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曹思源谈中国新闻自由

【博讯2003年3月18日消息】      华盛顿邮报三月十四号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中国政府三月十三号关闭了发表毛泽东秘书李锐呼吁政治改革专访文章的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该报于去年开办,发行量超过二十万份。但是该报同时开办的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明星周刊却准许持续发行。

     大事被压绯闻放行 (博讯boxun.com)

     据该报的一位王姓编辑告诉记者说,这份报纸报导国内外娱乐方面的消息。“主要报导内容国内、国际娱乐方面的消息。读者定位也就是,主要是在国内发行,国内比较关心这方面的消息。我们的定位就是娱乐报纸。”

     但是从记者所购买的明星周刊的内容看来实在可以同香港地区以及海外的小报相比美。比方说,在三月十四号出版的周刊整个第十六版刊登了大大小小十四张马克罗伯兹裸奔的图像。而大部份的内容都是港台影歌星的消息。还有转载美国小报美国前总统女儿切尔西抛弃男友的消息。另外在一个栏目里,该报以业余狗仔队署名隆重征集明星在任何地点任何姿态出现的照片。一经刊载稿酬从优。

     北京思源社会学研究中心董事长曹思源就同一集团下的两份报纸两种境遇发表了他的看法。曹思源说:“有人登歌星,影星他的私生活,他跟什么人谈恋爱,搞了几个女人,搞了几个男人,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花边新闻来吸引读者。这恰恰是不正的风气。当然,你报一点也无所谓。但是大事你反到压住了,个人绯闻却站在主导地位,其实更不好。”

     应禁止政府办报

     曹思源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中国人民。而人民将司法权,行政权和立法权授予法院,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来行使。但是他认为中国国家新闻舆论权应该由老百姓直接来行使。相反的例证就是文化大革命。曹思源说:“我把它概括为十年浩劫一片叫好,为什么一片叫好,原因就是官办新闻媒体。只有官办新闻媒体奉命行事才会一片叫好。如果老百姓直接掌握舆论,民间办报不会一片叫好吧。”

     曹思原认为舆论权是直接属于公民的,不是授与公仆的。因此人民所要求的不是五尺空间的新闻自由,八尺空间的新闻自由:“压根舆论权新闻权是属于公民的。我认为应该禁止政府办报,禁止政府来办新闻舆论工具。”

     但是他明确的指出政府要说话是应该的,政府应该设置新闻发布机构对有关的主张,文件打算,施政纲领通过新闻官的发布就可以了。如果政府垄断报纸就是自己施政自己评论施政好不好,自己唱戏,自己喝采,还不让别人不喝采。

     曹思原说;“政府施政,法院判案,人代会立法,老百姓评论总可以吧。评论权属于老百姓不能你又干活,你又评论说好得很。恐怕不行吧。如果说你来干活,我来评论。我说你有八分好两分坏这就是很光荣的事情了。”

     经由法律程序制裁

     因此,他认为政府应该相信人民允许老百姓当中有兴趣、有能力的人在民间集资来办报。至于新闻媒体作了不实或者诬蔑性的报导应该如何制裁呢?曹思源表示应该通过法律的程序来制裁。不能说由新闻部门说关就关。他指出中共十六大,中国十届人大一次会议都说了要[以法治国]。

     因此他建议应该修改有关的法律制定完善有关的制度,由新闻出版部门向当地的法院或者可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起诉某个它认为犯了重大错误的报纸;“法官来审理,有原告,有被告,还有律师,被告可以申诉自己的意见。法庭上可以公开,到底谁对谁错,弄清楚由法官来决定,法官决定关就关,法官决定不关就不关。法官决定停一段时间整顿,整顿好了再开门也可以。但是有一个场所,所以今后涉及新闻部门处份的问题应该在法庭上解决。”

      广东大胆敢言媒体遭停刊

     最近一个时期中国有些媒体被认为比较大胆开放,这被人们看作是中国新领导层要实行新闻改革的迹象。但是最近有些受欢迎的严肃报刊受到压制。

     在广东出版的周报《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3月3号这一期刊登了曾经当过毛泽东秘书和中国党政高级官员的退休老人李锐的谈话,他谈到中国的政治改革,也谈到毛泽东和邓小平的错误。美国之音在3月2号报导了这次谈话,这篇报导在网上广泛流传。最近《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奉命停刊整顿,有几个海外媒体说,主要原因就是李锐的谈话。南华早报还引用这个周报的编辑和记者的话说,暂停出版主要是因为对李锐的采访。不过路透社也引用一个报纸编辑的话说,停刊是因为这个周报发表的文章对正在退休的领导人和新一代领导人进行了对比。

     《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的网站已经不能访问了。记者给这个报社打电话,接电话的人不肯谈这件事,还说编辑们在开会,也不能谈。

     中宣部为领导把关

     中国《新闻周刊》因突出报导朱熔基的那一期杂志被收回。据了解,杂志回收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要由出版社负担,而不是由下达回收命令的机构负担。后来,路透社援引一些编辑的话说,这个杂志解雇了两名编辑。香港的明报说,文章惹怒了朱熔基。

     据明报报导,《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也受到中宣部批评。《南方都市报》在报导「两会」时指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要求国际机构参与调查广东的非典型肺炎,这引起当局不满。《南方周末》推出24版的特刊,为朱熔基大唱赞歌,遭到当局批评。这些挨批的或者遭到惩罚的报刊有个共同特点是比较大胆敢言。不久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教授喻国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象广州的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南风窗,包括北京的中国《新闻周刊》,应该说,在时事解读方面,在比较大胆和深刻揭露社会发展当中的一些问题方面,还是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

     中国《新闻周刊》号称“中国权威时政杂志”,要“影响有影响力的人”。中新社是面向海外华人的官方通讯社,所以报导空间比新华社大一些,不过不象《南方周末》那样大。香港时事评论员柳三禅告诉美国之音,“《新闻周刊》在天子脚下,它可能受到的监管程度更严一点,监管起来也比较方便。而《南方周末》属于广州的南方报业集团,《南方周末》一直以打擦边球著称,以此取得读者群。它经常报导一些中央觉得可能稍微越了界、但又不能说出来哪方面越了界的东西。”

     《南方都市报》、《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和《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也属于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领导下的南方报业集团,是大报办的小报,负有养活大报的责任,所以比较面向市场和读者。这些“小报”的发行范围和销量并不小。香港的两大连锁便利店出售的唯一的中国内地报纸,就是《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在北京采访16大时常去的报摊上经常没有人民日报,但是有《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其中一篇文章称赞说,16大报告中很少提到马克思主义。

     一次次的希望变失望

     研究中国媒体的专家喻国明说,“广东这个地方,市场化程度更高一些,媒介的活力和创新精神就更强烈一些,做了很多非常有益的尝试,做得有声有色。”

     有声有色,也有麻烦。《南方周末》过去多次挨批,换人,但是报纸没有关门。一位上海人说,最近《南方周末》为朱熔基立传的那一期被抢购一空,全国读者都在寻找《南方周末》。

     人们谈论过群众的逆反心理和官方的压制带来的广告效应。南华早报援引中国新闻学教授李希光的话说,《二十一世纪环球报导》的停刊整顿,对它来说是一种良好的政治和商业上的推广,等它复出的时候,会变得更有力量。

     中国有些媒体前一段的大胆开放被人们看作是新闻改革以至政治改革的信号。但是自由派学者刘晓波说,“在中国,信号带来的希望,常常仅止于信号,以及随之而来的一次次失望。”刘晓波认为,这些媒体对言论自由的执著,理应得到强有力的民间支持。(VOA)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