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孙志刚案第二被告李海婴的代理律师梁国雄的辩护词
请看博讯热点:户口和遣送

【博讯2003年6月07日消息】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广东易春秋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广东省法律援助处的指派,并征求被告李海 婴本人的同意,决定由本律师以被告李海婴辩护律师的身份参与今天的庭审及辩 护活动,自接受指派以来,本律师查阅了所有涉案材料,并会见了被告李海婴, 从而对本案事实有了充分的了解,通过今天的庭审调查更使本律师对本案事实及 证据有了全面的掌握,在此基础上结合本案特点及我国法律相关规定,发表辩护 意见如下: (博讯boxun.com)

     在发表辩护意见之前,本律师对孙志刚的不幸遭遇对其家属深感同情,对孙 志刚的死亡感到惋惜,同时被告人李海婴也委托本律师对其行为造成孙志刚本人 及其家属肉体及精神上的伤害表示深深的歉意和真诚的忏悔。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穗检公一诉[2003]147号起诉书以被告李海婴涉嫌故意伤 害罪提起公诉,本律师认为公诉机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 没有异议,但是综观本案事实及李海婴在本案中的作用、地位、特别是他与被害 人孙志刚同为被收容救治人员这样一个特殊身份的身份来看,本律师认为被告李 海婴具有法定的和从轻、减轻情节,下面本律师为被告李海婴做有罪从轻、减轻 辩护,请合意庭在对被告量刑时给予充分考虑:

     一、 被告李海婴属“胁迫犯”,依法应减轻处罚;

     本律师注意到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两次有这样的表述“被告人乔燕琴到206 室窗边向室内的被告人李海婴等人直接‘授意’”,我们认为这个“授意”和一 般的或者说普通的共同犯罪中的“授意”是不同的,这个“授意”存在明显的胁 迫的成分,因为乔燕琴是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与“被授意”者李海婴是一 种特殊的“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而这个管理职能在这些护工手里被极度的恶 意膨胀,变成他们发泄心中不满,伤人抢物的工具,根据被告何加洪的供述,这 里的被收容人员“你一进去,里面的护工就让仓头打你一顿,这叫过仓规,之后。 又打你问你是否可以打电话让家属送钱过来,那些护工明白地告诉你,只要你让 家属送钱来,他就可以保证不让人打你,否则就有你好看的”,本案中其他的嫌 疑人在供述中都不约而同地反映了类似情况,这些护工心目当中被管理者是“仓” 里的犯人而非被收容的救治人员,这些人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身着 “迷彩服”手持“警棍”,随时可以让“不听话”的人“站着进来,抬着出去”, 辩护人在此要强调的是通过本案暴露出该站的护工利用职务之便长期、持续地对 被收容人员进行殴打,在他们心目中打死被收容人员“打死都无所谓,就象死了 一只蚂蚁一样”,从他们要求打人不要打“出血”,就可以看出他们对打人是很 有经验的,被收容人员的吵闹、正常的反映情况,甚至不给他们送财物都可以构 成殴打的理由,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来形容他们的暴行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审判长、审判员,本案案发地是收容站救治站,属于收容站的组成部分,根据 《广东省收容遣送管理办法》第十四条规定“不得有体罚、虐待、侮辱、被收容 人员”、第十五条规定:“被收容人员的人身及财产权益受法律保护”但我们遗 憾而震惊的发现,该收容站根本就没有做到上述规定的要求,而是变成了一个被 收容救治人员的一场噩梦之床,用被告何加洪的话来讲就是“太黑暗了”,被收 容人员在此战战兢兢,对护工的话是言听计从,根本就无半点反抗的能力,从本 案所有被收容的被告的笔录上来看,在侦查机关问他们为什么要打被害人时,所 有的人的回答竟然惊人的相似,也就是包括李海婴在内的被告,殴打被害人孙志 刚的理由都极其简单,那就是“如果我们不打他,护工就要打我们”从被告李海 婴的2003年5月14日的供述上来看,甚至在打完以后护工还不满意,将其带离206 室进行恫吓,此时,李海婴对护工说“你要不也打我几下吧”,恐惧、讨好之情 溢于言表。

