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孟伟哉最后的声明
(博讯2004年12月08日)
    
    两天前我委托友人在《法轮论坛》等处发布文告,正式宣布退出中共。
    
    两天来我收到许多热情的读者来信,大部分鼓励、赞同,少部分怀疑、辱骂。
    
    有许多记者朋友提出了采访的要求。对此我表示万分感谢。但是目前的形势发展已经使我碍难从命:国家安全机构已经在大家之前预先“采访”了我。
    
    从现在开始,我不得不保持沉默。因为我毕竟已经是七十老人了。威胁利诱和严刑拷打都不是我愿意面对的“考验”。再见了,共产主义的神话。
    
    孟伟哉

    
孟伟哉最后的声明


    为了对大家表示最后的敬意,我再次在《法轮论坛》上发表本次声明。并附上两天来大家给我的主要来信,不再一一答谢了。

    孟伟哉
    
    2004年12月8日

    **********
    读者来信摘录
    **********
    
    孟先生:
    
    您好!
    
    我是美国大纪元时报的记者辛菲。《九评共
    产党》是大纪元近期重点推出的系列社
    论。
    
    看了您在博讯上发表的退出共产党的声明,我为您
    的正义和良知感到高兴,并且深
    受鼓舞。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中文版自11月19日起至1
    2月4日已全部发表,英文版
    也开始在大纪元新闻网英文网站上陆续发表
    ,在海内外引起广泛而又强烈的震撼,
    更启动海内外华人对中国共产党的本
    质与人类道德、良知、人性及中国传统文化问
    题的反思热潮。许多中共党员纷纷在大
    2426;元新闻网开设的「退党网站」上刊登公开
    退党声明。
    
    12月3日至6日,全球多个国家和城市包括华府、纽ń
    22;、洛杉矶、旧金山湾区、休士顿、亚特兰大、加拿大多伦多、蒙特利尔、澳洲、
    台湾、香港等地,纷纷举办《九评共产党》研讨会,反响热烈。
    
    您说“读过《九评共产党》,有些话要 5828;。”不知您是否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也
    谈谈您的想法?
    
    谢谢!期待您的回信。
    
    
    下面是大纪元的简单介绍:
    
    《大纪元新闻网》和《大纪元时报》是公益性
    2508;合媒体,免费提供读者全方位时事
    及生活内容报导,旨在建立海外华人与西方主流社Ê
    50;沟通的渠道。
    
    大纪元独立于任何政治和商业集团之外,不受任何Þ
    69;家政府和区域利益左右,客观
    公正报导事实真相。是在海外第一份由来自中国大
    陆、台湾、香港、新加坡、欧美
    澳等多地不同背景的志愿者创办的媒体,志愿者来自社会
    ;各个阶层,可如实反映大
    众心声。
    
    大纪元支持民主自由,强调正义良知,尊重人权、
    尊重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适合
    不同地区的华人,它能促进持有不同观点、不同教
    育背景的人们互相交流与理解。
    
    大纪元有助于加强海外华人与西方主流社会的互动
    ;。读者可藉此深度了解美国和西
    方社会,亦可从不同角度了解两岸三地,如从西方的
    5270;角看中国大陆、看台湾、看
    香港,从香港的视角看中国大陆、看台湾,É
    74;台湾的视角看中国大陆、看香港等等。
    
    《大纪元时报》的社区版架起当地侨社和&
    #24403;地居民、政府的桥梁,科学版吸引许多
    大学生和教授学者,为传统科学开辟
    了新视野,新闻版则以大纪元的视角报
    3548;海内
    外时事。
    
    《大纪元网》自2000年8月创办以来,已成为北美
    最大,被浏览量最多的中文网站之
    一。 目前每月有54万上网者(不同IP地址)和每日数十万览页
    次数, 而且呈上升
    趋势。上网者遍布世界各地,大多数来自北美,也有很多
    突破网络封锁来自中国大
    陆。
    
    《大纪元时报》是海外发行最广,发行量最
    大的免费中文报纸。在美国、加拿大、
    澳洲、欧洲、新西兰、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尼、台&
    #28286;、香港等众多个国家和地
    区发行。目前全球发行量每周约66万份。在美国,
    《大纪元时报》分布30个州和几
    乎所有大都市如纽约、华府、费城、亚特兰
    ;大、波士顿、芝加哥、圣路易斯、休士
    顿、达拉斯、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等地。
    1326;府、纽约、旧金山、波士顿已经发
    行日报。
    
    
    
    你好,向你致敬。
    陈成
    
    
    孟伟哉同志,刚在一海外网站上看到你退党的消息,是真的吗?请速回话,以便交流。
    陈成
    
    孟伟哉先生,您好!
    
    
    我看到了关于你的新闻,我不是党员,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关于您的介绍,您可以进一步说明吗?
     盼复!!
    
            致
    礼!
    
    
            your freind
            [email protected]
              2004-12-07
    
    
    孟先生:好!
    共铲党-猴子,是上帝定的!请看完本网栏目后就知!
    望帮助-英文上!
    请来信。
    望多保重!
    我自曼谷来在欧州定居-2003,10,7。
    http://www.boxun.com/hero/zhengguo
    http://www.boxun.com/hero/jiniantang
    http://www.boxun.com/hero/yuan
    
    From: "zhang"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无)
    
    
    连发论功让你全家死光。中国需要的是发展和人民幸福,你他妈的添乱,给外国人当枪,来搞坏我们伟大的祖国,你个老不死,不得好死!!!!
    一个中国人:张建辉祝你早日死去
    
    Date: Tue, 07 Dec 2004 18:10:06 +0800
    From: [email protected] Add to Address Book
    Subject: MDaemon Notification -- Attachment Removed
    To: [email protected]
    
    
    下列邮件包含被限制的附件,已被移除:
    
    发信人 : [email protected]
    收信人 : [email protected]
    主题 : test
    邮件 ID :
    
    已移除的附件:
    -----------------------------------------
    data.scr
    
    Date: Tue, 7 Dec 2004 18:02:29 +0800 (CST)
    From: "欣宜 白" Add to Address Book
    Subject: 我是阿瑟,一个欲改变 中国现状的人,想得到? 愕闹附蹋文慊匦拧5? 址:[email protected]
    To: [email protected]
    
    
    关于中国机制的新思考
    
    
     作者:阿瑟
    
     导语:浅论是作为探讨中国社会、特别是中国政治上的一切问题的手笔,希望不同信仰的需要者能够本着中华民族总体利益来共同探讨我们所关心的社会存不存在的一切问题。鄙人认为,中国大陆现行的机制是我们人类上最佳机制之一,只不过尚须更进一步地完善,才能成为更加一流的社会运作系统。这就需要大家必须做些新的努力,或帮助我党积极克服中国管理体系中的一些不良倾向。也是说,不论你出至什么目的,来至何方?只要在大陆,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合法、合情、合理地为祖国做出我们应该做出的贡献,并能为中华民族拓展出宽宏的民主自由之路。更须明白,凡事都有个轻重缓急,欲速而不达,只有徐徐渐进,在受不到共产党绝对制约的前提下,走好我们的人生之路,并拥有适宜的基本条件,争取做一位更具有智慧的政略上的开拓者。
    
