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一个在图们流浪的朝鲜小伙(图)
(博讯2003年9月22日)
    

    他说父母都死了,没有兄弟姐妹。低低的语音还有纯正的普通话,让记者有些不忍心再问下去,不忍心直视他低垂的目光,但可感觉到他的伤口在颤抖。 (博讯boxun.com)

    【图片1:在图们流浪的朝鲜小伙(大公报)】

    此时,他面对着一江之隔的朝鲜,双方的谈话又陷入了沉默。

    在延边州的图们市图们口岸设的旅游观光点,记者见到了这位在图们已经流浪了四年的朝鲜小伙。

    在沉默间,记者细细打量了他,黝黑的皮肤从脸上一直到手上以及所有暴露在外的地方,矮矮的个子就像一位小学生,根据目测,他顶多只有一点二米高,瘦瘦的,穿着中国内地学生普遍用的校服样式衣着,远远地看,他给人的感觉绝对是十一、二岁的年龄。但咫尺的距离让记者看到了他沧桑的脸庞,带着风雨雕刻过的皱纹,平平的额头上是乱乱的头发,左耳的耳垂有铁皮做的标记。

    「那你今年几岁了?」

    「二十八。」

    记者的心紧紧地颤着,然后掏出了身上还剩下的钱,他很是?腆地接下了,说了声谢谢。接钱时,记者发现,他的左手五个指头一直缩在一块,手臂弯曲着放在腹部,右手也是如此,但多数时候都放在上衣的口袋了。

    「我残疾!」他的声音还是很低。

    旁人告诉记者,他不是乞丐,只是每天都在这里转,在这里无语。一条江,两个城市,这边是中国的图们,那边是朝鲜的南阳。

    「你怎么过来的?」

    他用手指着图们市南边的山,说是从那里翻过来的。记者顺眼望去,那里的山连绵不绝,不知道是那座山,但还是用心地点了点头。

    「那你住在哪里呀?特别是冬天。」

    「我住在教堂里,那有我住的地方。」他还是用手指着图们市的南边。

    「那你吃什么呀?」

    「我在教堂吃。」

    「他们对你好吗?」

    「好!」

    「那你想回去吗?」

    「我爸妈都死了,没有兄弟姐妹!」

    「那没有警察把你送回去吗?」

    「我住在教堂。」他回答的很简洁,但这句好像有些答非所问。

    「我很喜欢教堂。」他自言自语。

    「那你来了多长时间了?」

    他伸出右手的四个指头。

    「是四年吗?」

    他点了点头。

    「那你的老家怎样呀?」

    又陷入了沉默,然后就走开了,站在图们江岸的栏杆边。他瘦小得一点不显眼,静得让人几乎很容易忽视,穿着胶鞋的脚步非常轻,在口岸不大的旅游景点停车场走来又走去。

    大公报 郑旭荣 图们 20日 / 大公网 21日


中朝边境 我方兵力无增反减

    

    【图片2:圈河口岸整装待发的集装箱正欲发往朝鲜(大公报)】

    解放军驻此地的一位军官在今晨对本报记者说,部队都在精减,哪有增兵这回事。而且肯定地说:「部署十五万大军,绝对没有这回事。」他还反问记者:「要是有这么多的部队,边境这么紧张,你哪可能进入这些地方呢!边境早就实行军事管制了,除了士兵根本没有人能进去。」

    军官说:「根据前几年中、俄、朝签订的三国边境条约,条约规定各国在离边境百公里之内不能有重型部队部署,比如重炮兵等。去年,三国的有关军队人士还分别到这三国的边境视察检验,看是不是履行这个条约。同时,中国和朝鲜还签订了友好条约,两国边境很和平。」

    另一位士兵说,早在四个月前,边境的部队就开始精减了,把师降为团。

    他们都表示,现在就是正常的换防,因为每年到现在就要有老兵开始退伍有新兵来了,所以这种换防很平常,根本就不像有些海外媒体空穴来风似的想当然的猜测。毕竟,边境不可一日无防无边。

    军官说:「十五万大军,就相当于四个多军了。而现在管辖整个东北的沈阳军区总共才四个军,如果都派来的话,那岂不是笑话。」他说话的时候用力地挥动着肩膀,把手臂指向外面的这个边境城市,严肃地指出,「要是这么多部队来了,光调集就需要十天半个月的,而且肯定到处是军营,到处是军人,你看外面的景象像吗?而且,整个延边州也就只有二百来万的人口,一下子进驻这么多的兵力,老百姓能没有反应吗?」

    顺着他指的方向,记者看到部队院内的士兵正在打扫卫生。市内街头汽车的喇叭声清晰入耳。记者入住的宾馆人来人往,今早记者在宾馆的餐馆吃早餐时还碰到一个十多人的老年旅游团,都是七十岁以上的。

