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北京出现个人选举事务办公室
(博讯2003年11月03日)
    公民以个人名义竞选人大代表已不新奇,而舒可心成立助选办公室的举动,却很可能再次刷新中国基层民主建设的记录,但各方对此反应不一

      个人选举事务办公室悄然现身  (博讯boxun.com)

    民主建设的新记录?

    公民以个人名义竞选人大代表已不新奇,而舒可心的竞选举动,却很可能再次刷新中国基层民主建设的记录。

    在北京市2003年区县人代会换届选举中,舒可心以个人名义竞选北京市朝阳区人大代表,并成立了自己的助选机构:舒可心公共(选举)事务办公室(以下简称助选办公室)。

    舒可心拟订的竞选口号是:建设法治朝阳,维护居民权益!并许诺一旦当选,将成立常设机构——代表工作室。

    舒可心是谁?知悉者称,“舒可心”三个字和一拨又一拨业主维权行动密不可分,舒可心经常以“业主维权活动家”身份现身于各种场合。

    舒可心成立助选机构竞选人大代表消息传出,立即引起多方关注,更多的人意识到,在今冬北京,5年一次的基层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中,多了一个“很具实质内容”的看点。

    10月27日晚,本报记者致电舒可心,舒可心在电话中表示,一切有关选举的采访要和助选办公室工作人员联系,由后者安排时间,“我现在很多活动都是他们安排的。”

    据记者了解,包括媒体采访、形象树立、活动记录等一切有关舒可心选举的事宜,在助选办公室内部有明确的分工,实际上这一分工明确的运作模式从7月就已经开始。

    舒可心对记者说,助选班子就是顾问,让自己始终在法律范围内活动,比如招集老头老太太宣传竞选纲领,那可能就会触犯集会方面的法律,顾问就不会要你这样做。

    “助选班子还相当于公司和私人请的法律顾问,我们之间关系是互相监督的关系,都要求对方遵守法律。”

    据记者了解,舒可心的助选办公室有律师,还有著名的消费维权者王海,具体操作的则是一个主要由在校大学生组成的助选团队。

    助选办公室的运作

    “7月初,我的一个朋友跟我提出需要一位助理帮助舒可心参选朝阳区人大代表,而我对湖北潜江的姚立法和深圳的独立候选人参选有所了解,于是我就答应了。”

    助选办公室负责人之一、北京广播学院法律系大三学生朱思昊说,助选办公室帮舒可心了解相关法律,帮助他宣传,告诉他具体怎么操作,如何和政府领导和选举委员会进行沟通。

    “这些工作他一个人做很烦琐,我们做可以降低他的社会活动成本和思考成本,使他更好地做公益工作。”

    助选办公室成立动议在7月14日作出,舒可心、朱思昊等四个人召开了第一次会议,确定舒可心参选朝阳区人大代表。

    从这一天开始,舒可心的竞选团队开始运作,并制定了极具创意的行动规划,从办公室内部的人事制度、奖惩规定到成员的学习计划一应俱全。

    记者看到一份舒可心公共(选举)事务办公室“参选工作阶段安排”,助选办公室为参选工作分阶段设计了活动内容和活动目标。

    按照助选办公室的要求,舒可心的竞选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资料搜集和准备;第二个阶段是舒可心办公室的推广以及舒可心的个人宣传;第三阶段是正式参选。朱思昊介绍,正式参选首先要经过提名准备,争取进入正式候选人的名单。

    “如果不能成为选举机构确定的正式候选人,就以自荐参选人方式参加选举,争取从票箱里‘跳出来’”。

    助选办公室为舒可心制定了非常详细的个人推广计划,通过上门宣传、建立报刊宣传栏、推广晚会等方式,让选民加深对舒可心的了解,并了解选民对人大代表的要求和需要解决的问题。

    “目前朝阳区人大常委会对于选区划分的具体情况并没有公布,这些只是我们的初步设想。”朱思昊说助选办公室主要以学生为主,“之所以以学生为主,主要是我们对这方面感兴趣,而且我们的学生身份也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联想,因为我们很单纯。”

    从7月份开始,舒可心的竞选团队开始有条不紊的运作,助选办公室工作人员根据各自的专长进行了极其明确的分工。

    “我负责和媒体联系,徐丹负责拍DV,对我们的活动进行全程记录,还有两个学生负责海报宣传,有一个学生是网络专业的,负责建立网站,朱思昊负责法律方面的事务,并统筹全面工作。”助选办公室工作人员聂鑫介绍。

    聂鑫承认,最初大家感到很茫然,“没有人教我们,包括舒老师。”于是学生们开始系统地学习项目管理学、组织行为学、公共关系学等知识,一步步摸索。

    “比如,我们之所以要进行分工,是因为我们发现这样做有利于工作效率的提高,而且建立了制度可以避免年轻人的冲动,我们决不违法违规。”

    积极寻求谅解

    可以说,舒可心的竞选“一触即发”,前期准备工作已极具规模,竞选的口号、目标等都已在网络上公布,“我们就是要透明一些,我们是正大光明的。”

    “由于我们不是专业人士,我们请沈阳一家广告公司帮助设计,是以风景为底还是以舒老师的相片为底,包括配色结构等,都会影响海报宣传效果。”聂鑫说。

    “海报电子版已经做出来了,但户外广告的张贴是受北京市政管理条例约束的,我们需要市政管理部门的审批。目前还在审批当中。”聂鑫说。

    作为新生事物总要经过由不理解到理解的过程,舒可心所在选区三里屯街道办事处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情况,表示不和助选办公室接触,要舒可心本人来联系有关事宜。

