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省艾滋病村现状恶化,凤凰卫视采访遭遇暴力阻挠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4年7月30日)
    作者:痛失吾爱 提交日期:2004-7-21

       今天锵锵三人行嘉宾是曾子墨,刚刚从河南艾滋病村偷偷采访回来,她介绍了当地的采访情况  。说偷偷采访,窦文涛和梁文道都很奇怪,采访为什么要偷偷进行? (博讯 boxun.com)

      曾子墨隐晦谈到当地的一些地方官员显然是不希望将此地现状曝光。

      虽然几年前河南艾滋病村早已经被媒体曝光,但是地方官员仍旧不希望记者对今天现状深入采访。

      曾子墨一行采访组从夜里两点起床,三点出发,由当地村民和志愿者带领夜里悄悄进入村里,其中大部分HIV病毒携带者或者发病的村民都很愿意配合采访,而且帮助他们藏录影带子(这些带子如果被发现会被当地阻挠采访的人抢走或毁掉),他们都是很善良真诚的。在后来他们的采访被当地村官或着说是打手吧发现了,就上来阻挠,期间发生比较剧烈的肢体冲突。有录象为明证。据曾子墨解释,一开始上来阻挠他们的那个人也是艾滋病村民,他上来对记者说,你们赶快走吧,他们(应该是村官的打手吧)发现了你们会比较危险。他其实还是善意的劝告,而后来又围上来一群人,坚决阻挠 他们的采访,支援者和他们理论,为什么不让采访,回答,没有用,又问谁规定不让采访,回答县里面,志愿者比较气氛,由于双方说的方言,我听不太清楚 ,最后有一个人上来揪住志愿者的 衣领子,说信不信我打死你。录象到此结束。曾子墨又解释说后来发生了一些冲撞,而上来 揪志愿者衣领子的那个比较嚣张的人竟然本身就是患艾滋病的村民,他也帮着当地村官阻挠媒体的采访,仗着自己有艾滋病,他不怎么用拳头打人,就是上来挠或者抓(一但被他抓破皮出血,后果肯定不妙),把自己当做了武器,所以别人对他有所顾及,一般比较好使。这样的同时是受害者又为虎作伥的 村民比较少,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呢,是因为他们能获得一些免费的药品,比别的患病村民能多一点点好处吧。

      曾子墨继续解释到,由于艾滋病村被曝光,上边比较关心,所以拨款给当地好帮助当地村民的医疗生活,结果这些款项并没有被当地的艾滋病村民得到多少,可以说非常少,因为当地村民也并没有得到免费药物,生活十分艰难,基本过不下去了,自家庄稼地里都埋着一个个坟头,家家都有,连成一片,有的一家死了好几个,境况十分悲惨。而与此相反的是,当地的村大队的房子就修在村头,无比气派,比村里任何一家房子都气派,原来上边的拨款竟然被用来修村官们的办事处了,而这个办事初就修在村子的入口处,其实也是用来阻挠 媒体随时可以进村采访,这也就是为什么曾子墨等要半也悄悄入村采访的原因了,白天根本不让进,村大队就象一个碉堡了。说到此处,窦文涛插了一句说,这怎么让我想起来以前地下革命工作者悄悄进村和老百姓接头,而这里到底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节目的后半段,曾子墨说要特别感谢这次协助他们采访的志愿者,而其中一个—丹(北师大研究生,我忘记了他的姓,似乎姓赵,只记得他叫丹)他还在村子里开半了一所免费学校,由国际捐助,一些教会友人和国内志愿者捐助开办的,其中的老师都是志愿者,只包食宿,一开是有很多学生来学习,可惜在此期节目播出前一周,已经被当地强制解散了。梁文道非常不理解,问为什么?曾子墨也无法明确解释,只是反复说有些原因不必要说明,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

      前两天在泰国开世界艾滋病大会,艾滋病这个话题有一年一度的被媒体提起,因此 就有上边的人又要去河南艾滋病村访问还是慰问不得而之,而其中有两个艾滋病村民又被抓起来管制了,这两个艾滋病人原先都有丈夫妻子,后来彼此的丈夫妻子都因艾滋病发作死去,分别留下三个子女,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两个苦命的人就走在了一起,抚养6个孩子,打伙过起了日子,可是谈到自己的丈夫妻子还都是指自己已经故去的亡夫亡妻,而不是身边人。他们经常上访,由于这个,这次上级来艾滋病访问之前,就把这两个人抓起来,以防止其倒时候说真相吧,罪名是妨碍社会治安罪。其实说起上访,他们都有什么要求呢?曾子墨说,其实他们的要求很少很可怜,就是希望能得到些免费药品,或者政府能照顾他们的生活,还有 一些人,自己病了,也知道要死了,可是他们的小孩子是健康的,他们希望他们死了政府能帮助照顾他们的孩子,可是就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也是不可能的。已经有些才13岁的孩子,到新疆去打工了。

      窦文涛说,咱们人可能都有点自私的小心眼,可能是贪污一点小钱,这个也有可能,可是这是人命啊,怎么能有那么一些人觉得别人的命一点都不值钱,几百条人命也不如他一个乌纱帽值钱重要。曾子墨讲,是的当地的一些人就是认为这些老百姓的命值钱,他们希望这一代人(可能是只患病的一代)全死光之后,以后就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们就是 等这一代的人全都死光,他们就是这样想的。梁文道说这其实和日本人做法一样,日本人就是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他们等南京大屠杀的一代老人都死光之后,他们就认为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发生过了,提起就不会有感觉了。

      窦文涛脸色凝重地说曾子墨是功臣,她参加了这次采访,告诉了大家一些不知?br> 赖恼嫦啵涤Ω萌么蠹抑溃鋈瞬荒苊挥辛夹摹N蚁胝庖残砭褪亲雒教宓娜说牧夹陌桑谝淮味运谐缇吹母芯酰淙晃抑廊羰欠锘俗芗嗖蝗貌ィ嘉奶魏驮幽牧夹脑俅笠参抻茫墒腔故钦娉献鹁此且幌隆?br>   梁文道说我们中国人有讳疾忌医的特点,有什么病不喜欢让人看,其实媒体就是社会的医生,有病不让医生说,说要杀了医生,可是你的病还在那,并不会好,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节目最后,也许由于此期节目太敏感,所以窦文涛在屏幕上已经打出本节目只代表嘉宾观点,与本台立场无关的字幕的同时有强调了一遍,这只是嘉宾个人的看法,而曾自墨最后也说,提出这些其实还是希望大家好。

      (注,节目一开始就说某省某个地方,只有一次曾子墨说得太溜,一不小心说了河南省,然后又马上笑笑改口,说是某省某省,身边2个人也会心的一笑)    以上是基本复述了今天锵锵三人行的节目大概,全凭记忆,有稍许不符之处也有可能,敬请原谅,但90%完全是事实。这期节目可能有的人已经看了,有的人没看,想看的话半夜11点半还可以重播。    我感慨的不是别的 ,是河南艾滋病村早已经曝光多年了,当年一位老教授带领徒弟来此地就是悄悄看病探访,并遭到当地打手的粗暴阻挠好不容易突破阻力曝光成功了,得到中央和社会的关注,想不到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当地情况已经没有得到改变,而且随着发病期的到来,情况更惨,改变的都是形式。得到内外媒体如此关注的事件,几年来不断有领导慰问作秀,记者媒体采访,结果现实情形依旧没有改变。原来一切都是形式而已。

      不想多说什么了,本来我上边的也是废话,我混吃等死吧。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