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东步亮:私有化是中国高校的出路吗?
(博讯2014年11月09日发表)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东步亮:私有化是中国高校的出路吗?


    中国所有「私立大学」,都只能称「民办大学」,没有谁敢公然称「私立大学」。
    
    中国的高校改革,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热门话题。这是因为它不仅牵涉千家万户,还寄托着这个国家的未来和希望。如果天天喊改革,却总是没有任何动作,让人看不到希望,忍耐力再好的人,也会骂娘。
    
    同这个社会所有无药可救的行业和领域一样,中国大学教育病入膏肓的深层病因,仍然是体制问题。但是政府开出的药方,还是修修补补。比如今年被确定为全国高考改革试点省市的上海,最近「打响高考改革第一枪」,拟在明年的春季高考招生中,探索试行一名考生同时被两所高校录取的招生模式。据称这是「目前与国外高校招生录取制度最为接近的一种高考模式,它赋予了高校极大的自主招生权力,也给了学生更多选择的机会」。
    
    这种小打小闹,就好比给癌症病人吃感冒药,只能算是给昏迷中的病人一点小安慰,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是这些小新闻在一些朋友中间还是引发了关于高校改革的讨论。有人把很久以前的“公立大学私有化”观点再次翻了出来,认为这是万全之策,必能救命。
    
    「公立大学私有化」当然不是什么新论调,几年前就有。比如知名律师周泽就曾在一次研讨会上提出,建议把清华、北大改成私立高校。今年3月,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徐永光在接受一家网站访谈时,更是直接提出,建议把厦门大学和汕头大学私有化,变成民办大学。「当然不是给一个老板来办,而是通过基金会来办」。「现在中国有几百亿身家的老板们想捐赠不知道捐到哪里去。比如说:把厦门大学给你王健林了,你干不干?你再投50个亿。他当然干了,我相信他会干,这样就变成一个民办的、公益性、非盈利性的大学。那么这样的大学通过它的一套机制能够让大师进来。我相信在中国,将来真正出来大师的地方会是这种私立大学。」
    
    他的依据是,美国在100多年以前办了13所主要的大学,其中芝加哥大学和洛克菲勒大学两所大学是洛克菲勒家族办的,芝加哥大学出了81名诺贝尔获奖者,以及经济学派——芝加哥学派。洛克菲勒大学出了24名诺贝尔获奖者。「一个家族办了的大学培养出了105名诺贝尔获奖者,中国的清华、北大怎么一个诺贝尔奖也培养不出来?只有办私立大学。」
    
    中国的公立大学如果能私有化,当然最好不过了,我举双手赞成。而且我也完全同意徐永光的观点,要培养出真正的大师,必须办私立大学,通过灵活的机制引进大师、培养大师。问题是,这是一个伪命题。
    
    中国有没有私立大学?当然有。现行体制下的很多独立学院、专科院校、职业技术学院,就是一些企业家通过正规渠道私人办的,拥有完全合法的手续,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所承认。比如新东方校长俞敏洪办的北京工业大学耿丹学院就是,台湾王雪红办的贵州盛华职业学院也是。不过,中国所有的「私立大学」,都没有「私立」两个字,都只能称「民办大学」,没有谁敢公然称「私立大学」。
    
    于是,你就明白了。「私立大学」的所有问题,归根结底都在于「私立」这个敏感词。中国的报纸不能私有,电视不能私有,土地不能私有,大学是意识形态的重要阵地,怎么可能让它真正私有?中国已有的“民办大学”,之所以不叫「私立」而叫「民办」,就是因为,它需要你掏钱的时候纔是你的,至于办什么样的学校、培养什么样的人,都要听党的,所以,它其实并不是完全「私有」的。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你要把党领导的公立大学私有化,这不是要党的命吗?公立大学私有化了,党要派一个周小平到厦门大学和大连理工大学做一个「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和「我待祖国如暖男」的讲座,增强一下民族自信,传播一下正能量,都还要党事先低声下四地向私立大学的私人老板发出请求,那怎么可能呢?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其实有一所半私立的大学,就是徐永光提到的汕头大学,自筹办至今,李嘉诚先生的李嘉诚基金会给该校捐资50多亿港元,几乎成为该校办学的主要经费来源,但是这个学校既不属李嘉诚私人所有,也不属李嘉诚基金会所有。李嘉诚基金会花巨资帮汕头大学从世界各地请来了不少名师,确实提高了汕头大学的办学质量和声誉,但是这些教师甚至连在中国任何部门申请科研立项都不可能,因为他们都是外国人。「为了意识形态的安全」,这些老外即便有再深厚的科研水平,也不可能在中国政府部门立项。这个问题,连李嘉诚先生解决不了,其他大学,如果真的私有化了,又能解决吗?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1/2014110908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