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澳洲华人LIM MA 给中国领导人的紧急公开信
(博讯2004年5月16日)
      尊敬的

       江泽民主席,胡锦涛总书记,吴邦国委员长,温家宝总理,曾庆红副主席,吴官正书记,罗干书记, (博讯 boxun.com)

      各位中国领导阁下,你们好!

      我是澳洲商会会长JONEKY MA先生的儿子,也是目前正在贵国北京且每天过着惊恐不安、随时、也许很快又要被天津司法当局重新逮捕入狱或驱逐出境的MAPING 女士的弟弟LIM MA。

      最近,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舆论视线的焦点都集中于美国在伊拉克的军队是如何虐待伊拉克战俘的事件上。国际舆论对这一事件的激烈反应强烈地刺激了我,勾引我痛苦地回忆起发生在我姐姐MA PING 和姐夫张牧夫妻俩身上的惨绝人寰的大迫害。

      在我父亲早先给各位领导的紧急信中,已经介绍了我姐姐姐夫在中国遭遇天津司法当局某领导为侵占我姐姐财产罗织莫须有的罪名把他们夫妻俩拘捕入狱的情况。我这里要描述的是,我姐姐姐夫在天津看守所遭遇的残酷虐待经过。

      2001年9月7日,天津市公安局十七处的周健先生通知我姐姐姐夫,要他们夫妻赶赴天津,去天津中国银行取被天津市公安局非法冻结了一年之久的私人存款。当天,我姐姐姐夫带着自己的律师赶到天津市公安局。我姐姐姐夫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厄运从此降临了。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对送上门来的MA PING 夫妇当场宣布拘捕令,立即给MA PING和张牧夫妇分别戴上手铐和脚镣,然后马上关进河东区看守所。按照中国法律,只有有可能判处死刑的犯罪嫌疑人才戴脚镣的,天津警察的这一违法之举说明,天津司法机关可能已经设计了一张陷害MA PING 夫妇的毒网。

      在把MA PING 关进看守所之前,女警察强行把MA PING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部扒光,给MA PING穿上监狱囚服后,他们把MA PING扔进一个专门关押女吸毒犯、杀人犯、抢劫犯和妓女的号子里。这个号子黑暗、潮湿、阴冷,面积最多不超过12平方米,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竟然关押着三十多个女囚。她们都无法坐卧,只能人挤人地站着。

      当女管教把MA PING关进这个号子时候,女管教对那些犯人说道:“来个外国人,你们好生看管。”号子里的女犯人对这个刚进去的“外国人”一看,都看呆了,女犯们对MA PING议论开了:“这哪象个犯人啊?”“长这么漂亮,你是电影演员吧?”“你是不是得罪什么当官的了?”

      好奇归好奇,好奇完后,女犯们毫不犹豫地履行新人进号子的第一“必修课”:她们把MA PING的衣服强行脱光,推进号子的厕所里,把MA PING按倒在厕所地板上,女犯们有的用拳头打,有的用脚踢、踹,有的往MA PING身上撒尿,有的甚至往MA PING身上拉屎,对MA PING进行了残无人道的蹂躏。MA PING有生以来第一次遭遇这样的迫害,她除了猛哭猛喊,求饶,没有别的办法。

      为了让那些女犯们停止对自己的蹂躏,MA PING强忍着剧烈的疼痛,张开鲜血淋漓的嘴巴,对那些折磨她的女犯人哀求道:“求求各位,别打我了,好吗?我是一个生了孩子不到十个月的女人,我有一个不到十个月的女孩,我的孩子太小,还处于哺乳期,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就会一辈子失去妈妈的。”

      女犯们不听,继续蹂躏MA PING,蹂躏一个多小时后,MA PING再次起来,然后,给女犯们跪下,求她们不要再欺负自己,并向她们许诺,如果停止折磨,等她出来后,她们要什么就给什么。MA PING向女犯们解释,自己是没有犯任何罪,她只不过是来中国投资的外国人,因为有人想侵吞她的财产,才把她关进监狱。MA PING再次强调,自己在北京的家里还有一个10个月孩子等着自己喂奶,孩子今晚就没有妈妈的奶喝了,“你们把我害死了,孩子一辈子都没有妈妈了!”

