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假冒名牌从中国大陆涌向世界
(博讯2004年10月16日)
    曾慧燕/「警察来了,快走啊!」一声吆喝,推着手推车的华人小贩一边迅速将正在兜售的「名牌」货品用黑布蒙上,一边推着车子拔腿飞奔作鸟兽散,钻入小巷弄避风头;临街的店铺,也紧张地拉下铁闸,吆喝正在挑选皮包的顾客赶快离开。这是纽约华埠居民和游客熟悉的「坚尼路即景」。

     纽约华埠坚尼路(Canal Street)与百老汇大道(Broadway)行人如鲫,这里是全美第一大的仿冒名牌货的集散地,纽约市警察总局五分局的警员,三不五时就来取缔仿冒名牌,并于今年数度展开大规模的扫荡行动,连续查封多家贩卖仿冒品的店铺,以及直捣收藏冒牌货的货仓,没收一袋袋仿冒名牌的皮包、首饰、太阳眼镜、影音光碟等,数量相当可观,遭查封的店铺业主以华人居多。 (博讯 boxun.com)

    尽管警方扫荡仿冒品成效斐然,但持续进行的扫荡行动,并不能完全有效遏止非法贩卖活动。坚尼路上,仍不时可以看到小贩与警察大打穿街钻巷的游击战,你来我躲,大玩「捉迷藏」。一旦警察离开,他们依然故我,又回到固定地点继续向游客兜售各种盗版DVD与仿冒手袋等货品。

    贩卖仿冒名牌的大本营

    曼哈坦华埠一向是贩卖名牌仿冒品的大本营,售卖仿冒品的小贩几乎每天、每个周末都占据介乎百老汇与拉菲逸街之间的坚尼路街区作「路边摆卖市场」,尤喜聚集在百老汇以西夹坚尼路的人行道上摆卖,因为那里是纽约市警察总局第五分局和一分局的交界处,以前属两不管地带,由于仿冒名牌越来越曾慧燕猖獗,现在两个分局都会轮番取缔。

    坚尼路的人行道平时就已人潮挤拥,周末假日大批小贩或手推着车,或肩背手提藏着仿冒货品的黑色垃圾袋蜂拥而至,吸引川流不息的游客驻足选购。事实上,到坚尼路选购「名牌」手袋,已成为许多纽约客与观光客走访华埠的主要原因之一。游人加上小贩,使这一段坚尼路寸步难行。过去坚尼路曾发生小贩太多为争位置而大打出手的事件,警方表示,小贩不但导致人行道拥挤易生意外,像打架的暴力事件,也是警方要取缔的原因之一。

    在坚尼路摆卖冒牌货的华人小贩,不少是温州籍新移民,且以女性居多,有些是夫妻或母女档。他们贩卖的很多货品都不是自己进货,而是为仿冒品供应商兜售,从中赚取佣金,但一旦货品被警方没收,就得赔钱。

    一名叶姓女子抱怨说,警方的取缔行动如「强盗」,有的小贩被迫「弃货逃跑」,留在人行道上的货品全被警方没收,令她们「血本无归」。在她们的认知中,不认为贩卖冒牌货是「违法」行为,而是为了「讨碗饭吃」。叶小姐说,她们大多没有合法居留身分,也不会英文,只能靠向游客兜售批发来的货品维生,每日都在警方「你追我跑」的紧张气氛下求生存,风里来雨里去,赚的都是辛苦钱。

    另一位姓萧的太太说,温州人刻苦耐劳、团结,凡事抱成一团,平日她与几个乡亲三五成群结伴贩卖,为的是有个照应,大家可以「守望相助」。她说,虽然在街上摆卖提心吊胆,但再怎么辛苦,也比到餐馆打工好。只要她们一天卖出四个皮包,至少可以赚60元,比在衣厂工作10小时赚的钱要多,也没那么辛苦。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温州女子说,吃这碗饭可要神经坚强,尤其不能有心脏病,否则一听到「警察来了」,很可能当场吓得心脏病发。平日摆卖,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有风吹草动就要溜之大吉。同时还要「慧眼识人」,要善于辨别真假警察和各类客人。曾经有新入行的老乡「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向巡街的便衣警察兜售仿冒名牌货品,「自投罗网」。也曾发生西裔歹徒冒充便衣警察抄走她们货品的事情。

