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市委书记暗访:特大矿难根源在于“官煤结合” (图)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4年8月19日)
    

     经过多次暗中查访,娄底市委书记蔡力峰得出结论:矿难的根源在于“官煤结合”。Photoex (博讯 boxun.com)

      南方周末记者 栗源 实习生 丁荷莲

      蔡力峰经过多次暗访后认为,矿难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官员利用权力为矿主提供不合理保护,从中渔利。但要根治此弊显然不是如此简单

      “很多人提心吊胆,生怕自己被查出什么问题来。”湖南省涟源市的一位政府官员 对记者形容他身边的同事们。

      令那些政府官员害怕的是一个由20个人组成、进驻涟源的调查组,调查组为调查“7.26矿难”而来。7月26日,涟源市安平镇银广石煤矿发生特大安全事故,16名矿工遇难。由湖南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严寅初担任总负责人的调查组分为管理组和技术组,前者调查安全技术环节的漏洞,后者则调查银广石煤矿在管理中的漏洞。

      涟源是娄底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娄底市的最高级别官员、市委书记蔡力峰与调查组进行协调工作时说,请调查组从他开始查起,一捅到底。“不管是谁与这桩矿难有关系,都要查出来严惩不贷,公之于众。”8月6日,他当着记者的面这样说。

      蔡力峰的承诺与部分政府官员的恐惧并非无的放矢。蔡力峰曾经多次隐瞒身份对娄底的众多煤矿进行查访,他认为,矿难的根本原因是“官煤结合”———政府官员利用权力为矿主提供不合理保护,从中渔利。

      娄底矿难为何难以遏止

      在银广石煤矿所在的安平镇,数百米长的一条街上有两家寿衣店和两家花圈店,公路边的墙上随处可见从事尸体防腐业务的联系电话。一家饭馆的老板娘说:“这里的棺材生意和寿衣生意都能维持,因为煤矿经常死人。”

      娄底地处湘中,煤炭储量为湖南之首,地形地貌复杂,难以形成大规模集中开采,多为小煤矿作业。1993年至2002年,娄底市各类煤矿平均每21天就发生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事故,每152天发生一次死亡10人以上的事故。2002年,娄底市煤矿发生事故89次,死亡243人;湖南有9起特大煤矿安全事故,娄底占了6起。

      从事这种危险职业的是每天在井下作业的6万名矿工,他们都是家庭的经济支柱甚至惟一来源。

      蔡力峰上任娄底市委书记的两个月后就目睹了一次矿难,身在现场的蔡力峰甚至听得到被困矿井之下的矿工敲打井壁的声音。那次矿难最后有17人遇难。

      “我想知道为什么娄底的矿难如此频繁,如此难以遏止。”蔡力峰开始以煤矿技术员的身份到各个煤矿进行查访。

      尽管多数关于矿难的材料都在强调娄底煤矿不利的开采条件,但蔡力峰在私访中得到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权力和资本的交易。

      蔡力峰说,政府官员与矿主的交易有两种。一是为不具备合法开采证件的非法煤矿提供生产方便;二是帮助原本不能合法开采的煤矿取得合法开采的证件。第二种交易更为隐蔽,更难以查处。

      通常而言,一个煤矿开采要具备采矿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营业执照和矿长资格证书。其中,采矿许可证由地质矿产资源管理局核发,煤炭生产许可证由煤炭局核发,安全生产许可证和矿长资格证由煤炭安全监察局核发,营业执照由工商管理局核发。

      这些证照中,除了营业执照由当地工商部门核发外,其他四证最终的核准权都在省级部门,但省级部门核准的依据正是各乡镇、县、市的建议。基层政府官员可以推荐这个煤矿,也可以推荐那个煤矿,这给了他们一个巨大的寻租空间。2003年至今,娄底市有60多个官员因为涉及煤炭腐败而被查处,其中多数是乡镇一级官员。

      官煤如何结合

      通过这些手段,没有合法开采资格的煤矿轻易获得了合法开采的证件。一个矿主告诉记者:“如果严格按照国家要求的安全标准实行,娄底恐怕没有一个煤矿能够真正达到标准。”

