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艾滋孤儿“关爱之家”被关闭的前前后后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4年2月22日)
    (大纪元记者夏文素综合报导)成立于去年年初的中国第一家收养53名艾滋孤儿的河南“关爱之家”,1月29日被当地政府勒令关闭。

     关闭令的下达是在“关爱之家”获得100万元的捐款仅1个多月之后。 (博讯 boxun.com)

    “关爱之家”创办人朱进中表示,县政府官员让他关闭“关爱之家”的原因是他本人也是艾滋病人,另外,“关爱之家”没有在民政部门注册,“不合法”。但朱进中说他去年夏天曾找到民政部门注册,但对方“不给办”。

    现年37岁的朱进中为了给艾滋孤儿们一个温暖的家,带着病患之躯,和妻子操持这“不合法”的大家庭,在近1年间走过了怎样的一段艰难历程呢?

    *因买血不幸染艾滋

    据三联生活周刊2月19日报导,朱进中出生于1967年,但他脸上的皱纹和神情,使得他看上去要远远超过他的实际年龄。

    家在商丘柘城县岗王乡双庙村的朱进中,经济条件在村里并不算好。朱进中是家里长子,90年代初,刚刚与父母分家,两个孩子还小,和当时众多受“血浆经济”蛊惑而盼望摆脱贫困的农民一样,朱进中也数次跑到县城去卖血。

    从1997年开始,朱进中所在村的村民开始不断得“怪病”死亡。经济条件稍好的几家到防疫站检查,村里人第一次得知“艾滋病”这个名称。2000年8月,朱进中在郑州也检查出是艾滋病感染者。在随后住院期间,朱进中认识了很多病友,在这些病友帮助下,朱进中从一些国际组织和福特基金会那里拿回很多宣传艾滋病资料,发到村里作宣传,后来他被吸收为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会员。与此同时,初中毕业、相对教育程度稍高的朱进中也不断地将感染艾滋病的村民介绍给北京一些作艾滋病药物实验的大医院,让村民处境稍有些改善,因而也慢慢在村民中有了一定威信。

    全村有近400人因为卖血感染上了艾滋病毒,现在,村里因艾滋病去世的人数已超过140人,

    *台湾画家资助成立“关爱之家"

    2002年6月,朱进中到北京培训时,一位会友将他介绍给杨洁。据朱进中介绍,杨洁是一位台湾画家,一直希望能为艾滋孤儿做些事情。

    2003年春节大年初三,杨洁飞到河南,走访了艾滋病疫情比较严重的上蔡县和朱进中所在的柘城县。杨洁被看到的实际情况所震动,她当即表示希望朱进中收养一些艾滋孤儿,由她来资助。

    去年2月底,“关爱之家”在杨洁第一批投入的8000元钱基础上建起来,朱进中用这笔钱做了床铺,买了生活用品等,第一期招收了20多个因艾滋病而父母双亡的孩子。朱进中起初把孤儿院办在了村委防疫所的一楼里,但后来村民发生了误会,他们说这些孩子能在这儿吃饭,单亡(指父母有一方因艾滋病去世)家庭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在这儿吃?

    晚上,心怀不满的一些村民朝房子扔石头,在外面办不下去了,迫不得已,朱进中只好把孤儿带回家。

    *53个孤儿一个爹

    朱进中所在的岗王乡距离柘城县县城有半小时左右的车程,朱进中的家是一栋两层楼房。

    朱进中家境并不富裕,2001年被确诊感染艾滋病后,他甚至舍不得买药,用所有的积蓄盖了这所房子,打算自己走后留给妻儿。现在这所房子成了53名艾滋孤儿的家,而他自己也成了那些濒临绝境的父母临行前最后的希望和安慰。

    朱进中把孤儿们带回家之后一段时间内,每一两个月左右,杨洁会寄两三千块钱给朱进中,有了杨洁的资助,朱进中收养的孤儿由20多而40多,到最终的52个孩子。“关爱之家”使这些原本生活都难以为继的孩子有了一个可以生存的地方,“至少不让他们到处流浪了”,朱进中记得一个男孩最多一顿吃了七碗米饭、一个馍。

    53个孩子中最大的15岁,都在一个村里,孩子们喊他“大伯”、“叔叔”和“爸”的都有,朱进中说:“管这么多孩子,没耐心可不行,家里两三个孩子都闹得不行,更何况这多孩子!”