     * * *
     十几年来,针对社会主义中期时代的推论,鄙人撰稿已有几十次了,却从未得到过发表言论的条件。四处碰壁以后,依然认为,国家科学机制的导向、应是国人皆能研究和参议的一项课题,为之又深感到,中国大陆有些现行的政策,乃是限制国人在大陆帮助我党更好地发展国家政体并向更科学时代转型的主要障碍。因此,把公有社会更切合实际的政略要着推入全社会、已是每位至爱者的义务。
     在大陆,实现中期时代的全面民主开放政策和早日结束一党执政的局势乃是当前国家政治上的重要任务之一,它与发展国民经济一样应能排在首位,方能更好地发展中华民族总体事业,理由是:一旦实现了公制下的全面民主开放政体,随之而来的祖国和平统一问题,官僚腐败问题,公平竞争竞余问题,和占有占用社会公益均衡问题,等等,也已能迎刃而解了。
     ——我党的大换班,虽然充盈了新的领导群体,由于是一党的大换法,而不是广大民众推崇的,到了今天,不免使人们心存芥蒂。这到不是说新的领导者不具备良好的工作能力,或基本素质,而是说,由于社会管理机制的一些不合理,导致了我国政治事业不能迅速发展和人为的障碍不能及时铲除。
     我们已能看到,仅凭我党自己在短时期内,已不能使大陆的管理机制从质地上更臻于完善,或使我党及时跳出一党执局又不易得民心的圈子(许多以长官自居,虽然有些还能为人民做事,但由于个人的色彩较浓,已不能让国人乐意接受),更不可能使国内各种不同信仰者获取正常发展的路数。而实现全面民主开放政策,与实现大中国政治一统,和克服官僚腐败又僵化的独政模式,以及其它存在着的一些社会问题,今天看来,国人尚需拥有新的政治理念或者社会机制朝着中期时代转型以后才有可能。而实现这些,就须及时有效地进行较实益地变通、方可使大陆有条件拥有一个更科学、更公正、更合理的社会管理机制。
     目前在中国,不少僵化反应迟钝的权威先生,除了萧规曹随、自我满足外,就只能原始地维护我党的眼前利益,却未有注入因势利导的方略来深化新时期全面民主开放政体的新竞争程序,以及解决好社会仍存在着的尚不易解决的实际客观问题,或者未看准发展自己路数的机巧,更无法完善早就应能完善的历史成命。然对反共人士来讲,消除中国共产党的现实统治或者推翻公有机制、早已不是大中国的正常通途,更不利于中国事业的正常发展。只有面对现实,在不回避共产党根本利益和大原则上的领导外,进行一些有效适中的政治转化,方能切合当前形势和有效地发展自己的道路。
     这不是说,我党就没有退让妥协的条件;也不是说,其它党派一旦在大陆合法地作为就非要在我党的羽翼之下继续今日大陆般地搔首弄姿方才能正常地生存,或者是国内不同信仰者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我党绝对权威方可有所成;而是说,在现实环境里,大家都能摒弃前嫌,审时度势,顺应潮流,争取早日进入新的、更合理更健全的时代或能够及时有序地制造出自己适宜生存进化的政治斗争空间、才是最理性的选择。也只有这样,才有希望较早地突破中国大陆的政治羁锁,形成一个不同政见党群的全新的把政政体,使所有的管理人员不能再分裂祖国或强奸民意践踏民主秩序地回归自己的位置。
     而 完成这些,当然还须一些时间过度。
     鄙人从不看坏共产党,虽然一些官霸和官庸充斥着大陆管理体系,给人民直接制造了不少的悲剧,和不公的事,但这毕竟是少数;并仍然认为,中共中央的主导地位暂时无它可代,基本国策不仅不能质变,而且更需要升华。理由是:共产主义依然有利于祖国事业的正常运营,不同的乃是人为地缓慢了一些有效的进程。在利害面前,大陆不少的管理人员或衍生的其它纯为己益的许多权者,由于私欲尚重,不顾及众益,或以己利为先,也就自然玷污了我们共产党的门庭。更况,共产事业是我们的鼻祖毛泽东们认定来的,自然会有其道理,而且它能在中国滋生,没有生命力是不会引发这么多的人们为之付出生命的,再说,在原则上它并没有离开为我们中华民族服务的航向、为何不能继续信奉呢?更况,任何事业都不能与己民族的实际利益相冲突?否则的话,就是形而上学地脱离了人生本根了吧?
     同时,我们还能知道,资本主义国家的现行机制,乃是为完美个人私欲而设置的现代管理机制,它仍然不是我们所依赖的“时髦”机制。只有把公益放在首位的机制才是我们人类应当宠信的机制。
     也是说,中华民族事业,已很需要党中央以外的势力进行权威地、独立地参予,或有效地平衡,才能使官权具有竞争的压力,使真正的民主建设兴盛起来,不再仅靠我党替代民众说与做、民众自己却不能独立地思考、以及不能选择自己的长官只有容忍被长官任意宰割的命运。
     事实上,在大陆,不少的官员综合素质依然很低劣,一直到中央的个别领导;还不珍惜现有的章法,导致了广大民众绝大多数的管理者基本失去了诚信的后果,虽然党中央的大多数领导不会忘本,在维护公有机制上也能十分竭力认真,也在力争与人民同心同德,但众多的环卫者们,许多人由于不能真正、完全地充实管理中的精英(奴才较多),仍继续丧失着老共产党员们的高尚情操,就自然恶化着害国害民又害党的趋局,使民众不断地增加着新的受害者……。
     并且,我党施用着的现实制度里,尚存在着恐惧国民平等竞争或独立自主地获取建党议政与监政的基本权利;使民众只能被动地生存在公有社会里(这也是公共事业的致命杀手)又不能使众人支配自己的时间去做自己乐意去做的事。特别是,随着岁月的递进,官员们,如果不被更有效、更妥当地制约,仅凭他们的觉悟和我党自己建立的监督队伍,在“糖衣炮弹”面前,在刺激感官之中,焉能不做些下滑的动作?苏共的败北,说是经济崩溃,毋用说是自己的目光短浅,或纵容自己人堕落、僵化、专制、又不敢准允不同信仰者权威监督和有效校正的缘故。
     在社会群体中,一旦人文素质得到提高,众人对信仰自由的渴求就必然要超过对物质的占有,并且也更不愿意容忍耻辱的非人格待遇,或者说是没有起码的人格尊严来维系自然生命甚至对于这种苛求、仅仅由着长官的恩赐却不允许独立地繁衍众人岂能欢娱?只有把自由权还归给合法的广大民众, 还有在野党系,才能满足不同信仰者的政治上的需求。再说,不同政见者,若不能权威地参政议政又不能独立地监督——包括指导方面,又得不到言论与建立新体系之自由,岂能对我们的党中央有多开放的看法?倘若我党真正地赋予了公民们这些权利,广大民众岂能都走向与我党为敌的道路上去——也太小看我党的生命力了吧?人们谁还不是个百年?所欲享受的不还是拥有相应的社会机遇和权利?或做些自己更喜欢做的事?如果说在合法的权益里就能得到相宜的权益,怎不知道更好地恪守法度乃去做有害国家和本民族的事方才能达到目的呢?这——,未免污没了国人的基本素质了吧?