    这名小贩感叹,现在警察对她们的取缔越来越严厉,这口饭越来越难吃了。以前,每当风雪天,警察一般都不会到街上巡逻,正是她们摆卖的好时机。但近一两年,警察却经常来「找麻烦」。今年初春一个下雪天,由于仍有不少游客前往华埠游览购物,她与几个女伴为了h做点生意,冒雪摆卖,以为天气不好警察可能正在室内享受暖气喝咖啡,一时放松警惕,结果被警察逮个正着,仿冒名牌皮包当场被没收,血本无归,欲哭无泪。

    警方指出,坚尼路上的非法小贩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估计每天都有超过50名小贩在街上售卖仿冒品,这类以此为业的小贩,在华埠至少有150人以上。这种现象已引起警方高度重视,正在全力调查仿冒品的来源,警方认为,只有釜底抽薪,除恶务尽,才能解决坚尼路小贩引起的治安问题。

    五分局一名警员指出,售卖仿冒品是非常赚钱的行业,有人月入数千,而且即使被抓,法官顶多也是判以数天的社区服务,例如打扫街道或公园。因此越来越多新移民「前仆后继」加入贩卖行列,他们大部分没有合法居留身分。

    纽约法拉盛一名曾遭警方取缔仿冒货品的华资公司负责人指出,这是一种「低成本,高利润」的生意,他们并不是存心损害名牌厂商的利益,只是为了满足部分中低收入消费者的购买能力和欲望。

    在百老汇大道一间狭窄店面经营礼品店的华裔东主说,做他们这一行的,「你有老千计,我有状元才。」他们雇有专人在街头把风,老远看到警察或「可疑人物」,就透过手机或对讲机通风报信。一旦发觉情况不妙,就会迅速拉下铁闸,人去店空,让警方「查无实据」。经过屡次取缔,他们也学得「更聪明了」,为免损失太大,他们不敢再明目张胆将冒牌货放在显眼处,而是藏在黑色垃圾袋内,放在店铺的「暗格」中,甚至藏到其他地方。

    对于有心前来「捡便宜」的游客,他们先给对方看型录、照片,议好价后才把货品拿出,或由专人前往附近的货仓取货,即使被截获也损失不大。而一个在坚尼路卖仿冒品的人上午被逮捕,下午就会回到街上再度「营业」。

    针对出售仿冒品的店家和小贩将货品藏在华埠货仓的做法,五分局经过跟踪追查,曾于今年1月6日在华埠获架街(Walker Street)破获一个仿冒品货仓及批发中心,检获大批的盗版雷射唱片、雷射光碟,都是最新推出市面的流行音乐和电影,其中还有一些色情影带,此外还有大批的仿冒名牌皮包,包括Louis Vuitton和Burberry等牌子,警方人员总共充公了超过30大包的货品,市值不菲。警方研判,华埠很多无牌街头小贩都是在该处贮货,类似地点华埠还有不少,包括在格兰街和巴士打街等无处不在。

    据指出,有些华埠的手推车街头小贩是受聘的「雇员」,每天前往类似获架街这些货仓向「老板」取货。如果警方前来扫荡,立即互相通知,部分小贩则推着车回到这些货仓避风头。警方目前正在大力取缔这些货仓。

    华埠出售的「名牌」手袋款式多样化,各种名牌应有尽有,无论Prada、古奇(Gucci)、克丽斯汀ܨ迪奥(Christian Dior),还是目前最流行的仿冒品路易威登LV的皮包,包括今春最流行的粉红色和白色的樱花系列手袋,在华埠一直热卖。甚至原厂没有生产的「LV拖鞋」、「LV发夹」,仿冒品都走在潮流尖端率先推出,以不到10元的低价出售。

