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黄琦的太太曾丽接受法国电视台的采访:非常令人感动!(图)
(博讯2003年11月22日)
  

    曾丽说:“我的丈夫是无罪的” (博讯boxun.com)

  以下是法国电视台11月20日晚间8点的新闻节目中文译文(大概,有出入以原文为准):

  黄琦的太太曾丽在接受法国电视台和TF1新闻记者Patrick Poivre d'Arvor的独家采访时表示她的丈夫在成都的监狱被施以酷刑。

  曾丽说:“他被毒打,在前额留下一长疤,打掉一颗牙,他还因毒打昏迷数日。据以前和他关在一起的人说,他的生殖器被打坏”。

  曾丽对记者表示她担心黄琦在刑满仍不会被释放:“他们从没有遵守日期和期限”。曾丽在只在今年10月获准看望黄琦一次。她表示:黄琦在狱中拒绝停止写,狱卒就经常打他。

  黄琦在2000年6月3日 - 六四11周年前夜被捕,以103和105条刑法被判5年。罪名是在天网发布海外异议人士关于六四屠杀的文章,当时网站在美国服务器上。天网开始只用于寻找失踪人口。

  记者无国界组织呼吁中国释放黄琦和中国42名其他的因网络文章被捕的人士。

    以下是采访的内容:

    Patrick Poivre d'Arvor :你丈夫在监狱多久了?

    Zeng Li : 他在2000年3月被捕,所以有3年多了。

    Ppda : 他还要在监狱被监禁多久?

    ZL : 法院判决5年,所以要到2005年6月4日。

    Ppda :你认为他会在那天被释放吗?

    Zl : 我不肯定,因为从开始,没有一个日期被遵守了。他们没有遵守法律程序,所以我无法说他会在刑期结束时被释放。

    Ppda : 你见过你丈夫吗?

    Zl : 是的,我在监狱见过他一次。那天,整个家庭都去了 - 有8人。在接待室,我们见了30分钟的面,通过电话交谈。同时,我们看到其他被监禁的和家人一起用餐,但我们不被允许。黄琦后面有一名警察,我们旁边也有一个。在见面前,警察告诉我们黄琦不停的写,要求重审。警察要求我们说服黄琦不要再写了。所以,我们见面时,我们告诉他停止写。我们的旁边有警察,并且谈话被录音。我们要求他停止写因为我们担心以后无法再见到他。

    Ppda : 你丈夫对你和孩子有什么建议?

    Zl : 那天他不高兴,因为我和儿子仍在中国。他希望我们为了安全应该到国外。虽然只有一年多单他担心到时不会被释放。他希望我们到国外一个安全的地方。

    Ppda : 你想离开中国吗?

    Zl : 当然,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在安全的地方长大,有个好的学习环境,接受更文明的教育。

    Ppda : 你希望你儿子长大后做什么?

    Zl : 我希望他做科学研究,我希望他能在我们的国家快乐地成长。

    Ppda : 你认为中国将来会成为一个更自由地国家吗?

    Zl : 我希望中国会改善。

    Ppda : 和我们谈话会有危险吗?

    Zl : 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我只是说了一个中国人应该说的。我不害怕,尽管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怎么样。我相信我应该表达我的个人观点。

    Ppda : 在摄像机前,关于你丈夫,你想对中国政府说什么?

    Zl : 我想说尽管中央的政策可能是正确的(satisfactory),但有些官员没正确执行。我希望政府能关注地方官僚的作为,特别是依法办事上。他们不应该不公平地对待人民。

    Ppda : 你认为你丈夫做错了吗?他只是抨击腐败吗?

    Zl : 我肯定我丈夫没罪。他可能抨击了他认为错误的一些人,但这些不是罪。在中国,人们谈论民主和法制。如果我们因表达我们的观点而被判,是不公平的。

    Ppda : 你儿子几岁了?

    Zl : 他12岁了。

    Ppda : 他学校的朋友们知道他父亲在监狱吗?

    Zl : 我儿子在私立学校。两年前,我无法负担他,想让能领养他的家庭抚养他,有一个平静的环境而不被我们的问题影响。但后来在家人和朋友们的精神和经济支持下,我们送他去上私立学校。在黄琦被捕后,警察曾告诉我,如果我们不合作,我们将不被准许在成都生活,孩子也不能去政府学校。

    Ppda : 开办私立学校的人知道你们的情况吗?

    Zl : 我们努力隐瞒他父亲的情况,因为我们担心孩子的生活受影响,甚至被拒入学校。

    Ppda : 你自己在危险中吗?手机是否被监听等?

