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市民就房屋问题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
(博讯2004年3月08日)
     中共中央胡总书记钧鉴: 我们是北京市经租房产权人及其继承人.1954年5月,政府为缓解北京城区住房奇缺的状况反复动员我们将家中闲置房屋出租,为帮助新生的人民政府度过难关,我们响应了北京市人民委员会的号召,并在房管部门主持下,与房客本着自愿协商公平合理的原则议定了出租房的租金. 1958年国家开始对私房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北京市规定:凡出租房超过15间或225平米者即将其全部出租房由国家经租,在政府与私房主签定的经租合同上写明:国家经租,即由国家统一租赁,统一分配使用和修缮维护并根据不同情况给房主以合理利润.一般是将房主全部房租收入的20%—40%留给房主,其余80%—60%用于房屋管理费,修缮保养费及房产税三项支出.当时我们手中持有加盖"经租"章的房契及经租费领取证. 1966年八月文革开始,有关部门贴出布告,勒令私房主上交房地契,并随之止付了经租费,很多房主被抄家后又遭扫地出门。 1983年前后,中央开始落实私房政策,而我们所得仅是文革期间被强占的自住房产权.当被问及经租房产权何时返还时,房管部门回答"目前暂无政策",出于对党中央及政府的绝对信任,我们毫无怨言.等待了10多年之久,直至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北京城区危房改造大面积展开,许多经租房主的房屋被拆除.作为补偿,房客得到了巨额现金或新建成套住宅楼房,而对于我们房主却没有给分文补偿,也没有任何一个相关部门出面说明原因.为解开困惑我们开始集体向有关部门讨说法.在我们历经数年的反复上访后,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于2003年9月11日给出了书面答复(见附件一)明确表示经租房产权已属于国家所有.在万分震惊之余,我们仔细研究了此答复提供的三个相关文件,即: 1964年1月13日国务院批转国家房屋管理局《关于私有出租房屋社会主义改造问题的报告》(国房字21号): 最高人民法院(64)法研字第80号《关于国家经租房业主实际上丧失所有权的批复》; 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关于城市私有出租房屋社会主义改造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85城住字87号). 以上三文件均明确指出:其出台的政策依据为1956年中共中央批转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关于目前城市私有房产基本情况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意见>(以下简称"二办意见")我们接触的有关政府部门信访处负责人也多次表示:解决经租房问题必须等中央下发新政策,现在下面不是不想解决,而是无法逾越"二办意见"这一中央政策瓶颈. 有鉴于此,我们感觉目前经租房问题之所以迟迟得不到解决,政策因素确实在起决定作用,因此,我们针对"二办意见"所引发的一些问题提出我们的看法,并请胡总书记指教. 1. 关于社会改造的定义: 北京中华世纪钟第13项赫然写到:"1953年6月,中共中央提出了过渡时期总路线,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基本上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我们理解,这就是说所谓社会主义改造即将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制改造成社会主义公有制。因此,1956年中央批转"二办意见"将属城市居民生活资料的私人出租房纳入社会主义改造显然违背了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同时也不符合马列主义学说的基本原理,社会主义公有制只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而不包括生活资料. 据此,我们认为城镇居民私房与资本主义工商业有本质区别,二者根本无可比性,私人出租房屋不应属于社会主义改造的范畴. 2. 关于国家经组的办法和性质 "二办意见"表明国家经租是私人房产社会主义改造形式之一,其办法是由国家统一租赁、统一分配、使用和修缮维护,并根据不同现象,给房主以合理利润(租金)其性质是对城市房屋占有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一定时期内给以固定的租金,来逐步地改变其所有制. 我们注意到"二办意见"中经租办法一项同我们所持有的国家经租费领取证上是一致的,而其中涉及改变产权的所谓类似赎买及逐步改变所有制等核心内容,在1958年经租时并未告知房主,这其中玄机何在?况且以租金当赎买金在逻辑上自相矛盾,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三:关于私人出租房租金的性质: 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学说清楚的阐明;对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的无偿攫取构成了剥削,在此,我们不仅要问:私有房屋产权人响应党和国家号召,按国家规定的低廉租金,将自己的房屋出租给急需住房的同胞,究竟掠夺了何人的剩余价值,以至于"二办意见"将我们认定为剥削者并要加以改造? 我们认为私人房屋的租赁历来是一种平等正常的民事行为,私房主的房租收入如同储蓄收入一样,属公民的合法收入.应受国家保护,而不该视为剥削行为.这一观点,不论在1956年还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都是成立的.再者,由于当年的租金标准很低(租房者的房租开支平均占工资收入的十分之一以下,这还是按每户只有一人工作的情况来计算的)欠租现象又十分普遍加上还要对房屋进行维护修缮,另外,很多房屋根本就是心地善良的私房主无偿借给贫苦无依的孤寡老人居住,因此,当年私房出租几乎可以算做社会公益行为,绝不似今日某些人公然将自住公房出租以牟取暴力. 