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滋村贫困学生接近400 3种措施安置艾滋孤儿 (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4年2月23日)
    

     文楼村田间地头,随处可见艾滋病死者的个个坟堆 (博讯 boxun.com)

    信息时报记者胡利,周涛

      近两日直击河南省抽派干部帮扶艾滋病人的过程中,本报记者又获悉:在上蔡县文楼村小学的500多名儿童里,竟有近400人是因艾滋病造成的贫困生,其中有7名携带艾滋病毒小孩。这些学生的背后,则有无数个悲惨的家庭。

     艾滋病既改变了村民的一生,也改变了文楼村的生活秩序和历史。当地政府出台了种种扶持措施,但依然面临着任重道远的挑战。

      三千村民九百染病 贫困学生接近四百

      在文楼村小学校门口,一群天真的孩子正结伴在院坝里玩耍,所玩的斗鸡公、拉手跳等游戏,打破了整个村庄的沉闷。老师们见记者掏出相机,忙不迭地提醒拍照得谨慎,不要勾起孩子内心深处的哀伤。

      老师们还说,无辜的孩子虽天真善忘,但最怕回忆起父母,忌讳那些那些代表悲伤的字眼。记者在该校刘伟校长的办公室看到,学校向上申报情况的公函里有一组惊人的数据:文楼村3172名村民中,患艾滋病的已达900人,占总人数的近30/%。截至目前,已死亡近100人。该村共有520名学生,因艾滋病造成的贫困生达396人,贫困比例为75/%左右。

      刘伟在该村任教多年,每当面对这组统计数字就心情沉重。导致贫困的因素太特别了,由于艾滋病造成的贫困的孩子,有的父母双亡,有的所有亲人死去,有的则是旁系或直系亲属患病。如此一来,谁都会因艾滋病的存在拖垮家庭经济,谁的心里都有一块硬伤。“要不是近几年有关部门重视,对艾滋贫困生实现全免费读书,很难想象近400贫困生不会失学。”刘伟庆幸地说。

      孤寡老人妇女数十 年龄从二十到八十

      因为有396个艾滋贫困生,当地村民都说,孩子们就是一个村庄的缩影。在孩子们的背后,有无数个悲从病来的家庭,无数段因艾滋病而家破人亡的悲剧。这些悲剧,远比那撼人肺腑的豫剧唱腔要感人,灾难不是那些不幸的村民所能承受的。

      最让村民引为遗憾的,是村子里留下的老人妇女。她们要么是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要么是与同样患艾滋病的亲人一起生活,既无法走出去,也无法预知生命能延续多久。文楼村委会的负责人说,作为全国闻名的艾滋病村,给幸存的儿童、老人、妇女留下了一道很大的生存难题。老人中最老的接近80岁,妇女中最年轻的只有20来岁。整个文楼下辖6个村民小组,类似的老人、妇女估计至少有数十人。

    

    在打工期间才发现艾滋病毒,独自回家医治的文楼妇女为数不少

      而今,已有部分孤寡老人及妇女被妥善安排进了县城的专门养老院。

      可怜七名病毒孩 多数家长已故去

      孩子有带病的家长照顾,对于整个文楼携带艾滋病毒的小孩来说已算是特别幸运了。听完马胜宜倾诉的村民说,因不少村民当初只顾卖血赚钱,就把所有年轻点的大人都拉去卖血了。多对夫妇感染患病后,又因无知传给了孩子。为数不少的孕妇则把病毒留给了胎儿。因此,孩子遭遇了艾滋病父母,也就终结了一生的命运。现在,在文楼已查出的病毒携带小孩有7名。更使人感慨的是,他们的父母一旦先后离去,孩子们便成了地道的孤儿。

      记者就此采访刘伟校长时,刘校长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沉默了很久,他才把记者带到房外说,7名小孩也是允许免费上学的孩子,从现有的情况来看,其病毒尚无什么扩散性反应。有的小孩已知道了自己带病毒,有的还毫不知情。前者毕竟由于年幼,暂无明显的失望情绪表现。刘伟特别提醒记者,希望记者避开这些孩子,他们的父母绝大多数已死亡,不要不经意“诱发”出孩子的悲伤。为了保护7名孩子的隐私,老师都有严格的要求,不得随意透露。学校希望孩子们能把生命坚持到胜利的那天,也就是有根治他们病毒希望的时候。如果不能到那时,老师将一如既往地用慈祥的情怀,对待这些脆弱的生命。