   审判长、审判员,本案可以看出该救护站的护工经常殴打被收容救治 人员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李海婴等被起诉的被收容人员因不想自己成为下一个被 杀死的“蚂蚁”,在求生的本能支配下,惧于护工的淫威,不得不选择听从护工 吩咐而保全自己的方法,除此以外,他们能有其他选择吗?没有!被动的服从于 护工的胁迫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尽管他们知道可能出现的结果,尽管他们和被害 人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尽管这样做是违背他们的真实意愿的,但他们不得不这 样做,因为在这样充斥着暴力的地方,他们不过是护工手里的一个伤害他人的工 具而已,周利伟的供述最能说明他们的心态,周利伟在2003年5月15日的供述中 讲到“那个男子跪在水泥床的中间的地上求饶,让我们不要打了,但是李海婴说 ‘是护工哥让我们打你,我们不打你,护工哥就会打我们的’周利伟本人也认为 “必须要打到护工“满意”为止”,当打完第一次后,被告吕二鹏走到206室, 在窗外向里面人员表示打得不够狠,并举起双拳要求必须狠狠地打,这样又发生 了第二次殴打事件,可见在被收容救治人员心目当中,护工满意不满意作为他们 行为的唯一出发点,一定要打到护工满意为止,况且他们都知道护工正在通过电 视上监控他们,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护工的眼皮底下。

   审判长、审判员,今天作 为李海婴的辩护人我也要在此谴责他们这种损人利己的行径,同时对于他们作为 一个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所依法应负的法律责任也并不回避,但是,本律师恳请 合议庭能设身处地地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考虑他们在本案中所处的被胁迫的地位, 从而作出一个符合客观事实的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八条的 规定“对于被胁迫参加犯罪的,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免除处罚”, 因此,辩护人建议合意庭在认定其为胁迫犯的基础上根据他的犯罪情节对被告李 海婴作出减轻处罚的量刑,刚才公诉人认为206室内的八人是出于假象将会受到 殴打而去殴打他人,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在救治站内的所见所闻和被收容人员的 经历,清楚地表明如果没有按照护工的安排去做,将会发生什么结果。刚才公诉 人也在法庭上明确指出,当本案的被告胡金艳听到乔燕琴和乔志军商量将孙志刚 转房时,就已经知道孙一定会被殴打,从此也可见,孙志刚被调进206房后,他 的命运是不可以改变的。

     二、犯意的产生和提出与被告李海婴等被收容人员无法律上的联系,且他在 实行过程只是执行者之一,无证据能够证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是其伤害行为所直 接造成的,依法不应是主犯。

     在我国刑法理论中,犯意直接反映被告的主观恶性程度,对量刑起到很重要 的作用,就本案而言,被告李海婴与被害人孙志刚同为被收容救治人员,原来根 本就不在一个房间,又有护工人员的电视监控,辩护人注意到李海婴和孙志刚是 根本不相识的,连名字都不知道,只是以“湖北”相称,双方之间可谓既无新仇 又无旧怨,更不存在临时“起意”,如果没有护工的“授意”和提供作案的方便 和条件,李海婴等人根本就不会有伤害他们的“想法”和“机会”,本案中孙志 刚之所以被伤害致死的起因,最重要的就是护工对其“打小报告”和“吵闹”, 很“生气”,从而指使李海婴等对其“教训、教训”,可见犯意的产生和提出完 全与被告李海婴等被收容人员无关,他们在收容站这个特殊的场合不过是被动执 行护工的犯意而已,因为如何打,什么时候打,打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方式打都 是由护工来决定,第一次殴打如此,第二次殴打也是如此,而且就殴打行为本身 而言,被告李海婴除了代传和共同执行授意以外,并无与其他参与打人的被告有 特别的不同,同时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被害人孙志刚死亡的结果就是被告李 海婴的行为所造成的,如果仅以此就认定被告李海婴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的作用, 显然是一种客观归罪,是不符合我国刑法所规定的主犯构成要件的。恳请合意庭 根据李海婴在本案的地位和作用,作出对其“罚当其罪”的判决。

