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俄边境将现豪华赌城 将成为中国贪官污吏新的腐败地
(博讯2004年12月06日)
    在黑龙江的这两个项目无疑将会给当地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但由此带来的隐忧是:赌城一旦建成,将有可能成为中国贪官污吏新的腐败地。

    火车摇摇晃晃地驶进边陲小城绥芬河时已是早晨7点整,大街上已经有不少的行色匆匆的提着大包小包“滚货”的俄罗斯人。暖冬让这里冬天大打折扣,只有山上的些许积雪在试图还原以往原汁原味的严寒。

     在离市区十分钟的地方,“绥-波”贸易综合体已现雏形。这个类似“人”字形的全封闭的狭长地带,身子(1.53平方公里)在中国境内,两条腿(3平方公里)在俄罗斯境内,国境线正好从腰间通过。 (博讯 boxun.com)

    站在施工现场,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俄罗斯的白蓝红国旗,甚至可以听到俄方哨兵的呼吸。

    “这个项目总投资100亿元人民币,赌城只是其中一部分。赌城建在贸易体俄方领土内,不抵触中国法律,预计2007年一期完工后,中俄民众持有效证件即可自由出入。”贸易区管理委员会的一位工作人员指着正在施工的现场对《法制早报》记者说。

    合法的赌城11月10日,一向低调的许荣茂向媒体证实,这个一期投资达100亿元人民币的绥—波综合体项目在俄罗斯境内会设有赌场,并不排除会将项目整体注入在香港上市的世茂中国(0649.HK)。

    2004年9月8日,世茂集团投巨资兴建的中俄“绥—波”贸易综合体项目,举行了隆重的开工仪式。

    黑龙江当地的媒体报道说,中俄“绥-波”贸易综合体项目的全面启动标志着中俄两国企业之间合作开发的最大贸易区项目和两国经贸交流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它也标志着世茂集团继哈尔滨世茂滨江新城后在东北打造的又一旗舰项目进入了全面启动阶段。

    “绥-波”贸易综合体总占地面积为4.53平方公里,中方境内1.53平方公里。于1997年5月经黑龙江省政府批准设立,1999年6月2日经中俄两国外交换文确认,是一个横跨中俄的综合贸易区,也是经两国换文确认的第一个全封闭式贸易区。

    早在今年6月16日,世茂集团和俄罗斯滨海公司在第15届中国哈尔滨经济贸易洽谈会上,就合作开发“绥-波”贸易综合体项目正式签署协议。该贸易区是一个机制灵活、政策宽松、管理规范、服务配套的综合性边境贸易区,两国居民持有效身份证件均可入区经营。

    绥-波“贸易综合体的投资方是拥有世茂股份(上海)和世茂中国(香港)两家大型上市公司的世茂集团,身价68亿元人民币的集团董事长许荣茂先生,被媒体称之为房地产界的“新贵”。

    该项目的前任投资方是北京志诚公司,由于资金实力不足,仅仅做了圈地工作的志诚公司被世茂集团用1.5亿元人民币将此项目买断。

    11月10日,一向低调的许荣茂向媒体证实,这个一期投资达100亿元人民币的“绥—波”综合体项目在俄罗斯境内会设有赌场,并不排除会将项目整体注入在香港上市的世贸中国(0649 .HK)。这预示着福布斯中国富豪排名第4位、世贸集团主席许荣茂,将会有一个新衔头:“俄罗斯赌王”。

    中国首个自由贸易区“绥芬河紧邻俄罗斯远东港湾,毗邻日本、韩国,其潜能在于,如果它和日本、韩国接起来,就能带起整个东北来。而绥-波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对强化绥芬河的这一特点和功能,其意义显而易见。”  

    综合体内将建设豪华赌场的传闻让这座边陲小城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绥芬河市副市长孙立春说,赌场在综合体内并不是主要地位,而且建在俄方区域内,在俄罗斯,赌博是合法的,所以规划并不违反中俄法律,但须防范赌城成为中国贪官污吏新的腐败地。

    绥芬河市的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了投资100亿建中国最大的赌场的说法。他说赌场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

    这位不愿意具名的官员向《法制早报》记者描述了绥-波自由贸易区的远景:在自由贸易区,两国都实行“境内关外”的管理,实际上就是把它作为不受海关管理的区域,在这个区域内,比如货物进入的时候,关税、许可证、配额等方面的贸易障碍、壁垒全部取消,这是对企业最大的吸引。

