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媒体析“官雇凶”命案:腐败官员与黑恶势力同流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9月09日)
       中新网9月9日电 雇凶杀人,这种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方式如今在官场亦有发生。《检察日报》今天刊发长篇分析文章指出,这种“官雇凶”杀人案件的发生,最直接的原因,是一些腐败分子为了保护他们已经获得的腐败利益。

      文章也指出,一些腐败官员直接接受来自黑恶势力的贿赂,致使黑恶势力坐大。而腐败分子和黑社会势力的相互勾结、相互渗透,正是今天官员腐败和黑势力犯罪的一大特征。 (博讯boxun.com)


  嗜血者的残暴让人震憾

      没有人能想到,一次村级选举竟然引发一起血案。

      2003年8月19日,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廷坪乡黄埔村正在举行一场村委会主任选举。村口,一幢两层楼的民宅外墙贴着三四张大红纸,红纸上写有黄埔村委会主任选举的相关事项,其中一张大红纸写着“主任正式候选人肖书建,肖书浙”的字样。

      中午11时许,两名20来岁的陌生男子来到这座民宅外。只听“砰砰”两声,原村支部书记肖书建右胸部中枪倒地,这两名陌生男子接着又朝肖书建连开数枪,肖书建倒在了血泊中。等村民们反应过来时,那两名陌生男子已骑着两辆摩托车向村口逃去,其中一辆摩托车后座还载着一名身穿红色T恤、黑色西裤的男子。很多村民向警方指证,这名男子就是现任村委会主任肖书浙,也是本次黄埔村村委会主任正式候选人之一。

      这起凶杀案的幕后策划者,正是肖书浙。

      仅仅为了村委会主任的职务不落入别人手中,肖书浙不惜血本雇用枪手将候选人肖书建杀害!

      就在今年8月,3年前买通杀手用炸药欲炸死其后任的山西省洪洞县城建局原局长薛文勋,与3名杀手一起在临汾被执行枪决。

      1997年10月,薛文勋由洪洞县城建局局长调整为局级调研员,由朱其林任局长。薛文勋因平时报销医药费、差旅费、汽车修理费及县纪委查账等问题,怀疑朱其林有意与他作对,于是怀恨在心,产生了谋害朱其林的念头。

      从1998年开始,薛文勋就授意其司机段鑫贵花钱找人对朱其林实施报复。经过几年精心组织策划,2000年3月31日晚,段鑫贵与另外两名帮凶何李俊、董加管悄悄来到朱其林的住宅后,将早已准备好的10箱炸药,分装在6个编织袋内,埋在朱其林家的墙下。次日凌晨4时许,他们引爆了炸药。爆炸声中,朱其林家二层楼及附近的洪洞县邮政局值班室被炸毁倒塌,朱其林的3名家人被当场炸死,只有朱其林本人幸免于难。这次爆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30万元……


  职位让有的人红了眼

      雇凶杀人,这种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方式如今在官场亦有发生。这种“官雇凶”杀人案件的发生,最直接的原因,是一些腐败分子为了攫取更丰厚的腐败利润,为了保护他们已经获得的腐败利益,不惜重金雇用黑道上的杀手,甚至求助于黑社会势力,清除政治上的“对手”或反对派。这些贪官们雇用凶手,制造了一桩桩令人发指的血案。

      不久以前,轰动一时的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规划土地管理局原局长徐建设雇凶杀害市规划局局长李文忠一案在商丘审结,凶手在当地伏法。据徐建设交代,1998年商丘地区撤地改市以后,原商丘市变成了梁园区,并新成立商丘市城市规划管理局,他曾经向该局局长李文忠提出要进市局当副局长。遭到拒绝之后,徐建设顿起杀机。据悉,徐建设为雇凶杀人耗费近50万元。徐建设自己坦白:“我想我正是来钱、进步的时候,谁阻拦我,谁和我过不去,我就和他过不去,我就要报复他,灭他。”

      徐建设还向警方交代,他在雇凶杀人之前,曾经雇凶打人,目的是为了排除异己,巩固自己的位置。据商丘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参与侦破此案的警官介绍:“徐建设和杨建华在规土局都是副局长人选,杨建华上班之际被人将腿打断,导致杨建华半年不能上班,更没有精力去和他(徐建设)竞争副局长。”商丘市检察院主诉检察官乔杰说:“徐建设为了当人大代表,找人殴打杨培奇,使杨培奇迫于压力放弃竞选(人大代表)。”

      类似的案件还有不少。在广东阳春发生的轰动全市的政治谋杀未遂案,幕后真凶竟是同该市市长曾威斌朝夕相处的同事和部下——阳春市副市长杨启周和阳春市财办副主任、市食品(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林启菊。杨启周、林启菊以50万元的代价要买曾威斌的人头。另外,福建省福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锦生谋害正局长案件;江西安义原县委书记陈锦云杀害前任案;怕正直的下属揭了自己以权谋私的老底,河南平顶山市政法委原书记李长河雇凶谋杀八台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吕净一案件……

      也有一些官员,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不留“污点”,千方百计清除“劣迹”。

      2001年9月,安徽省芜湖市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周其东,雇凶杀害了与其厮混了十多年的情妇——该市某区人事局副局长王某。2003年5月,安徽省萧县交通局原局长李志强担心情妇李某影响自己的政治前途,雇凶将李某杀害……