      艾滋孤儿3种安置 解决问题还须时间

      目前,在文楼村的所有抽派帮扶干部,无不在思考通过一年的帮扶,能达到怎样的一种效果。以上种种源于艾滋病的存在,给村庄带来的悲怆与问题,总是激发着他们不断提高关注度。驻文楼的干部祝科长说,他们为此感到压力,不敢肯定帮扶期满后能把工作做到哪一步。孩子、老人乃至患病的壮年人,不是用简单的方法走走看看就了事,对付艾滋病是一个系统工程。

      记者从河南省有关部门了解到,当地对具体情况都做了规划,比如对艾滋孤儿提出3种安置:一是由其亲属收养;二是由爱心人士收养;三是由政府建立孤儿院收养。

      不过,这些做法并不能立竿见影解决问题。有业内人士担心,除艾滋孤儿外,像记者报道的类似问题也层出不穷,只有兼顾多方问题才有效治理。驻马店市委书记宋旋涛对记者说,解决艾滋病需要不断改进方法和技术,为了预防艾滋病带来的问题,必须探索出综合有力的措施才行,要放开眼光不停留在表面工夫上。

      人物档案

      卖血千元惹横祸 病汉当爹又当娘

      人物:携带艾滋病毒的壮年村民马胜宜

      境况:带着分别是11岁、9岁、7岁的3个孩子

      从王妮老人家出来,记者来到村医疗点附近时,看见穿着比较讲究的壮年村民马胜宜,正背着一名小女孩赶路,手里提有两瓶免费领取的艾滋病专用药水。在他身后紧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马胜宜主动对记者说,他的处境并不比王妮老人好多少,他表面上看起来正常,其实正有无数艾滋病毒侵蚀着躯体,他已经绝望了。像他一样的村民,也不是个小数目。

      他今年34岁,原来有一个漂亮能干的老婆。以前看见大伙蜂拥去卖血赚钱,自己便邀上老婆去卖血。记得当时两口子共才抽了20多针血,每针的售价是50元。卖血所得的1000多元钱虽解决了一时的吃穿住用,留下的却是永远无法挽回的悔恨。几年前,老婆撇下他和3个孩子,独自一人静静地走了。老婆闭眼时,他就明白自己的结局也会如此。

      马胜宜的3个孩子中一人在上学,每月开销不低于300元。他说,自己当爹又当妈倍感凄楚,不知最终能陪伴孩子们走多久。他担心孩子未成人时自己就牵挂而去。“现在后悔已晚了。”马胜宜淡淡地说。

      老太太伺候3病人 两年失去女婿孙子

      人物:七旬老人王妮

      境况:老人要照料3个艾滋病人。3年前失去了孙子,一年前失去了女婿

      文楼村稍微健康一点的老人,尽管躲过了患艾滋病的劫难,但躲不过承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他们不得不承担照料患艾滋病的儿子媳妇、女婿女儿以及孙子的责任。当地村民介绍,像这样的老人是随便可以找出几位的,有的老人哪怕哮喘病发得厉害,也得起早贪黑地照顾足不出户的晚辈。

      在文楼村程大叔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70岁高龄的老人王妮。她正去菜地里寻菜回来给重病在床的女儿做饭,满头白发的老人腿脚显得极不方便,似乎每挪动一步都要付出超出常人数倍的力气。面对记者,她什么都不愿多说。记者到老人女儿的房间里看见,老人唯一在世的亲人任玉容,蜷着身子坐在床铺上,眼含悲哀地等待老人的“伺候”。

      程大叔说,早年丧夫的老人只有玉容这个闺女,于是便招了一个上门女婿。谁料女婿、女儿卖血得了艾滋病,并殃及外孙。对于玉容,老人知道送走她是迟早的事情。当送走女儿后,老人所有的人生梦也许都将破灭。白发人送两代黑发人,无疑是老人难以承受的悲剧。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