     三、造成被害人的死亡原因是多方面的,属于“一果多因”,依法应按各自 因素在造成死亡结果中所起的作用,给予相应的处罚:

     本律师有理由认为造成被害人孙志刚死亡原因并不是李海婴等被收容人员的 行为单方面原因所能够形成的,而是属于刑法理论中的“一果多因”。具体来讲 包括了这么几个方面的因素,第一、从尸体解剖检验结果来看,并未能证实被告 李海婴等被收容人员的打击是造成被害人孙志刚死亡的直接原因,因为尸体解剖 分析很注重提到“背部可见多处条形下出血”,审判长、审判员,通过法庭的审 理,我们清楚地知道,所有参与打人的被收容人伤害被害人孙志刚时用的都是拳 脚,而没有使用任何的器具的,众所周知,拳脚是可以伤害致人死亡,但是拳脚 绝对不可能在死者的背部形成“条形”的痕迹,今天的庭审也未能查清伤痕的来 历,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来判断,这些致被害人死亡的“条形”形成的原因只能 是206室内八人以外的打击形成的,因为首先尸体解剖报告标明条形大小分别为 16×0.3cm、12×0.3cm、87×0.3cm、75×0.3cm,审判长、审判员,这些带有显 著特点的伤痕尺寸绝非被收容救治人员所能造成。根据所有被告的供述我们知道, 被害人在两次殴打后,神志、语言是完全清醒的,是自己走到205室的,走时也 没忘带上自己的被子,还能自己上厕所,根据李海婴和其它被告供述,孙志刚被 调走后,有护工拿着警棍跟了进去,他们还听到孙志刚的“惨叫”,辩护人所强 调的是被害人被“反复”打击,除了李海婴等人在206室的殴打外,在调到206之 前在201房间被告人乔艳清就在201房间对其进行了殴打,此点可以从2003年5月 14日被告乔艳清供述得到印证“我自己一个人上去201房-------我进去用右脚往 孙志刚的小腹部踹了好几脚,我再上去用右脚往他的肩膀和背部踹了好几脚,这 时孙志刚便跪在地上,面向我求我不要打他,我当时不理他,再往他的肩部及背 部踹多几脚”,可见对孙志刚的殴打是一个阶段性的持续过程,包括了在206房 间李海婴等人对他的殴打,也应包括在调入此房间之前和之后护工对其的殴打, 因此辩护人有理由认为造成被害人孙志刚死亡原因并不是李海婴等被收容人员的 行为单方面原因所能够形成的,虽然现在无法查清究竟是那一次打击造成了致死 性的伤害,但从尸检报告所反应出的情况来看,真正造成被害人孙志刚死亡的原 因,极可能是护工而非李海婴等人的行为造成的。

     我们相信人民法院会“重证据、重调查研究”,对本案孙志刚的致死原因作 出公正的结论,相信这样,对我的当事人李海婴等是公正的,对死者也是公平的, 也符合我国刑法所规定的“罪责自负”的原则。

     第二、没有及时抢救是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根据起诉书 反映的时间,孙志刚被打是2003年3月19日的1时许,可是被发现伤重而抢救的时 间却是在此10个小时以后,在这长达10个小时的时间里,被害人被抛弃在205房 间与十多名精神病患者同处无人过问,显然作为护工和该机构在这个问题上存在 着严重的过错,而我的当事人作为没有人身自由的被收容人员即便想抢救他也是 不可能的,虽然辩护人注意到有一份《关于孙志刚损伤与预后的讨论意见》中表 明“即使积极医疗抢救,也不一定能抢救成功”,辩护人不是医疗的专业人士, 但是我们认为如果真的抢救及时这个“不一定”也许就会转化为成功,因为,如 果不拖延10个小时,在“心、脑、肺、肝、肾、脾”仅仅“淤血”,而“未见致 死性病理改变”的情况下,对一个27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讲,难道生命就真的 这样就能轻易逝去吗?辩护人认为10小时的拖延也是造成被害人死亡的重要原因, 客观来讲这个拖延完全是收容站及其工作人员的原因,而是和我的当事人无关的, 所以辩护人认为被害人的死亡是一个综合因素共同导致的,只有对此问题进行客 观的认定,才能作出客观的判决,对此我们相信人民法院会查清事实,按各因素 不同、不等的作用作出一个公正的判决。就(03)穗公刑技法字第41号《法医学 鉴定书》的一些疑问,本律师在质证过程中已经详细地提出,在此不再详述,请 合议庭在合议时予以注意和重视。

