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江苏发生重大食物中毒事件 400名民工集体中毒
(博讯2003年8月24日)
     江南时报记者 奚晓平 见习记者 陈海波 实习生 王菊香

      昨天,苏州工业园区发生一起重大集体中毒事件,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近400名民工被连夜紧急送往工业园区娄葑医院、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救。据医生初步诊断,这起中毒事件是由食物中毒引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名民工说他们来自“三星电子二期工程”工地。一位民工认为,他们中毒是因为吃了工地食堂的变质饭菜引起。而一名在医院现场帮 民工挂号包工头模样的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目前中毒者大多情况稳定,苏州工业园区卫生防疫、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中毒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博讯boxun.com)

      A 一车一车往医院送人

      昨天下午,记者根据读者报料,紧急赶往娄葑医院采访调查。下午4时15分,当记者赶到收治病人最多的娄葑医院时,这家镇级医院原本空旷的急诊室已被病人全部占满,5个输液室、急诊室大厅、医院走廊……到处挤满了穿着统一制服的患者。有的正在互相搀扶下等待救治,有的则三四人挤在一张病床上挂水,而门外时不时传来救护车的呼啸声。

      在急诊室大厅,正在忙着为病人填写病历的医生告诉记者,从23日凌晨开始,他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过,这里的每个医护人员都连续工作了10个小时以上。据这名医生介绍,最早的中毒者是昨天凌晨4点多送来的,当时人数并不多,值夜班的医生尽管手忙脚乱但仍能应付。但到了昨天早晨7点左右,急诊室里已陆续收治了60多位中毒者。当班的3位医生没有办法,只能紧急从别处又调来了4位医护人员参加抢救。在随后的时间里,急救车是一车一车地往医院送人,急诊室被占满后,医院只好腾出二楼的病区给这些病人。

      据医生称,这些病人送来时的普遍症状是腹痛、腹泻、呕吐、发烧,经初步诊断是“食物中毒”。但由于中毒人数非常多,而且还有中毒的民工断断续续被送来,所以准确的数字还无法统计,目前仅娄葑医院接诊的估计有近300多人。而与此同时,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也传出消息,在那里的急诊室里也有79名民工兄弟在等待救治。

      正当记者在询问情况时,又一名中毒者被抬了进来,病人可能是因为疼痛,整个脸部都变得扭曲,还没等到医生把他抬上急救床,这名病人便开始大量地呕吐,并昏迷了过去,医护人员立即对这名病人进行抢救,10分钟后,这名病人才慢慢苏醒过来。

      B 中毒者“来自同一工地”

      在急诊室的地板上,记者看到,到处都是病人的呕吐物,而在大厅一旁的角落里,一个纸箱已堆满了空输液瓶。据现场组织救治的医生介绍,这些病人大多身着同一家建筑工地的制服。记者注意到,大部分中毒者身着蓝色工作服,工作服背后印有的“扬子江建设”五个字,中毒的民工告诉记者,他们确实“来自同一个建设工地”。而一名民工则具体地告诉记者,他们这个工地承建的是“三星电子二期工程”。

      一位就诊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全身沾满泥土,正痛苦地靠在医院急诊室墙角,手臂上插着输液管。他看着面前接踵而来的工友,虽想努力微笑打个招呼,但病痛的折磨让他只能茫然面对。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憨厚的民工仍有些幽默地告诉记者:“这些全是一个工地上的工友,哪想到一起打工,一起看病。”而记者却分明看到,这位民工尽量让自己的心情放松,但他的眼角却挤满了不堪病痛折磨的泪水。

      在重症病人区,记者看到,已有近10名情况较严重的病人躺倒在病床上,不时还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主治的张医生告诉记者,送来的大多数中毒者中毒程度并不十分严重,但有几名病人出现了严重的脱水、高烧等症状,不过目前还没有中毒者出现生命危险,其中一些体质好的人在挂完水之后就回家休息了。

      C 狠心买块排骨却“中招”

      在娄葑医院急诊室,一名中毒者在两名医生的搀扶下被送往急诊室,但此时他已没有一丝力气,身子不停向下滑,终于到了诊室,他一头扑在床上动弹不了。记者走进观察室,看到只有两张床的观察室里如今已经“挤进”了5个病人,有一张床上躺了3个人,椅子上还坐了2个。

      “我当时都疼得昏迷过去了。”躺在为重症病人设置的观察室里的周师傅尽管已经吊了3瓶水,但身体仍很虚弱。周师傅告诉记者,他是“扬子江建设”的一名木工,“昨天中午吃了猪血、豆芽、豆皮几样菜,当时感觉菜不太新鲜,但习惯了,也就没在意。谁知今天中午12点钟左右就开始感觉肚子疼得厉害,一直吐,一直拉肚子,一个多小时跑了3次厕所。”周师傅告诉记者,由于脱水,直到现在仍浑身没劲,即使一直在挂葡萄糖,疼痛的症状还是没有消除,每隔几分钟剧痛就会“袭击”一次。