    “这将是中国首个自由贸易区。尽管国际上已有先例,但目前国内所称谓的自由贸易区就是保税区和出口加工区,都是‘境内关内’性质,我们要做的完全是一个新生事物。”他说。

    所谓“境内”就是说只要明确处于我国边境之内,是我国拥有主权的区域,在区内活动的法人和自然人都必须遵守我国的法律和法规,接受我国区内管理当局的管理,包括接受我国海关的监督。所谓“关外”就是处于我国海关管辖界限之外,并按照这一性质对区内的企业、人员和货物实行以下一些特殊的管理办法,以尽量减少由于关税和复杂的海关手续所造成的贸易障碍。

    这位官员认为,绥芬河市独特的地理优势,为其设立自由贸易区获得天然优势:目前,东北亚区域一体化正处于形成阶段,区域内各国之间互补性明显,未来发展潜力巨大。由于西欧和日本作为高度发达的工业区必须消耗大量的区外工业资源,其工业制成品与我国东北以及俄罗斯远东丰富的资源开发将会形成对流。与此同时,中、俄、日、韩以及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合作也将随之大幅度增长。

    “绥芬河紧邻俄罗斯远东港湾,毗邻日本、韩国,其潜能在于,如果它和日本、韩国接起来,就能带起整个东北来。而绥-波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对强化绥芬河的这一特点和功能,其意义显而易见。”他最后强调。

    合作的方式“俄方仅仅提供土地,所有建设资金均由中方提供。将来的发展方向是向自由贸易区发展。”贸易区管理委员会的一位副主任在接受《法制早报》记者采访时说。

    据知情者透露, 中俄“绥-波”贸易综合体项目,所有资金由许荣茂一人包办:俄方会以土地出资,资金及管理是世茂集团负责,每一个项目的股本不一样,部分占80%,部分占90%。中方则会以现金向市政府买地,占100%股权,第一期投资金额约为100亿元人民币。

    “俄方仅仅提供土地,所有建设资金均由中方提供。将来的发展方向是向自由贸易区发展。”11月中旬,贸易区管理委员会的一位副主任在接受《法制早报》记者采访时印证了以上说法。

    11月10日下午,黑龙江——香港共同开拓俄罗斯市场项目推介洽谈会在香港华润大厦举行。走进会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绥波贸易综合体的各项展示内容。人们争相索取纷芬河对俄经贸合作的相关资料,综合体沙盘、图片展示板、多媒体宣传片前,聚集着一拨又一拨人群。

    推介会上,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先生用投资兴建绥波贸易综合体的亲身经历,畅谈了与绥芬河携手,共同开拓俄罗斯市场的意义和美好前景。会间休息时,香港众多媒体记者将市委书记徐广国、世贸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俄滨海边区副行政长官果尔恰科夫、滨海公司总裁雷萨克围住,不断提问。

    “在中方这边的1.53平方公里,我们主要布置会展、酒店、来料加工、商业、贸易,符合国家政策及政府引导的项目,在俄方是做旅游、商贸和博彩娱乐,这是俄罗斯法律容许的,俄罗斯每一家饭店内,都有这些博彩娱乐设施。我们在俄罗斯投资主题公园,赌场其实只是饭店的一部分。”许荣茂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

    经过两天的协商洽谈,绥芬河市与上海实业集团签订了开展全面合作的框架协议。全国政协常委、香港北海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徐展堂表示,绥芬河很像二十几年前的发展初期的深圳,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政策特区的忧虑“绥芬河应当摆脱对俄资源的过分依赖,应该有自己的产业特色,否则俄方一打喷嚏,这边就感冒,绥芬河市总共10万人(流动人口5万),要走一半。”

    一边是如火如荼的招商工作,一边一些知情者却表示自己的担忧: 20年前,满洲里、晖春等边境城市无不进行过圈地,实施过类似的想法,但是无不不了了之,当年要买断中苏边界公路的牟其中的南德集团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些人认为,目前中俄边境贸易之所以难以达到中越、中缅边境贸易那样的繁荣,是因为中俄缺少口岸经济发展的人文基础。能不能健康发展都成问题,更不用说发展成为像美国、加拿大、墨西哥那样世界上最成功的自由贸易区。

    牡丹江市政协委员、口岸经济学家周爱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海关的统计数字,我国14个境边口岸产生的经济效益仅占全国GDP的1.5%,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并没有把口岸经济列为研究的重点对象,在国家鞭长莫及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应该重视口岸经济长远战略指导思想的研究。而不应该只是为了招商引资,只要把钱引进来就成了政绩,不管项目是死是活,招商不仅仅是把钱拿来,更重要的是要引进技术、人才和管理方式。政府的面子工程、形象工程带来的只是短期行为,对口岸经济的发展非常不利。

