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何清涟:1999年中国政府政策明显转向(图)

【博讯2003年7月01日消息】     

    何清涟“六四后中国社会结构的演变”演讲系列三 (博讯boxun.com)

    大纪元记者李娜、鹿青霜根据实况录像整理报道/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著有《人口:中国的悬剑》、《现代化的陷阱》《经济学与人类关怀》等。其著作已被译成英、日等几种文字出版。 据悉,何清涟的《中国现代化的陷阱》2003版将于近期面世。2002年在芝加哥杨逢时博士筹办的“六四”音乐烛光演讲纪念会上,何清涟应邀作专题演讲。何清涟演讲中所谈论和分析的问题,在过去的一年中,在大陆愈演愈烈。大纪元首次全文发表何清涟女士2002年演讲内容。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现在这个政府在1999年是一个转向最厉害的年份。从1999年到2000年,在政策选择上,中国政府已经发生了明显的转换。

    **世界独家:政府出面,动员大家炒股,转嫁银行风险

    第一个标志是:中国政府是已经毫无遮掩的国家机会主义泛滥,最典型的就是在股市上面。我记得1999年5月19日,人民日报公然发表文章鼓励全体中国人民参与股市炒股,这在世界股市发展史上以政府出面,动员党报出来发表文章是独一家。那么为什么要动员大家炒股呢?

    是因为国有企业发生了严重的困难,从90年代以来,国有企业,从拨款改贷款以来,国有企业的资金来源主要就是国有银行,那么国有银行的来源就是城乡居民的存款,那么最后就形成了一个三角债。那么这笔国有企业还不出国有银行的债,意味着国有银行对城乡居民的存款也不能兑现,如果一定要挤兑的,那就是国家银行破产,导致我们国家的自由资本金越来越低。

    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中国所有国有银行的自由资本是占9。2%以上,那么到了1995年呢,就下降到了3%,就是9。2到3%。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就是布雷顿体系垮掉以后,整个银行货币体系是靠巴赛尔协议的一些条款约束,那么巴赛尔协议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条款,就是任何银行的自由资本金不得低于8%,如果低于8%,就视同这个银行已经破产,那么从技术上,国外的一些专家认为中国的银行自由资本金呢不到3%,是已经破产了,那么现在完全是靠国家信用支配的。

    那么国家就要向股东和股市聚集钱,去转嫁银行风险,就是把国家应该承担的转到全体股民身上,所以这几年的中国股市不断的出台各种各样的政策,在股市低的时候政府就出台,比如允许个人向银行透资,让大家炒股,等到炒起来了,银行又突然撤资,给大家规定了一定期限还款,那么很多人还不出就跳楼自杀,非常多。

    **有利下层人民的政策无法落实

    第二个标志是:任何有利于下层人民的政策那怕政府调子在高,政府也根本落实不了。比如要解决农民的费改税问题,中国农民真是苦,大家都知道当初湖北的一个乡长李昌平,写了我向总理说真话。他说的是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中国农民负担从1993年以来, 费税最多的达48种,农民从土地上的收入已经交不起费税了。

    中国从搞了分税制,有油水的那些税,比如海关税、烟税、酒税,就是那个国税。那么地方税呢,农业税是一个大头,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就是刮地皮。就是越到基层,到了乡以下就没有拨款了。中国的政府建制乡一级的也只有乡党委书记、乡长等几个是国家干部,其它的大多数是农村抽调上来的。他们的工资是国家财政拨款里没有的,那么就全靠从农民头上刮,所以农民负担是越来越重。过去就是在1949年以前啊,只听说农民没有田种,要田种,那么在改革开发以来呢,农民很多人弃田不耕,外逃出去。

    这些都有具体的例子,象湖北一个自杀的农户,她是每年辛辛苦苦地种地,种到后来发现投入的种子化肥各种费用算进去是投入了350多块钱,但是她最后卖掉全部粮食收入还不到300块。白辛苦一年还不说,还要贴几十块钱,来交这个所有的税费负担。于是她就要求不种这田,结果当地不准她。她一再要求,结果当地的保安队在干部的带领下就痛打了这个农妇一顿,这个农妇就上吊自杀了。

    这个案件南方周末登过,其它在各地都发生过这种事件。过去在封建社会大家都知道,安农以安天下,但是现在中国农村是已经非常不安定了。而且农业经过改革二十年,他已经从劳动力最多的产业变成了一个没有剩余的产业。从1995年以来,占劳动力75%的农业,所产出的全部收入,只占GDP的18%,占国家财政收入的10%,他已经成了一个没有剩余的产业,所以大家知道朱熔基讲了几年费改税,减轻农民负担。