  腐败官员与黑恶势力同谋

      在这些案件中,官员雇用的凶手往往来自社会无业人员、有犯罪前科者、甚至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一个手握权柄的领导干部雇凶杀人的直接动机,来源于权力所受到的威胁;“杀手”之所以听命杀人,无非是为了钱,而一些黑社会势力甘愿为这些官员提供“服务”,是因为官员可以成为他们获取非法利益的“保护伞”。追求权力和权势的最大化,不择手段的生存方式,让他们走到了一起。这种“官匪勾结”的结果及其营造的黑色文化,为黑社会势力提供了生存的土壤。有些腐败官员直接接受来自黑恶势力的贿赂,而黑恶势力的存在与刑事犯罪率上升又有直接的关联。

      数年前,因犯故意杀人罪而被判处死缓的大连黑社会“老大”邹显卫被投入监狱后,花钱买通监狱领导,两次获得减刑,最后终于获得保外就医。2000年4月7日晚,邹显卫率团伙持枪在大连开发区一家洗浴中心寻衅滋事,开枪打死一人,重伤一人,再次酿成血案,从而也牵出了辽宁省大连监狱一串贪官。2003年8月19日,沈阳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了与本案有直接关系的原辽宁省大连监狱监狱长谢红军、副监狱长汪永明、四监区监区长于景波,检察机关对这3人进行了多项罪名的指控。

      2002年8月,海南省三亚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以林洲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共有28名犯罪嫌疑人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个团伙背后的“保护伞”,竟然是曾经负责打击这个团伙的“严打”工作组组长……

      在已被侦破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中,不少案件都有一些官员充当“保护伞”;而一些腐败案件的背后,不少也有黑社会势力的影子。

      这种“官匪勾结”的结果,使黑恶势力的影响渗透到社会生活中,个别地方官员甚至模仿“黑道”方式进行犯罪活动。

      2002年9月10日,江西省南昌市首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案件在南昌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法庭审理查明,新建县乐化镇江桥村原党支部书记邓仰佳伙同他人开设赌场、放高利贷,资助犯罪嫌疑人逃跑,对当地党政领导和公安人员行贿。在其开设赌场期间,参赌者因在赌场欠下高额赌债无法偿还,多人自杀身亡。同时,新建县乐化镇原党委书记陈冬根等人,多次收受邓仰佳等人的钱财,纵容其犯罪行为,并为其找人说情开脱。


  失察者必须付出代价

      同利相忌,同贵相残。身为一方官员竟然干出杀人越货的罪恶勾当来,权力之争失控是重要原因。争官实为争权,争权实为争利,正是权力背后的利益驱动,有人甘愿冒掉脑袋的危险去谋害他人。

      官员雇凶杀人的血案,虽然只是一些极端的事件,但是其中却不乏一些内在的必然因素。长期以来,权力所可能带来的丰厚利益,往往会使一些人不择手段地剪除异己;任用机制、监督机制的不完善,又造成一些品格卑劣、心狠手辣的人混迹于官场,享受欲罢不能的特权。“拦我者死!”这正是这些官员的卑劣心态。

      要彻底杜绝“官场”血案的再度发生,首先应该淡化“官念”,削弱或取消为官者的某些特权,让那些把做官当成“摇钱树”、“安乐窝”的人绝了因官发财、当官享受的念头。其次应采取行之有效的民主监督和制约措施,让那些靠跑官买官而得到升迁的人不可能混入领导干部队伍,也使那些劣迹斑斑的人无法再混迹于官场。同时,完善用人失察责任制,对因考察失察,胡乱提拔任用,导致贪官混入官场并造成严重后果的上级领导,严肃查处并追究其失察之责。

      商丘市梁园区规划土管局原局长徐建设屡屡作案,雇凶伤人,伪造个人档案,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劣迹不但没有被人发现,反而作为“优秀干部”一次次地往上推荐,这无疑更加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徐建设一案发生后,河南省纪委根据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有关规定,对在徐建设提拔任用过程中丧失原则的领导干部进行责任追究。商丘市梁园区委组织部原部长、副部长,在任期间未能把好用人关,严重失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调离组织部门,另行安排工作。其他几名参与考核徐建设的干部,也都受到相应的责任追究。

      值得注意的是,腐败官员和黑社会势力的犯罪活动都以实现非法经济利益为目的,这两种利益的攫取构成了我国“地下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属前者,走私、贩毒、贩黄、“洗钱”、开办地下企业、操纵民间帮会、放高利贷、制造假冒伪劣产品、制售假票证和货币等属后者。当两种利益结合在一起,将扰乱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动摇政府和法制的权威。而如果政府和法制权威动摇,社会信用失常,各个社会基本单元用正常手段保护不了自己的应得利益,就会向黑恶势力靠拢,致使黑恶势力坐大……

      有专家指出,在一些地方出现的腐败分子和黑社会势力的相互勾结、相互渗透现象,是现今官员腐败和黑势力犯罪的重大特征。尽管它发展的水平、程度还处于“初级阶段”,然而从其目前表现的方式、对社会的危害、发展趋势来看,却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关注。(来源:检察日报 文/曾精明、龙平川)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民周刊揭露:南京拆迁队伍中的“黑恶势力” 欺压百姓造成自焚(图)
  • 黑恶势力是如何侵入农村基层政权的?——对湘南40个“失控村”的调查
  • 中共坦承官员官员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 徐州黑恶势力猖獗:用二千万买举报人大学教师王培荣的人头
  • 西安19户村民家门被泼粪 可能是黑恶势力报复
  • 【博讯特稿】问:严打措施的社会基础。谈:所谓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