    “绥芬河发展的困难是缺少自己的加工企业,虽然面对俄罗斯远东丰富的森利资源,目前也成为中国最大的木材集散地,但是99.5%的木材只是进行了粗加工。对于木材的进出口来说,俄罗斯成了第一次卖血,绥芬河成了第二次卖血。”

    绥芬河应当摆脱对俄资源的过分依赖,应该有自己的产业特色,否则俄方一打喷嚏,这边就感冒,绥芬河市总共10万人(流动人口5万),要走一半。

    绥芬河具有自己的地理优势,依托小三角的经济发展可以直接影响南韩、朝鲜、日本大三角经济的发展。发展绥芬河这样珍珠般的口岸城市,可以成为国内经济新的增长点。

    官员腐败的温床?“如果用来赌博的钱是拿公共权力换来的,国家不仅在经济上有很大的损失,而且政治上影响也很坏。”

    在中国,开赌始终是相当敏感的事情。近年不少贪官,例如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前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等,都被揭发曾到澳门豪赌,输掉数以千万计的国有资产。

    清华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彭宗超对记者说,官员腐败会对正常的社会秩序造成影响,应该从制度上加强对官员的监控,比如各级纪检部门应该对出入境的官员进行一定的限制,可以与俄方合作,在一些娱乐场所安排信息员,建立信息报告制度,对官员赌博的一些信息进行监控。

    著名反腐专家、清华大学廉政研究室副主任任建明表示了同样的忧虑:目前,我们国家政治体制改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官员们拥有的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体现在通过公共权力对公共资源的占有上。比如上下级之间买卖官员现象、政府采购受贿行贿现象等等。官员们掌握公共资源的权力范围越广,进行钱权交易的机会就越多。

    谈“绥-波”贸易综合体将设赌城时,任建明说,在目前我国的实际情况,“绥-波”贸易综合体的进出很自由、很便利,对赌场这样的特殊的娱乐场所,很难进行监控。可以预见将来赌场必然成为官员腐败的场所。

    谈到如何根治这一问题时,任建明说,如果说官员们用自己的钱到赌场来消费,这是个人的理性选择,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用来赌博的钱是拿公共权力换来的,国家不仅在经济上有很大的损失,而且政治上影响也很坏。要彻底解决官员赌场腐败问题,只有进行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缩小公共权力影响公共资源的范围,建立一项好的制度。但是,目前做到这一点还很难,只有通过监察、纪检、审计等部门来对官员们的行为进行监控。比如,官员需要出境时,必须报上级主管部门或者纪检部门备案等等。制图葵花

    链接

    “亚洲赌博网”盯上中国人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周边地区正在形成赌博网。日前,香港上市公司世茂集团在中俄边境绥芬河地区投资百亿元人民币兴建“绥-波贸易综合体”,根据规划,将在贸易综合体俄方领土内建造赌城。这座赌城的建立,再一次把大家的目光引向这张越织越密的“网”。

    近日,陕西南郑县原阳春镇党委书记刘贵正,因挪用公款赌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零6个月;湖北省罗田县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郑德田也因在境内外赌博,输掉50余万元积蓄、公款,被移交检察机关。随着两位“赌博书记”的相继落马,中国官员挪用公款豪赌再次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据国内某大型旅行社出境部的资深导游陶先生介绍,在距中缅边境只有几公里的缅甸掸邦东部的孟拉,城内赌场林立,来这里赌博的九成以上是中国人,而缅甸官方却明确规定缅甸人不准入内。

    在中越边境的越南城市芒街,一座豪华赌城开张至今已有4年多,每年的利润都在数亿元人民币。而且这里只收人民币、港元和美元,前来赌博的人90%是中国人。根据有关规定,越南人看都不准看。另外,诸如韩国的华克山庄、马来西亚的云顶赌场、越南涂山赌场,主要都是针对中国人开设的。多年来一直负责带领海外团队的陶先生告诉记者,在中国边境附近的赌场,几乎所有赌场所在国都规定,本国国民不许参赌。

    《人民日报》报道说,中国周边地区正在形成一个从日本、泰国、缅甸、马来西亚到菲律宾、新加坡、印尼,并一直延伸至澳大利亚及欧美的庞大的境外“赌博网”。而据国外研究机构统计,这一网络每年正吞噬着亚洲国家地区约140亿美元的资金,到201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230亿美元。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