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青年遭车祸无人救助 路边苦撑五天雪夜辞世
(博讯2005年3月25日)
    3月7日夜间,29岁的衡阳人张衡生行走在107国道湘潭县茶恩寺镇1723界碑处时,被一辆摩托车撞伤。

    张衡生双腿骨折,右脚肿大,左脚开裂,但伤不致死。拖着露出森森白骨的双腿,他爬到了事发现场30米外的稻田里喝水。村民将他扶到路边树下,给他换上衣服,盖上茅草,送来食物。沉默寡言的张衡生总是以一句“谢谢你啊”作为回报。

     事发后,当地村民先后拨打电话给湘潭县110指挥中心、湘潭县交警大队、茶恩寺镇派出所、茶恩寺镇民政所寻求帮助,但均无果。 (博讯 boxun.com)

    3月12日清晨,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中,张衡生冻死在路边。

    就在本报记者对此事进行调查时,湘潭县公安局也派出了以纪检书记为首的调查组,对派出所、交警的失职行为进行调查。

    一个生命的终结历程

    3月7日:彭术平数次报警

    据村民彭术平回忆,3月7日晚上9时30分,107国道1723界碑处亮光突闪,一辆摩托车急速穿过,一条黑影飞了起来,重重地跌在路边。“出事了,”彭术平想。

    50米开外的单车修理铺店主蒋正军也目睹了车祸的发生。两人循声望去,摩托车已经逃离,一名男子蜷缩在路边,裤腿下半截被碾成了布条。在打火机的光照下,伤者的伤势十分明显:右腿肿大,左腿脚踝上裂开了一个鸡蛋大小的洞,白骨森森可见。

    当晚9时35分,彭术平拨打了湘潭县110指挥中心的报警电话。接线员听完他的述说后,告诉他一个电话号码:7883299,叫他去找湘潭县交警大队。9时 36分,彭术平按照这个号码拨打了两次,终于有人接听,他又将交通事故叙说了一遍,对方又给了他另外一个电话号码,说是事故发生地附近交警的电话。彭术平打过去,电话通了但没人接,连拨两次后还是无人接听,他只得放弃。

    受伤男子始终没有吭声,彭术平心想他或许伤得不重,于是,彭术平和蒋正军把伤者扶到路边杨树下,给他盖了些茅草,便各自回家了。

    3月8日—9日:蒋东林多方呼告

    受伤男子滚下一道坡梁,挪过一条旱沟,然后拖着伤腿,匍匐爬到30米远的稻田中,一头扎进一洼积水中,拼命地喝起来……

    60 岁的罗冬梅看到这一幕是在3月8日清晨,罗觉得心里特别难受,赶紧走到茶恩寺镇扶乔村月形组组长蒋东林的诊所,告诉蒋有个在车祸中受伤的年轻人需要救助。蒋东林赶去看望伤者,并对他进行了简单包扎。这时,伤者自称张衡生,衡阳市人,并把其父亲的姓名和家里的电话号码写在纸条上。

    尔后,蒋东林把此事告诉了茶恩寺镇派出所值班民警郭学军,郭认为既然是交通事故,应该由交警部门负责,于是与湘潭县交警大队2中队电话联系。之后,郭学军又告知蒋东林茶恩寺镇民政所所长王清文的电话,让他找王联系,“这事情,民政部门也管。”据蒋东林透露:他打电话给王清文。王问“人死了没有”,蒋回答“没有”。 “那你去找个医生帮他(指张衡生)包扎一下,死了后再通知我们。”王清文对蒋说。

    感受到的诸多冷漠刺痛了蒋东林。回到家后,他连续拨打了张衡生提供的电话号码,可惜一直没人接听。正是这一声声空洞的回音,断绝了张衡生最后的生机。此后,在随后整整4天内,没有一个职能部门来过问此事,直到张衡生死去。

    3月12日晨:大雪吞噬了生命

    9日过后,天气转凉,开始下雨。张衡生还是躺在107国道边上的白杨树下,有好心人给她送来饭食,给他添了些稻草,披上雨衣。此时的张只穿了两件衣服,已虚弱得说不出话。

    3月11日,陡然变冷,天气预报显示当晚气温将达到零下3度,有寒流逼境。张衡生还是躺在树下,他的身体似乎有些恢复,粥也比以前喝得多了,甚至还能坐起来。他对前来送粥给他喝的李奶奶说:“谢谢你啊。”

