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三名公民上书全国人大 建议对收容办法违宪审查
请看博讯热点:户口和遣送

【博讯2003年5月15日消息】    收容更多文章请看收容专栏

  中新网5月16日电 今天的中国青年报报道说,三名法学博士于5月14日,将一份题目为“关于审查《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建议书”,传真至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报道指出,和一般的公民向人大常委会提出制定、修改法律的建议不同,这份公民建议书非同寻常之处在于,是公民依照《立法法》规定,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对有关法规进行违宪审查的举动。 (博讯boxun.com)

     这份建议写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88条第2款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同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第90条第2款规定,公民认为行政法规同宪法或法律相抵触的,可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书面提出进行审查的建议。

     我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认为国务院1982年5月12日颁布的,至今仍在适用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与我国宪法和有关法律相抵触,特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审查《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建议。”

     建议人在落款处郑重签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俞江,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腾彪,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许志永,北京邮电大学文法学院。三人还有一个共同身份:法学博士。

     报道说,这份薄薄的公民建议书,以民间形式启动了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违宪审查权的程序,罕有先例。“这正是我们三个提交这份建议书的目的所在:促动我国违宪审查机制的有效建立。”公民建议书的执笔人许志永郑重其事地说。

     今年同为30岁的俞江、腾彪、许志永,去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我国宪政体制、法理学是三个人共同关注的研究方向。许志永偏向于农村问题研究,他说:“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关乎社会公正。”

     许志永一有时间就去京郊进行实地调查,和进城打工农民聊天,了解到许多进城务工农民的遭遇与困境,很多农民工有过被收容遣送的经历。

     而直接引发他们递交这份公民建议书的动因,是近期湖北青年孙志刚命丧广州收容救治站事件的发生。

     “难受,说不出的难受。”面对一个和他们年龄相仿的鲜活生命无辜逝去,三位法学博士道出了同样感受。而在情感背后,他们更多地融入了法理的思考。

     因为俞江现在武汉,三个人通过电子邮件往来形式对此事引发的法律问题进行讨论,经不断碰撞修改,几易其稿,用半个月时间,形成了这份建议书。

     在公民建议书中,他们写道:《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有关规定,实际上赋予了行政部门具有剥夺或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力。而我国《宪法》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立法法》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

     “我们认为,《收容遣送办法》作为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其中有关限制人身自由的内容,与我国现行宪法以及有关法律相抵触,属于《立法法》中规定的‘超越权限的’和‘下位法违反上位法的’行政法规,应该予以改变或撤销。为此,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查《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

     “这不仅是针对孙志刚的个案,我们关注的是制度本身。应建立并启动一整套完备的违宪审查机制,才能不断地除弊革新。”

     对这份公民建议书达到的效果抱有多大希望?面对记者的提问,三位法学博士并未讳言他们的隐忧和尴尬。

     “《立法法》中规定了公民有提出审查建议权,但并未规定对公民建议的反馈程序和渠道。”俞江的担心是,“人家想理就理,不想理睬,就可能泥牛入海。对于一般公民来信,往往都转入部门工作建议了。”

     但显然,公民的道义与责任感,给予他们更多的是热情和冀望。

     “我们虽然是法学博士,但更愿意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写这份建议书,因为宪法意识,每个公民都应该有。”腾彪和俞江真诚地说,我们期盼听到来自国家最高立法机关的声音。

     “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以我们三位普通公民的微薄之力,为加快我国违宪审查机制的建立撬动一个缺口。”“推动社会和法律的变革需要全社会的合力,我们愿意做这样的‘法律志愿者’。”许志永说。

     中国青年报在配发的“编后”中介绍说,当法律或行政法规涉嫌违反宪法的时候,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有两种:一种是由普通法院受理公民提起的违宪诉讼,典型代表如美国;另一种是国家成立专门的宪法法院或宪法委员会,形成宪法诉讼制度,专司对违法法律和法规的审查,代表者如德国和俄罗斯。但这两种做法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自下而上地由普通公民提起一个诉讼,启动违宪审查程序。

     中国的违宪审查程序,《宪法》规定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执行,而2000年颁布实施的《立法法》,则首次赋予了普通公民对违宪审查“提出建议”的权利。

     文章指出,推进依法治国,绝不仅仅是政府、立法者和法学家的事。法治的进步,需要我们每一个公民的点滴努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政协委员建言:收容遣送不能成为对付民工的手段
  • 广州收容车上掉下5名民工 造成2人死亡1人受伤
  • 上海异议人士姚振祥以嫖娼罪被判三年收容
  • 大学生孙志刚命丧收容所 警方送2000元家属未接受
  • 大学生命丧收容所后续:家属追问死因连遭碰壁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一大学毕业生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遭毒打致死 (图)
  • 南方都市报披露惊人案例,呼吁收容遣送尽快立法
  • 深圳八旬老人散步被收容 当事人愤而起诉一审判决败诉
  • 妹妹,你在哪里?—因无暂住证遭警方抓走的“盲流”(收容遣送制度)
  • 少女深圳求职被收容冒领 收容站有"黑箱操作"?
  • 罪恶的收容制度:收容站里被"冒领"遇恶人险遭强奸 19岁少女蒙难48小时
  • 致人死命的收容
  • 健壮青年竟离奇死亡 两老人含泪状告广州市收容站
  • 市民暴死收容站 公安分局被判违法,但死了活该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罪恶的收容遣送制度:我兄弟在某特区的遭遇
  • 一个人被收容的惨痛经历
  • 深圳老翁散步竟被关收容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