四:关于私房社会主义改造的理由及改造起点问题 "二办意见"中就为什么进行私房社会主义改造提出了三点理由:1,房屋不能较好保养,2,影响城市人民首先是职工的生活,影响工资制度.3,不能更有效的合理使用现有房屋,我们暂且不深入剖析这三点理由之牵强和片面性,例如.理由一所谈现象和与普遍欠租有关.即便三点理由全部成立,也不能且不必用改变私房所有制来解决上述问题,我国社会主义实践进行至今,已充分证明城市房屋私人占有制与社会主义建设之间的矛盾,不是不可以调和的,只要政府加强管理,私有房屋完全可以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58年私房改造时,全国各地基本制定了改造起点,这是政策界线.以北京为例,凡出租房15间或225平方米,即将全部出租房由国家经租,这其中令人不解的是,既然"二办"意见规定对城市房屋私人占有制的改造,基本上应当按照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政策原则进行,那为什么私房改造有别于工商业的全盘改造,而自行制定所谓的"改造起点"其依据何在?即使改造合情合理也应将超出15间或225平米以上的部分加以经租才公平合理.另外,还应将1954年应政府号召出租的房屋的间数或平米数扣除在外,才是对私房主负责任的做法,设想;甲乙两位房主,在1954年各有十间房屋出租,甲经政府动员,又腾出六间房出租,按58年经租政策,甲的十六间全部经租.乙仍可自行出租,今天的结局是;乙的十间房按标准租私房发还产权,全部腾退.甲的十六间房则产权归公,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是,当年积极帮助国家解决城市住房困难的私房主到头来竟由于为国家建设所做贡献大(出租房超十五间)而落得私房产权归公,一无所有的下场,我们真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五.关于十年动乱初期勒令上缴房地契及止付租金的问题. 众所周知,十年动乱期间,党政机构普遍被夺权而陷于瘫痪,国民经济遭严重破坏.因此1966年8月勒令上交房地契行为,及中发(66)-507号文件止付租金的通知.根据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当然都在否定,撤消之列.即使将私房社会主义改造政策沿用至今,结局只应有二个:1.继续经租(或继续赎买);2.经租结束(或赎买完成)从而与房主办理正式产权变更手续.两者必居其一. 如果赎买完成,按照1958年8月至1966年9月8年中,国家实际支付的经租费进行核算,平均每间房(按15平米一间)的赎买成交价格仅为80元上下,只相当于当年大学毕业生一个半月工资. 自从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以来,无论中共中央还是国务院都未曾再就经租房问题出台政策,而"二办意见"中更未明确赎买的期限及金额,因而经租房问题一直市悬而未决的. 66年8月的一切只能视为是没收行为,是对公民合法财产的非法野蛮侵占.我国民法中规定:没收是国家对私人财产强制性收归国有的一种措施,在我国具体是指对官僚资本家,大地主,反革命分子,刑事犯罪分子实施的惩罚性措施. 六.我们的请求与呼吁 作为私房社会主义改造的亲历者,许多经租房产权人已经带着永远的伤痛和困惑与世长辞,尚健在者也基本到了垂暮之年.当年很多经租房主的家庭成员都是孤儿寡母,根本没有劳动能力,仅靠出租一些私有房产所得微薄租金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因为家有房产而在十年动乱中受尽迫害,苦不堪言.还是出于同样原因,在后来历年福利分房中被排除在外,以至今日很多私房主家庭的住房状况反倒非常紧张.如今家中多有失业人员,所以生活也十分贫困. 纵观私房社会主义改造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举凡早已被党和国家一一拨乱反正的"反右","大跃进","十年动乱"无不在他身上留下了鲜明的印记.今天当我们回过头来客观审视经租房政策时,其简单化、扩大化、随意性的特征昭然若揭;其荒唐的极左倾向及公然违宪的行经更令人瞠目结舌.为维护宪法的尊严,维护党的形象,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真正贯彻依法治国,三个代表的精神,我们恳请胡总书记及以您为首的党中央关注我们的问题. 我们呼吁尽快落实经租房政策并成立专门机构,全面彻底地清查经租房产的现状,并与经租房主真诚对话,以便制定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早日将产权返还给我们.从最近北京市政府出资全部腾退标准租私房的举措中,我们看到了经租房问题解决的希望,在保护公民合法房产权的问题上,党和政府态度是坚决的,举措是有力的.此外由于目前很多经租房住户,早就由所在单位分配了住房或自行购置了房产,大量国家经租房屋处于实际上的闲置状态,是根本不需要国家另行安置. 中国共产党是伟大英明正确的党,是全中国人民最可靠和信赖的执政党.勇于纠正错误,对人民负责是我党一贯作风,我们期盼并相信,在党中央直接关怀下,经租房产权这一关系千家万户重大历史遗留问题,必将得到妥善圆满的解决. 此颂近祺 北京市经祖产房产权人及继承人谨呈 2004年2月5日 签名: 魏秀玲(电话:64268916)梁景禄(电话:64009232)侯惠琛(电话:63549543)郭家林(电话:64071495)戎权环(电话:67125169)丁 年(电话:67173027)杜淑琴(电话:83158608)于学英(电话:83167607)任荣桂(电话:60252976)何思竞(电话:82841422)周庆华 (电话:67633503) 丁 艾(电话:65247681)张惠珠、邰丽芬、邰丽萍、李德祥、范正慧、路佩兰、张凤珠、常 青、陈荣荣、范玉福、赵博群、陈 松、王 梅、张金华、李小鹏、朱长华、朱长存、毕俊立、谢光辉、刘耀兰、李晓明、张石礅、张秀英、安桂珍、张久茹、李静安、杨献瑶、邵忠诓、靳玉华、赵学琴、李国珍、李 瑚、鄂绍聪、金宗英、田和平、陈洪天、王 芳、李超慈、刘智珠、杜淑兰、张唤生、曹俊岭、王振东、杨秀琴、寇振驯、周 重、马连福、马秀英、马魁尧、元 卓、杨树声、刘玉芬、邢新菊、张荣英、马捷民、王英超、张英敏、马瑞清、马玉英、张璇营、张晓平、张秀贞、刘 惠、武菊芳、邓 旭、耆洁玫、张洪宾、白福宝、刘亮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