     中国大陆上,以公共事业为重的知识分子虽然不是绝大多数,但决定国家运数的、仍然离不开这种人的设计和参与。如若使高瞻远瞩的人们更能高瞻远瞩,就必须促动其完全进入现实政权里公平竞技,公共利益中公平竞余!使真正为民益服务的人又有别于我党原则上的智者拥有独立的、符合民意的基本行动权来取代那些依靠我们独政或喜怒混入管理领域做蠹虫的人们,才能从根本上断掉官僚腐败的源根。当然喽,为了更完整地保证公有社会的健康存在,就不能象苏联那样演绎(那种进步不如说是倒退,历史会证明这一切的正误),或为了不戕害中国的总体利益,有利于国家的强大稳固和进程,就须绝对避免被西方化。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为了防范不测就不再设计公有制里的全面民主开放政体的新模式,因为,国人一旦拥有了这种理念,并能得到,那么国外的私有机制便会明显见拙。只要公有机制更加完善美好,私有制的拥有者才会最终领会其奥义,并加以接受。
     对于慧者(特别是党中央)来讲,能纵观天下大趋,或能及时出台公有制下的新纲领,方可更加健全好大陆社会的监管系统,也就更利于共产事业的正常运行或发展。
     大家都知道,没有共产党的主导思想和领导主权,就不可能使中华民族拥有安定团结、大陆机制不变颜色的保障。同时也能看出,其它党派,一时也没有取代我党的资格和基本条件。大凡关心中国命数的政略家,只要审时度势,便会明白推动社会主义制下的全面民主开放的新时代意义,并能更实效地结合国情来打破西方的自然引诱,积极主动地进入新的社会发展领域,来攫取自己应该得到的政治空间。
     在这里,鄙人与严家其先生观点相悖(不是他的失败影响,而是他的政治纲领在中国不应该行通)之处是:虽然西方机制许多成分此时比中国大陆(初期时代)的公有机制尚有不少的优越实益性,但是,我国只要使初级阶段转升到中期阶段,那么西方机制就明显暴露出了许多不足,理由是:社会主义中期时代里,虽然不能完全平均物质上的占有和占用权,却能得到西方广大民众难以得到的占有和占用权的平等氛围,同时更不会完全接受西方只有为少数人服务的社会运作系统,不外就是尚须在公私制上进行适宜的综合,然后产生出更益于广大民众的先进社会,以此来进化共产事业的路数,同时我更不认为完全取代共产党的领导是件好事或正确的事。
     而为少数人服务的政治生命是不会持久的,也是私有机制最终结束使命反被公有机制收容的根本所在。
     就今天来看,私公制的转化,条件依旧不成熟,但有一点大家都很清楚,马克思们的预见,有些理论已经烙上了时代的印迹,让我们现代人感觉到,公私制的转化,已没有必要再用血与火来完成,文明的竞争足以促使不合理的机制逐渐消失。
     ——理性者,不会因为已有的就不能大胆地进行超越式地思考,更不会把已有的被对手已实践过、已很正确的路数不能拿过来为己所用。
     目前我国,从初期到中期过渡,还须花费一些时间和国人的自然醒悟才行,而中期时代不到来,众人就很难(合法地)得到不同信仰的自由权。在今天,只有进行切合实际地探索,和正确地深化党的认知、方才能在新的政治理念促发下,产生出一个比较完备、属于社会主义公有机制必然产物的新结果。
     只要愚昧的权威不受到有效地冲击,新的管理机制就不可能顺利地到来,也导使公有制在人类上无法堂堂正正地受到更多国家民族的崇尚或采用。而消除愚昧权威、是中国不同信仰者共同关心的客观问题,更是投机者或愚昧者逐渐失势的一个新开端,是所有不同政见者求大同存小异的基本纲领。
     真正的政略家,已知道用什么办法促动对手自己乐意去做又能达到政略家目的的谋略乃是最最上乘的谋略;同时也知道,任何敌对的斗争,都难免掺杂着你你我我我我你你,不可能泾渭分明。更况,与实际结合起来,是做成的基本原则,而任何策略与实际相差越远,就越没有成功的可能,成功的机巧就是更能结合实际,使每一步都可有所用,否则,就不可称为智者。同时还清楚,各种利益的争夺,最易成功的就是为广大民众利益的谋划。
     眼下,我们畅谈的“三个代表”之所以让我们嗤之一鼻,这到不是我党的总路线不正确,而是一些权威者所具有的品德和行为不让人敬服,由此也大大暗淡了党的实际影响。在没有一个更优越些的社会管理系统之时,仅在大原则上的官优富于民众获取实益的时候,小恩小惠岂能让民众满足?也可以说,表面文章做得再好,用一些引诱饵食也难使原本素质太差的追随者按照我党的工作精神完全不变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又不营私舞弊,又能使广大民众热烈欢迎。只有推崇出新的监管系统,扩大政治领域的觉悟种群,把所有的管理者推向不为民众、只为己利就必须能丧失权利的环境中,使那些也为自己也为民众的官员一样能被摘掉“乌纱”拔掉“花翎”,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好管理岗位上尚存在着的许多以权谋私的弊病。然在今天改变大陆现实存在着的一些颓萎现象、就现有官场上的人员所具有的条件或一些人的人品来看,更需要对立的势力来进行相宜地监督,使新的觉悟者得到繁衍生息的自由条件方可。
     合理的组合才更能达到一定的高度。
     若想得到这些,首先需要中央取缔一切有碍进步、仍不合理、不利于民众事业发展的各种禁锢才行。
     前边说过,鄙人从未看坏过我们党的领导人,虽然经受了一官可害民众的可悲时期,但对我们的领导者不断地进化胸怀着比较好的看法,还有说不清楚的情感,并且,对于任何一位真正为人民鞠躬尽瘁——不管他的立场是何,不会坏看。这不是出于恭维,也不是弱小对强大有什么需求才产生出这种情律。改革开放以来,我党确实艰难地推动了大陆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而且是,今天的民心工程,也已达到了现时期中央欲从新收回民心的最鼎盛时期,但由于先官后民的方法仍使民众得不到许多原该得到的实际利益,也就只能给社会增添点新气象而已,仍不能使广大民众从根本上完全接受,加上我党不敢给在野党具体的、独立的自主权力,尚不接受在野党需要自然发展的现实,使广大民众在不乐意权诈的强奸时,又没有捍格的派别来满足其政治需求,而仅给予些无着痛痒的恩惠当然挽不回来民众的真心呼应。也是说,我党在原则上,尚得不到必然的、根本性质的变化,更不易摈除公有制里的、现实存在着的许多弊病(邓发展了社会主义,同时,他的先官后民的政策一样也能葬送社会主义)。
     同时间,鄙人也从来不认为什么党派在今天所具有的思想水平上,在没有对立势力有效监督的前提下,能不出现腐化分子又能治理好自己的国家,还能无损于民益。并且,随着岁月的更加文明,都需要老去新来;在自然更替之时,需要平稳、祥和、符合国家利益地作为。事实上,权益越大,投机者的滋长率也会越高,只有行监区别开来,把权力更加合理地分散在不同党系的群体中,促使愚昧的贪婪者没有适宜成长的领地,方能在减少私欲者拥获能满足私欲条件地自然萎缩。
     当然,历史上,每个革新者,都能夹着尾巴做官,为民众也能毫不犹豫地付出极限生命;而在巩固权力以后,官员们的尾巴自然而然地翘了起来。所以,任何时候,没有完美无缺的、又不失策的独裁政府,只有真正走向政治平等竞争的民族道路上来,才能杜绝更多的坏事恶事。
     不论实际中人能处在什么位置和地域,拥有什么样不同众的智能,难免有其不足或不能,也无法杜绝错事蠢事,以至存在亡路的风险性。