    他还说:「因为抗美援朝等一些原因,这里的群众非常拥军,军民感情关系非常好,所以也没有必要派驻大部队。」

    军官和士兵都对记者说,事实是最好的明证,希望记者到各地的边防走一走,看一看。「事实胜于雄辩嘛!」军官说道


和平的边境最美丽

    

    【图片3:珲春口岸办检查过境的繁忙景象(大公报)】

    短短的几天,记者已被美丽的边境风景深深的吸引。虽然此时不是最好的春天,也不是最好的夏天,然而,也没有被皑皑冰雪所覆盖,而是淡黄色的初秋,没有很深的季节印记。经常在边境跑的司机说,到了十月中旬,这里就是红叶满山,遍染边境,是秋天最美的容颜。

    记者要说,和平的边境最美丽。

    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龙井市到珲春市长达五百公里的边境线上奔走,映入眼帘的是淡黄的稻浪、绵延的群山、静静却总不停息的江河,新鲜的空气让记者忘却了长途跋涉的疲劳。

    就要结束这次采访了,脑海里除了美丽的风景之外,就是一个个可爱的人物,他们那么活灵活现,边境的民众虽生活比较清贫,但总洋溢着乐观,散发出恬静;边境的武警士兵除了威严外,还显得格外亲切与热情;口岸来来往往的人们,忙着边境贸易,有小本事的赚小钱,有大能耐的赚大钱,大家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一位军官说:「我是军人,所以我的职责就是保卫疆土,就是准备战斗。但我的心里绝对希望边境和平,人们安居乐业。」

    海关口岸的武警称:「看着大家做贸易赚了钱,自己心里也挺高兴的。」

    有经历过战争的边境老司机说:「和平多好呀,我可以天天无忧地在这里跑线,赚钱养活家人。」

    他们的朴实与坦诚,让记者像无法拒绝这里映入眼帘的风景、满山的新鲜空气一般沁入心脾的纯粹感动。

    感动让一切都历历在目。三合镇的海关士兵在和煦的秋日下准备着自己节日里用的葵花子,在静静的图们江畔喂养嗷嗷叫的家猪,驻地部队在侍弄着菜,边防的武警请记者吃晚饭尝松茸。

    珲春市和防川的边防军在忙着生产生活,边关见到了的多位老乡都格外地亲,互留了家里的地址等以后退役进行联系,军官热情地邀记者同吃饭。

    如果不是边境神秘的原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真无法想象我们共和国最可爱的人在和平的年代、在祖国最重要的边关也依旧可爱。

    如此安静可爱,如图们江的水静静地流入大海。就静静地,边防有着美丽的风景,野鸭成群地在自然的湖泊里自由来回嬉戏,家鸭见到记者的摄像毫无惊扰之情,乌鸦和喜鹊到处可见并在这里成了好邻居,家养的延边黄牛无人看管地在多的是草的边境想吃哪里就吃哪里,随处可见的野葡萄、野核桃、野山里红等果树自长自尝。

    守卫着我们疆土的士兵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尽职地观察一切可能发生的边境非法事件,他们中在露天的岗位没有遮阳伞,夏天日晒雨淋,冬天雪落冰积,他们都宛如雕塑,没有退却,没有偷懒,用自己的心血让这一切变的更美丽。

    边防,如今的边防,不再是军人的天地,很多地方被开发成了旅游区,人们可以持着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在这里自由观光,在这里尽情享受,在这里陶醉留恋。

    最美风景在边关,边关风景因为和平而更美丽。

    大公报 郑旭荣 珲春 19日 / 大公网 20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中国环境形势依然严峻
  • 边境驻军不过“15万”的十分之一(图)
  • 中资香港大公报间接证实 中朝边境解放军增兵(图)
  • 中国否认在中朝边境集结军队
  • 中朝边境解放军取代公安
  • 北京承认在中国北韩边境部署军队
  • 北韩军在中朝边境地区犯下杀人抢劫案
  • 河北正定36名教师面临窘境 捐资万元方可执教
  • 华盛顿时报:中国悄悄在中朝边境部署重兵
  • 中国外交部未证实中方在中朝边境集结军队的消息
  • 中国简化出境审批手续
  • 中国放宽护照规定 掀起出境游热潮
  • 中国提高居民出境可携带外汇金额
  • 中共紧急收缴高干出境证和护照
  • 北京出入境管理处将对五类因私出境人士“设卡”
  • 状告“上海首富”周正毅的郑恩宠罪名改换成“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
  • 家境贫寒 六次金榜题名难圆大学梦(图)
  • 今年以来中缅两国已在边境地区联合扫毒十七次
  • 中共封锁台湾新闻媒体网站出现差别待遇
  • 亲眼目击发生在宁波境内公路上的一起交通事故:警车都不停车救助
  • 少妇赤身裸体沉河死亡 数十人冷漠围观无一施救
  • 江西小学爆炸突现中国教育悲惨的困境--触目惊心的资料大披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