    去年(2001年)吴邦国在全国到处巡回演讲,动员各地要费改税。五月他在山东演讲的时候,有人就告诉他不要讲了,朱熔基五月在清华大学已经讲了,费改税已经停止了。就是因为基层干部抵制。他们知道如果费改税,他们的工资70%就没有着落。于是他们消极怠工。向中央表示,我们什么都收不上来。中国政府还需要靠这些基层官员维持这个统治,所以就向这个统治集团让步,让步的结果就是牺牲农民,那么这样的政策出台是很困难。

    **有利统治集团政策推行迅速

    但是有利于统治集团这个政策推行非常迅速。那么近几年来啊,公务员已经加了三次工资,总比例也提高了原来的38%以上,在这个情况下,今年(2002年)据说还要在加一次工资。那么这样的政策,公务员的工资本来就比大家高,尤其是近年来,工业相对比农业,稳定而且有提高,同时他还有很多的非货币收入,比如住房啊、医疗啊,等等等等, 还有在提高他们的工资。

    只有一个原因,统治集团过去是靠意识形态当家,现在在这一点已经不起作用了。政府只有不断的提高工资来收买他们,这是一方面;另外 还允许他们用合法的贪污,所谓的合法的贪污就是创收,大家知道80年代以来各个政府部门都开始创收活动,中国你只要进了政府的门,拿一张表格要交多少钱, 还有就是办一样事情要交多少钱,本来他拿的是纳税人的钱,就不应该收钱,但是每过一道门槛他就要收多少多少钱,你拿一本小册子你要交多少钱,这是一种在政府看来天经地义的一种收入。

    **政府抛弃工农

    第三个标志是现在政府已经明确了自己的统治基础是谁。中国的宪法到现在也没有改,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制国家,但是现在工人阶级是边缘化了。他的联盟者农民呢也是非常穷困了。

    从99年起,江泽民的统治集团已经完成了思想转变,最开始的第一步是99年修宪, 那么在两会期间,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要写进宪法。在遭到反对后,就写了国家保护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当然我认为,国家保护公有财产不受侵犯成了一张纸,因为以最高统治集团起表率作用,那么下面的政府工作人员包括政府企业的都在蚕食国有资产,大量的掠夺,那么共有财产实际上是没有不受侵犯的。

    私有财产要明确一个前题,先得明确私有财产的来源,不能借着这个机会让大家把贪污腐败的收入合法化,先确定了这之后,然后再保护私有财产。

    到了2000年,江泽民就推出了三个代表。到最后2001年规定私人资本家可入党。这是公开表示政府利益集团和经济利益集团合流。通过这三步,就是说他们也已经完成了执政集团对自己统治基础的确认。自七月讲话以后,就从中组部,派出各种代表团,各组工作组到省里,再各种工作组到市里。然后市里在下派。就是让大家恢复了文革以后废除已久的政治学习制度,让大家学习,拥护三个代表,拥护七一讲话,大家不信到国内去问一下,在政府党政部门恢复了政治学习制度了。

    **教育产业化,中下层人民得不到教育

    第四个标志,是政府公然把教育作为产业发展。大家都知道任何一个国家要想反贫困,要确立的一个长期反贫困的策略,要搞义务教育。在台湾要起飞的时候,他就拿出GDP的12%到22%去投入教育,但是中国现在的教育投入始终没有超出GDP的3%,那么现在政府搞教育产业化以后,等于是把广大贫困农民,中下层人民的孩子卡在教育门槛之外了,因为交不起学费。所以从1994年,中国的高校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叫贫困生群体。那么这个贫困生群体到底多少,大家谁也不知道。

    我可以跟大家讲两个数据,一个是新华社2001年1月8日发布的对北京14所高校的调查,那上面公布说,贫困生占14所高校的25%。但是北京青年报差不多同时发布的一个调查,说高达30%多。这是中央一级的院校。贫困生农村来的孩子应该少一些。大城市的生源多一些。那么在底下的院校多一些。

    在国民党时代、北洋军阀时代师范院校都是不收费的。那时候呢很多贫困人家的子弟想要读书都只能读师范院校,就是因为师范院校不收费。但是现在师范院校也收费了。收多少呢,各学校不一样。我是前年到湖南的常德师范大学讲课。那么说到收费问题,学生他们就哭起来了。最后我调查了一下,他们哪儿一年收费是3千8,很多常德那个地方的农民的家庭年收入是一千二百块钱。所以要拿出三千八来供一个孩子读书,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问他们的校长,怎么对待这些学生,他说我们采取了一个优惠政策,可以允许他们读一年以后,休学然后去做工,然后再来读。我说,我国现在是劳动力严重过剩,连政府下岗的都找不到工作,他们又怎么能够找到工作呢?所以这个优惠政策等于没有。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何清涟《中国现代化的陷井》日文版面世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