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何清涟:中国现状 无官不贪 地下经济泛滥

【博讯2003年7月10日消息】

“六四后中国社会结构的演变”演讲系列四

    大纪元记者李娜、鹿青霜根据新世纪电视台实况录像整理报道/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在去年芝加哥“六四”纪念会上,应邀作“六四后中国社会结构的演变”专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系列之四。 (博讯boxun.com)

    ** 无官不贪

    “六四”后政策的转换已经表明了江泽民选择了统治基础 - 占总人口的11%点多。就好象是船在行进,下层人做在下层船上。我曾经到过贵州,贵州山清水秀,农民太穷,土法炼铅。炼了几年以后,收入倒是提高的不是太多,就是原来的一年几百到家庭年收入1千7百多块。整个一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寸草不生,树全死光了。从那时候生出来的孩子全都是大骨节或者是瞎的。他们的水已经不能喝了。都要运矿泉水进去。我问那里的乡干部,你们这样发展,自己都活不下去了。有什么意义呢?他说我们也知道。没办法要发展啊。大家连今天都没有,那里还谈得上明天呢。

    只要大家去读政府的两院报告,就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的报告。就会得出三个越来越的印象。一个就是贪污腐败的官员数目越来越多,第二个就是贪污腐败的数额越来越大,第三个就是贪污腐败的官员级别越来越高。这就说明反腐败已经根本不起作用。我曾经在2000年发表的“中国当地的经验演变分析”中说,中国是政策性腐败,就是同体监督已经不能反腐败了。而且官员是无官不贪。

    官方对我这篇文章是非常恨,而且我个人的处境非常恶劣,后来发展到中纪委全会公报第六段写了三段话 - “我们要理直气状的相信我们不是制度性腐败,我们要理直气壮的相信我们党的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我们要理直气壮的相信我们党是有决心有能力反腐败的。”

    我觉得这与“文化大革命就是就是好”有什么差别呢?中国的官员都是把中国看作是他们捞取钱财的地方。不然就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送到国外。大家也知道,近年来抓的所有贪官,比如说云南省的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嘉廷,被抄出5本外国护照。

    **无地农民和下岗工人

    大量的无地农民涌进城市,滞留在城市边缘,给城市造成了非常大的治安问题。我可以举一个例子,2000年轰动中国的张君案件,这个集团杀了几十个人,那么到最后被枪毙了。南方周末就派了记者去湖南罪犯的家乡去调查,最后就写了一篇张君案件反思,他谈这个犯罪集团的成员都是多子女家庭的,一般都是7个子女,最多的是家里有十二个子女,都没有田可种,只好挺而走险。在张君家乡附近又有一批人模仿张君的犯罪集团,并且认为张君哥是好样的。要不然我们活不下去。这篇文章然后就得出一个结论,产生张军的土壤不除,张军第二,张军第三,张军第四,还会出现。这个说法确实是没错。

    但是湖南省急了,向中央写了一封信,说这个报导否定了湖南省委省政府为改善湖南人民生活所做的二十多年的艰苦努力。本来南方周末中央就很不喜欢他,借此机会就把总编江艺平撤了,又撤下了大批的记者。现在事实上城市犯罪有一大批就是挺而走险、无路可走的。那么这些农民的问题可不可以解决呢?现在的农民啊,大多数是连中学都没有毕业。很多人都是小学程度。那么这种情况注定了他们是低素质的劳动力。没有任何技能训练。

    现在中国的一些传统产业在慢慢淘汰,新兴的产业有的位置根本不是为这些人准备的。也不是为城市里的下岗工人准备的。因为这些人的素质跟不上新兴产业的要求,很多人的失业可能就是永久性的失业。

    很多人搞再就业工程的时候都回避谈这一条,正视这些农民和下岗工人在现代化的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和可能这个问题是两种不同的思路。有不同的方法处理。如果是第二种的话,就要编织社会安全网络。前者的话就认为这个失业是暂时性的,是后者的话,就是要编织一个社会安全网络。

    但是事实上中国现在编织安全网络根本没这个能力。那么就会形成大量的无地农民附着在城市的边缘,就象那个墨西哥和印度的新德里,大家都知道这些城市就象一个环行结构,最中心是城市,然后城市边缘就是贫民窟,一层一层一层,垃圾成山,到处是垃圾,而城市的排污系统跟不上。墨西哥城后来被迫迁都。建立了一个新墨西哥城,就是因为墨西哥彻底贫民窟化了。印度的新德里也是非常肮脏的一个城市。