    维妙维肖以假乱真

    纽约和洛杉矶分别是全美第一、第二大的仿冒名牌货的集散地,德州休士顿名列第三。追本溯源,知情人士指出,在美国东西两岸华埠贩卖的仿冒名牌货品,产地主要来自中国大陆浙江省及广东省。仿冒名牌集团看准人们爱买名牌但不想花大钱的心态,凭着以假乱真的做法,在大陆工厂生产出逼真的仿冒品,加强了仿冒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据指出,大陆的名牌皮包仿冒者依照仿造技术的高下、材质及车工的优劣,对仿冒品进行分级,与正牌产品几乎没有差别的是AA级,只销往西方国家;最高级的是3A等级,仿冒品维妙维肖,几达精品程度,价格也较贵。A货最粗糙,一般消费者比较容易分辨,价钱也较低,通常只在大陆市场销售,有时也会流入美国的路边摊。

    仿冒集团将仿冒品藏身货柜闯关来美,转手获利相当惊人。仿冒精细的名牌皮包,随便一个也要上百元,差一点的几十元有交易。纽约华埠路边名牌仿冒品的客源,主要为本地上班的白领族和外地游客。

    知情人士指出,广东和浙江都是多个外国名牌产品在大陆加工设厂的合法制造中心,如名牌厂商Coach就在大陆设厂,很容易获得原料和配件,合法加工厂的机器也容易被仿冒者取得。仿冒皮包的投资回报率高达百分之一百,一个货柜的仿冒皮包,利润达二百到四百万元。仿冒品在美国几乎通行无阻。

    只在欧洲制造的路易威登皮包,在大陆仿冒货品中最受欢迎。LV公司对仿冒者展开积极反击,为此在全世界聘请40名全职律师、250个调查人员,去年在全球范围内,参与了420次对仿冒集团的突击和8200次法律行动。其他名牌厂商如Kate Spade、Chanel、Coach,也都纷纷展开民事与刑事查缉仿冒品的行动,捍卫自身权益。

    在纽约华埠多次的突击扫荡行动中,代表「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克丽斯汀ܨ迪奥」(Christian Dior)、「第凡内」(Tiffany)、「古奇」(Gucci)等世界知名时尚厂牌公司的代表律师及私家侦探,每当警察取缔时,也在现场协助检视仿冒品,将没收的仿冒品打包进行销毁。

    据协助纽约警方查缉仿冒品的LV代理商指出,名牌仿制的技术越来越好,华埠仿冒的LV皮件,大都是3A等级,也就是从车缝线到裁剪,以及隐藏的条码,都和真品几乎完全一样。

    拿起一个在华埠大行其道的LV新款手袋,无论质地、款式还是做工都很不错,外行人的确难辨真假。据LV销售员指出,以前辨别真假,只要看对花就可看得八九不离十,现在仿冒技术日新月异,看对花、编号都不准了。通常皮件的「质感」是最好的评判依据,真品的皮面较挺而平整,仿冒品的皮革材质看来较为「软趴趴」。

    使用冒牌货出糗

    原籍湖北的金小姐,几年前因使用仿冒品「出糗」后,发誓下辈子都不再用冒牌货。她说,她在北京秀水街花五百元人民币买了个「AA货」的LV旅行袋,每次外出旅行都带着它。有次她坐中国民航的飞机自纽约飞北京,下机时打开头顶上放手提行李的机舱一看,「怎么有两个一模一样的LV旅行袋,哪一个是我的呢?」谁知话刚落音,后边座位一个华裔男子立刻接腔:「谁说一模一样?两个可大不一样!」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瞟了她一眼。

