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从前新华社驻华盛顿分社社长自杀案看中国驻外官员的可悲命运

【博讯2003年1月03日消息】    送交者: 吃饱撑的 2003年1月02日

     大约在97年春,美国的主要几家中文媒体均报道了前新华社驻华盛顿分社社长魏XX(名字记不清楚了,可能有误)被强行押回北京,然后自杀的消息,读来令人感叹。

     魏XX是文革后中国社科院的第一批研究生(报导中附了他们那个班毕业时的照片),在外交部一直仕途亨通,青云直上,算少壮有为,做到了副部级的新华社驻华盛顿分社社长的位置,然而悲剧就从此时开始。他因长驻美,就把读中学的女儿接到了美国。大概在美待久了,耳闻目染,就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在西方待下去,这本是人之常情,他却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子。 (博讯boxun.com)

     以他的位置,他可设法为女儿找份美国大学的奖学金,或是让那些一心巴结党国官员的港商,华侨出资也可,不知此人是书生气太重,或是自以为聪明,他竟然去偷偷办理政治避难,以为一方面可偷偷拿到政庇绿卡,另一面仍神不知鬼不觉继续做他的党国高官(那个偷偷申报美国国籍[她是在美出生的]的解放军女少将也是如此)。他太低估了国安部在美安插的大批党的好儿女的能力,很快就被北京察觉,当即就被扣押,而后由两个北京来的人押解回国。此人也知回去必无生路,因此回到北京就自杀了。

     这就是中共驻外官员的可悲命运。一方面违心地说假话,做违心的宣传,自己都知道骗人的东西太多;另一方面,又受到那重重黑幕的限制,不敢越雷池一步,否则什么下场他们心里都明白。看着这些人性扭曲的人,真觉得可悲。这些人中,真有一些到西方生活无望,因而特别仇视西方,反美歇斯底里,甚至仇视在外的留学生的人,这种人来代表中国的对外型像,真让人无话可说。

     发生在新华社华盛顿分社的魏国强的故事

     几年前,新华社驻华盛顿分社的一位名叫魏国强的记者,接连发表了几篇揭露美国社会阴暗面的文章,其中一篇谴责美国国会有人妄图通过立法把非法移民的子女一脚踢出中小学校门,剥夺他们享受免费义务教育的权利,引起很大反响,因而很得分社领导赏识,很快被提为副社长,他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番事业。

     魏已把国内年方18,高中刚毕业的独生女儿办到了美国来读大学。另外又在办理妻子来美探亲,一切进展顺利。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魏的得宠引来了同事的嫉妒,于是有人密告上级,说看见魏在偷偷地办理申请政治庇护。分社领导大惊,找魏谈话,魏竭力否认,领导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一贯原则,给了魏两个选择:要么女儿回国,要么自己回国。为了宝贝女儿的前程,魏决定自己回国,“把问题讲清楚”。

     分社领导为了防止魏利用转机的机会逃跑,特地派两名特工押送魏从华盛顿飞抵洛杉矶,亲手交给东方航空公司航班的机长,并等飞机起飞后才离去。

     几个星期后,从北京传来魏上吊自杀的不幸消息。魏在临终遗言中写到:“女儿千万不能回国奔丧,否则爸爸就算白死了!爸爸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事后人们得出教训,中国住美外交机关的工作人员如果被人诬告想叛逃,你唯一的选择就是豁出去真的叛逃。因为你再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不仅永远不可能得到领导的重新信任,说不定还会弄得个死于非命的悲惨下场。


  **新华社华盛顿分社社长回国自杀**

     1997年4月2日《纽约时报》曾报导,新华社华盛顿分社主任魏国强据说因为企图变节被中共调回去後自杀,死後留下一堆迷团。

     据报道,新华社驻美国华盛顿分社社长魏国强突然被总社派人押送回国以后,上个周末在北京新华社宿舍自杀。新华社星期四证实了魏国强死亡的消息,但是否认关于魏国强企图寻求政治避难以及他回国后受到监视的报道。记者博吉尔从北京发来报道说,新华社办公厅证实,魏国强由于精神失常而自杀身亡。新华社女发言人说,魏国强回国后一直情绪低落。新华社对记者说,魏国强被调回国是因为要派他到新加坡分社。

