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宏海狱中作奴工 母亲思儿积郁成疾
(博讯2005年1月12日)
    
    张宏海狱中饱受摧残 家人吁当局人道对待 吁国际社会关注
     (博讯 boxun.com)

    人权已经写入宪法,其真实性如何?实实在在的基本人权距离人们有多远?最近的连续抓捕,一波未平又其一波,民间呼吁之声此起彼伏,而从前的良心犯们仍在监狱中饱受摧残折磨,他们的亲人也在同受痛苦煎熬。
    
    被外界称为“新青年四君子”之一的张宏海,2001年3月13日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秘密拘捕,2003年5月28日,张宏海、徐伟、杨子立、靳海科四人全部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张宏海被判刑8年。
    
    张宏海被判决后曾被监禁于“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9个月,受尽折磨。他年迈的母亲由于想念儿子积郁成疾,他父亲不顾花甲高龄奔波京城,他的哥哥也奔走呼号,承受着痛心和无奈的煎熬。
    
    大纪元记者辛菲1月11日采访了张宏海的哥哥张宏图,询问张宏海及其亲人的近况。
    
    张宏海被捕前后
    
    张宏海浙江人,1973年出生。2000年7月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以写作和给中央电视台的剧组帮忙谋生,被捕前暂住北京海淀区。
    
    2000 年5月,张宏海和徐伟、杨子立、靳海科等人成立“新青年学会”,在一起探讨社会问题,讨论大陆的政治改革尤其是农村的民主变革问题。他们多次到各地农村进行考察,写出数篇反映农村中矛盾冲突的文章,并组织免费培训北京的民工子弟学校的教师,为民工子弟学校义务教书、捐献教学用品,还通过各高校学生团体组织大学生下农村进行社会调查。
    
    2001年3月13日,张宏海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秘密拘捕。2001年9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宏海、靳海科、杨子立、徐伟四人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四人被控成立以“积极探索社会改造之道”为宗旨的新青年学会组织,多次秘密聚会,在互联网上发表《做新公民,重塑中国》、《怎么办》等文章,妄图推翻国家政权。
    
    2003年4月21日的庭审中,张宏海等四人都提到了在国家安全局看守所内受到的非人的待遇,张宏海在看守所内被办案人员用烟烫脖子,从早到晚坐板凳不让动弹,一包榨菜吃上二十几天,并被逼供。同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三次开庭,张宏海等四人全部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张宏海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2001年4月24日,张宏海的家人收到张宏海被捕通知书。张宏海的父亲和哥哥马上从浙江赶到北京,但被从国安局看守所赶出来,一直未能见到张宏海。
    
    狱中受残酷迫害
    
    张宏海的哥哥张宏图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宏海被判决后,就被关在‘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长达9个月,本来应该是3个月就要遣送回原籍关押,但是他被超期6个月,在里面受尽折磨,关押条件恶劣,身体状况恶化,下身生疮、化脓、溃烂,受了很多罪。”
    
    “在那个地方,管理、监督等都不受任何限制,对政治犯比对刑事犯管理的手段更狠毒。他们非常狠毒,用刑事犯、变态狂来折磨思想犯,通过老犯油子管理,这些犯人为了讨取上面的欢心,想尽各种各样狠毒的方式折磨人。”
    
    “监狱不准站立、走动。唯一站立的机会就是干完活了去拿新货的时候,但因为弟弟是重点犯人,所以连这个唯一的机会都没有。不许站起来,整天被强迫坐在小板凳上作奴工,大腿根部反复生疮、化脓、溃烂,和裤子粘在一起,裤子被血一遍遍的淋透,都脱不下来了。”
    
    “宏海没有机会放风,不让见阳光,连上厕所、喝水、洗澡都不让。长期看不到阳光,放风时间也没有。生了多种疾病,包括白癫疯,脸上、手上都是白癫疯的症状,现在发展到嘴唇周围、手臂,其他部位也出现大面积白斑,并且出现肝炎症状。长期的营养不足,见不到阳光,肤色显得异常苍白,都是因为脱离了正常生活产生的影响。”
    
    “遣送处还是一个剥削人的地方,把犯人当作廉价劳动力。我弟弟在里面被强迫用纸和绳子做手提袋,一天做上千个,手都磨破了。从早上起来做到晚上睡觉,有时赶工时,一定要做完,才能休息。每天如此,没有休息日。”
    
