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鲍彤谈七一游行与蒋彦永
(博讯2004年7月04日)
    (特约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易帆报导)香港七一大游行后一天,记者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在北京女儿家的前中共中央委员、赵紫阳秘书鲍彤。 鲍彤接到电话后“大吃一惊”,同时“喜出望外”。 他称他已经四个月没有能与外界正常通话了,并称这次封锁是最长的一次,以往都是十天,八天而已。此次记者与鲍彤的对话可能是一次侥幸的机会,因为通话二十分钟后电话又被切断,记者之后再屡次尝试给鲍彤打电话,通话几秒后均被切断。
     (博讯 boxun.com)

    记者:刚刚发生的香港七一53万人大游行,要求“还政与民”,您听说了吗?
    
    鲍彤:听说了。
    
    记者:您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鲍彤:我看那就是说明民意强烈,民意、老百姓的要求非常强烈,我想即使没有那么多人上街,这个民意也是不得了的,有这么多人上街,那中央政府更应该重视。如果中央政府是中央政府的话,那么他就应该对自己的老百姓,不管是大陆的老百姓,还是香港的老百姓,都应该有充分的尊重,中央政府应该是为所有的老百姓服务的,我想民意就是上帝。
    
    七一本应是一个大喜的日子,因为中国终于在香港经受了九十多年殖民地统治后拿回了主权,是值得高兴的。但最近两年,七一变成了香港老百姓游行抗议的日子。政府决不能漠视民意。中国现任领导人说要“以民为本”,政府的权力是从老百姓处得到的,所以老百姓要求普选,也是符合中国领导人要求的。
    
    我最近谈到中国人要诚实。中国领导人说要“以民为本”,香港人拥护中央,要求普选,中央应该高兴。政府与老百姓的关系应该清楚。
    
    记者:您认为政府具体该做些什么呢?
    
    鲍彤:我想应该更深入的了解老百姓的意图,满足他们的要求。中央政府的任务,就是满足老百姓的要求,而不是反对老百姓的要求,我想这是一个中央政府,一个称职的中央政府,应该做的事情。
    
    记者:在南非曾庆红被指雇凶枪击法轮功学员,您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鲍彤:我不了解这个情况,我想如果他(受害者)是中国人的话,政府应该对这个事情表示关心,因为是中国的公民在外国受了伤,应该对负伤的人表示关心、关怀。如果他不是中国国籍,但是是华侨,是海外华人,我想做为炎黄子孙,也应该以手足之情对他表示关心。我不知中央政府外交部的发言人有没有对这位中国公民,或者这位海外华人的负伤表示关心、表示悲痛、表示同情?
    
    记者:没有,恰恰相反..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
    
    鲍彤:那我想如果要做政府,对自己的子民应该表示关心、应该表示同情,我想这是一个政府的责任,否则没有资格作政府。
    
    记者:您知道蒋彦永医生吗?
    鲍彤:他是我五十年以前的同学,他一直在给我看病。
    
    记者:您知道他最近的情况吗?
    鲍彤:不知道。
    
    记者:他最近消失了,有媒体报导说是江泽民下令抓的。 蒋夫人被放回来,出来以后身体欠佳,而且有话不敢说。
    
    鲍彤:我不相信有这种事情,因为我们的宪法规定,人民是有言论自由的,因为刚刚开的人大又加上了一条,说是要尊重和保障人权,所以我相信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在我们国内发生。
    
    蒋彦永医生是一位很诚实的医生,他是我的老同学,我尊敬他不光是因为他是我的老同学,也不仅仅是因为他经常给我看病,都不是。我最尊敬他的就是去年SARS流行时,是他首先揭露了中国卫生部长撒谎,从而使中国SARS流行的情况能够为中国老百姓自己所知道,也能够为全世界的旅游者、全世界的卫生组织所知道,这样子对了解SARS正确情况,及时的遏止SARS在中国和世界的流行,是有很大功劳的,我想他是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中国人民极大的尊敬,在全世界也享有极高的声誉。他非常勇敢的批评这个撒谎的卫生部长,从而让中国老百姓跟全世界老百姓了解了SARS的真相。对这样的一位医生,我想中国政府有责任保护他,中国政府应该以他为骄傲,应该觉得尊敬他、保护他,即使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也应该保障他的言论自由,也应该尊重和保障他做为公民的权利,更何况是这样一位受中国老百姓和世界医务界尊敬的一位医生呢?所以我不相信有这样的一件事情可以发生在中国。如果发生了,我想唯一的办法是立即改正错误,除此以外绝没有第二个办法,我想应该是这样。
    
    记者:据说是因为他给温家宝写的一封要求给六四正名的信传到外界来了。
    
    鲍彤:我知道,我想大概是今年开人大会议前后,大概在这个时候我知道这件事情,我想如果是跟这件事情联系起来,那就更不应该了,因为这不过是他表达了中国许多老百姓心里要说的话而已。
    
    记者:赵紫阳先生你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吗?
    
    鲍彤:没有,我跟他没有什么联系,我不可能跟他有任何联系,所以我不知道消息,中国的报上,中国的广播上、电视上,也没有赵紫阳先生的消息,我知道的消息都是从海外的媒体的一些报导,来有所了解。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