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包身工每天工作13小时 偷逃被打得跪地求饶(图)
(博讯2004年4月06日)
       房山一砖厂工人每天要工作十二三个小时,平时就吃米饭和水煮白菜

       “这里的工作实在太苦了,每天拉着满满一车砖,一干就是十二三个小时。平时就吃熬白菜、米饭。我们实在撑不住了,可工头不让走。我亲眼看见一个工人逃跑后被抓回来,被工头拿铁锨打得跪在地上直求饶。”身高不过1.65米、浑身干瘦的贵州民工李昌明昨天向记者讲述半月前在房山尤家坟附近砖厂的遭遇时,眼睛里还透出惶恐的神色。 (博讯 boxun.com)

      偷跑者抓住就被打

      李昌明原本在广东打工,听一名外号叫小客江的老乡说,北京的砖厂赚钱多,一个月随便干干就能拿七八百块钱。今年3月5日,他们在中间人的安排下坐火车北上,两天后到达北京西站,一辆小面包车将他们几个人拉到尤家坟小次洛村的砖厂。

      “可情况跟他们说的完全不一样!我们每天早晨5点半就被叫起来,吃完早饭(煮面条)后就要上工,一直干到中午12点。中午吃的是水煮白菜、米饭,一点油水都没有。一份菜或一份米饭是5毛钱,可要想吃饱,一份根本不够,只能多买,一天下来伙食费就要五六块钱。下午1点上班一直干到晚上7点,下班也不让出厂。我们跟姓常的工头说干不了想走,可他不让。一次,跟我们一起来北京的小尾巴(秦尾)偷偷逃出去,结果被抓住,工头用铁锨把狠狠地将他打了一顿。”李昌明告诉记者。

    

      据砖场工人说,他们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 北京娱乐信报 记者 李 佳/摄

      为出逃我走了一夜

      3月25日清晨,李昌明吃完早饭正在工地溜达,发现周围没什么人后他撒腿就跑。“怕被他们抓住我不敢走马路,就先躲在附近的树林里一直到下午五六点。看天黑了,我才敢出来顺着马路跑,走了整整一夜,到了一个叫燕山的地方。一个老伯伯告诉我从那里坐火车到北京南站就可以回市里。”

      李昌明说,他当时身上有二三十元钱,路上买了3个一元一个的包子充饥,火车票是3元5角。因当初他是在北京西站下的火车,李昌明到南站后又换乘特5路公共汽车回了西站。在火车站工作人员的指点下,他又坐车来到朝阳区金盏附近的救助站。没想到一个老乡正好在附近打工,也是在这个老乡的帮助下,他们给本报新闻热线打来求助电话。

      包工头:他们欠我钱

      昨天上午记者与李昌明和他的三个老乡一同来到房山区的小次洛村砖厂,见到包工头常必江时,他告诉记者:“我从来没限制过工人的人身自由。因为他们来北京的路费都是我来垫付的,火车票每人325元,再加上每天的生活费,刚来一个月的工人大概每人欠我四五百块钱。如果他们偷偷地跑了,我垫的钱找谁要呢?”但他后来也承认,即使民工们还上钱他也不愿意让民工走:“一个人要是走了,其他人也要求走,那砖厂的活谁干呢?”

      记者问常必江,民工们说的每天要拉十二三个小时的砖是不是真的,他回答说:“砖厂就是这样的呀,工作进度很紧。我没有让他们干那么长时间,我们这里是按件计工资的,他们要完成每天的任务才能下班。有的人干得慢,时间当然要长一些。”

      记者又问,他是否打过偷跑的民工,常必江回答:“没有,我从来没有打过他们。”这时秦尾反驳说就是工头打的他:“他是用铁锨把打的我胳膊和后背。”

      厂长:我们算正规的

      记者又来到民工们住的宿舍——几排平房,每个房间大概20平方米,房里的床是用砖头和铁架支起的大通铺。每个铺位上铺着一层稻草,稻草上是民工们在村里买的军绿色的薄褥子。整个房间内阴冷潮湿,弥漫着一种发霉的异味。

      据砖厂的尹厂长说,这还是新建的宿舍:“因为要防非典,所以重新给大家换了住的地方,以前的房子还不如这里。在房山区,我们的砖厂还算比较正规的,其他砖厂还不如我们呢。”

      有民工是被骗来的

      与记者同来砖厂的老乡中,还有一位是前天刚刚从广东赶到北京的贵州人包老汉。包老汉告诉记者,他们全家在广东打工,儿子包子波三月初听信小客江的话,跟着另外5个老乡,来到房山的砖厂打工。“我儿子是被骗走的,我们全家知道他来北京后特别着急,这次我就是来找儿子的。”但是留在砖厂的秦尾和魏林证实,在李昌明逃跑的当天,6个人中又有3个人也跑了,其中包括包子波。“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包工头说。

      经过包工头和民工及家属的协商,常必江把李昌明和包子波放在砖厂的身份证还给了他们,并说如果知道跑走民工的下落会通知包老汉。心焦的包老汉已在当地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他们会尽力查找包子波的下落。

      信报记者李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包身工》为何退出中学课本?(图)
  • 小砖窑里的奴隶“包身工”续:已经连续披露3年,警察、政府纵容(图)
  • 三个代表下的中国:小砖窑里的“包身工”奴隶,吃不上肉 常挨鞭子(图)
  • 图片:21世纪中国上海的包身工 (图)
  • 河南惊现"包身工":报案者离奇死亡
  • 21世纪包身工
  • 长春一酒店出现现代包身工 员工离职需面壁反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