      同一观察室的其他四个中毒者告诉记者,他们也是“扬子江建设”的木工,有的是早上5点多吃了早饭后上班,大概7点就感觉不舒服,因为知道昨晚就有人食物中毒了,就怀疑自己也可能中毒了。就在另一张病床上,一位35岁的男子则“钩”着身子,手不停地在腹部摩挲,床下有一摊红褐色的呕吐物。

      在观察室对面的重症病区,一位上身赤膊的中毒者躺在床上,面部表情很痛苦。这位自称来自江苏徐州的孙姓工人告诉记者:“来这里打工赚的钱很少,平时自己也舍不得多花一分钱,但狠狠心花了三块钱吃了个排骨,却换来了罪受。”据孙师傅称,22号晚上,他在建筑工地的食堂里“狠心”花了3元钱买了一份排骨解馋,“当时就觉得排骨有点怪怪的味道,但也没多想,也没肯倒掉”,但到了晚上,孙师傅开始觉得肚子疼痛,并伴有呕吐和发烧,“当时就觉得自己身体好,挺挺就过去了,没想到越来越严重。”

      D 民工揭底:食堂菜作怪

      “同一个工地出现如此大面积中毒,实在让人无法相信。”采访中,娄葑医院一名医生一边忙于给中毒者挂水,一边说出他心中的疑问。听到这句话,边上一位中毒民工愤怒地向记者“揭开”此次中毒事件的“黑幕”。

      “我们全是吃了工地食堂的菜中毒的!”这位民工向记者透露,他们建筑工地的食堂是老板的妹妹承包的,“他们经常从菜场买一些不新鲜的菜让我们吃,食堂的那些菜不是煮得半生不熟就是吃起来有怪味”,“今天卖不完的菜,明天再拿出来卖,不管卖到第几天,一定要把这些饭菜卖光为止。”

      “为什么不到外边吃呢?”面对记者的提问,另一名中毒民工痛哭着告诉记者:“我们也是没有办法,食堂的饭菜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这位民工称,以前工地门口有一些卖面条的小商小贩,但自从老板的妹妹承包了工地食堂后,老板就把他们都封闭在工地里面,谁也不准外出吃饭。就算食堂的饭菜变质,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

      就在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记者在娄葑医院挂号处发现一个工头模样的人在帮民工们挂号,随即上前采访,但遭到该男子的拒绝。另一名负责人模样的中年男子则在急诊室大厅,不耐烦地对着那些中毒民工大声叫嚷“挂好水的全部到门口集合”。而与此同时,记者仍发现有不少民工被送进医院抢救。

      据了解,目前苏州工业园区卫生防疫、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并实地查验工地食堂,对食物进行采样化验。而采访中,众多中毒民工则一致希望有关部门能对这件事认真调查,为他们工人主持公道,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本报将对此次重大中毒事件继续予以关注。

      卫生部要求加强监控减少食物中毒(相关链接)

      今年1~6月份,卫生部共收到重大食物中毒报告116起,中毒人数3643人,死亡89人。卫生部提出: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要认真总结分析本地区食物中毒发生的特点,建立有效的工作机制,加强对关键环节的监控,务必减少食物中毒的发生。同时,要加强食物中毒的调查处理、报告、救治等方面的培训,提高食物中毒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能力。

      据分析,近期发生的食物中毒呈现以下特点:一、食品加工处理不当。5月31日,青海省西宁市中天集团建筑工地124人晚餐进食豆角,1小时后先后有122人出现恶心、呕吐、腹胀、腹痛等症状。经调查,该工地食堂未将豆角煮熟煮透,造成豆角中皂甙等毒素未被破坏而引起食物中毒。二、食品交叉污染或不正确冷藏。三、食品原料遭受污染。5月11日,内蒙古巴盟杭锦后旗黄河镇果树厂一家3口人突然死亡。经调查和检验证实,这是一起白面受到有机磷农药污染引起的食物中毒。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齐齐哈尔中毒人数增至36人
  • 日军芥子气 齐市中毒者缺药物
  • 北京连发32起中毒事故 毒倒693人
  • 西安今晨发生氯气泄漏事故59人中毒入院治疗(图)
  • 贵州织金氟中毒病区的调查报告(图)
  • 银川百余名儿童食物中毒
  • 北京一中学疑发集体食物中毒 数十学生入院诊治
  • 庆祝儿童节重庆144小学生吃糖果中毒
  • 西安科大临潼校区百馀学生食物中毒
  • 山西长治一煤矿发生一氧化碳中毒 六名矿工遇难
  • 安化一小学附近造纸厂废水冒毒气 79名学生中毒(图)
  • 重庆长洪中学75人中毒案告破 一农妇为报复投药
  • 广西一学校自制防SARS中药88名小学生集体中毒
  • 广西一学校按偏方自制防非典中药 88名学生中毒
  • 陕西100多名学生服用防非典型肺炎药物中毒
  • 武汉一小学逾百名学生 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
  • 辽宁中毒学生每人赔偿不足100元
  • 辽宁海城数千学生集体中毒阶段调查确认豆奶肇祸
  • 又有学生发病 病因仍未解开/李洋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 南京中毒案:中国官方新闻社道德沦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