     以上是我的辩护发言,请合议庭慎重考虑并采纳,最后辩护人谈一点案外的 意见,通过新闻媒介,我们知道本案发生后引起中央到和省市领导的高度重视, 并做了专门的“批示”,我们相信这对于本案的及时审理必将起到良好的作用, 同时辩护人也相信人民法院一定会在独立办案这一神圣的原则指导下,依照事实、 依据法律作出一个公正的判决,辩护人对此深信不疑,我和我的委托人期待着这 样的一个判决。

     广东易春秋律师事务所梁国雄律师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孙志刚案)

   中国律师网 2003-06-05 13:26:11


广 州 市 人 民 检 察 院 y

      起 诉 书

     

   穗检公一诉[2003]147号

     

        被告人乔燕琴,又名乔艳清,男,21岁,汉族,山西省离石市人,文化程度初中,住山西省离石市吴城镇陈家塔村。捕前系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2003年5月12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12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13日被逮捕。

        被告人李海婴,又名李海英,男,26岁,汉族,湖南省双牌县人,文化程度初中,住湖南省双牌县塘底乡麻滩村委会103号。 2003年5月10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10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11日被逮捕。

        被告人钟辽国,又名钟条国,化名洪权才,男,31岁,汉族,湖南省平江县人,文化程度初中,住湖南省平江县冬塔乡江洲村 256号。1994年8月4日囚犯盗窃罪被江苏省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1995年8月6日刑满释放。2003年4月23日因抢夺被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送劳动教养一年。2003年5月13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13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14日被逮捕。

        被告人周利伟,化名黄开平,男,20岁,汉族,湖北省麻城市人,文化程度初中,住湖北省麻城市铁门岗乡下屋周村四组上屋周垸24号。2003年5月4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8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9日被逮捕。

        被告人张明君,男,24岁,汉族,四川省南部县人,文化程度小学,住四川省南部县太华乡宋家庙村8组。2003年5月9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10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12日被逮捕。

        被告人吕二鹏,曾用名吕鹏、吕鹏鹏,男,18岁,汉族,山西省垣曲县人,文化程度初中,住山西省垣曲县长直乡古垛村虎拔组02号。捕前系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2003年5月3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8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9日被逮捕。

        被告人李龙生,绰号“长毛”,男,23岁,汉族,江苏省铜山县人,文化程度高中,住江苏省铜山县太山乡西桃园村4组161号。2003年5月10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10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11日被逮捕。

        被告人李文星,男,17岁(1985年6月12日出生),汉族,河南省许昌县人,文化程度小学,住河南省许昌县榆林乡司庄村四组。2003年1月17日因犯抢夺罪被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拘役五个月,2003年2月22日刑满释放。2003年4月30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8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9日被逮捕。

        被告人韦延良,化名徐华彬,男,22岁,汉族,贵州省正安县人,文化程度初中,住贵州省正安县桴(木焉)乡马安村石堡组。2003年5月12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13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15日被逮捕。

        被告人何家红,又名何加洪,男,29岁,汉族,四川省古蔺县人,文化程度小学,住四川省古蔺县双沙镇寨坪村二社26号。 1997年6月因抢劫被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送劳动教养两年,1999年1月18日解除劳动教养。2003年5月3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8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 5月9日被逮捕。

        被告人乔志军,男,24岁,汉族,山西省离石市人,文化程度中专,住山西省离石市城关镇永宁中路34号。捕前系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2003年5月3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8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9日被逮捕。