      当天,女犯们禁止MA PING吃喝任何东西。晚餐结束后,名叫小娟的吸毒犯和名叫小伟的女流氓等三人,在吃饱后说道:“我们又起兴了!”又开始折磨MA PING。她们根本不听MA PING的哀求。MA PING浑身被折磨得皮开肉绽,她绝望了。于是,她不顾一切站起来,把头向牢房墙边的暖气片奋力撞去,以此了结自己的生命。但是,MA PING并没有死,反而弄得脑袋额头上一个大窟窿,全身鲜血淋漓。

      当天晚上,MA PING因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身体躺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与其他女犯们人压人挤睡在一起。牢房里浑浊的空气加上某些女犯们抽烟排出的烟雾,把整个牢房变成了最肮脏的人间废气场。

      在看守所,MA PING经历了最初十四天内容相同的蹂躏,期间,MA PING割腕自杀一次,未遂;用窗帘布做成细布条上吊自杀,没有成功。每次自杀未遂后,管教都会进来给MA PING戴上手铐,罚MA PING站三天三夜。。管教问MA PING为何要自杀,MA PING告诉她真相,但管教却不制止那些迫害MA PING的犯人继续实施迫害。

      每当夜晚降临,一个喜欢咬人、在人身上乱抓的女犯就老是和MA PING挤睡在一起,为什么?这女犯借此机会,用自己锋利的长指甲在MA PING的脖子、胸部乱抓乱画,几次之后,MA PING的胸部被抓烂了,脖子的血管也差点被画破,至今伤痕累累。而管教则非但不斥责那个女犯,反而要MA PING适应看守所的生活。

      经过十五天的折磨后,MA PING的头发掉了很多,牙齿被打落三颗,眼睛也几乎哭瞎了,超过一米外的东西几乎看不清了,人也变傻了。十五天后,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馆的领事参赞和作为家属代表的我到天津看望狱中的MA PING和张牧。天津司法当局只允许我们会见十分钟。

      当我从万里之遥的澳洲来到天津,看到狱中被摧残得已不象人样的的姐姐时,我抱住姐姐MA PING,姐弟俩整整哭了好几分钟,在旁的澳洲领事参赞也潸然泪下。我和我们的领事参赞在心中追问:这究竟是为什么?然而,在会见前,天津警方就勒令MA PING:不许向外人说出任何在看守所的实情。

      后来我才得知,姐姐MA PING在看守所,在会见我们之前,一直光着脚。连鞋都没有穿,后来听说我们要来探视,看守所管教才从我姐姐入监前的包里拿了点钱买了双鞋子给我姐姐穿上。

      我们的领事参赞对MA PING遭遇的迫害向天津司法当局提出了强烈抗议。两个半月后,警察把MA PING转移到另外一个看守所。在被转移前的这两个月里,MA PING没有吃到过任何肉类食品、蔬菜和水果,每天只吃发霉的窝窝头。

      在号子里,女牢头命令MA PING每天用剧毒的化学胶水粘贴各类球具,强迫MA PING每天干超过十八小时的活。这种剧毒化学胶水每天鼻子闻、脸被熏,不到一个月,MA PING的头发几乎掉光,眼睛几乎瞎掉,呼吸系统受到严重毒害。

    MA PING每天工作的场所就在大家一起居住的看守所里,三十多个人挤在一起干活,压得女犯们踹不过气来。大家吃、喝、拉、撒、睡、工作都在同一场所,整个环境恶劣到难以复加的地步。

      也许是奉天津司法当局某领导的指示,为了更有效地折磨MA PING,看守所管教在2002年2月的一天,突然把MA PING与一个杀了四个人的女死刑犯张芩关在一起。一天深夜,这个死刑犯拿着身上的铁链子冲向MA PING,大叫:“我就要勒死你这个外国人。我要死了,还不够本,再加你一个。”管教企图让这个死刑犯勒死MA PING。MA PING当时被勒得脸色苍白,差点死掉,管教看见后,反而污蔑MA PING企图自杀,又给MA PING戴手铐。

      在姐姐MA PING被关押八个月后,她的身体几乎跨掉了。在澳洲驻华大使馆的抗议下,2002年5月的一天,监狱当局突然把MA PING押到医院,往MA PING两只小腿的动脉血管里注射了一种红色的液体药剂。直到今天,MA PING的小腿动脉血管上还留着针孔包眼。MA PING被注射后,天天发高烧,连续发烧了四个月,多次便血,背部的脊椎瘫痪了,腰也直不起来了,无法起床了。监狱当局不让MA PING写信,以阻止她向外披露真相。

      当MA PING最后会见自己的律师时,她是被犯人用特殊的椅子抬去的,她连路都走不动了。

      期间,为了抗议监狱当局的侮辱、非法关押和制造冤案,MA PING绝食了两次,每次都长达七天。监狱当局不允许MA PING洗澡,冬天冷,不许家人送被子,别的犯人能享受的,MA PING都不能享受,监狱当局禁止MA PING与其他犯人说话和交往。

