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万延海在哈佛谈中国艾滋病传染

【博讯2002年12月09日消息】    大纪元记者林之昊波士顿报道/12月4日星期二,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在哈佛的亚洲中心作了有关研究所的工作报告。万延海是中国著名爱滋病活动人士,今年8月24日被中国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拘捕,关押27天后又被释放。万延海看上去是个典型的温文尔雅的学者,看不出他是一个积极的社会活动家。

   参加会议的大多数是波士顿地区各所名校的中国问题专家,对中国艾滋病的蔓延问题已十分了解,他们对万延海的被捕和释放经过更显出兴趣,不等他开始作报告,就追问他为什么会被捕,为什么又很快释放了。

   万延海苦笑地道,政府拘捕他的原因是“基于法律”,说是跟政治没有关系。他犯的法是“泄露国家机密罪”。起因是一份由河南省政府上交河南省党委的一份公文,文件的内容是有关河南艾滋病的蔓延情况及一些对党的领导人提出的抑制艾滋病的建议。有人把这份公文用电子邮件传递给他,第二天,他又把这份邮件转递给两个email group。大约有300人接到了他的Email。 在坐得几位学者笑到说,他们就是其中之一。万延海说,问题是这份文件被列为“机密文件”。这当然是政府的理由。可他也有他这样做的理由。在“保密法”中,国家从来没有提到说公共卫生资料也是保密之一。在“传染病法”中,国家强调要把传染病的情况及早地公布与众。另外,在中国的“宪法”中也规定人民有言论自由。作为公民,我们有责任监督我们的政府。所以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泄密”的企图,只是出于“责任感”。 (博讯boxun.com)

   他被捕的经过是,8月24日晚上11点后,在他回家的路上,一辆出租车停在他面前,里面的人让他跟他们走一趟,他就这样被抓了。在关押期间,他被告知他触犯了法律。他后来认了罪,请求从宽,这样就给放了。万延海笑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就给定罪,又这么快给放了。

   接着万延海谈了“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的工作情况。从94年到98年间,他们主要是在北京广泛深入对同性恋者的教育,出全国发行的健康教育的通讯简报。从98年到现在,他们建立了用于教育和研究的网站,把着重转移到提倡艾滋病人的权益。两年前,他们开始着手河南问题,跟高耀洁医生取得联系,帮助她取得外界支助。去年他们组织了学生调查团体,建立了病人联络网,并鼓励病人成为自己利益的保护人,写信给人民代表大会。也许因此,政府很不喜欢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网站也属于被网吧“过滤器”封住的之一。他们的通讯简报每期都寄给“卫生局”,但从来没有得到过回音。

   他们“爱知行动”团体今年遇到好多麻烦。一月份,两位写信上书的病人被拘捕;三月,他们的会议被禁止;五月,一位给意大利摄影师做翻译的成员被拘留;七月,他们团体的办公室被查封;八月,他自己被捕。但是今年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些希望。他这次被捕起到了意料之外的“喜剧”效应。因为在他释放后,政府对他们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政府本来以为把河南艾滋病的事件盖起来,不让人知道,等这批艾滋病人悄悄地死亡后就没事了。结果发现这种预想不可能,艾滋病蔓延得越来越广,国际上的关注也越来越强。政府只得转变态度,面对问题。已被政府查禁的“爱知行动”民间团体也于九月给予合法注册,成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他们还被邀请去人民大会堂参加政府会议商讨艾滋病问题。

   至于河南省政府会不会欢迎研究所与他们在艾滋问题上合作,万延海觉得不很清楚。他们今年一月与河南省政府对话过,要政府善待高医生,河南省政府一边改善了对高耀洁的态度,一边给中央秘密文件,说万延海的组织是非法的,他要组织病人反对政府,病人要用针头袭击北京居民等诽谤。结果他们今年麻烦事不断。不过,省政府至少改变了对高医生的态度。现在他也释放了,政府对艾滋病的态度也变了不少,有人认为又是对话的时候了。但也有人认为象他们这种非政府,非营利的组织在中国高压政策下很难开展工作。万延海说,他们也无法确定自己的前途是什么,他们只是继续他们的工作。他们有时也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疯了,但有时也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欣慰。

   新建立的研究所主要计画是援助孤儿的食物和教育;帮助病人得到基本的药物治疗和法律资讯;援助偏远农村;培训鼓励学生的参与;建立给去北京治疗的病人的“中途”住处等;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寻找资金。由于中国政府没有援助非政府组织的政策,资金的来源还是取决于外界。他们目前还没有得到任何资金援助。

   万延海说,九十年代初感染的病人现在已进入死亡期,那些病人的10%已去世,今后的二、三年将是他们的死亡高峰。虽然那些艾滋病人迟早是要死的,但给他们提供医疗和经济帮助是必要的。如果他们在没有任何帮助的前提下悄悄的死去,那他们及他们家人的世界将会有多悲惨。如果他们能在医疗的帮助下多活几年,把孩子抚养得再大一些,多种两年地,对他们家人也是极大的安慰。通过教育也可以使艾滋病减缓蔓延。万延海呼吁社会和政府都来关心中国的艾滋病人。◇

   有意捐助者,可以把支票寄给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Human Resoures 地点:P.O. Box 191728, Los Angeles, CA 90019-1028。 支票请说明是资助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捐款可以减税。网址:www.AiZhi.org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值!释放万延海可捞三千万美元(图)
  • 林念:万延海获释之谜
  • 万延海获释内幕
  • 万延海:我怎样被拘留和被释放?
  • 万延海:继续“爱知”活动
  • 爱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获释
  • 万延海妻子促中国释放丈夫(图)
  • 万延海获首届艾滋人权奖
  • 万延海最新消息
  • 万延海被中国安全部门拘押
  •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万延海“活着、安全”
  • 刘晓波:万延海失踪,是被捕还是被绑架?
  • 加拿大驻京使馆关注万延海下落
  • 万延海1999年整理的爱滋病案例和有关活动
  • 人权观察关注万延海失踪
  • 保护记者委员会就万延海失踪致信江泽民
  • 北京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仍无下落
  • BBC:爱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失踪
  • 爱知行动负责人万延海在警察监控下失踪,其妻苏兆声要求北京公安局立案寻找失踪者
  • 8月18日:关注万延海和他的非暴力“自请违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