     我们都能看到, 凡是具有对立制衡的国家,都能使管理者俱起积极向上的精神和迈好自己的步伐(西方的私有政体之所以能存在这么长久,就是因为有了对立制衡和较公平的竞争空间,使自己的权人无法非为所致)。而法制再健全,没有权威的执法者,就避免不了使弱者受害使官霸肆虐,而纵容管理者为所欲为的现象存在,就无法给民族带来更实益的文明进化。何况,监督人员一旦对能使使他失去手中权力的长官进行依法行权时,很难不考虑个人的利益而退缩而妥协;不可能形成一流的、绝对的与法相匹配的约束手段。因为,在权力阶层中,总是以自己人优先作为人选成为自己的柱石时,一旦发现“柱石”离心离德,除了给予些必要的纠错外,也定下意思地制造些只有权力才能与之抗衡有效的局面,其结果,也就在美好的事业中出现了大煞风景的事了,也就如同我们面对美味佳肴、突然看到汤里有几只死苍蝇一样让人倒胃口而心隐隐做痛。
     这到不是说,所有的官员都是这样,或者美味佳肴不好吃;但也不能说,所有的官员都能保证不会这样;或者说保证美味佳肴里不会飞进几只不知死活的苍蝇。任何事物不仅有其两重性,而且在传统观念中,也很难不夹杂一些庸俗乏味的东西,若仅依靠个人的自觉或本能不如让另外一种人加以正常约束更稳当些。
     然而, 我们的领导者,至今还不能完全适应或不乐意外人进行权威有效地监督,就是因为一党执局习惯了,犹如侠传里的一流高手,只能给人做出决断,而不能任由别人给他点羁锁一样,只能有砍不能者脑壳的理由、没有别人怀疑他是否有这个权力的道理,而且又被众人捧为上等人或什么大人物才感到痒痒地舒适,忘记了这种快感是很容易使弱者付出不少代价来弥补上等人们的一些不足的,也更不能给广大民众带来终生的幸福与安和,更没有多大的能量使所有人的不平得到矫正。最可悲的是:反给后继者增设“美满的”障碍,还在自己的利益受到影响时,弱者不得不采取屈辱的姿态按照长官的意图昧心去做原就不想做的事。这就迥然有害于国体的正常延续,这种我们自己也不情愿看到的不利因素只因一些人的非为而降落在我们的面前。只有对立的制衡、促使权威们有一定的局限,还不至于法力无限地只让信徒们顶礼膜拜却不能另有异端地永远愚昧下去,才有希望迎来社会主义中期的到来。
     也是说,唯独中期时代的到来、才更有利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正常延续,使党的领导权不至于被我们这代人丢失,而且又能让那些没有公心的还缺乏道德修养的人万一进入官场也不能肆无忌惮地“行云布雨”,或者干脆没有了入主官场的条件。
     鄙人认为,开初使民众利用在野党派来保护自己的利益或得到独立的监督权比健全法规更重要,它是中国大陆政局真正走向以法治国、排除人治的最终构件;是未来权者必须一心为公才能进入监管系统的伊始;也是结束邓时代使命产生新时代使命的基本法则。在江时期,由于党中央在政治上已没有再新的推动和巨大的更利于国民演化政治的时期,就很需要有人带动整个国家事业进行行之有效的政治革命,并能够稳定社会现有的基本秩序,拥有不改变国家机制的思想的前提下,方能做好这一工作(其实,一般的长官不仅关心体制的稳定,更关心自己失势与否?也是现实矛盾的、不会公开的症结)。而这种带头人,诚然要一不是反对我党主导大局、继续公有机制、非走西方道路的严家其们;二不可能只是以胡锦涛为首的新的领导群体;还应能产生根据国情、审时度势,拥有一套更加科学完善的新理论主导种群、作为更新的派别有效地配合我党来完成大的体制转型或变革。尽管崇信一党执局的我党暂时尚不情愿这种势力正常生存或自然地繁衍,但它是我党暂时不该扼杀的新潮队伍,只有与之共勉,才是继续稳固政权、挽回民心、维护自己应有权益的唯一手段。同时,也是视共产党为敌的人们(包括陈水扁类)、经过一番?哥堑耐魄靡院螅俅有律杓瞥鲎约耗茏叱龅凸鹊淖罴蜒∠睿桓嵌员本┙幸恍┤貌健⒎侥茉谛率逼谥小⒂涤懈哒霸吨醯母咂德剩患笆庇氪舐焦愦竺裰诘钠谕优摹彩虏荒芤幌嗲樵傅厝プ霾拍茏龅米詈谩庞刑跫诨焕垂愦竺裰诠惴褐С趾蟆⑿纬筛行У亍⒁桓瞿苁怪谢褡甯忧渴ⅰ⒏用裰鞯娜律缁帷?
     对于新界的胡锦涛们来说,不仅是排除人治、走入完全法制的大好时机,还要具有处理好党益与民益位置交换的自然功能,设计好与其它派别更加融洽和弦的条件,试行中期时代的一些内容,使合法的在野党暂先拥有监督权,使人大团体的组成不再是仅仅共产党人为主,并且还应能以其它的在野党人数多寡定席位,并能积极主动地改变不合理的监管系统。
     是的,为之我党若避免在野党利用民众的未知煽动不利于巩固主导权位以及公共事业的运动,完全可以在政策法规中进行有效地扼制。若是如此,明眼人就能看到,广大民众就不会以共为敌,或帮助其他党派扰乱自己的社会秩序。而如果总是口头上说是民主平等人民却没有相应的权利、怎能不使民众摇头叹息或悲观失望呢?以至于使发达国家的人们耻笑我们中华民族的能度?而提高在野党的作用,就是为了使国家机器运转得更加合理有序,使更多的正派人不仅能在共产党的队列中为公共服务而且在其它党系中也能为国服务,或更好地驱动正常的管理机械运转。只有如此,才能使中华民族的文明高智化进入人类的前列,而且更能具备可行的政略使公共事业在人类事业中发扬广大,与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也能更好地协调。
     而在野党不能在大陆拥有自由的平等竞争生存权,不仅是我党制约,还有其本身对公共体制有否正确的态度问题。如果象严家其李登辉们阴谋害国,就须让其首先失去的仍是与我为敌的基本条件。只要我党自己能够更好地存实求正,把准路线,不再今日般地纵容属员饮鸩止渴,敞开全面民主政体开放的大门,放开言论的羁锁,归还民众的竞争机会,使大陆的弱者在受到损害时有条件与害人者不合作或具有强势作为后盾,就更能治理好自己的国家。至于担心政权易帜,未免过虑,因为,公有机制如果真正地丧失了生命力,不能象马克思们预见的那样,恐怕是再忧虑也是徒劳的——在这点上,尽管东欧共产党失去了对国家主导权,但仍会有一天继续执掌政权,因为,我们人类依然需要公共事业的兴盛与发展。在这个问题上,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该低估马克思们的公心的科学论断与本质,只不外一时大多数人尚未悟透“我为人人人人才能为我”的内在慈善实质以及众人力量的有效性等。也是说,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真正需要的最佳模式。而且,只要中国大陆这个活样板能够调节进行得更好,不仅是国权不会旁落,并且还能触动更多的国家或民族的青睐,或使更多的近视者不得不去医治自己的“眼睛”。
