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狂粉郭文贵为哪般?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十四
(博讯2017年06月18日发表)

    作者:付振川
    
    郭文贵不过一商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个有一分钱就敢曝九分钱料的商人。可为何竟有如此之多的粉丝狂热追捧?被他伤害过的笔杆子七窍生烟,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骂,可却没有精准地骂到根儿上。
    狂粉郭文贵为哪般?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十四


    中国近代发生过一场著名的“褒周贬毛”运动:1976年临近清明节,北京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到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处悼念周恩来。人数最多时整个广场已挤成人粥,有捶胸顿足哭周的、有将纪念碑贴满诗歌抒情的、有情绪激动跳到高处演讲的,更有很多工厂工人肩扛几吨重花圈徒步走向天安门的。
    
    那些天我日日往广场跑。初时,也不理解——周恩来不过就一擅长表演、擅长欺诈、擅长助纣为虐的奸雄。如果说,民众不了解他曾领着社会部“干湿活儿”的行动队将顾顺章一家老小灭门、甚至连几岁孩子和到顾家做客的客人也不放过,那么,仅从他做到山头儿的“二当家”这一点来看,也是没有哭他道理的。
    
     可广场上的人群却越来越疯狂。慢慢的,就见树枝上挂有“小瓶子”,暗喻盼望邓小平复出;又见有人情绪激动地痛骂三十年代十里洋场女演员;更见有人爬到华灯灯杆上抑扬顿挫地朗诵:“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血祭雄杰,扬眉剑出鞘!”至此,我才明白过来:“褒周”仅是托词,“贬毛”才是实质。
    
    现实人际关系中我们有过这样的经历:张三是流氓,长得五大三粗、性情暴虐,欺压弱小,常捋胳膊挽袖子暴打敢于不从者。众人心里恨啊,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可在表面上,却又不做声响,只寻个众人都在场的机会,故意当着他的面,拼命夸赞李四这人如何如何好。李四真就那么好吗?未必。可大家都明白,越是把李四褒到天上,就越是将张三贬到地下,就越是衬托出张三的人品低劣。张三心里当然明镜似的,可又不便发作——这就是中国人的聪明,在暴政下无奈的一种聪明。
    
    与此类似的现象还有很多,如近年有越来越多的毛粉从出土文物般的坟墓爬出来,唱红歌、举毛像,历述毛时代种种的好,让人竟有恍如回到“文革”、又要将毛腊肉拖出来借尸还魂的错觉。一些觉醒过来的人,看到这些毛粉同样出身底层、同样生活艰辛,却又糊涂至此,于是忍不住骂:傻逼!白痴!脑残!可就是没有深入细致的分析,这些毛粉何以如此?
    
    仔细观察了解,你会发现,绝大多数毛粉确实出身底层,生存不易,对现状有越来越多的不满。虽然,他们在毛时代也同样经济困顿,可那时却是你穷我穷他也穷,不像现在贫富差距有如天壤之别,富人富得流油、穷人穷得只能喝地沟油。再仔细倾听和阅读,你就有些愕然,因为他们竟也喊出:“打倒权贵资本主义”的口号,更有一些直指“以习近平为代表”的单刀直入。这些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是另一种“褒周贬毛”的现象。当然,其中也不乏真脑残,如假包换的包衣奴才似的人物。
    
    话题回到众粉狂捧郭文贵上。
    
    有许多文字指责郭粉头脑简单,说他们托举出民运新领袖,容不下哪怕是一句批评郭的声音,甚至将推翻暴政的重任寄希望于郭一人身上。可却缺乏冷眼旁观如同鹰眼一般犀利的入木三分,更不具有层层剥笋般的分析功力。
    
    郭粉为何如此这般狂捧?你不会现学现卖告诉我这也是一种“褒周贬毛”现象吧?!
    
    事实上,郭粉的成分构成相当复杂,既有“褒周贬毛”的成因,也有对海外民运常年内斗、闹不出大动静的失望,更有对至今未出现扛鼎举旗人物的呼唤。试想,如果已经出现一位一呼百应、民众由衷拥戴、即便牺牲性命也愿义无反顾一生追随他的领袖级人物,那么,还会有郭文贵的今天吗?郭文贵算得上老几?他又算是哪寺哪庙的?
    
    说到推举领袖级人物,这里不妨展开,多说几句。
    
    曼德拉的组织为何会成功?哈维尔的组织为何会成功?昂山素季的组织为何又会成功?当然,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包括天时地利人和,包括内在、外在错综复杂的各种因素。但是,既成功就必然有它成功的道理,你不可否认的是:一位领袖级人物的出现,确是取得成功的必备而又重要的原因之一。
    
    推举领袖级人物,就目前现状和涌现出的众多人物来看,我以为首先应该推举一位异常勇敢的、以一人之勇胆敢对抗整个国家暴政的、在狱中经过毒打摧残考验过的、将个人私利全部放下的人。这样的人目前有没有?有。谁?
    
    高智晟!
    
     2017年6月17日于纽约。
    
     顺插一广告:付振川Twitter账号:@R2QQQAURjNJA8eu 若您读着不过瘾,还想接茬读,敬请关注。谢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6/2017061809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