    金小姐说,那一刻,她恍然大悟,羞愧得恨不得钻到飞机座位底下。原来,对方的是正牌货品,而且还是「行家」,一眼就看穿她用的是仿冒品。后来,她请教内行人,才知她的旅行袋虽然做工不错,但花纹不对口。她视这件事为平生「奇耻大辱」,从此以后,再也不敢用冒牌货。

    行家指出,许多消费者爱用名牌,但没有多少人弄得清楚「老人头」的皱纹有两道还是三道?「鳄鱼」的嘴向左还是朝右?「梦特娇」的花瓣究竟有几片?这些令人「蒙查查」的品牌概念,成了不法商贩赚钱的不二法门。

    仿冒技术高科技化

    纽约华埠仿冒品贩卖活动猖獗,仅为冰山一角。由中国输美的仿冒名牌产品五花八门,最多的是服饰、皮包、手表、皮鞋、运动衣、玩具等。仿冒手表最多的厂牌包括劳力土(Rolex)、奥米茄(Omega)、星辰(Citizen)、伯爵(Paget)和古奇(Gucci)等。

    在八○年代末至九○年初,中国大陆仿冒品中的A货,主要从南韩进口,近年中国仿冒技术青出于蓝胜于蓝,仿冒技术日益精进,货品不但走出中国,冲出亚洲,还流入全世界,具备产业化、高科技化和国际化的趋势。各类仿冒品导致名牌公司每年损失数十亿美元。

    以纽约华埠五分局今年6月3日一次突击查缉仿冒品的行动来说,警方在麦迪臣街(Madison St.)122号地下室查获大批仿冒品,其中以LV、CD、Burberry等名牌为主,从皮包、服饰、凉鞋、皮鞋、领带、帽子到原子笔,款式多样,光是仿冒名牌眼镜就可能多达万副以上,所有物品市价逾百万元。这些仿冒品都来自中国大陆。

    五分局表示,此次扫荡行动是在经过六周的调查后才采取行动,警方透过反情报人员协助,侦查到上址是存放冒牌货的货仓,也了解到许多摊贩都到那里批发仿冒品,因此申请搜索令,展开扫荡工作。

    这次的查缉是最近一年来五分局采取的最大规模的仿冒品扫荡行动之一。前两次分别是2003年12月在华埠柯士比街(Crosby Street),查获10万个仿冒手表;今年4月在坚尼路一个地下室中搜到大批盗版DVD和CD。警方锲而不舍长期追查仿冒品大盘商和批发来源,希望对非法仿冒行为迎头痛击。今年7月,警方在华埠一举查封六间售卖仿冒名牌货的华人店铺。

    纽约联邦检察官今年6月4日公布一起起诉华人走私、仿冒集团违法的讼案。该仿冒集团分别以华埠坚尼路248号、法拉盛一家进出口公司,以及布碌仑一座仓库,为储货、批发货品的集散点,每年从中国大陆走私进口数十个货柜的仿冒名牌货品,包括名牌牛仔裤、太阳眼镜、恤衫、皮包等,每个货柜的货品零售价值都在二百万美元左右,营利以亿计算。

    根据联邦检方文件指控,这些冒牌货是利用货柜,经由新泽西州伊利莎白港口入关,由与仿冒集团有合作关系的报关行提领出来,分散存放在华埠、法拉盛及布碌仑等地,然后分销给中盘商和小盘零售商。

    一名在华人社区批发仿冒名牌货品的人士说,联邦执法人员最近连续集体起诉仿冒品进口商,并加强取缔街头小贩,虽对销售仿冒品的华人业者造成打击,但是美国仿冒品市场利润庞大,涉及各族裔人士,要完全取缔并不乐观。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利之所在,他们总有办法对付警方的。

    华埠风声吃紧,出售仿冒品的华商,开始转移阵地,在离华埠不远的附近地区物色藏货地点。市警五分局月前与名牌制造商雇用的私家侦探联手合作,在华埠附近南街的11间出租仓库中,破获数量惊人的仿冒品,包括LV、Prada、Burberry、Gucci等名牌,共没收约9950件仿冒皮包、服饰等,全部货品需动用两辆大型兰德卡车(Ryder Trucks)才能完成运载。