      那位矿主说,对付政府官员可以采用两种方法。第一,一次性“搞定”。即当矿主需要政府官员“办事”的时候,直接行贿,数额动辄上万元。第二,隐蔽参股分红。这种方式是矿主通常用来“解决”重要官员的。如果不是出现重大的矿难事故,矿主或官员主动交代,这种行贿通常不会被查出来。“盘根错节,非常隐蔽,官员和矿主结成同盟,很难突破。”蔡力峰说。

      “利益太重,得到利益太容易,太隐蔽,查起来太艰难。”有位矿主连用几个“太”字形容“官煤结合”。涟源市检察院检察长施健鑫认为,完全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刚惩治一批人,又来一批人继续腐败。

      蔡力峰说,一开始官员出卖权力给矿主办事,矿主尚对官员有几分畏惧,一旦纠缠日深,结成利益共同体后,矿主就不再畏惧官员。据说,有的矿主随时可以对镇长拍桌子。

      蔡力峰发现,“官煤结合”现象在娄底已经相当普遍,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整治之道

      8月6日,从涟源到安平镇的公路上几乎看不到运煤车。安平镇的一个饭馆老板说,煤矿停产之后,饭馆生意冷清了许多。发生“7.26矿难”的银广石煤矿已经关闭。离矿井10余米的地方竖着一块牌子,上面用红字写着“综合治理、总体推进、安全第一、预防为主”。

      煤矿对面是一排破旧的楼房。楼里曾经住满了矿工,现在只有来自张家界的谢深台一家三口。儿子谢斌一个人在矿里的食堂看电视。谢深台去另外一个煤矿找活去了。谢深台的妻子说,矿主还欠谢深台1万多元的工资,现在矿主跑了,工资也没着落了,只能在这里住着。她说,她希望煤矿赶紧重新开,不然就没饭吃了。

      长期关闭煤矿是不可能的。对许多人来说,煤矿是他们的生计来源。在娄底,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事故后关闭煤矿,矿工却集体上访要求重新开矿。

      蔡力峰知道谢深台他们的要求———不能把煤矿关太久,关太多。但减少矿难发生又势在必行。在这种情形下,蔡力峰采取了严厉的手段。

      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蔡力峰说,对于涉及煤矿腐败的官员,一定要“从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穷、名声上搞痛”。他也知道这种说法会给人以独断的印象,“但人命关天,又面对复杂的形势,我不得不如此。”

      娄底市的第一步是准备出台一个十分“狠”的文件。文件规定,政府官员在煤矿中参股分红者,立即辞退;收受贿赂者,从重处理。

      尽管如此,蔡力峰还是颇费踌躇,因为他“要动的恰恰是要依靠的人”。记者在娄底调查得知,现任娄底市某领导可能参股了某个煤矿。蔡力峰承认,他在与一张紧密相连的“网”抗争,“他们很有力量”。

      蔡力峰认为,各级政府官员对煤炭安全生产的重要性认识不深与矿难也很有关系。那些官员认为,要开煤矿就一定要死人。

      无论如何,整治“官煤结合”将是蔡力峰最主要的工作之一。他说,上级让他来娄底,也许是考虑到他年龄已大,不会因为顾及仕途而患得患失。2003年2月,蔡力峰从益阳市市长调任娄底市委书记。

      事实上,蔡力峰已是无路可退。近年来,煤矿开采的利润非常高,矿主们的拼命挖煤给安全留下大量隐患。同时,煤炭供应紧张在短期内无法缓解,非法开采的小煤矿很可能重新出现。

      到现在,“7.26矿难”的原因仍然还在调查之中。而在7月1日,也就是矿难发生的25天前,有关部门曾经因为该矿存在安全隐患而要求停产整顿。结果要求并未得到执行。娄底市已经表示,要严厉惩处涉嫌该矿腐败的政府官员。

      管理调查组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涟源说,目前调查工作进展艰难。银广石煤矿的7个股东之中有6人逃之夭夭,他们和政府官员之间有什么交易,现在无从查证。湖南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严寅初不排除这6个人的脱逃“别有隐情”,他称“别有隐情”的意思是指这6个人是在某些人安排之下脱逃。涟源市检察院检察长施健鑫同意这种可能性的存在。涟源市政府的领导因为开会,没有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