     四月一号,从北京传出消息说,魏国强在家里的卫生间上吊自杀。虽然中国的新闻媒介没有报道这个消息,纽约时报记者从几位新华记者那里得到了证实。星期三「纽约时报」报道说,魏国强企图寻求政治避难被同事发现,于是被新华社召回国。报道还说,魏国强的妻子为设在新加坡的一家中国公司担任经理,现在下落不明。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新华社外事局发言人星期四表示,「纽约时报」关于魏国强企图寻求政治避难、他回国后受到监视以及他妻子下落不明的报道是不准确的。

     **魏国强资深记者为何看不开**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说,经法医鉴定,魏国强是自杀身亡,另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沈国放在记者招待会上接到关于魏国强死亡的提问时,避免做明确的回答,只是说,「这我要问问新华社。」

     纽约时报报道了魏国强自杀的消息后,传讯电视和国际互联网络也报道了这一消息。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曾经和魏国强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同学并且在新华社共事、现在担任美国中文报纸「世界日报」记者的鲍广仁。和魏国强相识将近二十年的鲍广仁说,这次新华社专门派了两个干部来美国把魏国强押送回国,魏国强感到非常没面子,可能因为一时想不开而寻了短见。然而,美联社报道援引一名北京人士的话说,新华社召回魏国强是因为他挪用公款,魏国强被勒令写检查觉得在同事面前丢面子而自杀。

     魏国强1988年曾派驻美国担任记者,四年后期满奉调回国,被提拔为新华社国际部副主任。1996年初,他再次派驻美国,担任华盛顿分社社长。魏国强第一次从华盛顿回国后,写了一些抨击美国的文章。1995年,他曾经作为随团记者陪同江泽民访问芬兰, 匈牙利和德国。去年,他发表长篇文章,批评美国的人权记录。今年,他曾发过报道, 抨击美国记者写的书:「即将到来的美中冲突」。


  美国之音对于“魏国强自杀”新闻的连续报导

     **新华社驻华盛顿社长魏国强想叛逃**

     美国之音 April 3, 1997 广播稿 (海涛报道) 据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邰培德报道,新华社驻美国华盛顿分社社长魏国强,上个周末在北京新华社宿舍自杀。邰培德说,这个消息已经从一些新华社的记者那里得到证实。说到魏国强,华盛顿的大陆新闻媒介并不感到陌生。他去年年初来华盛顿担任新华社华盛顿分社社长。新华社在美国有两个分社,一个在纽约,是驻联合国分社,主要报道联合国和纽约的新闻,而华盛顿分社则负责报道整个美国的情况。说华盛顿分社是新华社几十个驻外机构当中最重要的一?并不为过。而四十七岁的魏国强能担任这个职务,说明了新华社对魏国强的重视。不料,据悉新华社二月下旬突然召回了魏国强,理由是魏国强想叛逃。

     四月一号,从北京传出了消息说,魏国强在家里的卫生间上吊自杀了。虽然中国的新闻媒介没有报道这一消息,纽约时报记者从几位新华社记者那里得到了证实。魏国强1988年曾派驻美国担任记者,四年后期满奉调回国,被提拔为新华社国际部副主任。1996年初,再次派驻美国担任新华社分社社长,在中国算是正厅局级干部。

     **新华社派干部押回去太不给面子呆不下去了**

     纽约时报报道了魏国强自杀的消息后,传讯电视和互联网络也报道了这一消息。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魏国强的研究生同学和新华社的同事鲍广仁。和魏国强有将近二十年深交的鲍广仁说,这次新华社专门派了两个干部来美国把魏国强押送回国, 魏国强感到非常没面子,可能因为一时想不开而寻了短见。魏国强跟他说,没有必要派两个人,我不会叛逃。我要逃,你也看不住,何必一点面子也不给。你可以想个办法调我回去,让我也好交代。鲍广仁说,我们认识多年了,七八年上研究生院住了三年, 我们是同屋,后来我到了美国,他留在了国际部,1988年到美国当记者,六四后回去了。

