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五年内若只见盘整不见破局就完蛋/章立凡
(博讯2013年04月01日发表)

    
    作者:章立凡
    
    从去冬十八大到今春两会落幕,中共高层完成了代际党政权力交接。本次换届的亮点有三:
    
    一、习近平、李克强等有法学、经济学专业背景的新领导人接班,结束了以江朱、胡温为代表的“工程师治国”时代。
    
    二、胡锦涛以自己的“裸退”为代价,结束了自邓小平时代以来困扰中国政局的退休老人干政传统,这是他对执政党最大的历史贡献,其意义超过了“科学发展观”。
    
    三、形成了以“红二代”为主导的第五代领导层,政治资本比上一代充裕,显得自信满满,执政风格相对强势。
    
    老龄班底,过渡政权?
    
    从体制的传统来看,退休老人干政的惯性能否彻底退潮,依旧存疑。本届高层人事仍带有“老龄化”特征:政治局常委平均年龄63.4岁,政治局委员平均年龄61.9岁,政协主席、副主席平均年龄64.2岁,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平均年龄62.7岁,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和国务委员平均年龄61.4岁,国务院秘书长及各部门负责人平均年龄60岁。
    
    反观1949年建政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名单,中共任政治局委员和副总理以上职务者共计15人,平均年龄51.6岁;加上5位年龄较大的党外人士,平均年龄也只有54.9岁。
    
    本届政治局常委7人中,有两位系上届常委;未来5年任期届满时,将有5人退休。本届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和国务委员10人中,有7人系上届阁员,国务院25个部门中,16名部长获连任,9位部长为新人。5年内至少将有两位副总理和5位部长因年龄原因退休。本届中央委员会平均年龄为56.1岁,预计到下届接班时,平均年龄也将超过60岁。以此班底产生的下届党和国家领导人,平均年龄也未必比本届低多少。
    
    尽管执政党强调干部的年轻化、知识化和专业化,但中国官场一直是“逆淘汰”机制,喜欢独立思考的年轻精英,往往被排除在体制之外,造成干部队伍的素质劣化和老龄化。现在开始管理中国的,仍是一个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的过渡政权。其中一些人口碑很差,即便是在人大的等额选举中,也收到很多反对票,其留任和转任显示,任人唯亲、政怠宦成的体制惯性仍无变化。
    
    红色二代,后继无人?
    
    中共的高级干部主要有三个来源:共青团、高干子女、地方系(如上海帮),但其中亦不乏交叉,如多数红二代和地方干部,都经历过团组织的培养(习近平未入团,是非常历史时期的特例)。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团派相当于科举入仕,出身草根而人多势众。红二代相当于门阀世家,人丁不旺但政治资本雄厚。至于地方系,历史上虽不乏地方首脑上调中央的范例(如1952年地方书记高岗、饶漱石、邓子恢、邓小平、习仲勋入掌中枢,史称“五马进京”),但形成派系则带有偶然性,如“文革”中和“六四”后两次出现“上海帮”,均有特殊历史背景。
    
    从十八大的人事布局来看,尽管入常临门生变,团派在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基本盘已经形成,全面接班的态势已定。目前坊间流传着一个猜想下届七常委中六席的名单,团派占有五席。上海帮后继乏人,已成强弩之末,难以保持队形。太子党人数上不占优势,其中多人及其子嗣已定居海外,享受西方富足生活,无意卷入国内政治。近期频传高层急召海外子女回国的消息,多被解读为廉政反腐举措,窃以为或与未来传代布局有关。此前虽有强推李X鹏上位之举,但“红三代”未必能赶得上权力末班车。如果有十九大,必将是团派为主体的执政班底。
    
    习李体制目前祭起的仍是群众路线、党指挥枪、统一战线等传统法宝,着力于画大饼,施小惠,以民生换民主,先缓和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稳住阵脚再徐图“中兴”。但历史留给“红二代”重振祖业的时间,看来只有五年。五年内若只见盘整不见破局,或将失去最后的历史机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4/2013040123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