    Zl : 好像我不再有隐私,感觉被监视。

    Ppda : 你希望我们去黄琦的监狱吗?会有帮助吗?

    Zl : 如果你们只去大门在外面,应该没问题。任何人可以去任何地方。我认为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我不知道你们的探望是否对他会有负面影响。

    Ppda : 在监狱他被虐待了吗?

    Zl : 是的,他被毒打,在前额留下一长疤,打掉一颗牙。据以前和他关在一起的人说,他被毒打多次,并被锁起来。有一次,他还因毒打昏迷数日。他的朋友和他自己告诉我“生殖器被打,流了很多血。之后有很严重的头疼。”

    Ppda : 其他监狱的人有无被毒打?

    Zl : 和其他人相比,黄琦的酷刑更多。因为他拒绝停止写。我认为更高层官员命令打他。我记得我们在开庭时去法院外面,我带了相机,希望给他拍照。法院警卫发现了,立即没收了相机。两名警卫过来解释说他们执行公务,没有办法,希望理解。

    Ppda : 他在监狱继续写什么?

    Zl : 他主要写官僚的腐败和在监狱受的酷刑,他期望中国更民主和公民有权自由表达他们的观点。

    Ppda : 他有无把写的东西送到外面?

    Zl : 他向狱警要求把部分送出来,这是合法的。但有些狱警拒绝并发生冲突,狱警告诉他不要再写并打他。感谢以前的同监犯把部分带了出来。 Thanks to his friends in the previous prison who have since been released I h

    Ppda : 可以给我们看他写的东西吗?

    Zl : 这些是他在监狱写的信,有些是他对读过的一些书籍的看法。

    Ppda : 这时监狱写的?是文章吗?

    Zl : 是他对书的看法、观点。

    Ppda : 他在监狱允许读书?

    Zl : 在以前他读了很多书。在监狱他可以读法律和法制的书,写了一些看法。

    Ppda : 这个是什么?

    Zl : 这些是被捕前写的文章。我保存了它们。有些是我写的法律程序的文章,希望有助于他的法律辩护。

    Ppda : 你收到过他来信吗?

    Zl : 我没收到任何以他自己署名的信,他从没收到以我名义写给他的信。但他以他人的名字写的信收到了。

    Ppda : 这时你儿子写的信吗?

    Zl : 这是我儿子在被捕后第一个圣诞节写给他父亲的贺卡,但我们无法送给他,所以保存着。

    Ppda: 你儿子可以读给我们听吗?

    The boy(男孩) : "亲爱的爸爸:新年到了,我祝愿你一个快乐的新年。在这个快乐的节日,我想告诉你我的好消息。我的成绩是我们班最好的之一。一些年纪比我大的分数也不如我。数学,我在4年级一学期排前列。在5年级二学期我得99分,次年得100分。我在班上还是前列。这学期语文第二。妈妈和爷爷奶奶很高兴。但我英文不好,所以我要努力,以得到好成绩。我祝你节日快乐和身体健康”

    Zl : 我儿子在丈夫被捕的第一年写了这个,但我们只是留着它,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发给他。其他的是传唤证、文件等。

    Ppda : 如果你丈夫在电视上可以看到你儿子,你儿子会告诉他什么?

    The boy(孩子) : 我想说:爸爸,我希望你能早点出来,因为我这么久没见到你了。我希望我们很快会家庭团圆。我希望身体健康,条件能改善。

    Ppda : 你认为你父亲很勇敢吗?

    The boy(孩子) : 我认为他做的是对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捕。

    Ppda : 非常感谢你们。

  (按:黄琦的儿子已经上初中,曾丽带病打一份低收入的工作。学费等靠亲友和慈善人士资助,因财务困难,曾丽经常停止吃药。希望提供帮助者,和博讯编辑联系[email protected])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成都市中院关于黄琦有罪判决的两个死穴
  • 记者无国界谴责四川高院驳回黄琦上诉
  • 北京判处互联网站主黄琦遭广泛谴责
  • BBC:多个人权团体抗议黄琦被判刑 (图)
  • 美国之音:异议人士黄琦被中共判5年徒刑(图)
  • 黄琦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刑五年
  • 记者无国界组织:黄琦在狱中度过40岁生日(图)
  • 计算机自由及隐私组织(CFP)年会在纽约召开:会议上呼吁关注黄琦和刘荻(图)
  • 挪威6名高中生发公开信给江泽民主席,呼吁释放黄琦
  • 黄琦宣判被推迟
  • 成都法院星期五将宣判黄琦(图)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 黄琦的上诉状(一)
  • 黄琦的妻子曾丽:我的困惑!
  • 祈祷黄琦,盼万家团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