    “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感觉大家都感到比较新奇。”另一位工作人员回忆说。

    一位旁观者对记者说,对这些学生来说,尤其是1980年代出生的学生,能够有这样的观察社会的机会是很难得的。

    一位助选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回忆说,最初到选区调查,一位老者问他们是不是政府的,在听到不是政府的就说,“不是政府的不顶用,选什么选,有什么好选的。”

    “我们说,我们当选代表后要设立办公室,接受监督,政府贴出的横幅说要老百姓积极参加选举,选民就要响应政府号召,国家不是没有这个机制,权力就在你身边,你要把能够代表自己利益的人选出来。”

    老人听后说,一定要好好地参加选举。“很多人都从过去的抵触转而表示理解。只有几分钟时间,就可以使一个人从冷漠漠视转为理解支持。”

    助选办公室收集到了许多选民反映的问题,诸如小区环境问题,房屋拆迁问题等,“收集问题的同时,也是在宣传法律宣传自己。”

    寻求谅解的过程一波三折,由于没有收到任何募捐,最初设计的募捐计划已经流产。

    “不做麻烦制造者”

    舒可心向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我从前生意上的伙伴,极力要当人大代表,后来当上了,一次他的厂子生产假货,有人来查,他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就把人请走了。我觉得他很恶心。”舒可心又往地上啐了一口。

    从业主维权专家到竞选人大代表,舒可心认为,并不是因为自己在维权或者生意活动中遇到太多阻力,转而寻求人大代表身份为自己服务。

    “我个人已经衣食无忧了,为业主维权是我的业余爱好,当人大代表也是业余爱好,我会在帮助别人中找到快乐,一个人幸福的最高境界是他的幸福是建立在别人的幸福之上。”

    而舒可心还认为自己的行为对民众民主意识的觉醒有极大意义,“一些官员不理解,老百姓也可能不理解,觉得我是在炒作,毕竟大家习惯了原来的选举,一下子跳出一个人来,看着就别扭。”

    舒可心拉长了声音,“没关系!也许我失败了,大家觉得我就是个跳梁小丑,但我相信我的做法是可以唤起大家的民主意识的,我就是要告诉老百姓这个权力是你的!事实上法律已经写得很清楚了。”

    舒可心举了一个例子,1984年的时候,在美国遇到了一个华人,他对这个华人说,大陆已经允许个人致富了,但那人表示不理解。

    “后来怎么样?党和政府顺应民意,让老百姓富起来了,现在我同样可以说,党和政府现在是鼓励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的,事实也确实如此,可是好多人没有认识到。”

    舒可心许诺将来当选人大代表后会成立专门的代表办公室,专职公益事业。

    “我的出现确实会让其他的代表感到压力,首先我主张公开,如果人大代表工作守则没有禁止这样做,我就要这样做。”

    舒可心表示,自己一定会做个合作的人大代表,绝对不是“麻烦制造者”,“实际上,公民、政府、企业等主体是合作的关系,大家都能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关键是不能违法

    对舒可心竞选——这一多少有些“石破天惊”的举动,有关各方反应不一,北京大学兼职教授蔡定剑博士认为,国家应积极正视它、应对它,这是基层民主的一个发展趋势。

    蔡定剑还认为,搞竞选班子,请顾问,这都是他自己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出现也是好事情,但一定要健康有序地发展,不要大肆张扬,还是要稳妥。

    “在当前利益多元化的情况下,这样的选举是必然的,这种要求也是合理的,但公开筹集选举经费,就不合适,选举法没有规定,而且涉及捐赠法的问题,国外这部分也是最有争议的。”

    关于搞宣传的问题,蔡定剑认为,这里有一个需要得到选举机关的理解和支持的问题,同时也不要影响百姓生活,如果做到这两点还是可以的。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一位官员对记者说,“这件事情,我一个多月前就知道,地方人大也向我们反映过,我觉得公民参选一定要遵循有关法律。”

    这位官员认为,如果竞选人完全撇开选举机构另搞一套,就是不可以的。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家法与行政法室副主任陈斯喜在《中国选举状况的报告》一书中说,现行选举中确实存在着介绍渠道过窄,介绍候选人情况过于简单,缺乏对正当竞争与违法的明确界限等问题。

    陈斯喜提出中国适宜建立以候选人自我介绍为主的非对抗式竞争机制,他提出的配套机制包括,应当允许候选人建立后援班子,帮助进行宣传、介绍。

    “但后援人员应该是义务人员,不得雇佣有偿工作人员,建立后援班子及其人员构成应当向负责选举的机构登记并公布。”

    另一位对选举状况熟悉的专家认为,舒可心参选能否获得成功取决于朝阳区人大的态度,是支持保护或者是其他。

    该专家称,要扼杀一个新生事物是很容易的。所以,基层民主改革实践不能过于浮躁。

    专家同时指出,进行选举募捐一定要慎重,要受捐赠法等的约束。还有,就是要注意贿选的产生,如果他们搞贿选,就是自我毁灭,给民主抹黑。

    在记者截稿时接到助选办公室工作人员的电话,募捐活动已经决定取消。 和讯网 (2003-11-02)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