     任何独立的党派,都不愿意被任意宰割,党与党之间,不仅需要相互较量更需互相制约,还要分流一些国家权利。这种分流,在中国,不再是我党的恩赐,我党应能顺势而行,归入民众真正地需求后的自由选择、国家发展之需要。只有这样,才能显出我们的国家体制更优越。若欲做好这一点,就须把民益放在党益之上。因为,任何党派的不懈努力,都不应偏离中国这个公共社会的总航,只不过,国家主权,除了接受、必须接受我党原则上的主导外,更急需出台一些各自不同的政略要则进行有益于民益的公平较量。当然,这种较量,在原则上,仍脱不开我党的原则上的领导。
     ——即使国家需要民主选举,有一些关键性的权力仍然是不能放开的。同时,在当前国家形势里,不要轻信多数人因误入了歧途仍就不会变成无作为的群体,相反亦然。
     过去,苏联共产党是多数,中国国民党也是多数,不仅已丧失了政权,而且若不及时醒悟,夹紧尾巴,也逐渐会更衰败下去——是的,前边也已说过,尽管已失去了权力,但仍存在着执掌政权的条件。
     眼下,中共中央在政治上虽在某些最关键的环节上固步自封,但它毕竟与苏共与国民党有所不同,因为她凭着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并未丧失掉自己的权力,也是我们人类社会的幸事。只不过,由于在野党系尚未能进行有效地制约,至使党体中仍有不少的人们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自然有落败的条件——我认为,这个人类社会的“星星之火”,为了产生出燎原之势,就应当勒既死喾⒄沟南然细褡月桑纬筛欣谌死嗌缁岬拇笄骶郑≡缛栈袢≈谛牡拇笞郏蛟谡馑呈浦茫霸缤瓿筛欣诠猩缁峤木咛宕胧T谡飧鑫侍馍希嘈盼业秤心芰τ腥缘鼗岵鱿嘤Φ木霾撸苡幸惶旄母锖靡恍┎涣嫉奶啤2还粢偌铀僬庵衷俗剐胄┩饬Γ比唬庖灿胛业持髁魃系挠旁秸凡荒芮帧?
     任何机制,都不过是为广大民众服务的。在大陆,由于官僚机构不能迅速进化,又能损害人民的实际利益,具体的管理者还不能都一心为公,和仍在以个人的喜怒哀乐决定民族事业的蓬勃发展,若不再受到严肃的适宜的制约,共产党人其本身又不能完全收敛,岂不误国误民也误自己(毛泽东时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早已成为过去,尽管我党也极力想做好,但由于太信任自己的人加上自己的人在公共利益上得到的比普通民众太多,疏忽了今天官员们也为民众也为自己仍然是个好官的拙劣失势性,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制造着许多的合法的违法者)?而占据国家管理体系的权人们,也想到了为民多做些,表表为民公仆的慈心,但真正做起来,一旦与己益有悖时,难免会停住脚步,或放慢了进化的速度。再说,原本是民众的权益,非要长官们恩赐试想民众能舒心接受么?更况关键利益根本得不到时,心情能会更好吗?在民众受到单相制约却无权制约有权者时,难免会有不同程度的抵触或反抗,结果由于方法不准确很已遭受更有害的损伤。更可悲的是,即使想用合法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实际权益时,由于影响了管理者的利益就自然受到管理者有违宪法的迫害,倘若在西方社会里,有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因为他们?奶逑稻褪俏偈ㄊ品竦模谏缁嶂饕逄逯浦校庵窒窒蟮纳芍饕俏颐堑奶逯粕形闯墒斓脑倒剩豢赡苁枪愦竺裰谝庵镜脑傧郑绞且涯芸辞逦鞣缴缁岬墓芾硖逑岛镁秃迷谥谌俗约耗苡梦拿鞯氖侄窝≡袼材芑倜鹚?
     而在我们大陆,今天还是不能具备这种条件。
     近廿年来,毛泽东时代的威望被一些虽披着共产党外衣的自私自利者丢失的很多,虽然党中央正确地综合了毛邓时代的不同政略,但达从八九年学潮被严厉镇压,就已残存不多。一些蔑视民力的人,仍在合法地行使手中的权力,怎能不让国人有所举措?当然,学潮不镇压,公有机制就要被动摇,我党的领导主权也将丧失掉,在当时,党中央,由于不具备实现公有制下的全面民主政体开放的基本条件和不具备稳固共产事业的新的章程,在维护本阶级利益时,不得不采取血腥的、与民愿(这种民愿并不利于自己的总体利益)背道而驰的镇压手段,也是信奉共产事业人的一时未知的肤浅,国民时气未到的悲哀。
     由此可见,研究和适用与西方民主相同而本质不能同的政治秩序,来弥补毛邓时代的不足、已是公有制下应该如此的政略。恕我拙见,只有形成参政议政监政不在一个体系里,再逐渐放开自由言论与公平竞争领域,才能扩大百家竞技的政治空间,给公有机制增添更多的可行理论以实践,及时弥补邓时代的一些令人遗憾痛心的缺陷,才是我党更好的决策。未来的管理权,对于个人来讲,已没有多大的私利可采,只不外使更多的智者从不同的角度皆能获取为国效力的客观条件而已。而这种转化仍不能脱开公有制制约和我党的权威主导。
     鄙人认为,中国 既然是人民的国家,权界又自视为国家公仆,为何不能允许“主人”拥有更宽展的言地、而只能顺着官家的意图不能行势呢?没有主人的言地,怎能印证所有主人的政治见解的对与错?而仅凭几个权威指手画脚万一耽误了国家和民族更好的前程岂不又多制造了一个历史罪人?古往今来,这种罪人又是多的太多,还不都是独裁专制造成的?就连我们崇信的毛泽东主席,未还犯过这种错误?好在毛泽东们比苏联早期革命家明白得多,尚未把邓先生们赶尽杀绝,否者,中国将何处去,也很难料吧?作为我们这些后继者,不应不在原则上加以思考,或认真地对待现有的、过去一直从根本上解决不了的实质性问题,完成一些我们应能完成的中心任务。对于某些不合理的挑战,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只有如此,才能杜绝“和平演变”各种形式的渗入,并能使中国的未来走向主导世界公共社会发展的金光大道。
     也是说,社会主义基本法则,更应能集思广益,撷采诸家之长,逐步完善我国的各个领域,包括政治领域。如果这般化的行为在新的世纪里都不能形成,还妄谈什么先进与超越,岂不令百步者笑五十步耳?如果有谁演示原始打斗,或故意损害我们的国体,扰乱我们的社会秩序,阻挠我们的社会进程,给予其必要的打压并不为过;如若不是,又是推动时代进步与发展,就应当给予有益的支持,为我所用。因为,有时候,“皇帝的新衣”很能蒙骗着装者,在有利可图可持的人眼里,揭穿它才不是明智的选择,只有敢直言能直言又不受任何拘束的广大群体,才能时刻不至于使权威们万一在迷宫中不有所悟。
     (也知道,有些人对新生事物疾首蹙眉,或表面上心平气和委曲求全肱懦庑律镏忠膊⒉皇撬谋疽猓耸浅鲋了睦妗V灰律镏直涞煤嫌谒睦娴氖焙颍材茏龌耐贫撸⒏崛ㄍ氐鹘冢还狈Φ娜词歉玫难莼俣取6挥泄思桑枰谋渥约喝跏频匚坏姆芙撸茨茉谒俣壬霞右悦植梗?
