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州首富一审判死 牵连中共干部50人
(博讯2005年1月23日)
    福建省南平中院日前对被告人陈凯等21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卖淫罪判处福州首富,黑老大陈凯死刑,牵扯的中共干部达50人。自“陈凯 案”发生后,福州官场所暴露出来的一系列惊人内幕,是其数年间酿就的官商、官黑勾结问题的总暴露,其影响甚至超过了厦门“远华案”。

    据新京报23日报道,1994年3月以来,被告人陈凯通过经营酒店、桑拿、游戏机厅、迪吧、夜总会等聚集大量钱财,并网罗刑满释放和解除劳教人员以及社会闲散人员,逐步形成了以陈凯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在陈凯的指使授意下,具体实施了组织卖淫、聚众赌博、容留他人吸毒、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舋滋事,以及合同诈骗、虚报注册资本、偷税、行贿等一系列犯罪活动。

     陈凯还利用其经营的企业进行偷税和合同诈骗,犯罪所得分别达人民币1209万余元和1.5亿余元。为寻求非法保护,陈凯还向数十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多达人民币613万余元、港币109万元、美元26万余元。知情人透露,福州很多机关干部在陈凯的几家生意里都入了空股,每年分红。据了解,陈凯黑社会性质组织相牵连的国家公职人员职务犯罪案件91件91人,其中涉及副厅级干部7人、处级干部43人,已有81件被起诉。 (博讯 boxun.com)

    案发原由的两个版本

    2003年8月,曾号称福州首富的福建凯旋集团董事长陈凯被捕入狱。“陈凯案”发生后,福州官场所暴露出来的一系列惊人内幕,是其数年间酿就的官商、官黑勾结问题的总暴露,其影响甚至超过了厦门“远华案”。

    关于陈凯的案发原由,至今有关部门还未给出详尽的陈述。最早报道其被捕的媒体大都称,陈凯因涉嫌在特大跨国贩毒案中参与洗黑钱活动被捕。这起特大跨国贩毒案是指2003年5月16日,中美两国联合破获了一个庞大的国际贩毒集团,摧毁了一个包揽“从缅甸的烟农到美国吸毒人员手臂扎针”的完整跨国贩毒网。团伙首领王坚章为福建亭江人,绰号“125”,由他控制的贩毒集团在近3年内,从中国内地向美国输出的海洛因超过680公斤,案值高达1亿美元。有报道指出,王坚章被抓后,揭发陈凯参与该跨国贩毒集团洗黑钱行为,陈随后被公安机关抓捕;而其罪名涉嫌大规模贩毒和涉嫌走私、组织偷渡人蛇等组织黑社会罪行;陈凯洗钱的手法,是把他所在贩毒团伙的“黑钱”,通过开发房地产和投资餐饮娱乐业“变白”。

    但也有媒体称,“陈凯案”与“涉毒案”无关。这家媒体采用的说法是,揭开陈凯这个大案盖子的起因是因为原福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方长明。2001年,在方长明仍是鼓楼区委书记的时候,在福州西二环撞上了一个人,找人顶包未果,死者家属坚决不答应。后来方长明提出私了,赔偿死者家属的费用,他从其下属福州市鼓楼区房管局等单位的公款中支出80多万元,其中赔偿死者家属几万元,其余数十万元被私分掉。后来在纪委专案人员的追查下,发现这80多万存于方私人金库中的钱都来自陈凯。

    但陈凯因何被抓,在其和福州官场之间形成的错综复杂的关系面前,已显得不那么重要。因为这些关系的现实存在,他处处受到庇护,生意场上顺风顺水得意了十数年。

    陈凯其人

    陈凯, 1962年出生,直到80年代中期,几乎还是不名一文的一个小摊贩。然而上世纪90年代末,他突然在福州商界冒了出来,随后逐步活跃于福州政经界,与部分省市官员和公安高层关系尚好。细查陈凯的发家史,可以看出,陈凯1991年开始做赌博机,1993年建专门招呼达官贵人的全嘉福鱼翅海鲜大酒楼,1994 年收购海山宾馆,做房地产凯旋花园是在1998年,同年修建凯歌音乐广场。

