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亚洲时报:北京在对SARS的赌博较量中惨败
请看博讯热点:非典型性肺炎

【博讯2003年4月10日消息】    作者:Francesco Sisci

   简单地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发现, 战争显然是令人恐怖的, 而瘟疫则更可怕. 在由于黑死病导致2300万人死亡的欧洲, 瘟疫导致的结果是比当时任何战争都更惨重. (博讯boxun.com)

   然而中国在过去的几个月内好象已经忘记了历史的教训, 对于是否公布SARS这种新的令全球都感到恐怖的病毒消息的方面一直左右权衡自己的利益.

   在上周四的华盛顿邮报上, John Pomfret的文章报道说: "中国官员对于他们在处理这一突发事件的方式上毫无悔过之意. 在上周与高级编辑人员的内部非公开的会议上, 广东省的副省长雷玉兰(译音)已经取消了同其他国家和近邻的香港一样的信息公开政策.

   ”你可以看到,香港政府在所有(SARS)信息公开后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据在场的一位与会者转述她的话说. “他们没有能力控制和对付这种疾病,那么把这些消息公开又红又专有什么好处呢? 他们的旅游业和投资都受到了影响.最重要的是使香港人陷入一片混乱. 多大的损失啊.”

   如果以上的事是真的话, 它清楚地表明了中国大陆许多干部对这场疾病的态度, 以及他们对全球一体化时代的国际规则的无知. 而正是这种规则使中国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经济得以迅速增长.

   在过去二十多年中,外资涌入中国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中外人士在公共关系方面缓慢而艰苦的共同努力. 他们让全世界相信中国是一个可靠的,值得信赖的而产出回报率比许多受青睐的投资标的国都高的地方. 通过美化形象,中国从中受益不少.

   尖刻点儿说,商人们对于他们的投资国在许多方面都是能够忍受的─对异议人士的钳制, 高压的政治环境,残暴的军警专制策略─对所有这些通常有助于产生高投资回报的因素他们都是能够忍受的. 但是投资者当然不会去冒对他们自己生命安全或者他们的投资产生威胁的风险,而这正是 SARS病毒所扮演的角色. 对SARS病毒信息的封锁正是制造了一个令经常到中国旅行的投资者和商人们都感到他们的生命和投资受到了威胁的环境.

   在当今这个相互间紧密联系的世界上, 对像SARS病毒这样的信息封锁是不可能的, 因为被感染的人最终总会到达一个舆论相对自由的国家, 从而导致开始对病源本身的调查.

   这种新型肺炎引起了的恐惧就如同我们经历的对艾滋病的恐惧一样. 它是新产生的,没有疫苗,而且它到目前为止已导致100人死亡. 它传播非常之快, 显然是通过打喷涕和咳嗽的方式来传播的, 虽然也存在著通过其它途径传播的可能性. 由于缺少对SARS病毒的可靠信息, 和它传染的容易程度, 这些都让人回想起了曾蔓延欧洲的黑死病. 这种疾病直到它的爆发高峰过后几个世纪还在西方世界神出鬼没.

   世界卫生组织相信SARS疫情源于广东省的佛山。而中国明显害怕完全公开有关疫情信息和疫情迅速蔓延到世界许多国家的事实,都使北京当局的可信性大打折扣。因失去信誉而带来的损失将是非常巨大的。这将严重打击中国的经济,不仅因为商人们会害怕去广东,并且人们会由此而怀疑:既然北京当局能如此恶毒地掩盖这样一个根本难以掩盖的事实,那么可想而知在其它更容易掩盖的问题上他们会做了多少手脚呢? 要使中国的正式和非正式公民们都恢复他们对当局的信任至少要几个月的时间。中国的信托投资未来几个月内很可能会跌入低谷。而且如果全球经济复苏带给投资者们由更开明政府治理的更好的投资地的话,这种下跌将更为惨重。

   SARS事件的严重性已经导致了一向爱面子的中国政府在上周四史无前例地向全世界公开道歉。“今天,我们要向所有人道歉,” 中国疫情控制中心的主任李立明(译音)说。“我们的医疗部门和我们的大众传媒的协调非常之差,我们未能集中力量帮助提供科学的信息并使大众能够对次有这足够的了解和认知。

   在政治对垒的前沿,在过去两周中,台湾的反对大陆的力量指责北京当局隐瞒疫情,从而导致了SARS病毒的全球性传播。北京方面对SARS的缄默正好给了台湾一个自由攻击大陆的有力武器。

   政治估计的全面失误当然和最近北京的权力交接在很大程度上有关。当去年十月第一例SARS病毒被发现时,中共正忙于十六大,选举“第四代”领导班子。上个月,当疫情在香港爆发的时候,全国人大正在北京召开,中国的第一次和平的权力交接正在正式进行之中。在这几个月中,中国的领导人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愿望去考虑一下SARS病毒爆发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北京本应很容易地做出决定。当世界卫生组织要求被允许对疫情进行调查的时候,北京就应邀请并完全允许他们自由进入疫情区,特别是广东省。它还应允许自由地向世界和国内通报关于SARS疫情的信息。这无疑将有助于中国提升其作为全球社会一份子的可信度。

   但是中国国内关于流行病的规定中说:信息在公布之前必须经过上级领导的许可。而领导们由于太忙于政治琐事了,以至根本无暇顾及世界卫生组织要求进入远离北京的广东省调查疫情的请求。在中国的政治系统中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的规定能够允许医疗卫生官员不经政府的媒体向外界透露消息,否则他们就将受到北京当局的直接惩罚。 如果有人敢于透露象SARS这样的敏感讯息,那么不仅他的政治生命完结了,还将可能面临入狱的危险。 实际上,即使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他也会被政敌抓到把柄,用违背党的团结一致为理由攻击他,而北京会认为这种做法是在影响国家的稳定。

   因此SARS疫情使全世界都清楚地看到了中国政治系统的一个严重缺陷。而这一系统正如中国的经济系统一样等待著更大规模的检验。关于SARS事件失误原因的主要罪魁祸首就是缺少伴随快速经济体制改革的政治改革。中国的经济看来是很难承受得起第二次流行病的。如果在中国在经济上垮掉了,那么政治危机就会接踵而至.

   (译自亚洲时报4月8日网络版,作者Francesco Sisci,大纪元记者萧阳编译)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