    大陆名列仿冒榜首

    近年由美国海关总署掌握的查扣进出口仿冒品的名单中,中国大陆名列榜首,其次是俄罗斯等国。

    美国助理商务部长赖许(WilliamLash)今年8月访问北京时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大陆是全球仿冒与盗版活动的中心,许多国际性的盗版与仿冒活动都与中国有关。

    赖许说,中国的仿冒行为每年造成全球合法业者高达五百亿美元的损失,单美国就损失了240亿美元。排名第二的俄罗斯与中国大陆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俄国造成美国的损失估计约10亿美元。

    赖许形容,中国大陆仿冒猖獗,「形同瘟疫」,仿冒品从心脏病药物、电影影碟、汽车零件到高尔夫球杆,无所不仿,不仅让合法业者蒙受巨额损失,甚至危害消费者的生命安全。

    他引用美国政府的数据指出,大陆出售的常用药品中竟有50%是仿冒品,这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公共卫生问题。如果大陆当局不加以遏止,美国与其他国家将采取制裁行动,或在世界贸易组织(WTO)采取法律行动。

    中国大陆今年4月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商贸联合委员会(JC-CT)会议中,矢言在今年年底前解决许多商品的仿冒行为。大陆的承诺包括:加重违反智慧财产权的惩罚、对仿冒商品的进出口和贮藏处以刑责,对在网路仿冒者处以刑责等。

    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and Customs Enforcement,简称ICE)助理局长贾西亚(Michael J. Garcia)表示,联邦与各地执法人员查缉仿冒品不遗余力,查缉行动以纽约以及德州休士顿成效最为显著。贾西亚指出,执法人员查扣的仿冒品包罗万象,除了最受欢迎的仿冒名牌衣饰皮件外,还包括盗版电脑软体、小家电、五金,甚至还有「处方药品」。

    贾西亚指出,仿冒品不仅非法输入进口,更对合法商业行为造成重大影响。仿冒品生意不再单纯,已有全球犯罪组织介入的迹象。

    假冒伪劣屡禁不止

    中国大陆假冒伪劣屡禁不止,甚至越演越烈,有人认为制售假冒伪劣,在大陆已成为仅次于贩毒的第二大社会公害。中国国务院领导人也多次指出,放任假冒伪劣,国家就没有希望。

    「卡丹」到处有,「狐狸」满山走;「老爷」被偷车,「鳄鱼」全国游;「金利来」,愁愁愁!。这首讽刺仿冒名牌猖獗的打油诗,形象生动地描述了目前知名品牌被仿冒的现象,也暴露出名牌被仿冒泛滥成灾的无奈。

    说起大陆仿冒名牌的集散地,较著名的有北京的秀水街和中关村;上海的襄阳路;深圳的罗湖商业城。其中首推北京秀水街最出名,它位于繁华的长安街边和北京大使馆区旁,专门出售国际名牌仿冒品,是大陆最有名的「仿冒一条街」,外国游客大都知道北京有个秀水街,以仿冒名牌产品闻名于世,它与万里长城、北京烤鸭齐名。

    北京虹桥市场则是仅次于秀水市场的「国际观光级市场」,也是以仿冒名牌货为主,并已成为各国政要和领导人的「购物胜地」。据业内人士指出,虹桥的冒牌货品至少畅销150个国家,早已「国际化」,其中有些货源流入美国东西两岸的华埠仿冒市场。

    以盗版电脑软件和光碟出名、过去有「中国矽谷」之称的北京中关村,现在成了臭名昭著的「盗版一条街」,电脑软体和音像制品盗版在这里猖獗一时。

    上海繁华商业街襄阳路市场是很有人气的时尚聚集地,此间出售不少外国一流名牌的仿制品。据逛过襄阳路「A货市场」的旅美人士指出,在那里,花几百元就能买到仿冒的LV新款手袋,或把能以假乱真的「伯爵」名表戴上手腕。商场零售价超过6000元人民币的LV手袋,在商业街仅售1800元,CD钱夹的价格是300元左右,老板还保证「绝对是真品」。

