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卢峰:对政改的响应:一把黄伞
(博讯2015年01月08日发表)

    
    当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女士宣读政府声明,宣布开展特首普选第二阶段咨询,并呼吁社会各界、政党、市民积极参与的时候,一众泛民主派议员给了司长一个鲜明的答案,那就是撑开手上的黄伞,一个一个庄严有序的离开议事厅。泛民议员们没有喧闹,没有掷杯或做甚么激烈的动作,因为那一把黄伞就是最有力的答案,就是最清楚的答案。
    
    经过七十九天的「雨伞运动」,经过超过两个月的公民抗命,香港市民的意愿已是清楚不过,就是那一把黄伞,就是黄伞代表的民主诉求,就是一而再再而三挂在狮子山头的那几个字:「我要真普选」。不管是第二轮咨询还是第二百轮咨询,答案都是这一个,都只有这一个。别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其实,在「雨伞运动」以前,香港市民一直争取的都是真普选,希望的是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民主政制,好让自己可以当家作主,充份享受高度自治。只是那个时候大家觉得普选就是普选,就是让市民可以从提名到投票全面参与的过程,顶多北京保留最后任命权而已。谁知道北京当权者及无耻的建制派节外生枝打茅波,不单坚持以中央的任命权守尾门,还要把普选变成鸟笼式普选,要从提名开始就全面控制,务求所有候选人都由北京及建制派的权贵先挑选,市民则只能吃他们「权力盛筵」过后的残羹,还要为他们钦点的候选人抬轿。人大常委会的8.31决定,人大常委会的落闸方案就是这样一回事,就是要把普选变成有中国特色的普选也就是假普选。我们怎么可能接受,怎么能陪他们继续玩一场只会带来假普选的咨询游戏呢?
    更何况真普选不是甚么非份的要求,不是要挑战谁,更不是拿一些不该有的东西。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赋予港人高度自治权,可以在除国防、外交以外决定自己的事。最能体现高度自治权的莫过于开放政制让港人全面参与,莫过于让市民可以自行挑选自己的政府及民意代表。落实真普选就是落实高度自治,就是让一国两制真正名副其实。相反,接受人大8.31决定及由此衍生的假普选落实的只会是权贵治港,只会是一国一制,事事按北京的旨意办事。我们怎么能亲手摧毁香港的高度自治,亲手扼杀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利呢?
    
    689及林司长在硬销第二轮政改咨询时用的还是那套「袋住先」的思路,说甚么有普选比没普选好,又说杯葛政改咨询将令仅有的政治空间消失。只能说,这些官话是典型的贼喊捉贼,是典型的「宝药党」行骗伎俩。正如8.31决定公布以来不少论者所言,按这个决定而来的选举方式根本不是普选,而是北韩式的选举,体现的是官意及北大人的意旨,原本作为社会主人翁的市民只有替人抬轿凑热闹的份儿,把自己的「主场」拱手相让。「袋住先」这样的方案除了搵自己笨外有甚么好处呢?
    
    至于「政治空间」收窄或消失根本不是泛民主派的责任或「雨伞运动」的后遗症,而是北京当权者及建制派一手一脚弄出来的困局。只要北京当权者有一丝一毫重视民意之心,只要北京当权者不是一心把所有权力都抓住,沟通互动的大门永远都是打开的,泛民主派及市民也非常乐意透过对话表达诉求,争取一个合乎国际标准的普选方案。可是,8.31方案反映的是北京根本不在乎市民的意愿及反应,根本不重视市民多年来的民主诉求,一出手就把对话沟通之路都堵得死绝了,剩下俯首认命接受假普选这条路。而特区政府非但没有尝试游说北京改变错误的做法,反而只是威逼利诱市民硬食烂方案。谁在收窄、消灭香港的政治空间,令政局走入死胡同实在清楚不过,可不要把责任推在泛民及市民身上。
    
    今次政改咨询或未来的政改咨询,我们的答案都只有一个,就是高举手上的黄伞。只有当北京当权者及特区政府正视这把黄伞,政改讨论才能重新起步。
    
    来源:苹果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1/2015010811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