    当然中国现在还没有形成那种典型的贫民窟化的现象,是因为中国每年搞城市市容整顿的时候,都开上推土器无情的把这些三无人员搭起来的棚子铲除。我自己就去看过几次深圳市铲除新洲河的那些三无人员。那些人的生活状态是什么呢?拿一些厚的纸板,木板搭起一个棚子,人能够钻进去就行了。随地大小便,还养鸡养鸭,到处都是垃圾。他们住在深圳的新洲河的上游那里,每到下雨时(深圳的雨特别大)把地表的东西刮到河里去,垃圾成堆,臭不可闻。

    **地下经济泛滥

    地下经济泛滥。地下经济到底在中国占有多大的比例,是无法从官方统计数据中找到。中国有个经济学家叫杨帆,他算了一个数据,他认为地下经济至少占GDP的30%左右。

    地下经济是黄赌毒,黄色产业,大家都知道中国现在是叫做繁荣娼盛,这当然不是沿海城市独有的。而是中国的县级城市农村里面这些现象都特别的多。中国为什么近些年来爱滋病啊每年增长的非常快,中国自己的卫生部也不得不承认世界上所有的主要爱滋病类型在中国都存在。而且它主要发生在几大人群中间,一个就是流动人口,第二个就是河南那里还出了好几个区域。比如云南、甘肃、新疆啊几个贩毒的重点地方。那么这些地方都是爱滋病高发人群。

    现在政府采取不作为政策。就是不从积极方面去处理。政府就跟农民讲,你们不要接受记者报道,如果你们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从此以后人家什么都不买你们的,也没有人帮助你们。结果记者去采访,他们就把记者赶出来,打记者。所以政府采取的是一种不作为政策,回避自己责任。

    有人戏称中国现在是五色经济。蓝色经济是走私。黄色经济是娼妓啊等等。白色经济就是毒品。黑色经济是贪污腐败。还有一个灰色经济,就是介乎合法和不合法之间的。

    贪污腐败的损失占中国经济的比例,据研究从1998年以来,占中国的GDP13% -16.8%。贪污腐败的官员每六个贪污腐败的官员中间只有一个受审。这就有一个贪污腐败的基本成本问题。那么贪污腐败拿的好处那么大,受审率又那么低,官员们当然就前仆后继的去贪污了。中国就有人把大家看过的红色娘子军里的砍头不要紧,改了一下,叫做砍头不要紧,只要金钱真,杀了我一个,幸福几代人。

    **通过WTO改变政治腐败是幻想

    政府利益集团和经济利益集团还有外国大资本联合控制中国。那么如果再加入WTO以后,外国法人也会寻求和中国的权势集团结合。

    过去有人说过中国加入WTO以后,会有利于遏制中国的腐败。根据国际经验,这没有什么经验可以支持。墨西哥和印尼,都是WTO的成员国,为什么他加入WTO不能遏制他们的腐败,咱我们中国加入就可以遏制了。而事实上,不是外国资本进入中国改造了中国腐败的制度环境,而是他们到中国顺应了中国的制度环境。

    这港台资本就不用说了。本来与我们就有文化亲和力,很容易认同我们的制度性腐败。至于美国的大资本,大家也知道,都知道要找高干子弟合作。别人还告诉我,过去招一个职位,写明要求家里有高干背景,还要在某些地方工作。比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过去是蒙托罗拉公司驻中国的总代理。至于其余的人,包括一些外国银行到中国贷款,都要找中国的财政部长,政协主席的儿子作为代理人,到中国去活动,让中国贷他们的款。这些情况说明他们很知道在中国怎么样达到利益的最大化。

    所以希望通过加入WTO以后,一些经济上的归正,来改变中国政治上的腐败,我认为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迅速黑社会化

    这个问题这几年是越来越厉害。前年开始的打黑蚁行动,大家都知道,最著名的有几个。

    一个是浙江温岭的张瑞,他自己成立一个公司,号称董事长,他还有八个社会身份,其中有四个是政府部门的。一个是浙江某报的名誉社长,一个是他们台州市企业家协会的,及湖北遂州市的政协副主席,还有其它的。他家的门口挂的是浙江温岭市公安局重点保护单位。温岭市的市委书记,市长,公安局长,法院院长67个党政要员,都与他的黑社会集团有关系,都是他们的顾问啊等等。

    东北刘永的网络是延伸到副省长慕绥新,市长马向东。揭露出来的无论是在广西百色的周正南,还是梁序丰他们都有这样的背景。那么就形成了一个政府和黑社会共同治理社会的局面。政府官员不好出面做的事,都可以让黑社会做。大家也知道,国外的黑社会也有跟政府有关系的。但是最多是跟警察部门。没有人跟政府官和事务官合流的。

    **结语

    我想中国未来的前景是现实的延续。那么现实既然是这样,我并不认为中国未来在现任政府的领导下会有多光明的前途。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何清涟:1999年中国政府政策明显转向(图)
  • 何清涟《中国现代化的陷井》日文版面世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