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卢峰:安倍豪赌全球关注
(博讯2014年12月15日发表)

    
    
    (资深传媒人 卢峰)
    
    卢峰:安倍豪赌全球关注


    
    ■「安倍经济学」的成败或会影响其他国家对劳动力缩减引发的经济问题的对策。美联社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自民党大概已赢得大选,继续执政,甚至有可能增加议席,进一步控制众议院,稳住未来四年的执政地位。安倍赢得大选意味「安倍经济学」将继续落实,日本央行印钞票抗通缩的基本路线不变,日圆将继续「冇运行」,在谷底徘徊甚至可能跌破125日圆兑一美元的关口。喜欢到日本旅游消费的人还有好一段时间可以当豪客。
    
    除了日圆偏弱令到日本旅游消费成为乐事外,「安倍经济学」的成败对其他发达经济体以至中国也有启示作用。若果「安倍经济学」成功击败通缩重振日本经济,说明人口老化、劳动力减少带来的通缩与停滞并非「不治之症」,政府仍有政策工具可以处理。假若「安倍经济学」效果只是昙花一现,日本很快打回原形,那意味人口老化及劳动力萎缩无药可救,只能逐步让经济陷入停滞与衰退中,直至人口、市场等稳定下来。
    
    日本陷于长达二十五年的停滞短期的爆发点当然是资产泡沫特别是房地产泡沫爆破。在泡沫最疯狂的时候东京御苑那片土地的价值几乎可以买下整个加州。像这样疯狂的地产泡沫爆破起来自然死伤枕藉,难以复原。只是,泡沫爆破不过是日本经济低迷的触发点,更根本、更长远的问题是日本进入「人口赤字」及老化的时间比其他发达国家都要早,secular stagnation在九十年代末已开始出现,不管利息减至零还是政府长年动用赤字预算都没有效果,只令政府累积天文数字的债务。事实上日本人口从九十年代末已接近零增长,到零八年更开始从一亿二千多万的最高𥧌回落,近几年人口每年减少20多万,往下来将以每年一百万的速度下跌,2060年日本人口只剩八千万。
    
    人口老化以及减少有两大影响,其一是劳动力下降,上班族要供养的人数增加,变相压制他们的消费能力与意欲。其二是整体市场及经济规模萎缩,限制了企业的扩展空间及业务发展,从而削弱了他们的投资意欲。在消费不前,投资意欲大降的情况下,日本经济只能在泥沼中挣扎,难以回到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那样的辉煌。
    
    然而,日本的情况并不是它独有,其他发达经济体以至快速冒起的中国也避免不了。欧盟国家人口老化的情况已开始相当明显,劳动力主要靠引入新移民补充,但新移民大量涌入已引发大量社会问题及纷争,不可能长期持续。换言之,过不了多久,欧盟各国将要面对日本九十年代开始的人口萎缩──市场萎缩──经济收缩恶性循环。近期成为危机先兆的通缩情况就跟九十年代的日本差不多。一旦真的出现通缩,要走出来实在难之又难。
    
    美国、中国虽然还未出现「人口赤字」、劳动力缩减的困境。但近两年同样出现通缩风险。美国超低息持续不退,增长率连年放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提出经济「新常态」的概念,要求各级官员以及企业面对较低增长的现实,不要再憧憬回到高增长的岁月。这些都说明,日本的低增长及通缩可能是经济发达地区的通病,日本不过先行一步。假如「安倍经济学」能成功治好日本的长期病,其他经济体便可尽快照办煮碗,不必像日本那样迷失二十年。若不成功,各国便得早作准备忍受长期萎缩之苦。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自民党大概已赢得大选,继续执政,甚至有可能增加议席,进一步控制众议院,稳住未来四年的执政地位。安倍赢得大选意味「安倍经济学」将继续落实,日本央行印钞票抗通缩的基本路线不变,日圆将继续「冇运行」,在谷底徘徊甚至可能跌破125日圆兑一美元的关口。喜欢到日本旅游消费的人还有好一段时间可以当豪客。
    
    除了日圆偏弱令到日本旅游消费成为乐事外,「安倍经济学」的成败对其他发达经济体以至中国也有启示作用。若果「安倍经济学」成功击败通缩重振日本经济,说明人口老化、劳动力减少带来的通缩与停滞并非「不治之症」,政府仍有政策工具可以处理。假若「安倍经济学」效果只是昙花一现,日本很快打回原形,那意味人口老化及劳动力萎缩无药可救,只能逐步让经济陷入停滞与衰退中,直至人口、市场等稳定下来。
    
    日本陷于长达二十五年的停滞短期的爆发点当然是资产泡沫特别是房地产泡沫爆破。在泡沫最疯狂的时候东京御苑那片土地的价值几乎可以买下整个加州。像这样疯狂的地产泡沫爆破起来自然死伤枕藉,难以复原。只是,泡沫爆破不过是日本经济低迷的触发点,更根本、更长远的问题是日本进入「人口赤字」及老化的时间比其他发达国家都要早,secular stagnation在九十年代末已开始出现,不管利息减至零还是政府长年动用赤字预算都没有效果,只令政府累积天文数字的债务。事实上日本人口从九十年代末已接近零增长,到零八年更开始从一亿二千多万的最高𥧌回落,近几年人口每年减少20多万,往下来将以每年一百万的速度下跌,2060年日本人口只剩八千万。
    
    人口老化以及减少有两大影响,其一是劳动力下降,上班族要供养的人数增加,变相压制他们的消费能力与意欲。其二是整体市场及经济规模萎缩,限制了企业的扩展空间及业务发展,从而削弱了他们的投资意欲。在消费不前,投资意欲大降的情况下,日本经济只能在泥沼中挣扎,难以回到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那样的辉煌。
    
    然而,日本的情况并不是它独有,其他发达经济体以至快速冒起的中国也避免不了。欧盟国家人口老化的情况已开始相当明显,劳动力主要靠引入新移民补充,但新移民大量涌入已引发大量社会问题及纷争,不可能长期持续。换言之,过不了多久,欧盟各国将要面对日本九十年代开始的人口萎缩──市场萎缩──经济收缩恶性循环。近期成为危机先兆的通缩情况就跟九十年代的日本差不多。一旦真的出现通缩,要走出来实在难之又难。
    
    美国、中国虽然还未出现「人口赤字」、劳动力缩减的困境。但近两年同样出现通缩风险。美国超低息持续不退,增长率连年放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提出经济「新常态」的概念,要求各级官员以及企业面对较低增长的现实,不要再憧憬回到高增长的岁月。这些都说明,日本的低增长及通缩可能是经济发达地区的通病,日本不过先行一步。假如「安倍经济学」能成功治好日本的长期病,其他经济体便可尽快照办煮碗,不必像日本那样迷失二十年。若不成功,各国便得早作准备忍受长期萎缩之苦。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2/2014121511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