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以亲身遭受中共监狱当局的酷刑为马三家、法轮功受害者作证
(博讯2013年05月01日发表)

    
    作者:佚名
    
    辽宁官方调查组对“走出马三家”的受害者现身说法的调查结论,以严重失实继续隐瞒和欺骗全世界人民,这是中共流氓政权惯用的伎俩。
    
    本人从来没有修炼法轮功,也没有与法轮功修炼者有过交往。但是对于法轮功揭露中共在劳教所里的罪恶,同样具有切肤之痛。作为亲身经历过中共监狱当局各种酷刑虐待的受害者,我毫不怀疑“走出马三家”受害当事人,揭露中共罪恶的真实性。
    
    中共枪杆子里出政权的64年反动统治里,为了保持全党的战斗力,刻意制造假想的敌对势力。8千万——一亿的生命在各种运动中被剥夺生存的权利成了冤魂。
    
    人数众多的法轮功练功团体,引起中共极度恐慌。江贼民动用全国的警力、人力、物力、财力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指示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这是自二次世界大战法西斯纳粹屠杀犹太人,有过之无不及的更加残暴血腥的反人类罪行。中共及其走狗连活摘器官的兽行都敢做,还有什么罪恶不敢干呢?走出马三家作者在中共铁幕下,及其艰难地采访十多名当事者的亲身经历,有根有据地揭露了中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一贯说假话的中共当然不会承认,事实证明中共越是矢口否认的“严重失实”,就是不能报道,必须严防死守的事实。
    
    与法轮功群体相比,我既没有他们广泛的群众基础,更没有他们声势浩大的舆论能力,只是一个维护自己合法经济利益的上访人,并且原先经常举着拳头高呼共产党万岁的人。
    
    连我这样一个不可能威胁到中共统治的平民百姓,都逃脱不了中共的政治迫害、精神折磨、酷刑虐待。
    
    自从2003年4月24日,中共上海市闸北区委、区府设置陷阱,以约谈信函诱骗我到闸北区信访办,然后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罪名先刑拘、后劳教起始,至今十年冤狱不断。
    
    中共动用了无数的人力、警力、物力、财力,甚至唆使、利用成百上千的劳役犯、羁押犯参与对我的精神折磨、酷刑虐待。手铐、电警棍、约束带、扎床,凡是监狱里允许存在的械具刑罚,无不在我身上使用,甚至反复使用。
    
    中共为了让我屈服,反复使用不许睡觉、不许吃饭、不许喝水、不许使用生活必需品等手段,甚至使用药物迫降。
    
    排除侵权行为不足24个小时以下的各种骚扰不算,仅仅以24小时以上失去自由的侵权行为就有1600多天。
    
    我太熟悉“走出马三家”揭露的中共罪恶,这些罪恶很多就曾经在我的身上反复使用过,中共现在以官方调查组的“调查”矢口否认劳教所的罪恶,只能是瞒天过海、枉费心机。
    
    我与那些受害者一样,为什么不去控诉美国民主党、共和党对我的伤害。为什么不去控诉台湾国民党、民进党对我们的伤害,为什么不去控诉希特勒纳粹对我们的伤害,为什么不去控诉日本军国主义对我们的伤害,却偏偏选择控诉中共,难道是你中共软弱可欺。我们在你的魔掌之中,讲真话都难免旦夕祸福,谁敢造你中共的谣。
    
    中共早就迎风臭万里、死猪不怕开水烫。再多的揭露、控诉都不能制约中共继续作恶多端。一劳永逸地解决中共祸害的有效性,就是全民团结起来,打倒中国共产党,消灭中共独裁政权,建立真正民主自由的新中国。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3/05/2013050105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