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艾滋孤儿学校为何关闭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4年1月16日)
    (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记者方媛采访报导)在中国河南上蔡县,一个专为帮助爱滋病受害家庭儿童的民办小学,被当地教育部门强令关闭,究竟是什么原因? 请听本台记者方媛采访报导。

     河南爱滋村孤儿的命运引来了海内外的关心和捐助, 为爱滋孤儿而设立的学校, 却受到当地政府的压力, 有的甚至关闭。据称可能是外界的有关报导捅到了官员的痛处。 (博讯 boxun.com)

    河南上蔡县邵店乡后阳村村民, 陈东阳、陈向阳(音)两兄弟开办的爱滋病人遗孤关爱学校, 上个月底被当局以采光不足、场地不够、设备简陋、缺乏办学条件之理由, 强制学校重整关闭。主管部门并收回了已颁给他们的办学许可证。本台记者打电话到上蔡县教育局询问有关情况, 对方表示不清楚此事。后阳村有上百名爱滋遗孤, 陈家兄弟以自家院子房舍, 办起了关爱学校, 为孩子们提供了免费的学前教育和午饭, 对孤儿来讲, 是一天中最饱的一顿饭。目前38名遗孤被迫失学。陈向阳(音)向本台表示

    陈:如果拿我的条件和那个县学校比, 我认为还是可以的。在我们家被赶走的孩子, 只有8个孩子能去上学, 那还要付费的, 其他20多个还没地方上学, 没钱缴不起学费, 都在家。

    香港明报说, 当局之所以关闭这所开办进二年的学校, 是和陈氏兄弟经常接受采访有关。明报星期二说, 自去年年底以来, 海内外许多媒体, 包括中央电视台都报导了该校的情况, 而陈氏兄弟更多方接受媒体的采访, 透露当地爱滋病严重情况, 同时孤儿的惨况也捅到了河南当地方政府的痛处, 有关单位十分恼火, 直致一位上蔡县副县长赶来质疑, 你们这样做, 是给政府脸上抹黑。陈向阳也坦言目前压力特别大, 不知学校能否继续办下去。

    陈:公安也来问, 我们压力也很大, 我们只是想做点事情, 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做下去, 我们也很担心的问题, 包括我们个人安全。

    而据本台了解河南双庙村朱进忠(音)所开办的收养爱滋孤儿的关爱之家, 目前也受到当局的干预, 这个特殊的家庭经由媒体曝光后, 得到社会各界的捐助。孩子们就是靠这些钱生活, 可是朱进忠表示, 当局正说服他把捐献的钱拿出来进行投资, 之后再扶养孩子们, 朱进忠表示不能接受。

    朱:现在这个压力挺大的, 我们谈过好多次, 我们这个官呀不承认, 要把这些捐献的钱拿去营利投资, 再去让孩子吃呀住呀, 这个事情, 我没有同意。那么现在还在这儿搅和著呢!

    记者:那么有没有没收呢? 现在到底…

    朱:我没交给他

    记者:交了, 孩子不就没吃喝的了。

    朱:他们现在在县里办了一个孤儿院, 准备接走孩子, 孩子没有一个走的, 他们没办法准备施加压力。

    对于河南当局的做法, 对于关爱爱滋活跃人士胡佳(音)对本台表示

    胡:因为这样, 他存在那里, 就会把那个地方变成一个焦点, 当地的实际情况不断的被批露, 那这个肯定是基层政府不愿看到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专家警告中国遏制艾滋病刻不容缓
  • 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人数分析
  • 美在中国设立艾滋项目办公室
  • 河南“艾滋村”:过期药品正在“维持”生命 (图)
  • 吉林省出现第二个艾滋病泛滥区(图)
  • 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最新测算累计已达102万
  • 中国艾滋受害者希望讨回公道
  • 河南艾滋污血开始显露祸端:爱滋血浆产品恶性传播给无辜
  • 中国艾滋病情况有多严重?
  • 江泽民亲棒红人涉隐瞒艾滋疫情
  • 探讨中国防治艾滋病问题
  • 高耀洁在京参加艾滋病研讨会受阻
  • 克林顿在清华就艾滋病等问题发表演讲 (新华社)(图)
  • 中国艾滋病患者数将令人恐惧
  • 中国现存艾滋病毒感染者84万在亚洲居第二位
  • 克林顿10日将在清华就艾滋病等问题发表演讲
  • 美中国委员会讨论中国艾滋危机
  • 自由亚洲电台:艾滋疫情在中国属于国家机密?
  • 河南官员马士文因泄漏艾滋病情被秘密判刑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