    知情人士透露,广东一些由台商、港商投资的工厂,对名牌产品的仿冒,不仅形成了产业化,而且手段更加多样化和先进。过去用高科技进行仿冒的产品只是电脑软体等,近年高科技走入了服装及皮包的仿冒行列。因此,有的仿冒服装从原材料,到衣服版型,以及衣服的一些诸如口子、拉锁等配件全部都是真的。

    一名专业监定员说,这些产品以假乱真的程度相当高,如果不是专业监定员用仪器进行检测,普通消费者根本无法辨别。

    在中国,仿冒商标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笑贫不笑假,在中国商界特别是私营企业者中,是一条铁律。

    主流媒体多次报导

    纽约华埠仿冒名牌集散地远近驰名,引来美国多家主流媒体专文报导。国际公共电台(Public Radio International)的「太平洋时间」(Pacific Time)节目,在2003年12月圣诞节前,制作一个应景节目,描述坚尼路上圣诞节前购物的情况。

    在这个节目中,主持人拍摄了一名来自德州休士顿的空中小姐到坚尼路上搜购仿冒LV名牌皮包的镜头后,随即访问知名皮包制造商KSpade的发言人芭芭拉寇蔓(Barbara Kolson)的看法。她表示,到坚尼路上购买仿冒名牌,等于是支持「恐怖活动和黑帮组织」,这个惊人之语,令许多华埠商贩都认为「太过夸张」,连购买仿冒名牌的观光客也不以为然。

    寇蔓指出,KSpade创业11年,深受仿冒品蚕食之害。坚尼路上泛滥的名牌仿冒皮包,绝大多数在中国大陆制造,形状颜色仿冒得足以乱真,但是出口时并没有名牌的标签,都是在入关抵达美国后,才加工缝上名牌商标;另一种鱼目混珠的手法,是将从中国进口的名牌仿冒皮包,在外层套上颜色不同的塑料,到了美国才加工割开外层包装,这种做法较为费劲。

    寇蔓承认,名牌制造商「很难劝服消费者别购买仿冒品,因为这是一个供需庞大的市场」。这个节目的制作人,还拍摄到来自各地的观光客在坚尼路采购「名牌」的刺激与兴奋。就像休士顿的空中小姐在受访时表示,她每次在纽约停留,都到坚尼路上买「名牌」皮包回家送人,据称至今已买了超过一百个以上的皮包。她说,皮包既不能摺叠,又不能塞成一团,千里迢迢从坚尼路上带回这么多皮包还真辛苦,「不过,算一算,实在太值得了。」她笑着说。

    另一个来自科罗拉多州的男士,告诉该节目的主持人说,他带一个大型背包有备而来,就是打算来坚尼路大采购,他的女性亲友都已经指定了款式和颜色,要他一定要「按图索骥」。

    另据今年7月底出版的「时代周刊」报导,目前名牌皮包的仿冒品充斥,已从纽约华埠坚尼路的摊子,进入网路、购物商场,甚至一些连锁折扣店,购买仿冒品的普遍,使得用真货的人看来才是「不酷」的。名牌皮包仿冒品的制造大本营是中国大陆。

    「时代周刊」指出,在纽约第五大道名牌Louis Vuitton总店中,一个新款的Murakami Speedy皮包售价1500元,而在数个街口外,看来一模一样的皮包只卖35元。过去名牌厂商不在意被仿冒,现在仿冒已成为数十亿元的跨国企业。义大利反仿冒联盟Indicam统计,自1993年来,世界仿冒品的生产,从影音光碟到药品、煞车片等,成长了1700%,仿冒品占全球贸易的6%以上,每年达4500亿元。

