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村命案惊动中央 领导批示后恶霸仍被轻判 (图)
(博讯2003年12月15日)
    

     尸摆堂屋,已达三年。 (博讯 boxun.com)

      山村命案惊动中央

      对付德可一家来说,发生在2000年8月2日的事情已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这一天,他的年仅50来岁的父亲付道全被人活活打死,自此,他和他的母亲、哥哥除了终日以泪洗面,便是不停地上访告状,不停地奔波追凶。

       付德可家住醴陵市黄达嘴镇双井村新屋组。尽管这里交通不便地域一般,但有忠厚老实的父母的勤劳操持和兄弟妯娌的和睦相处,日子本也和美无忧。自从同组村民黄密云搬来与他家为邻,并强行在他家屋前修建猪栏后,他家便难得安宁了。

    

    黄家房前,草深过人。

      1998年,付德可与黄密云两家合伙修桥,一切费用平摊,后黄密云家拆屋重建,废土倒在两家原先合伙修好的出进马路上,黄以路面加宽为由,要求付家付1000元工钱,否则休想开车出入。

      2000年8月2日上午,黄密云了解到付德可要雇车运砖回家,便叫妻子去喊其兄黄正云和姐夫付德年、外甥付业秧等人,自己手拿锄头草刀守在桥头。上午9时许,看到付德可的车子缓缓驶近,便冲向车头,举起锄头砸向车头的挡风玻璃,接着又用草刀朝付德可头部猛击,二人随后扭打在一起。此后黄正云赶来,将前来扯架的付母打倒在地,并将付德可的年近九旬的老祖母的手掌虎口咬伤。

      此时,去鞭炮厂办事回家的付道全看到打架情形,便边走边对家人喊:“不要跟他们斗,有事讲得清,打不清。”当他赶到现场准备扯开妻子时,被迅速赶来的付业秧手持粗木棒朝其头部狠狠地连击两下,付业秧逃离现场,付道全则抢救无效于2000年8月5日死于医院。

      血案发生后,凶手及其家属不是积极筹钱抢救伤者,却想法转移家产并四处活动。醴陵市一些职能部门的个别人员甚至打电话给抢救的医院,指示“伤者一旦死亡,必须立即火化。”

      此后3年,凶手不见踪影,死者尸摆厅屋,黄达嘴镇群情激化。周围群众纷纷自发为付家写状纸,鸣不平。数百群众的签字上访信终于惊动了中央领导和省里主要领导,他们指示严惩凶手。

      横行乡里由来已久

      领导批示后,醴陵市立即成立了由市公安局主要领导任组长的专案组,深入调查黄密云兄弟的不法行为,从而揭开了黄密云兄弟及其亲属多年来横行乡里、欺凌百姓、多次无故殴打左邻右舍的恶行。

      1997年,黄密云、黄正云兄弟仅仅为了一点小事便纠集兄弟黄许生、外甥付业秧等多人几次冲进本组村民钟林娥家,将钟及其丈夫打伤,打得钟跪地求饶并拿出300元钱来后才了结。

      1998年黄密云建私房违规占了4分田,组上进行责任田调整时因村民付德明反对为黄多分田,付便在大会上遭黄密云兄弟的拳打脚踢,此后不久,村民组长付运雄在丈量田地时被黄抢走丈量绳,导致该组田地调整至今仍未搞成。

      1998年10月,黄密云为泻私愤,由弟弟黄许生出钱,再次纠集其兄弟、姐夫、外甥、侄子等多人将邻组村民付道平团团围住进行殴打,最后以付道平付黄密云医药费80元才算了结此事。

      2000年7月的一天,为了责任田里的一点水,黄正云与钟林娥发生争吵,钟遭打,黄还不解恨,当晚21时许,黄集合儿女、女婿们冲进钟家,对一人在家的钟的儿子付中元进行追打……

      2001年,醴陵市检察院对黄密云兄弟的不法行为提起公诉,同年11月17日,醴陵市法院作出判决,认定:黄密云、黄正元兄弟横行乡里,无理取闹,多次殴打他人引起民愤,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分别对黄密云、黄正云判处拘役三个月零20天。

      倾家荡产五省追凶

      凶手外逃后,为了给父亲在天之灵以慰藉,自此付德可丢弃了个体运输的活计,开始了长达3年的艰难追凶路。

      上自年近9旬的奶奶,下至年仅7岁的幼儿,包括所有的亲戚朋友,付德可能够发动的几乎全部发动了。他们在本省范围内找,同时也在全国范围内找。整整3年时间,付德可的足迹先后遍及广东的广州、东莞、珠海、深圳,福建的福州、厦门、莆田,江西的南坑煤矿、鹰潭,甚至黑龙江的七台子市;3年里,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付和他的家人就马上行动;3年里,付德可行程上万公里,花费的车旅费超2万元。为了节省开支,付德可常常白天以步代车,晚上露宿街头。

      工夫不负有心人,今年6月17日,付德可突然很偶然地得到准确线索:付业秧化名李胜利,正在广东的三水市一家公司打工。如获至宝的付德可马上带上上访材料连夜赶到三水,在打听到确切地址后立即向三水市公安局白泥分局报案。然而令付德可意想不到的是白泥分局上网查询,发现付业秧并未网上通缉。通过电话和传真核实,脱逃3年的付业秧终于于2003年6月20日下午5时许被白泥公安分局捉拿归案。

      故意杀人判处死缓

      2003年6月22日,付业秧被依法逮捕;不久,株洲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依法向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0月16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处一审判决,认为:被害人付道全系前来劝架,在整个事件中没有一点过错,被告人付业秧手持木棒,从被害人身后朝其头顶要害部位猛击两棒,致被害人死亡,其行为不是故意伤害,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因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判处被告人付业秧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付业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付德可一家经济损失、医疗化验费4971.4元,死亡补偿费43710元,丧葬费2663元,共计51344.4元。

      三名被告重罪轻判?

      对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付德可一家表示不服,认为被告人付业秧是惯犯,而非初犯、偶犯,长期以来,他积极充当其舅舅黄密云兄弟的帮凶,动辄行凶打人,在当地称王称霸;在故意杀人后,被告人又置政法机关敦促其投案自首的通知于不顾,使用假身份证长期潜逃在外,企图逃避法律的制裁。因此,理应依法从重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付德可一家还认为,被害人付道全的死与黄密云兄弟有着直接的关系,在直接行凶者外逃无法归案的情况下,他们曾要求对黄密云等进行立案查处,但有关部门置之不理。在惊动中央后,一些部门依然避重就轻,不找最大的受害者调查取证和出庭指证,不将血案一并考虑,致使二被告重罪轻判。在对故意杀人犯进行审判时,被害人家属再次提出应同时追究黄密云、黄正云的刑事责任和附带民事赔偿责任,但仍然不被有关部门采纳。

      两家被毁教训惨烈

      纵观这宗命案,其直接引因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小事,然而其带来的后果却是很惨重的。据了解,目前被害人家属付德可一家因为父亲英年早逝,全家一直生活在悲痛之中,其祖母因为悲伤过度,年前已离开人世。为了抓获凶手,付德可把多年积聚下来的准备建房子的钱全部拿出来耗进去了,家里早已一贫如洗。

      反观凶手及其亲属,也没过几天安宁日子。据了解,命案发生后,凶手在逃亡的日子里,一直生活在诚惶诚恐中。黄密云全家则三年未踏进好不容易建起来的红砖楼房里一步,目前受害者的尸体仍然被愤怒的群众摆在他家的大厅里,楼前早已杂草丛生,好不凄凉。三湘都市报 记者熊佩凤摄影报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