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奉节经委主任死因遭质疑 有人怀疑其被灭口 (图)
(博讯2004年9月04日)
    

     经委主任被杀十几天后,尸体从梅溪河中打捞出来。 (博讯 boxun.com)

    

    奉节行政审批大楼刚刚投用,外檐即发生坍塌。

    

      新闻提示

      曾引起媒体广泛关注的重庆奉节县经委主任刘世权死亡事件,目前奉节已做出官方认定。据《重庆商报》9月3日报道,奉节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及新闻发言人王程在9月2日对外宣布,奉节警方认定刘世权系自杀身亡。对这一认定结果,刘世权家人表示并不知情也不认同,而记者长时间关注此案,通过调查发现,刘案仍疑点重重。

       今年4月13日晚,奉节县经委主任刘世权失踪。4月25日早,在距梅溪河大桥上游约100米处,警方打捞出刘世权尸体,尸体没有腐烂,但因长时间浸泡已经肿胀。后经有关法医鉴定,刘左颈部舌骨断裂。

      记者昨日与奉节县公安局局长邓海平取得联系,邓海平说已将认定刘世权自杀的结果告诉了刘的家人,而对于记者对刘案所提的疑问,邓海平未接受采访。

      奉节警方认定刘世权为自杀

      刘世权于4月13日晚失踪后,4月14日早,奉节警方接报,在距离奉节新县城12公里的梅溪河大桥上发现了刘平时所驾驶的渝F60210黑色桑塔纳轿车,警方发现轿车两扇前门已撞损,两个前轮严重变形,方向盘、仪表台上布满了血迹,警方在桥边栏杆处还发现了刘世权当天穿的一双鞋子,在桥栏杆上还有喷溅的血迹。

      对上述的这一现场,《重庆商报》称,此后奉节警方介绍的情况是,通过DNA鉴定,刘世权车内的血迹、毛发及皮肤组织均为他个人所留下,而且,血迹呈滴落状或喷射状。事发时,除有人听到“啪”的一声外,没有听到任何打闹声。而且桥两头都有人朝桥中间走,除发现被撞坏的车子停在那里外,均没有发现有可疑人员经过。对于刘左颈部舌骨断裂的疑点,经公安部第二科研所鉴定,认为车子在桥上高速行驶中撞击左右人行道时可以形成。

      按照《重庆商报》的报道,“奉节警方通过层层技术鉴定、大量的调查取证、综合分析判断,认为可以排除情杀、仇杀和劫财的可能。同时,警方还从很多疑点上分析判断刘有自杀的迹象。于是,认定刘世权之死属自杀事件。”

      警方认为刘开车撞桥栏杆,再跳入河中

      4月中旬,住在奉节梅溪大桥桥头的一居民向记者介绍他听到的情况是,当晚他听到两声车撞桥栏杆的巨响,几分钟后,又听到“扑通”

      一声响,而据此后警方介绍的情况是,当晚,刘世权先是驾车撞上前行方向后边的前栏杆,然后又飞驰到左侧撞上左边的桥栏杆。

      而按照奉节警方认定的刘世权自杀结果推论,刘先是两次撞桥,受伤后,血溅到了方向盘和桥栏杆上,然后脱掉鞋子,跳入河中。

      而在奉节民间最为集中的一种看法是,刘开车行至梅溪河大桥时,迎面有车开过来挤对刘,才致使刘两次撞桥栏杆,一番搏斗后,来人将刘世权扔入梅溪河。

      刘世权家属对自杀认定不可理解

      据《重庆商报》报道,经刘案办案民警介绍,刘世权在出事当天曾算命有血光之灾和大难,就在算命当天晚上,刘曾把侄儿、侄女婿等招到一起吃火锅,举动反常,刘曾像安排后事一样,叫他们要团结,莫扯皮,要常回他老家看望他父亲,事发当晚,刘世权一人出门,刘妻提出陪他出门,遭到刘拒绝,刘还打了妻子一耳光。

      就此情况,记者昨晚打通刘世权奉节家里电话,一位自称帮助刘家看家的刘世权亲属说,此前并没有接到警方通报刘世权自杀的认定通知,他们觉得警方认定刘自杀不能让人理解,同时,该人士也否认了事发前刘世权算命和召集亲戚吃饭安排后事以及打妻子一说。

      今年4月份,刘案发生后,记者到奉节采访,刘世权妹妹曾明确告诉记者,当晚刘世权和爱人一起吃的饭,饭后刘提出到梅溪大桥附近的夔门大酒店安排第二日的一会议接待事项才失踪。

      此后,记者向奉节县经委求证,得到证实,第二天确实在夔门大酒店有一接待任务。

      奉节民间曾流传刘被“灭口”