      在姐姐MA PING夫妇被天津司法当局关押的日子里,伴随另一个生命一生的不幸诞生了。

      在MA PING夫妇被关押期间,MA PING夫妇的孩子失去了父母。这个才10个月大的孩子在中国没有任何亲戚,也没有任何监护人可以照顾她,因为这孩子的爷爷,也就是张牧的父亲,听到张牧被抓的消息后,气得心脏病发作,含恨而死,孩子的奶奶因心脏病和高血压长期瘫痪在床。

      这样,MA PING夫妇这个才10个月大的小女婴,因为没有妈妈和爸爸在身边陪伴,整天哭喊。保姆一看主人没了,也慌了,不知怎么办。孩子连续哭了几天几夜后,喉管里的声带哭裂了,从此,这个孩子从自己嘴里永远也发不声音了。今天,孩子已经三岁,无论MA PING怎样治疗,都无济于事。医生说,这孩子的声带是终生残废了,即使发声,也是很微弱的沙哑声,而且,仅仅是用气流发出,每当孩子喉咙处发气时,她声带外的皮肤处就会鼓起大大的肉包,看了令人痛苦。

      医生说,这孩子永远也说不出话,唱不出歌了。多么可怜的孩子,她长得那么美丽、可爱,然而她却是发不声音、唱不出歌的孩子。

      在看守所长达两年零三个月的日子里,MA PING在肉体上、心灵上遭到了严重的折磨,她见不到阳光,心理承受着巨大冤案带来的沉重压力,脑里更是惦记着孩子、父母,还有那几十亿的投资,每天的日子都是度日如年。最后,在胡锦涛主席访问澳洲回来后,MA PING才被无条件释放。MA PING夫妇出来五个月了,但他们的冤案还未昭雪。

      我姐夫张牧的情形也差不多。他被关进死囚犯牢房。管教一开始就吓唬他:“你今天进来了,就别想活着出去,你死定了。”在狱中,所有死刑犯都打他,用铁链子打,张牧被打得头破血流。经过一段时间的毒打,张牧的脑袋被打坏了,神经也不行了,性功能完全丧失。

      死刑犯每次打完张牧后,监狱管教反用铁铐子而把张牧铐在监狱铁门的铁栏杆上,有时一铐就是几天几夜,一次连铐三天三夜,不让张牧解手,结果,张牧把屎、尿都拉在自己身上,浑身臭得不行。从监狱出来后,张牧患了严重的精神障碍。

      在狱中,管教找张牧谈心,问张牧:“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张牧说:“不知道。”管教问:“想取保候审吗?”张牧回答:“想。”“那好,你交100万人民币,我们就放你出去。”

      管教也找MA PING谈同样的话题。MA PING从他们的口吻中嗅出了天津司法当局关押他们夫妇的真实企图。MA PING问管教:“交多少才能取保候审?”“2000万就可以取保候审,然后免于起诉,因为你不构成犯罪!”管教回答。MA PING一看天津方面是冲她的钱而来的真实意图后,同时,也是为了尽快获得自由,MA PING就答应了天津司法当局的无理要求。MA PING夫妇总共向天津市公安局交了2100万人民币取保候审金!

      交完后,张牧被取保候审,但天津市公安局竟然出尔反尔,违背自己的承诺,继续违法关押MA PING,拒不释放,而且还判MA PING六年徒刑!而MA PING夫妇的2100万取保候审费至今不予归还。

      至此,天津司法当局的个别领导通过司法陷害的手段来敲诈勒索MA PING夫妇巨额钱财的阴谋败露无疑。

      尊敬的各位领导阁下,同驻伊美军虐待伊拉克囚犯的行为相比,天津司法当局残酷虐待MA PING夫妇的行为,在残酷的程度上,应该不相上下吧?况且,驻伊美军还没有向伊拉克囚犯敲诈几千万的钱财。

      《古拉格群岛》一书的作者、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说过:“一句真话的分量比地球还重!”今天,我把我姐姐MA PING夫妇被天津司法当局无辜陷害而蒙冤入狱的真相告诉世人,就是希望真实的力量能够阻止以后再次发生类似的悲惨事件。

      我们认为MA PING夫妇的遭遇不仅仅是他们俩个人的遭遇,而是有可能发生在每个中国人、每个地球村村民身上的遭遇;MA PING夫妇所流的血和泪,他们孩子的喉咙一生与声音无缘,所有这些代价,都不仅仅是在为MA PING夫妇个人而付,它实际上是在为生活在中国的每个人、为到中国投资的每个外商而付。

    祝各位领导阁下健康、愉快!

      澳大利亚公民LIM MA

      电话:(006141)6065498

    2004年5月12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