     例如在陆台两岸和平统一的问题上,在报章、在屏幕上,我们花费的人力物力、不易累计,至今却看不到一款从某个角度上切中了实弊,得到了积极地回馈,而是阿谀的看法漫天飞,又践踏媒业的空间,蒙污决策人的眼睛,还达不到多少好效果,官人悲乎?民人悲乎?说穿了,还不是与大陆内部的政略家尚未成熟新的理念、依旧独个执局不能更有效地改革所致?不是中国大陆不能更好地进入中期时代和国人尚未在政略上构成新的理念来代替西方私有制的根本所在?在这个问题上,台北与北京在政治统一实现上,都有不同的实益但又无损于自己正常存在的逻理尚未甄清;不知道怎样进入新的状态中做好新的国务,到是显而易见地封闭了自己;不能够在对局中找到新的条件形成更完美的政局。只有明白这一点的人,才有望主导中国和平统一的总趋,否者,也只有挥舞屠刀和制造挥舞屠刀的必备的条件。
     我们原就有调和、折中的习性,在国家政治统一方面,即使利用好本身的这一功能,也就足够了。可是,为什么就不能在“一国两制”的总廓内、形成国家内部多元化领导而上一个新台阶?事实上,一旦实现了政治统一,便能给新型的政略家制造出一个施展政略的好机会;给国人公平竞争权益增添了更多的系数和把一国两制上升到一定的高度而不是局限在两地。而有些政略国手,在这点上,不是不知,而是佯装不知不会,或自感回天乏术,只好坐壁上观,静候变因。因为,谁提出来把民益放在党益之上,那么有实权的庸者便会群起而攻之,反到与事无补。不过,在一个文明的国度里生活的不同政见者,只因有了新的环境,也就必然启发更多人想到更新更美好的环境更快地到来。同时也能看出,在今后的岁月里,任何不同的政见者在中国领域里,只可以传播自己的理念但已不是用诽谤中伤“杀死”对方的手段才能解决政治分歧了。也是说,只能是对手不再是敌人的未来社会已呈现在我们面前,而利用扼制对手繁衍、生存的方法不如使其为国所用更实益些,关键还不是掌握好力度?
     只要是国家政治统一,中共个别的霸权的肆虐在中国的范围内也必将荡然无存。
     多年来,我们知道,问题的症结就是党中央尚未能克服掉现时存在着的顽疾——一党执局,何况其它党派特别是台湾的权威们?然而,我党仍陶醉在这个圈子里不能自拔,岂能乐意其它党派主动权威地参予国务?或与他们共同地坐在首脑位置上?尽管这种首脑位置完全要在我党权威主导与监督之下才能允准其它党派公平地竞争?但是,由于尚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还不能妥善地解决好,焉能不出现进度缓慢的政治格局?在我们的国度里,官者及长者,有句俗话叫着“官打民不羞”,于是在社会上,管理者也就愿意颐指气使地藐视民众。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权威者即使成为官霸或官渣、也会受到一些吹捧和崇拜,或明明是违法而又能堂哉皇哉地不是违法,更不会象西方较文明社会里的管理者还要对他的下属低三下四那样,害怕得罪下属而被过早地取缔权利或与他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使他逐渐失势,降低在人民中的威望,失去更多的支持率。而在中国,只要上司满意,就是好官,权座就不会动摇,于是如何得到民心在不少官者的眼里根本就不存在。
     (鄙人认为,我党最佳位置不是执政,而是权威地监国,但不同于西方社会里的监督体系是:拥有和人大共同的制宪权;单独拥有军权、治安权、指导权、审记权;对于任何有损于公共事业的行为都有权校正。)
     在今天,大陆不仅需要经济上的腾飞猛进,也更需要不同信仰者合法地汇翠北京,甘愿在公有制和中共中央权威主导下,进行各自不同的合法活动。否则的话,就这般地运营下去,不仅是自己在政治上无大的进展,也不利于共产事业的迅速发展,更有损共产机制的正常运营。同时,对于我党来讲,不进行更科学转型,虽一时不会产生“戈叶变制”,但不远的将来,很难不说有其危险性。而对反对势力的处理,放任不如收容,因为,在我们人类上,利用的好,能使反者促动公有制这个彳亍的“幽灵”“得道成仙”,还能使更多的王国不再走弯路。最低还不至于自己的领导者反被自己的人民(一部分人)在国际法庭上起诉。
     在我们人类家族里,西方的管理机制并不十分完美,平权平益是人类的终极目标,那种用意思形态的理念来干预中国事务的行为不是出在什么主义上的妥当与否,而是出在他们的私利上——这种现象,即使体制相同,也一样会损毁,俄罗斯在这方面深受其害,世人早已有目共睹。
     只要社会主义中期到来,各种优越让世人会意思到已大大超越私有制时,那么,不仅使严家其似的政客完全成为历史,而且还能完成广大民众需要的各项权益的赋予,使民众真正地从新在法制的轨道里得到自己的实际利益而又能拥护业车娜ㄍ斓肌R彩撬担我坏持淳忠咽枪俗钕M芄煌瓿傻奈淳故乱抵弧?
     对于中国不同利益追逐者来讲,也只有积极推动社会主义机制的进化,提高国人的文明度,帮助众人得到竞余的机会,督催党中央允许国人不违背国家民族利益以及中共基本利益的前提下,进行切合实益地发展,才是向中期时代转型的唯一通途;也是不同信仰者各得其所的基本条件;是配合中国经济腾升的同时又能及时解决好社会所存在着的各色各样问题的一个重要步骤。
     而实现天下大统,首先就得实现公有机制框架内的全面民主政体开放的第一步程序。而实现这种程序,又有可能打乱一些现有的秩序,导使一些平庸的官员和一脑子嫉贤妒能的人、很难不坚决地反对,这些习惯于中庸、不爱进取的人,也有一套独特的思维方法,从不为自己的无能而羞愧,或总是埋怨别人走得太多,促使他的内心极端地不平衡。也是说,只要改革,就必然会使一部分俗人失去他们已得的利益和再得利的机会,也就难免使这种人进行有效地抵制了。
     眼下,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早已形成,但是,由于江泽民的一些干扰,暂时仍在徐徐渐进,江的把限明显使政治进程转缓了速度,这位不认为给予外党系自主权力也能确保我党利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邓时代忠实的护法者,不一定具备接受中国新形势更需要注入新的激素来激活公有机制仍在接近死线的趋局,因为人已老矣,所希望的祥和安稳又不愿意再弄几手险棋,再加上在任期间做了一些与人民背道而弛的蠢事,不得不考虑离去的后果。但是,他应该清楚,倘若国人亟待的全面民主政体开放能够真正地到来,那么广大民众一样能象毛泽东时代对我党对我们的机制继续拥护崇信,不至于为敌或成为破坏者,而只是与他为敌时,他也只能背哀自己的过去太轻看了民众的执著。历史就曾有过这种例证。
     再强大的势力,在今天和未来,一旦与民众的利益不合拍,就难免被民众的力量逐渐削弱,或自然失势。在理智人眼里,小不见得不能击败大,弱不见得不能击败强,关键是需要小弱者能把无形状的强大挖掘出来,加上更能完善自己的政策能使广大民众踊跃支持,所以,对我党来讲,能把自己的政策变化成民众的政策是及其重要的事情,也是理性人在发现过去的路数不行时便能迅速地进行有益地变革的理智选择。若能如此,谁又能说弱小不是战胜强大的开始(共产党在人类上,毕竟还不算太弱小?)?