    尽管警方不断打击仿冒,但其生命力旺盛。在风头火势的「非常时刻」,它短暂销声匿迹一段时间,过不多久,又可看到无数的「名牌」手袋陈列在坚尼路两旁的店铺内,小贩也再度盘踞街头,顾客纷至沓来。这里最大的诱惑是,可用低至十分之一或廿分之一的价钱,购买到「名牌货」。

    Newyork Time Out杂志在今年8月的期刊中,以《我是华埠的一名便衣间谍》(I Was An Undercover Spy In Chinatown)作封面故事,图文并茂报导华埠仿冒品交易的细节。

    撰写这篇报导的作者博登(Jane Borden)在文中表示,她接受一家专为名牌厂家调查仿冒品的机构Holmes Hi-Tech(HHT)的聘请,对方付给她每小时15元的酬劳,让她作为「便衣间谍」,假扮顾客前往购买仿冒品。

    这篇报导介绍,坚尼路上每日可见到成千上万的「名牌手袋」悬挂在比「皇后尺码」(Qeens Sizes)的双人床褥大不了多少的店铺内,作者访问到一些购买货品的顾客讲述他们的心态。

    有的顾客表示,以他们的薪水,根本买不起正牌货,只能拥有坚尼路的「名牌」手袋,满足一下虚荣心。有的则认为,坚尼路的价钱,才是真正名牌手袋的实际价格。

    「皮包派对」另辟蹊径

    由于各地警方强力取缔仿冒名牌,目前在市面上明目张胆贩卖仿冒品的情况锐减。不过,名牌仿冒品最近有转为地下市场交易的形式,甚至利用便利的网路通道来销售。「皮包派对」则是新兴的销售手法。

    据「华尔街日报」今年1月报导,以前购买冒牌精品必须到纽约市坚尼路之类的仿冒品集散中心,现在这门生意却散布到郊区。从圣地牙哥到佛罗里达州的劳德岱堡,无数住宅出现所谓的「皮包派对」(Purse Party),吸引许多精打细算的妇女抢购价格低廉、看来与真品几无二致的冒牌货。

    该报导举例,纽约州密德镇的珍ܫ狄托尔,邀请一群朋友和邻居到家里,选购一名「皮包女郎」带来的大批皮包和丝巾。原价753元的Louis Vuitton Ellipse保龄球袋,仿冒品大约只需40元。与会的足球妈妈、律师、会计师和美发师,没有一个空手而回。

    这个皮包女郎到曼哈坦中城批发货品转售,提供场地的主人可以收取销售额的两成佣金,但必须以货品代替现金。狄托尔为客人准备饮料和点心,换到三个免费的皮包和一个皮夹子。

    这类派对极受欢迎,提供货品的皮包女郎也收入颇丰。但华尔街日报警告说,这是一种危险的游戏。购买仿冒品并不违法,出售仿冒品却可能惹上官司。仿冒品日益猖獗,已使名牌公司和司法当局忍无可忍,皮包女郎也成为扫荡目标。LV公司去年即协助警方进行超过3400次突检,包括从康州、阿拉巴马州到加州的皮包派对。

    据报导,参加密德镇「皮包派对」的顾客,没有人有罪恶感,只觉得兴奋有趣。一名美容院老板坦言:「我不在乎买冒牌货。」

    贩卖仿冒品的华人商贩乐观估计,由于大部分人购买力有限,但崇尚名牌成风,不少人都希望花小钱就可以满足拥有名牌产品的虚荣心,知假买假,冒牌货成为首选,何况一些仿冒名牌「假冒而不伪劣」,质量大多不差。警方的取缔行动,在他们眼中看来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打假难尽,冒牌货显然有巨大的市场需求支撑,许多购买者对仿冒品不仅不厌恶,反而趋之若鹜。因此,估计未来冒牌货的供求关系不会很快消失,荣景将会持续。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