      实际上,记者今年6月份赴奉节采访,从奉节县经委获悉,在刘世权失踪的前一天,奉节县审计局曾派人到经委找过刘世权。

      而一个事实是,奉节县经委一位现任官员介绍,近几年,奉节县经委系统的国企、集体企业几乎全部破产,在职工的移民迁建过程中不同程度存在着账目不清、建房违规招投标等问题,很多职工因此到县委县政府、重庆和北京上访,而其中反应最激烈的包括上述的丝绸公司,以及县建筑总公司、外贸公司、丝绸厂等。

      “有些企业的账目肯定不透明”,作为国有企业的监管者,奉节县经委党委书记胡建说,原则上让职工自己建设新房,但是很多都是企业的法人代表收了钱在建设,账目又不公开,让群众十分气愤。

      当地企业移民资金由单位法人支配,一些建设项目的暗箱操作引起职工不满,经委正是资金使用的监督者,有关人士分析,对于企业移民资金使用中的问题,作为监督者的经委主任应有所掌握,因此有人怀疑刘世权死于“灭口”,并且这一说法曾在奉节坊间广为流传。本报也曾在5月12日以《重庆奉节经委主任之死背后:企业迁建疑云重重》为题予以披露。

      今年6月底,本报记者第二次到奉节采访,通过知情人获悉某女士表弟在刘案发生的当晚看到刘世权在桥上曾与人搏斗,随后记者两次联系上该女士,第一次,该女士否认她表弟曾看到刘世权在桥上与人搏斗,第二次接通电话后,该女士改称自己没有表弟。

      同是该月,奉节城区派出所一所长谈论起刘世权案件,称内部早已认定刘为自杀,而对于这一认定结果,该派出所所长的意见是“太荒唐了”。

      奉节刑事案频发

      今年以来,奉节案发频频。

      春节后,奉节实验中学一男生在放学后被刺数刀死亡;其后奉师附小一名副校长被捅数刀身受重伤。

      4月17日,奉节警方在梅溪河打捞出一具无名尸体,死者一只脚被砍掉。

      5月1日,在距奉节县政府约300米处的一座大桥处,发现一具女尸。

      今年3月10日,奉节县外贸公司总会计师史光瑜被人杀死在家中。

      7月12日,县林业局长罗启辉因查封小煤窑被该县千万富翁刘斌雇请的湖北职业杀手砍成重伤。

      7月24日,个体船老板刘中平被绑架遭杀后沉尸河中。

      史光瑜被杀案同样遭质疑

      在奉节发生的刑事案件中,史光瑜案的结案同样被人质疑(该案被定义为劫财故意杀人)。

      《重庆商报》称,8月28日,奉节警方对犯罪嫌疑人刘罡和柳俊突审,两人对刘中平绑架撕票案供认不讳,同时还交代奉节县外贸公司总会计师史光瑜也系他们所杀。犯罪嫌疑人刘罡和柳俊此后交代,3月10日上午,他们打电话给史光瑜,要她当天中午在家里接一个邮包。

      中午12点多,刘罡再次打电话给史光瑜,确认史正在家里等候。刘罡和柳俊便提着一袋水果敲开了史光瑜的家门,史开门时,他们谎称是史光瑜儿子的同学,刘、柳二人顺利地进入史光瑜的家。

      此后,刘罡和柳俊掏出刀子,跟史光瑜要钱,史交出家里的3000元现金和存折后,请求两人不要杀她,而晚上8点30分左右,刘、柳二人害怕事情败露,将史杀死在床上,随即逃离现场。在杀害史光瑜后,刘柳两人并没有将她挎包里的1500元现金拿走,从而制造了不是劫财的假相,也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而记者此前4月份到奉节采访,奉节县公安局一名刑警说,史案发生后,史身上的800元钱和家中有价值的物品都没有丢失。另一个事实是,史光瑜所在的外贸公司在移民建房过程中,移民资金的使用和移民建房等问题同样遭到公司职工的质疑。

      在史光瑜被杀之前,在外贸公司职工代表的要求下,奉节县商委和职工代表曾进驻公司查账,而在查账结束后不久,查账人李良(化名)便接到恐吓电话,对方让他小心点,“再搞我就把你砍了。”

      而案发后,外贸公司职工担心史光瑜的死跟公司的账目不无关系,当地警方和检察机关也曾意识到这一问题,史光瑜被杀约一周后,奉节县检察院曾派人到外贸公司询问了有关账目情况。而在4月13日,史光瑜家再次被翻,书全被乱扔在地上,箱子柜子翻得一片狼藉,但值钱的东西同样一样没少。 新京报 记者刘炳路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