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中共媒体首度意识到赖昌星兼有政治犯角色 暗指董文华陪赖欢娱数夜替赖昌星鸣冤叫屈

【博讯9月10日消息】

按语:漆黑一团的铁幕下偶尔会露出一点磷光来。磷光多了,摇摇欲坠的幕墙就会垮塌。《北京青年报》虽不是王希哲所控制,潘多拉也与联总无涉,但他们的观点与王先生的是有一点接近的。这种现象让我等看清大陆潜伏的民意,也是民主党的大希望之所在。请看《在加申请“政治避难”:赖昌星到底是不是政治犯》全文:   福建厦门远华走私集团头目赖昌星,1999年与其妻子携三名子女逃到加拿大,目前仍在继续申请“政治避难”。据最新消息,经加拿大难民法庭裁决,赖昌星可望于近期获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就此发表谈话指出:“赖昌星是远华特大走私案的首犯。加拿大政府一再表示加拿大不会成为犯罪分子的避风港,我们希望在赖昌星的问题上,加拿大有关方面也能按照这个原则处理这个问题。”加拿大移民局也反对给予赖昌星政治难民资格,认为应该将赖昌星遣返中国接受刑事审判,因为他所涉及的并非政治案件,他并不是典型的政治犯。

  政治犯通常是指在某一国从事反对现政权或侵犯其政治秩序的活动而被缉捕的人,如果流亡到他国,往往可以享受不同于其他罪犯的待遇,比如一般不会被引渡回国。赖昌星到底是不是“政治犯”?如果是,加拿大方面似乎有理由根据某种“国际惯例”为他提供政治避难场所;如果不是,便没有任何理由不应中方要求将其遣返回国,以接受中国法律的审判。

  严格地讲,赖昌星只是一个走私犯罪分子,尽管其走私规模之大、危害之严重、性质之恶劣都堪称“中国之最”,但他毕竟没有直接从事颠覆政府、危害国家安全的政治活动,因此如果称之为“政治犯”,证据似嫌不足。然而,如果认定赖昌星涉及的只是单纯的经济犯罪与刑事犯罪,与政治活动无关,那又未免太小瞧赖昌星的狼子野心,太低估远华走私大案在政治学上的研究价值了。

  据截至目前的查处结果,远华走私大案涉案人员共600多人,从公安部原副部长到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从厦门市委原副书记到厦门市原副市长,从厦门海关原关长到厦门市政法委原副书记……在远华集团大肆施展的“五子登科攻势”(车子、房子、票子、女子、本子〈护照〉)面前,这些头面人物纷纷与赖昌星称兄道弟,沆瀣一气,织成了一张全方位、多层次的走私腐败网络,对厦门这个地方事实上构成了一种“结构性颠覆”的危险。我们尽可以说,像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这样的大腐败分子,别说一下子揪出几个、几十个,就是揪出了几百个上千个也丝毫不足为惜,他们完蛋得越多、越彻底,只会使中国社会越纯、越干净。但是不要忘了,在当前腐败分子“出生率大于死亡率”(有许多数据支持这一结论,如上海检察机关统计,今年上半年贪污贿赂案件比去年同期上升了十几个百分点;江苏检察机关统计,上半年立案侦查的贪污贿赂案件比去年同期上升12.4%,查处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腐败要案比去年同期上升32.6%)的严峻形势下,赖昌星将一批批高级公职人员拉下水去,使他们丧失信念,背叛职守,乖乖为走私分子保驾护航,自觉进行着破坏国家经济基础的走私犯罪活动,他赖昌星不是在真刀真枪地挖共产党的墙角又是在干什么?

  当年项羽目睹“秦始皇帝游会稽、过浙江”之盛况,忍不住对他的父亲项梁说:“彼可取而代也!”可谓一语道破天机。赖昌星是个土包子,也许不会喊“吾可取而代也”之类的口号,但却并不妨碍他苦心经营起一整套完备的组织机构,大有将厦门的海关、商检、边防、港务、外代、船代甚至司法、口岸、金融、行政执法、经济管理等部门“取而代也”之势。按照当地一些人的说法,远华集团已经成了厦门的“第二海关”,赖昌星就是厦门的“地下关长”。“第二海关”不仅在“第一海关”的庇护与配合下大肆走私,而且还堂而皇之地垄断了厦门的走私业务,其他人要走私必须通过“第二海关”代理,由“第二海关”收取10%到70%不等的“水费”(该项收入竟占到集团总收入的一半),否则就将受到“第一海关”等部门的严厉查处。厦门这些年来(除远华集团外的)走私活动之所以显得很不景气,媒体上也经常可以看到海关成功查处走私活动的报道,其秘密正在这里。远华集团如果得以继续从事经济运作及其延伸的政治运作,一俟时机成熟,谁能保证“地下关长”赖昌星不会黄袍加身,一呼百应,率领“第二海关”一举取代“第一海关”?

  6月4日出版的第23期《新民周刊》,根据“来自中央4.20专案组的第一手资料”披露,1997年9月8日,88层的远华大厦举行奠基仪式,赖昌星邀请了北京一家牌子一向很正的歌舞团前去助兴,一帮经常在大型主旋律庆典或晚会上露脸的著名歌星、舞星倾巢出动,在厦门人民大会堂连续演出3天,还临时自编自演节目,为赖老板唱尽赞歌。有个以专门演唱革命歌曲著称的“豪情万丈的著名女歌唱家”,始终不理解中央为什么要“动”远华公司,在北京多次为赖昌星鸣冤叫屈:“赖老板,多好的一个人哪,为什么要查他呢?”据说这名歌唱家只是陪赖欢娱数夜,赖竟给了她1000多万元的“感情费”!报道还披露,199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为迎接国家领导人赴港参加回归庆典,特地购买了一辆黑色奔驰防弹车,后来香港方面将该车拍卖,赖昌星志在必得,携重金赴港竞拍,花1200万港元买下了这辆具有特别意义的轿车。在中国,暴发户们办“堂会”、玩女人、买轿车原本是稀松平常的事,但从上述种种“壮举”与“豪举”中,人们不难看到赖昌星在这些方面的独特“品位”,不难看出他的某种微妙的政治意识和政治追求。

  在非严格意义上将赖昌星称为“政治犯”,当然不是要帮助他在加拿大申请“政治避难”,而是要提醒国人高度重视一个铁的事实:大大小小的腐败行为一日得不到有效制止,腐败分子们挫伤社会元气、动摇国家根基的罪恶活动就一天也不会停止;反腐败斗争事关国家和民族的危亡,从本质上讲是一场严肃而残酷的政治斗争。那种认为腐败活动是社会转型时期可以容忍的“必要的代价”、甚至是促进体制改革的“润滑剂”的人,我看如果不是“政治犯”们的化装师和吹鼓手,不是早已在国外找好了后路、一有风吹草动就能溜之大吉的新老权贵,至少也是一些不知政治为何物因而对自身政治利益所在缺乏清醒意识的糊涂蛋。

(《在加申请“政治避难”:赖昌星到底是不是政治犯》09-10 13:35,北京青年报,作者:潘多拉 )

原载《联总之声》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