较轻的处置。
     (博讯 boxun.com)

    江、胡二系能够达成妥协,下决心拿掉薄熙来,无疑已通过王立军握有了薄的痛脚;而薄熙来也毫无疑问是有能力实现一定程度鱼死网破的人。因此,以手中所掌握的证据,逼迫薄保持沉默,就这样甘于闲置,直到挨过十八大,这应该是江、胡初步协议的内容,当然,不排除双方各自还另有其他的后手。以沉默换取闲置或虚职,我相信薄熙来也许能够接受,毕竟形势已经如此,王立军确实将薄熙来带入窘境。但问题在于,人民不答应,支持薄熙来的民众不答应。薄熙来去职的消息公布后,网络上出人意料的激烈反应,民间蠢蠢欲动的滚滚人心,司马南、孔庆东震撼人心的悲壮与激越......相信对于这一切,始作俑者事先一定没有料到。这还只是浮在水面上的部分,在水面之下,不知还有多少暗流在汹涌、在激荡。薄熙来事件点燃了一座火山,巨大、炽烈的火焰随时可能喷薄而出。这就是处理有民意基础的政治领袖与处置庸俗官员的区别。后者,民众只会观望;前者,民众必定参与——几十年过去了,终于等到一个薄熙来,他是许多人心中希望和理想的唯一寄托。
    
    事实上,与今日情势最可类比的,就是当年胡耀邦去世后的64运动之前夕。对薄的处理,引发了民众类似当年对胡、赵的寄托和激情。讽刺的是,官方和民间各自所代表的理念和旗帜,在今天正好翻了个边,由“官左民右”变成了“官右民左”。当年遭屠戮的理念,今天正在举起屠刀,却似乎已经没有了挥舞下去的力量。更加讽刺的是,当年被镇压的那些人、那种势力,当看到今天民众的反抗,看到挺身而出不畏强权的英雄时,目光中只有冷笑,口中更斥之为“小丑”。这充分证明,许多“自由派”口中的所谓“政府要听取民意”,指的其实只是要听取他们这部分人的意见,而种种反对他们的意见,从来就不在“民意”之列,不管得到了多少人的认同和坚持;所谓“民主”,也无疑就是要让他们这部分“民”来做“主”;所谓“法治”,就是要制订能够充分保障他们这些人非法利益和特权的“法”,以“治”住反对他们的力量......怪不得海内外许多民主人士还批评温家宝的政治改革主张“空洞、不具体”,大概是指没有“具体”到必须由他们来掌权吧?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温的改革主张也很“具体”,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比他们还“具体”,因为目标更明确,那就是剑指十八大——要不然,为什么他偏偏在此时此刻、不早不晚跳出来折腾呢?
    
    民意不能接受薄熙来去职的不明不白,他们至少需要得到一个说法。如果只是“用人失察”的领导责任,全国每天出那么多事,又有几个官员真正因此而承担了领导责任了?为何独独只要重庆“反思”,只追究薄熙来的领导责任?温家宝自己不也说:“作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的负责人,对于我在任职期间中国经济和社会发生的问题,我都负有责任。”——既然这样,那是不是温也该“认真反思”?是不是他也应“不再兼任”国务院总理的职务,而不只是“感到歉疚”而已?还有其他人呢?
    
    民意的爆发出乎幕后决策者的意料,也使其陷入两难:不明不白地闲置薄熙来,民众不答应;公布薄熙来的某项“罪名”,以薄之刚烈,也绝对不会答应,哪怕只是较轻的“罪名”,薄熙来多半也情愿选择两败俱伤、同归于尽。在进退两难下,操作者只有施展拖字诀。而越拖,民意积蓄的力量就越强大,对爆发的准备就越充分;江、胡两系之间的裂痕也越多,短暂的妥协和同盟越脆弱。到那个时候,或许薄熙来一事就会出现翻盘、甚至是反转的机会。
    
    近20年的中国,民众的力量一直在积蓄,只是此前没有出现一个就像当年64一样可以凝聚和爆发这种力量的机会,现在是胡温一手创造了这样的机会;今天的中国,官方行使暴力受到的限制越来越多,与64时期已不可同日而语,人们开始怀疑,它对内是否还有大规模动用武力的能力,尤其是在对方的正义性已经得到广泛传播、已经深入人心之时。在这样一种脆弱的土壤上,任何可能激起民意强烈反弹的举措,出台都必须慎之又慎。否则,一旦局势燎原,则覆水难收,悔之晚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3/2012031710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