    对陈凯而言,真正的转折发生在1991年。那年赌博机在福州开始再度盛行,一个场子一天好的时候赚个十来万不成问题。但经营这种“无本万利”的东西必须具备两个前提:一是要场所,一般设在各种娱乐城内;二是要公安有关部门的审批,民间传说的行情是,批一个场子要100万人民币。

    给陈凯提供帮助的合作者是后来凯旋集团的副董事长徐力──原福州公安局局长徐聪荣的儿子。两个人很快一拍即合,对外称关系情同手足。徐力凭借其父亲的关系,替陈凯从银行办下一笔美元贷款,并取得由公安机关颁发的《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经营许可证》。1992年他们在福州中心地段双福楼买下一块地,以各半合股的口头协议成立南方娱乐城,经营卡拉OK、桑拿和老虎机。这名警方人士说,“这差不多是陈凯后来‘娱乐产业王国’的雏形。”据他介绍,在徐聪荣不遗余力的帮助下,陈凯以参股或控股形式迅速拿下了福州海山宾馆、东街口百货大厦等上十家开设老虎机的娱乐场所。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三年间,陈凯个人暴涨了超过2000万元的资产。

    有了这笔钱,陈凯迅速扩大其娱乐产业的盘子。到1998年陈凯买下“温泉公园”旁的一块宝地,开始建造福州高档楼盘“凯旋花园”,经营重心从娱乐业转入房地产。

    多名政府官员涉案

    陈凯被捕接近半年之后,其对福州政坛的冲击逐渐浮出水面。被中纪委双规的8名“陈凯案”涉案高官包括中共福州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立诚、福建省安全厅副厅长智渡江、福建省地税局副局长李康振、三明市副市长刘用照(原福州市副市长)、福清市委书记朱健、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检察长陈峰、鼓楼区法院副院长游礼杰、鼓楼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游可为等。

    一名和陈凯打过交道的警方人士也向记者流露惊诧于陈凯惊人的公关能力,用他的话说,陈凯在福州可以做到想方设法“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就连福州市的政法委书记也都成了陈凯的人了,陈凯让他怎么样,他就怎么样!”另一位当地官员这样说。他口中的福州市政法委书记是指宋立诚。

    陈凯更深使用的关系是徐力的父亲徐聪荣。福建省省直机关的一位官员曾这样对媒体说道:“徐聪荣和陈凯完全是两个道上的人,一个是省会市公安局长,一个 原是摆地摊和承包单位食堂的。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们走到了一起。”徐聪荣于陈凯出事前几天携老伴出逃美国,其儿子一家已在美国定居。

    徐聪荣给予陈凯最直接的帮助,是在1995年福州开始大力叫禁老虎机之后,给陈凯的上十处场子大开绿灯。福州许多地下赌场为了继续经营,不得不转让股份给陈凯,与其合作,这样,陈凯不仅原有赌场照旧营业,还近乎通吃了福州所有的老虎机生意。

    作为回报,陈凯也给这位“义父”不少好处:在办下“全嘉福酒楼”后,他将自己的第一份产业“南方娱乐城”盘给了“麦当劳”,签的协议35年租期,年租 金20万元,“麦当劳”一次性付款。陈凯将这笔巨额租金的一半300多万元送给了徐聪荣。尽管徐力并没有实际投资,剩下的另一半陈凯还是与徐力五五分了。 到后来,徐力在加入凯旋集团之前,在陈凯旗下所有娱乐场所的消费一律签单。

    2004年2月10日,福州另一富豪、福建华威集团总裁陈健被抓,据称陈凯供出了他。在陈健落网之后,福州官场的肃贪行动接踵而至,又有多位官员被“双规”,仅5月期间落马的官员就达数十人之多。

    法院沦陷

    今年“五一”至6月中旬,福建法院系统被严厉整肃,仅仅在福建省高级法院,就有十几人被“双规”或被谈话,在福州市中级法院,亦有多人被“双规”。

    据媒体报道,一位政法系统人士称,法院此次整肃是由一位叫吴争的女律师引发的。吴争,50多岁,福建闵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她在代理陈凯平时的法律纠纷 时,代为搭桥,行贿法官,从中渔利。她被陈凯供出,其后再作交代,从而牵出众法官。据说,5月25日前后,中纪委介入司法系统整肃,扯出大批法官。