        被告人胡金艳,女,20岁,汉族,河南省柘城县人,文化程度初中,住河南省柘城县李原乡大胡村委会大胡六组50号。捕前系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护工。2003年5月3日被刑事拘留,2003年5月8日经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5月9日被逮捕。

        李龙生、李文星、韦延良、何家红、乔志军、胡金艳故意伤害一案,经广州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于2003年5月20日依法移送本院审查起诉。现查明:

        2003年3月18日晚10时许,被害人孙志刚被收容后因自报有心脏病被送至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201室治疗。3月19日晚,被害人孙志刚因向其他收容救治人员的亲属喊叫求助,遭致被告人乔燕琴的忌恨,被告人乔燕琴遂与被告人乔志军商量,决定将被害人孙志刚调至该站206室,让室内的收容救治人员对其进行殴打,之后被告人乔燕琴到206室窗边向室内的被告人李海婴等人直接授意。

        至翌日0时30分左右,被告人乔燕琴再次向被告人乔志军及接班的被告人吕二鹏、胡金艳提出将被害人孙志刚从201室调至 206室殴打,并得到被告人乔志军、吕二鹏、胡金艳的认同。随后,被告人乔燕琴、乔志军、吕二鹏、胡金艳共同将被害人孙志刚从201室调至206室,被告人乔燕琴、吕二鹏又分别向室内的被告人李海婴等人授意对被害人孙志刚进行殴打。当日1时许, 206房的收容救治人员由被告人李海婴、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李龙生、李文星、韦延良等人以拳打、肘击、脚踩、脚跟砸等方法对被害人孙志刚的背部等处进行殴打,被告人何家红则在旁望风。被告人胡金艳发现后进行了口头制止。但被告人李海婴、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等人后在被告人乔燕琴的唆使下,不顾被害人孙志刚跪地求饶,继续用肘击、膝顶、跳到背上跺等方法反复殴打,被告人何家红亦参与对其拳打脚踢。当值护士曾伟林 (另案处理)发现后遂与被告人胡金艳将被害人孙志刚调至205室,后被害人孙志刚向被告人吕二鹏反映情况,被告人吕二鹏使用塑胶警棍向其胸腹部连捅数下。当天上午10时许,被害人孙志刚被发现伤重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孙志刚因背部遭受钝性暴力反复打击,造成背部大面积软组织损伤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上述犯罪事实,经查证属实,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乔燕琴、李海婴、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吕二鹏、李龙生、李文星、韦延良、何家红、乔志军、胡金艳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共同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其中被告人乔燕琴、李海婴、钟辽国、周利伟、张明君、吕二鹏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李龙生、李文星、韦延良、何家红、乔志军、胡金艳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是从犯。上述十二名被告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在社会上造成极坏影响,危害结果极为严重,为严肃国家法律,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障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特提起公诉,请依法从严判处。

     

     此致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检察员:_______ _______ 二00年五月二十三日

   猎人 于 [博讯论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孙志刚家属获巨额赔偿 疑犯供述残酷一幕
  • 粤官吁吸取孙志刚案教训:决不能欺压百姓
  • 孙志刚被伤害致死案结束庭审 法院择日宣判
  • 孙志刚收容致死案:公开审理背后的遗憾
  • 孙志刚父亲当庭昏倒 18名被告今日定罪
  • 孙志刚被殴致死案在广州开审(图)
  • 孙志刚被故意伤害致死案今开审 有关责任人受处分
  • 湖北青年孙志刚在广州被收容致死 6月5日日公开审理
  • 李昌平: 如果我们漠视孙志刚之死,明天就是我们的死期
  • 孙志刚被故意伤害致死案今开审, 有关责任人受处分
  • 《瞭望》:从“孙志刚事件”透视中国违宪审查制
  • 孙志刚案还能走多远?
  • 李昌平:孙志刚替我而死
  • 亚洲时报:孙志刚案13疑犯归案 结果难於令人信服
  • 大学生孙志刚命丧收容所 警方送2000元家属未接受
  •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就孙志刚被毒打致死事愤而撰文
  • 被封杀的孙志刚事件后续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