    “关爱之家”受到媒体普遍关注之后,一位11岁的孤儿潘萌萌在与媒体记者聊天时说自己很幸福,“因为叔叔,婶婶对我们都很好”。

    在朱进中一楼房间的二面墙上,13张大红纸工工整整地写著为这些孤儿捐款捐物的情况,从十几箱胶鞋、一包衣物到几万元现金,来自不同捐赠者的每一笔捐赠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在“关爱之家”的运作上,朱进中先是以每月200元钱的工资从大队请来一个会计帮著管账,买一包火柴都要记账。

    每个月杨洁也会派人来审查账目情况。因为朱进中夫妻两人都为“关爱之家”操劳,原准备从这笔钱里给朱进中发点劳务费,但被朱进中婉言谢绝了。

    平时家里起得最早的是朱进中夫妇。朱进中的父母和家庭里的十几位成员都是艾滋病毒感染者,身体不好,照看五十多个孩子的担子就全压在了妻子身上,幸好,妻子是健康的,也很支持朱进中办这个孤儿院。

    50多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每天要吃掉1袋面粉半袋大米,花掉100多元,杨女士寄来的钱刚够买粮买菜。

    据介绍,杨女士本人以花店的微薄收入来做艾滋病的慈善事业,孩子多了之后,陆陆续续投入了4万多元的杨女士一度无法再支撑“关爱之家”的开支,那一段时间也是朱进中最难过的时候,家里的四五亩地种的小麦都吃得光光的。

    为了孩子们的伙食费,朱进中开始四处化缘。11月份,再度赴京求助的朱进中得到了媒体的关注,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报道的第二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捐款捐物源源不断地送到了双庙乡, 53个孩子的生活得以又继续一段时间。

    *落幕的“关爱之家”

    1月29日,朱进中所在的柘城县新开了一所专门收养艾滋孤儿的“阳光家园”,按照政府要求,朱进中“关爱之家”里的孩子都要转进“阳光家园”,院子里一下子冷清下来。

    一位老乡说,当天宣布关闭“关爱之家”时,有的孩子当场嚎啕大哭。

    现在仍有八九个孩子坚决不肯去“阳光家园”,每天中午仍然跑到朱进中家里吃饭。

    朱进中说,县里在找他交涉让其停办“关爱之家”时告知,一是朱进中本身是个感染者,“不适合”做这件事;第二,"关爱之家”没有在民政部门注册,“不合法”。

    朱进中说他去年夏天曾找到民政部门注册,但对方“不给办”。虽然“关爱之家”已经停办,但在记者前去采访的两天之内,发现仍有要求朱进中收养自己孩子的村民不停地找上门来。

    朱进中家院外,用新砖刚刚砌起的整齐的围墙比较引人注意。朱进中说,春节前一家公司刚刚为朱进中捐赠了10万元人民币,按原来的设想,朱进中希望盖一座新房子,“建成一个给艾滋病人的综合性福利院”。除了继续收养艾滋孤儿之外,一些因艾滋病失去儿女而无人照料的老人也可以接到这里来得到照顾。

    朱进中表示,他陆续收到捐款33万元,现在剩下4万元左右的现金,这笔钱怎么处理,帮著管理账务的几位村民说,就看上面的领导怎么决定了。

    “阳光家园”建在距离县城不远的公路边上,从设施上看,“阳光家园”的条件显然是“关爱之家”远不能及的:整齐的宿舍和教室,宽敞的校园。

    朱进中与其收养的52位孤儿的故事被媒体报道后,2003年12月11日,中央电视台捐赠了100万元人民币。捐赠协议上说,捐款“用于帮助朱进中抚养的52名艾滋孤儿的生活所需”,条文规定,52名孤儿“每人每月按150元人民币支付”,经费"随孤儿的抚养转移而转移”。“关爱之家”里的孩子转到阳光,已按每人每月 150块钱的标准生活自动从这100万捐款里扣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卫生官员“艾滋泄密”入狱内幕
  • 中国摄影师47届荷赛一等奖作品:艾滋病笼罩的村庄(图)
  • 收养艾滋孤儿的"关爱之家"被关闭
  • 河南艾滋孤儿学校为何关闭
  • 专家警告中国遏制艾滋病刻不容缓
  • 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人数分析
  • 美在中国设立艾滋项目办公室
  • 河南“艾滋村”:过期药品正在“维持”生命 (图)
  • 吉林省出现第二个艾滋病泛滥区(图)
  • 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最新测算累计已达102万
  • 中国艾滋受害者希望讨回公道
  • 河南艾滋污血开始显露祸端:爱滋血浆产品恶性传播给无辜
  • 中国艾滋病情况有多严重?
  • 江泽民亲棒红人涉隐瞒艾滋疫情
  • 探讨中国防治艾滋病问题
  • 高耀洁在京参加艾滋病研讨会受阻
  • 克林顿在清华就艾滋病等问题发表演讲 (新华社)(图)
  • 中国艾滋病患者数将令人恐惧
  • 中国现存艾滋病毒感染者84万在亚洲居第二位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