     我觉得他这个人不错。他资格最老。从十几岁开始干,给新华社当打字员,对新华社整个运作都很熟悉,但他也是思想解放的人,有些看法,但公开场合平时不像我们这样乱说,不轻易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样的人,比较容易在这种体制下生存。我们背后议论他,说像他这样的人,在新华社应该可以呆下去的。没有想到他也没有呆下去。

     鲍广仁目前是美国「世界日报」的记者,他说,魏国强二月二十三被押送回国之前,曾和他通了几次电话。从电话里,听出他情绪非常不好。我劝他说,你要想通这一点。他说,我现在想通了。我和他们两人(派来押送魏的)人谈了一次话。我对他们说,士为知己者死,现在你们这样不信任我,我已经看穿了,也就不伤心了。原来我还想为你们拼命,现在看,既然不相信我,我也想通了,饭也吃得下去了。我对他们说,你们来了两个人,无非是想把我弄回去。你们高估了我,我没有那末大能耐,我这么大年纪了, 要跑早就跑了,现在留下来混日子,也不容易。第二,你们低估了我,我要跑,哪不能跑, 你们以为看住我,我就跑不掉了吗?

     **华盛顿记者界还颇有知名度**

     魏国强在华盛顿的外国记者界当中还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魏国强第一次从华盛顿回国后,写了一些抨击美国的文章。1995年,他曾经陪同江泽民访问芬兰,匈牙利和德国,当随团记者。去年,他发表长篇文章,批评美国的人权记录。今年,他曾发过报道, 抨击美国记者写的书:「即将到来的美中冲突」。

     据魏国强的老同学和同事反映,魏国强在新华社工作将近三十年,从新华社上的大学, 读的研究生院,有一个女儿十七岁,在美国留学。妻子在新加坡华人公司。魏国强的父亲在文革中死亡。


  新华社否认记者自杀涉政治

     (星岛日报记者何亦文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伯恩斯昨天(四月三日)说:所有迹象显示,《纽约时报》有关新华社华府分社社长魏国强在北京自杀身亡的报道是正确的。 他并代表美国政府向魏国强的家属表示吊唁之意。新华社则强调魏国强的自杀与政治无关。

     伯恩斯在主持国务院例行新闻简报时表示:美国政府已经看到《纽约时报》对於魏国强自杀事件所作的报道。他说:对於魏国强的家人,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新华社外事办公室主任陈伯良在接受记者电话查询时说:「我已阅读过《纽约时报》的报道。这个报道是荒谬和毫无根据的。我认为报道纯属捏造。」

     陈伯良承认魏国强确实自杀,但强调与政治无关。「他回北京的原因是因为他将被派往新加坡,完全是一次正常的调动。当他正在为新的工作准备文件时突然在家中自杀。」

     虽然新华社强调魏国良的自杀与政治无关,但魏国良在北京的多名同事却证实魏是由於企图寻求政治庇护失败後自尽的。

     《纽约时报》昨天发自北京的报道说:四十七岁的魏国强因准备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的计画被识破,而於三月底被召回北京。他於日前在寓所自杀死亡。虽然新华社未公开他的死讯。但是魏国强的同事已证实此一消息。

     伯恩斯指出:国务院办公大楼内有许多人和魏国强熟识,他拥有国务院发给的记者通行证经常出席国务院及美国新闻总署外籍记者中心举行的新闻简报。

     这位国务院发言人接着说:他无法就新闻报道中所作的一些指控提供任何资讯。他也不能说明,魏国强为何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魏国强於一九九六年初被任命为新华社华府分社社长。他曾於一九八零年代末期至一九九三年期间,在新华社华府分社担任记者後来被调回北京担任新华社总社国际新闻部副主任。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