     作为反对势力,虽能看到我党官僚腐败又僵化些的管理阶层对其有利,但也不否认自己的不利因素依然存在,加上又不能注入自己的影响,只能窥视着我们内部变化却没有能力把有益的成分吸取过去,更不能与广大民众同心同德地共同促使我党自然转变,使其再不丧失政权的前提下仍能得到自己的实益;不明白,若是与我们作对,就应使我们产生小漏洞、小矛盾、小冲突,以此积致大漏洞、大矛盾、大冲突。而作为我们,为了避免被政敌击败或削弱,除了使敌为友乃是最佳政略外,那就是必须和民众紧密联系在一起,并能有效地根除各种小害而不至于使其转化为大害。而化敌为友的基本条件就是首先要与广大民众的利益结合起来(聪明的敌人终会借助民力与我们作对),早日实现全面民主政体开放这一开明的政策,达到开国初期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基准,最后实现社会主义中期阶段的完全转型。也是说,在这关键时刻,我党亦好他党亦好,看就看谁走得最准、走得最快,最对民有益,方能在内部斗争中掌握住主动权。因为在二十一世纪里,已不仅仅是小不能击败大,弱不能击败强——现实中,还有快能击败慢的机巧。例如阿拉伯国家,地广人众,却对地窄人稀的以色列的威慑无可奈何,这不仅是阿拉伯国家内?坎煌沤岷推肚盥浜蟮脑倒剩褂腥鄙倏旖谧嗟哪诓勘涓锏挠跋臁L热羲悄芗笆备牡粢恍┞浜蟮拿袼紫肮咭约耙恍┢构烁鳎腋皇陨泄突岽佣κ⒐叶恿兄谢湎吕础?
     在我们地球上,当前最飞扬跋扈者顶数美国权者了,这不能只埋怨人家霸道,因为内部团结民主,又能各显其长,所以人家的内部暂时变化的即合理又及时,焉能不翘翘尾巴?我国如果在国民时期不出现独裁局面至今,那么中国的繁荣富强并不亚于美国。当然,从封建社会私天下一下子转变到民主社会的公天下里来,不出现个把袁世凯狂者也是不可能的,而这种人的行为就不可能不影响国家发展的进度。 同时,鄙人再也不希望中国的土地上再有江泽民似的正确人物来影响中国的科学进步了。
     现在是,美国的政府在国内似乎无事可做,不得不觊觎全球,进行合法不合法的侵略、剥夺,欺辱弱小国家或民族,甚至还欲占领太空。而我们,依然徘徊在内部较量、狂妄自大、愚昧不化之中,若是没有邓小平的开明决策——发展国民经济为第一要则,那么,中国的权界还不知道要僵化到什么时代呢?不外这种经济发展的路数是比较粗糙的、原始的、需要弥补的第一要着。
     眼下,在我国,对外仍用互惠互益的和平外交政策——这种理性的交往,而对内虽施辛宋潞偷奈拿鞴芾恚煌叛稣咴谖拚返乃枷胫傅枷氯杂肫涠粤⒒蛉栽谙涟孛娑宰糯笾泄恼位肪彻脑肷踔潦欠炊裕幻饬钊艘藕丁I细鍪兰偷钠呤甏彀裁攀录耸甏┑牧?amp;#8226;四学潮发展到反政府暴乱,以及镇压法轮功发展壮大,所采用的非正当手段使民众深受其害,但在当时,我党除了采用镇压手段还能采用什么更好的办法呢?是的,大凡用牺牲民益来维系生命的方法都是不明智的,可是,不到万不得已,哪位政治家愿意与民为敌呢?而我国民众对政府的对抗,直至至今,在基层,此起彼伏,实在是我们的体制仍有问题未能处理好的缘故。这就自然需要我党须进行较大的转变才能改变这种不利的因素。同时,不满现状的人们应当清楚,只因我们的体制有些问题就与我党为敌的思想乃是愚昧的不适时的思想。
     作为邓时代的领导者,一边要看到,在与众人讲不清楚共产党的道理时,不得不采用武力也是迫不得已的事,但还应能接受前人的一些经验教训,积极主动地走回民众中来,也就更有保证立志革新通途的延续,鼓动民主事业迅速地发展,使国民早日与更新的政府精诚团结,形成人类上绝对一流的民族。
     社会要进步,民族要发展。大陆二十余年的深化改革,所拥有的成效有目共睹。但是,由于只是在经济上使国人有所收益,在政治上尚在迟缓地行进中,离广大民众的需求还有不少的距离,能不让众人遗憾惋惜?本来嘛,每位踽踽长行的“历史老人”都须经历一些艰难险阻,才能使后人得到一些切合实益的路数,所以鄙人早在十几年前就欲谈论社会主义中期时代的一些内容,也在极力设想怎样就我国目前形势论述的更实际,更有益于自己祖国的新课题,更想把马克思主义的内容在现实逆潮中研讨的更加合理、准确、开拓些……
     我们这些不甘寂寞的开拓者,为了不使国家体制变色和更加准确实际地全面发展,就得在原则上服从共产党的领导,利用已有的现实条件,广集众家之长,也以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为主当成基本准则,才能顺利地推动共产事业。而仅会进行意思形态的内部斗争,未免不利于祖国事业的全面发展,应当能够不只从自己所站的角度上思考问题,并积极有效地筹划出一套优于西方理论来进行实践与综合,调试,才能更有利于我们的发展利益。
     是说,大陆不仅不再一党执政,还要尽快产生出新的行政法规来完善公有机制。也只有这样,才能有利于国人在现实中得到原该得到的一切自由权力,又没有必要跑到国外去,还不会被西化。若能达到这种境界,也不是平庸的政略家所能做到的了。而进行这样的革命,只有吸取真知灼见,才能更稳便地得到共同的目标。
     同时,我们看到,私有化的国家尽管较多,但我国只要对内改革一党执局的趋局,顺应时势,消去用民众鲜血染红顶子的条件,和用人民的物质利益使自己变得更富有,对外继续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不把意思形态的理论当着攻击它国的理由,或不把它国的落后当成攻击的引信,就能保证仅有不多的公有社会正常地运营与自然地扩展。因为,我们人类,并不会在意思形态上被完全羁锁住,只要有利于更好地生存,就必然会摈除糟粕吸取精华,剩下的就属自身上必须克服一切恶习,能够及时采取有效的措施,进行更科学文明的进化 。也是说,我们最需要的不是打击腐败分子而是从我们的体制上得到有效的变革。
     独有尽快推动初中期过渡,才是在政治上解决好我国实际问题的大架构,是国人走向更开明时代的必备条件,也是我党避免丧失历史责任,能够及时健全共产主义章程的捷径。
     而不同信仰者,在新的时期中,只有与我党新的领导者共同携起手来,共建自己的美好家园,才是从新思考政纲的最基本方法,人民还能在这正常平和的气氛中,得到原本就该得到的实际利益。只有愚昧不化的人,才会采取动乱自己的国家,或以倒退的形式来达到自己的私利。就象达赖先生,东突独分子,台湾的李登辉们,他们所采用的手段就是分裂我国版图——这种最无知又有害于国体的方式,我们谁又会欢迎容许他们呢?
     身为非共产党人,不论是谁,出于什么目的,不知道发现和接受和利用新的政治观点,只是想不顾中国亡路的又不能开创更益于祖国事业发展的任何想法做法,都是不明智的,也没有成功之理。更况,仅仅我党的现有条件,就足以击败这种别有用心的企图?而真正为了祖国和人民的人,他不仅不是用牺牲国家和人民利益为先决条件,相反,他的本能就是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为己任的,并能做出正确的选择,甚至宁愿牺牲自己的私利,也不会出卖国家人民的公益。
     当然,愈是这样,愈能得到新的路数,还能获取比较实际的私利。
    