    此前的一个月,福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原庭长梁某因涉“陈凯案”被“双规”。梁已退休一年多,在这次整肃行动中,终没能逃过。

    而更早前,中院就有两名领导也因同样的原因被“双规”。其中一位是常务副院长王某, 50出头,在司法系统有“外交官”之称,“省市各个部门都走得通”。2002年国庆节前后,王某第一次被“双规”,在审查了八九个月后,他被放出。之后他花80万元把在清华大学读书的儿子弄到了英国牛津大学就读。其后,因“陈凯案”有重大进展,他二度暴露,去年春节前后被正式逮捕。

    陈凯因经营房地产开发,经常发生土地纠纷,他需要得到法院的“支持”,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多在经济庭和民庭法官手里。为了在民庭安置一个“自己人”,陈凯拿出30万元来,让副院长王某去运作,把民庭副庭长陈某提拔上来。

    两亿元违规借贷

    陈凯日渐庞大的“娱乐王国”尽管一再得到政治层面的助力,却并没有解决始终捉襟见肘的资金问题。面对媒体采访时,有知情人士说:“陈凯在娱乐场所和打理各种关系上的开支过于浩大,他的资金实际上一直并不宽松。”

    凯歌音乐广场是陈凯在福州最大的投资之一,地处福州市中心、占地两万多平方米。据福州另一家夜总会的老板说,凯歌”当年的造价超过2000万元。 “凯歌”的吸引力不只在于它向福州人提供了并非奢侈的夜生活去处,更主要的是“陈凯三天两头能请到全国演艺界的大腕到他的场子里演出”,而歌星的娱乐项目给陈凯带来了比“票房”更为重要的东西。

    因为只要有明星演出,“凯歌”门口带K牌的政府公车和带O牌的公 安公车就会明显增多。“陪老婆、孩子看演出的官员的确不少。”“后来,更多的官员愿意到陈凯的场子捧场,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件有面子的事,而任何官员到场, 陈凯一定会亲自招呼,还会预留价值不菲的礼品。”娱乐城已经预先给行贿和受贿双方提供了一个不言自明的“友善”界面。而这个“界面”不仅帮助陈凯结交了各级政界官员,还帮他解决了最为棘手的资金问题。

    1993年陈凯用“老虎机”的赢利修建完两个全嘉福酒楼后,便第一次遇到了严重的资金困境。为这笔贷款鼎力相助的是中国银行福州分行原行长陈秀竹。陈秀竹在陈凯事发不久,便被批捕,办案人员在清理中行福州分行不良债 务时发现,从陈秀竹手上违规借贷给陈凯的资金多达两亿元。

    有了一个坐镇资金审批口上的人,陈凯的资金困扰要减少许多。一直持续到1997年中行内部进行“岗位轮换”,陈秀竹由于年龄偏大的原因被从一线调入人行工会,失去了资金审批权。

    1998年“凯旋集团”再度陷入低迷。陈凯的解决之道是找到陈秀竹之后的替代者,“他的目标是时任中行的另一位领导,陈凯给他送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20万元的现金存款,当时表示的意思是这只是第一笔”。但“该领导把银行卡的储户名修改为‘陈凯’后,将卡寄还给了陈”,“陈凯无奈之下又找到了工商银行福州分行”。

    坊间更有一传言称,曾有一国有银行的领导向陈凯追讨贷款,陈凯托人送去一礼盒,里面装的竟是刚被切下的公鸡头,从此该领导再也不敢向陈凯追账。

    福州,据说曾号称是国内桑拿房密度最大之地。自2003年陈凯案爆发以来,当地有了一个明显的改变──桑拿房鲜有人光顾,酒楼却家家爆满。“这是‘陈凯案效应 ’。”一位当地官员对媒体如是说,“自去年陈凯被抓,大小官员纷纷落马,人人自危。洗桑拿容易给人留下把柄,去酒楼吃喝不至于有什么风险吧。”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