    “遣送处还把犯人当东西买卖。浙江警方要人,得先把钱送过去,这也许是北京遣送处超期关押的原因。我弟弟后来被遣送回‘浙江乔司监狱’,被强迫编羊毛衫,劳动强度仍然很大。一些大工厂经常利用犯人无偿的劳动力,监狱由此谋取利益。监狱旁边都是工厂、企业。”
    
    “我弟弟本来身体很强壮,但经过这些折磨,现在非常虚弱,刚从北京送回浙江关押,下囚车时100米的距离都走不动,身体非常虚弱,走路看上去就要倒了,弱不禁风的样子,不象30来岁年轻力壮的人。”
    
    家人的痛苦煎熬
    
    张宏海的父亲张瑞庆将近70高龄,家庭经济状况很拮据,曾几次从外地赴京以期见到儿子而未能得见。张宏海的妈妈本来身体很好,看不见儿子,现在身体也出来各种病状,刚刚因为癌症开了刀,现在一身的病,60岁不到,眼睛已经退化,耳朵也几乎听不见了。不能提儿子的事情,一提身体就垮了。
    
    张宏图痛心地说:“我们真是无法想象,对良心犯用如此狠毒的手段,我父母思想上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大年纪还要遭这个罪。”
    
    现在张宏海的家人一个月可以去看一次,只能送内衣、内裤,其它的都不能送,尤其是食物。见面时,边上就站着狱警,通常只能聊聊家常。
    
    张宏图说:“通信要经过审查过滤。有一次,信中的一句话‘在这里体力劳动非常繁重’被监狱的人用笔划掉。一次,我弟弟28日开始写信,到1月8日才寄出,10天写一封不长的信,可见他没有多少自己的时间,繁重劳动很残忍。”
    
    矢志不渝 亲人呼吁
    
    张宏图说:“通常入狱后,训练期一个月,然后让写认罪书。我弟弟一直说,他没犯罪,没罪可认,没犯什么错,我弟弟曾经说:‘国内这么对待思想犯,我感到很心痛,对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非常气愤。’”
    
    张宏图表示深深地无奈,他说曾经呼吁过很多次,想尽各种办法希望帮助弟弟出狱,但是无济于事,现在他不抱很大期望,但仍坚持呼吁:“呼吁当局对思想犯要人道些,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
    
    2002 年1月31日,杨子立的妻子路坤、徐伟的女友王英、靳海科的父亲靳建国以及张宏海的父亲张瑞庆在给美国总统布什的公开信中写道:“因为在中国,我们的亲人连说一句真话的自由也没有,在中国,我们连起码的、最基本的人权也得不到保障。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们是无法想象生活在中国的公民竟然会因为持有与政府不同的观点而被关进监狱。”
    
    信中写道:“这几位青年是那么的善良优秀,他们都受过高等教育,他们本来可以像大数中国人一样,凭借自己的才智过上美好的日子,但他们却选择了良知、正直与清贫。他们敢于担起重担,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奉献自己的青春年华。我们做家属的接受不了自己那么善良、正直的亲人被无辜地关进监狱,受不了这种打击而病倒在床,有的还得了重病,究竟为了什么会是这样,心里的苦痛、悲愤如同贵国9.11事件一样的感受。”
    
    2003年11月19日,“新青年四君子”的亲人们给美国总统夫人劳拉写了一封信。杨子立的妻子路坤,张宏海的母亲樊云妹和荆海科的母亲赵群英都在公开信上签了名。他们在信中写道:
    
    “我们很遗憾地注意到,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已经减弱了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我们理解‘911’恐怖事件对美国政治和美国民众心理的影响,但我们希望美国人民能意识到: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不自由对人类尊严所造成的严重伤害。当然,我们相信,中国的尊严需要中国人自己捍卫。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像我们的丈夫和儿子一样为这种理想而努力的人越来越多。同样,很多妻子和母亲也因此和我们一样被国家投入到悲伤和痛苦之中。因此,我们也希望通过您一并向美国社会和国际社会呼吁,请关注她们的命运,并尽可能帮助她们,让他们的丈夫和儿子回家,让更多的中国孩子能从这种事件中看见希望和温暖,免除恐惧、孤独和仇恨。”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 “新青年四君子案”被害人家属致美国第一夫人劳拉的公开信
  • “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