    
    
     2004年2月23日完稿
    
    
    
    
    
    From: "name"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信
    Date: Tue, 7 Dec 2004 17:47:43 +0800
    
    
    你为什么退党?你有作弊的行为吗?你认为共产党还有复兴的希望吗?我是一个欲使共产党回归有益于人民事业的人,并有一个宏伟的计划。认为,共产党没有错,只是具体的人需要更替。并附上一文请你指教。
    
    
    
    From: "Eric Huang"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Interview
    
    
    Dear Mr. Meng Weizai:
    I would very much like to call you on your decision to resign and
    revoke your Communist Party membership. Would you please let me know your
    telephone number so that I can call you for an interview?
    
    
    Thank you in advance,
    
    Eric Huang
    
    孟先生:
    
    
    
    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刚在网上看见您宣布退出中共的文章.请问您可否留下联络方法,让我可以和您作电话采访?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
    
    记者 张丽明
    
    
    
    RADIO FREE ASIA
    
    Tel: 852-9100-9841
    
    Fax: 852-2865-5398
    
    Website: www.rfa.org
    
    
    
    From: "Xu, Wen-Li"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伟哉先生:
    
    
    
    我是当年主办《四五论坛》的徐文立。我2002年12月24日,从中国监狱直接来到美国,那是我第二次出狱,因1998年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判13年;第一次出狱在93年,1981年因主办《四五论坛》和商讨如何实现多党制,被判15年。我现在在美国罗德岛州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任访问学者,如果您愿意跟我联络,我非常高兴,因为看到您回忆《四五论坛》和遇罗锦,我感到那样亲切。当然,这一切取决于您方便与否。
    
    
    晚生
    
    
    文立
    
    
    
    
    2004年12月7日美国凌晨2:20
    
     徐文立
    
    (H)401-274-5120
    (O)401-863-9768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CDP中文网站:
    
    www.cdp1998.org
    
    CDP英文网站:
    
    www.chinesedems.org
    
    
    
    Subject: 孟先生:我是当年主办《四五论坛》的徐文立 。下面内容一点击便可看全部。
    Date: Tue, 7 Dec 2004 00:59:14 -0500
    From: "Xu, Wen-Li"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CCC动态<<<......
    孟伟哉宣布退出中共
    维权人士叶国柱在狱中惨遭吊打
    司徒华谈共产党──不容挑战的绝对权力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成立公告
    中国大陆122位知名异议人士热忱祝贺
     More...
    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党章(临时)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党员入党申请及誓词(临时)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党员身份入党手续和党费管理的说明(临时)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党证(临时)内容的中英文对照及说明
    中国民主党海外组织的称谓、组织机构和组织原则(临时)
     More...
    事件跟踪<<<......
    关于陕西铜川矿难致中央政府的呼吁
    山西党部:关于支持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成立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瑞典党部的祝贺:历史性的一刻
    赵达功: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美国之音:中国民主党成立海外总部
     More...
    迫害追踪<<<......
    黄晓敏:欧阳懿出狱,成都遂宁公安护送遂宁,家属和朋友未能见
    欧阳懿:别样的俄罗斯、别样的中国
    姚福信妻呼吁关注丈夫狱中待遇
    唐元隽:太原作家师涛被捕
    全民联署呼吁敦促中国全面实施国际人权公约永久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More...
    公民议政<<<......
    徐沛:再别鲁迅
    黄华:共产党最怕民运组织有钱
    CDP译文丛刊(试2):纽约时报看中国“会想到一句中国农民俗话”
    黄华: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也谈投机
    王雍罡:有人揭露谢万军我谈个人看法
    
     徐文立
    
    (H)401-274-5120
    (O)401-863-9768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CDP中文网站:
    
    www.cdp1998.org
    
    CDP英文网站:
    
    www.chinesedems.org
    
    
    
    From: "hong liao" Add to Address Book
    Subject: 有事请教
    To: [email protected]
    
    
    孟伟哉先生:
    
    你好,
    
    我是记者蔡红,我想采访你,能否告我你的电话号码。请回电邮。
    
    致谢!
    
    蔡红
    
    
    
    
    From: "黄 河边"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支持您 北京记者 黄河边
    Date: Tue, 07 Dec 2004 12:59:10 +0800
    
    
    孟老:你的决定如果是真的,那对您表示敬意。老了,明白过来,那才叫财富。
    黄河
    边祝您长寿!
    
    From: "liaoyin wang" Add to Address Book
    Subject: hi
    To: [email protected]
    
    
    
    孟伟哉先生:
    您好
    
    我是一名普通读者,日前在万维读者网天下论坛(http://creaders.net/)看到一位网名"李敖"的朋友送交了下面这则消息,感觉难以置信,遂按照文中提供的您的地址,发信询问此文的真伪,国内似乎不容易上这个天下论坛,因此我附上全文供您参考.
    
    如果您确实是孟伟哉先生,能否证实一下?我是一个普通海外学子,远离政治,看过您的小说和画,尊敬您这个人,不希望网上流传您的不实之词而已.现在通讯发达,要弄清事实真相不会太难.谢谢
    
    恭颂
     冬安
     孟修斯
    
    
    
    孟伟哉宣布退出中共!!
    
    
    送交者: 李敖 2004年12月06日10:34:29 于 [天下论坛]http://www.creaders.org
    
    
    孟伟哉宣布退出中共
    
    孟伟哉
    
    我是山西省洪洞县人,一个著名作家和画家。历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秘书长、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局局长,国家新闻出版署专员。
    
    读过《九评共产党》,有些话要说。
    
    1980 年初,我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现代编辑室副主任,读到《四·五论坛》上面的文章,介绍遇罗克事迹,并附有其妹遇罗锦文章。文章中留有电话。我拨通号码,接电话的人正是遇罗锦。我约她写作,遇罗锦答应。这就是《一个冬天的童话》的童话的开始。《当代》刊发时,我起草了编者按,其中写道:“当今年初我们同作者商讨写作计划时,作者把有关遇罗克的内容叫做《一个冬天的童话》,而把她这一部分叫做《又一个冬天的童话》。这是这个题目的来历。”由于《当代》只刊登了遇罗锦部分,秦兆阳将标题中的“又”删去,编者按中的文字也相应做了修改。
    
    那时我是同情民主运动的。可惜后来我为了做官和应酬,不惜谄媚上级,一起灯红酒绿,出入按摩院,甚至抛弃自己的妻子,也可以说是作恶多端了。结果我染上了恶疾,生命受到威胁,在百般无奈下,我偷偷练习法轮大法,果然产生了奇迹。我虽然是一个老革命,但自从参加法轮功强身健体以后,就不断遇到麻烦。
    
    我必须在共产党和自己的生命之中做一个选择。现在我为了自己,宣布退出中共,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中国人!
    
    我以七十岁的经验 、五十岁的党龄号召大家:退出共产党!
    
    欢迎和我联系:[email protected]
    
    
    
    From: [email protected]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da ji yuan
    Date: Tue, 07 Dec 2004 01:13:35 +0000
    
    
    孟伟哉先生:你好。
    
    希望你将电话号码传给我。我等着采访你。我是大纪元的记者。
    
    
    
    祝一切顺利 夏语冰上
    
    From: "chnin"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向您致意!
    Date: Tue, 7 Dec 2004 07:56:13 +0800
    
    
    亲爱的孟先生好!
    看到您的声明,向您致意!
    能否告知您的联系电话?我希望采访您。
    台北大纪元记者
    冯长乐合十
    
    
    
    From: "Jeff"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Date: Mon, 6 Dec 2004 23:15:45 -0000
    
    
     孟伟哉先生:
    我是大纪元记者,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我叫文正,我可以采访您吗?谢谢
    
    文正
    
    Date: Mon, 6 Dec 2004 13:41:25 -0800
    From: "Xiao Feng Zhou"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true or not
    
    
    Hi, I am a Chinese student in USA. I read your statement in the
    website.
    Is it ture or not?
    
    Please reply!
    
    From: "fada" Add to Address Book
    To: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联系
    Date: Mon, 6 Dec 2004 15:50:22 -0500
    
    
    孟先生:看到你退党的声明,很吃惊。不知是不是你本人?我是你的老朋友,想与你联系。
    请告诉我你在西北工作过多长时间?能告诉我几个你西北的朋友名字?
    
    知名不具

(Modified on 2004/12/08)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