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普林斯顿大学「中国系列讲座」探讨大陆艾滋病现况

【博讯2003年3月07日消息】    记者黄韵芝新泽西报导:普林斯顿大学政治系及东亚研究系日前举办「中国系列讲座」,邀请艾滋病研究专家耶鲁大学的威廉丝(Ann Williams),及哈佛大学高芙曼 (Joan Kaufman) 与会,探讨如何改善中国艾滋病蔓延问题。

    哈佛大学「中国艾滋病政策推动计划」(China AIDS Policy Training Program) 主任高芙曼表示,艾滋病议题在大陆能见度一向不高,但近年来大陆经济蓬勃,企业家及乡村劳动人口涌入各大城市,造成特种行业盛行,加速艾滋病传播,感染率最高的省份包括广东、广西及四川,不过多数人对艾滋病仍一知半解。 (博讯boxun.com)

    她说,新疆、河南等省份的贫困村落也成为艾滋病传播的温床,传染原因在於居民靠捐血赚钱,重复使用针头使许多无辜贫民成为受害者,穷困地区的许多孩子因父母感染艾滋病双双病逝而成为孤儿,令人心酸。

    多次前往大陆各地宣导艾滋病防治计划的高芙曼指出,大陆的艾滋病蔓延问题将继续恶化,她引述大陆官方数据指出,2001 年感染艾滋病的人数多达 60 万人,2002 年攀升至一百万人,其中不包括同性恋者、贫民等「隐藏人口」,美国情报分析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简称NIC) 估计,七年後中国大陆的艾滋病罹患人数将增至1000万至1500万人。

    高芙曼认为,大陆政府高层从未正视艾滋病问题,地方政府也缺少改革的魄力是一大问题,她担心,日益严重的艾滋病问题若不及时解决,七年後大陆经济将严重衰退,耶鲁大学「中国护士训练计划」负责人威廉丝则提出,改善艾滋病问题,光靠政府绝对不够,必须依赖各种民间组织(Non Government Organization)。威廉丝表示,大陆当权者多避谈棘手且敏感的艾滋病话题,只有倚赖政策及医疗专家合作,艾滋病患才有一线生机,她说,由於艾滋病受「性病」一词污名化,只有社会志工愿意接触艾滋病患,向他们宣导正确知识,提供治疗途径。

    威廉丝建议,大陆各省应培育照顾艾滋病患的护士,并鼓励药厂生产艾滋病治疗药物,并加强宣导艾滋病防治的正确知识,她说,只有去除艾滋病污名,鼓励艾滋病患者「走出来」接受治疗,才能平缓艾滋病危机,否则只有任问题继续恶化至难以挽救的地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在中国洗牙容易感染上乙肝和艾滋病
  • 湖南艾滋病感染者去年翻番 性接触传播是主因
  • 北京艾滋病毒感染者三年内将被控制在两万人
  • 艾滋病患者与猪处一室 不洁卖血致艾滋蔓延(图)
  • 万延海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谈中国艾滋病问题
  • 患者输血后查出艾滋病死亡 医院不能举证赔4万
  • 万延海在哈佛谈中国艾滋病传染
  • 江苏10岁幼童输血患艾滋病死亡 四家医院成被告
  • 80%艾滋病感染者是农民
  • 每次出诊就像搞地下工作 出诊“艾滋”全程目击
  • 广州患者自发组织的“艾滋病之家”处境艰难
  • 美人权团体报告会关注中国艾滋病
  • 法制日报:预防控制艾滋病应解决的两个法律问题
  • 世界卫生组织:中国艾滋病人超过一百万
  • 因迫于媒体压力 艾滋病女长城脚下婚礼宣告夭折
  • 湖北艾滋病人进死亡高峰期 大量感染者集中病死
  • 南京医生赴河南上蔡培训"艾滋病村"的医务人员
  • 《工人日报》:贵阳“防艾滋使者”为何黯然隐退?
  • 哈佛亚洲中心举办中国艾滋病专题研讨
  • 官方媒体首次承认艾滋病感染近百万
  • 安南:中国面临艾滋病大爆炸
  • 新华社称中国政府与外合作遏制艾滋病快速上升势头
  • 河南卖血卖出祸:数十万人染艾滋等死(图)
  • 美专家讨论中国艾滋病蔓延问题
  • 病人手术竟要签“输血染艾滋不关医院事”同意书
  • 万延海获首届艾滋人权奖
  • 美国会听证会:中国艾滋病情况和对策
  • 北京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仍无下落
  • 广州艾滋病感染者急速攀升 年增长比例超过100%
  • 天津艾滋病“扎针”歹徒落网 记者零距离接触罪犯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