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军区38军某部给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的一封公开信
(博讯2003年12月29日)
      尊敬的吴官正书记,您好!

       我们是北京军区38军某部军官,也是十几年前从我军退伍的战士郝树清的战友。今天,我收到了和郝树清经常一起上访的朋友送来的材料,看完后,我十分震惊,郝树清在多年告状无门,举报信被网上转载后,竟然被河北迁安市政府以“诽谤罪”给抓起来准备判刑了。于是想到只有给吴书记写信,才能从狱中解救我那无辜蒙难的战友了。 (博讯 boxun.com)

      十几年前,我从山东入伍38军,而郝树清则从河北迁安入伍38军。当时我们是一起入伍的。后来郝树清退伍了,我则继续留在了部队。在我们作为战友相处的几年里,郝树清因为自己做事的认真、吃苦和坚持原则而获得了大家的喜欢。特别是他对国家政策和法律的学习,非常刻苦。退伍后,他到河北迁安市彭店子乡磨盘山铁矿当保安。我们多年来一直联系,从未中断过。

      两年前,确切地讲,应该是5年前的1998年,他就发现迁安市彭店子乡政府在磨盘山铁矿发包的过程中,当时的迁安市委书记阚友合勾结黑社会违反国家法律,导致国家矿产资源被盗窃3个多亿,矿山设备被盗窃300多万的犯罪事实。当时,郝树清向110报警两次,但迁安的110就是不出警。

      两年前的2001年,郝树清被矿主开除了职务。他跑到我家里,对我说:“老战友,我因为举报贪官和矿主勾结盗窃国家资源而失去了工作。我决心继续告下去,直到我得到一个说法。”老郝还问我在中纪委有没有认识的领导,我说我这种当兵的,哪能认识中央领导呀。

      由于失去了工作,又没有任何国家机关对他的举报给予公正的说法,郝树清这两年来都在北京告状。既到国家机关告,又到各大媒体送举报信。他也不敢回家,因为当地黑社会受雇说要宰了他。郝树清三年来上百次到中纪委举报,但中纪委信访室没有一次给予郝树清书面答复。后来,郝树清在绝望的情况下,在《工人日报》社用工人日报社的信笺给迁安市的领导写一封信,要求查实他多年来所举报的事实。但郝树清随后马上被迁安的公安机关抓起来,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关押了15天。这次,迁安公安机关的“行动效率真高”!

      我们做为郝树清的战友,最大的不明白,就是:为什么郝树清举报了这么多年,没有任何国家机关作出反应,为什么郝树清的举报信被媒体一上网后,迁安市政府就马上到电信局在没有本人身份证的前提下非法篡改郝树清的手机显示密码,动用卫星定位仪侦测郝树清所在位置,快速把他绑架回迁安。请问迁安市政府,为什么这次你们的效率就这么高了?这还哪象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这象KGB和希特勒的党卫军!对待一个上访多年而又失去工作的农民采取国民党特务的手段,实在令人寒心,也极大地破坏了法制。

      为什么迁安市政府多年来对郝树清举报的问题不闻不问?而一个海外反动刊物《大参考》转载了一下国内网上炒做的监察部长何勇包庇唐山市委书记张和与姚自敏的腐败,政法机关就如此重视,马上把举报人抓起来;而姚自敏等迁安领导污蔑郝树清是“精神病”、“连老婆也讨不起的坏蛋”达多年,为什么迁安市的政法机关却从来不把这些诽谤郝树清的犯罪嫌疑人抓起来啊?

      为什么中纪委负责河北信访接待的103号工作人员谢恒达亲自去了两趟唐山和迁安调查郝树清举报的问题,我们也有战友看到了老谢。可是,老谢去后,非但没有给郝树清一个书面说法,反而是姚自敏和铁矿主徐汉有变本加厉地打击举报人郝树清了?

      尊敬的吴官正书记,为什么此案涉及到何勇,他说抓人就抓人,他说定罪就定罪?身为一个共产党员、监察部长,他应该主动回避此案才对。中纪委应当把郝树清引渡到北京或其他省份,听一听郝树清举报的全部事实。否则,一个正直而维护国家利益的好人,就会被贪官们整成“罪犯”,这样的事,在河北发生得还少吗?孙大午的事情还不足以使我们反省吗?

      另外一个在迁安工作的战友告诉我,这几天,张和、阚友合、姚自敏、徐汉有等人正在抓紧销毁他们当年发包铁矿的各种文件资料。而那些收取了彭店子乡送的轿车的迁安贪官们,这几天也在抓紧转移和藏匿轿车。吴书记,请你尽快派正直的、干练的、不属于何勇的人马到唐山来查明真相,还我们正直的战友郝树清一个清白。

      毫无疑问,按照中国刑法第243条的规定,对于那些实名举报的人来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诽谤罪”的嫌疑,最多只是举报失实的嫌疑。从这个角度看,唐山和迁安市的领导对举报人的打击报复之心,已经大白于天下。

      祝吴书记大安!

      北京军区38军某部郝树清的战友 同启2003年12月27日

    (摘自大参考,原出处不详)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