    一声“谢谢你啊”,张衡生完成了与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对话。次日清晨,飞雪弥漫,张衡生被人发现冻死在杨树下。

    3月12日下午2时,张衡生的父母接到茶恩寺派出所副所长刘江南的电话,说张衡生已经死亡,已被送到湘潭市殡仪馆。

    今年29岁的张衡生曾在衡阳读过大学,性格比较内向,毕业后一直没有工作。今年3月3日,张与父亲吵架赌气出走,从此再也没有回家。他出走后,家人在衡阳满城寻找。而在蒋东林一次次打电话到张家时,张的父母正在外为他四处奔波。

    谁该对逝去的生命负责?

    交警:我们尽到职责了

    记者调查了解到,当晚彭术平从110处获悉的电话(号码7883299)正是湘潭县交警大队调处股值班电话。

    “调处股只负责重大伤亡的交通事故,像3月7日晚上的交通事故,只有通知茶恩寺镇辖区所在的交警2中队。”“3月7日晚上,我们没有接到事故报警。”当晚值班的2中队队长刘光正肯定地说。刘表示,当晚,他和另外一名值班交警一直在办公室呆到晚上11时半,其间没有接到任何报警电话,当日值班记录也明确显示:无报警。“肯定是彭术平拨错电话号码了,不然不可能没人接听。” 刘说。

    在湘潭县交警大队2中队值班记录上,对张衡生发生车祸的最早记载是3月8日:上午9时20分,接到报案(茶恩派出所),昨天茶恩有一起交通事故,已无现场。3月8日值班的交警冯建湘说,按照规定,谁值班当日发生的事情,由当日值班交警负责处理。接到报警后,冯建湘把此事通知了前一天值班的刘光正。

    刘光正说,接到冯建湘的消息时,全中队7名交警都在会议室开会,他安排周畅和另外一名交警出警。回来后,周畅向他汇报说,没有看到伤者,估计已经走了。“我们已经尽到自己的职责了”,刘光正说。记者从湘潭县交警大队2中队3月8日-10日的巡逻记录上看到:茶恩寺镇路段,良好,无事故。

    派出所称并不知情

    车祸地点距茶恩寺镇派出所只有2公里。派出所得知事故发生是在3月8日,而到达现场是在5天后,此时张衡生已经冻死。

    茶恩寺镇派出所副所长刘江南表示,这类交通事故是否归派出所管,要看具体情况。“这是一起较小的交通事故,在当时不知道伤者伤势的情况下,值班民警只有把事情转给交警部门处理。我们只负责当地的治安。”

    “3月12日,我突然听说有人死在路边,也觉得很惊讶,问值班民警后,才知道死者就是当晚交通事故的伤者。”刘江南认为,既然他们已经将事情告诉了交警,他们以为交警已经处理了,所以就没再过问,并且此后也不知张衡生一直躺在路边。

    3月12日,刘江南赶到现场,并通知湘潭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张衡生的尸体进行法医鉴定,确认为:非他杀,冻死。

    民政所所长说“很忙”

    3月21日,记者赶到茶恩寺镇镇政府采访民政所所长王清文,被告之在外办事,约好当日下午3时见面,中途又被告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3月22日,记者再次驱车赶往茶恩寺镇,办公室工作人员说,3月18日,王清文已被任命为茶恩寺镇副镇长。

    据王清文回忆,3月8日,蒋东林在电话中告诉了他张衡生发生交通事故受伤的情况。“当时我在电话里问蒋,对方伤势怎样,让他(蒋东林)去找一个医生治疗,费用由民政所交付。”对于蒋东林听到的“死了再告诉我”之类的话,王清文表示自己绝对没有说过,“太不道义了。”

    同样,王清文第一次见到张衡生也是在3月12日,在张冻死的现场。对此,王解释说,“民政所只有3个人,却要管31个自然村的事。按照工作规定是要去过问,但是我实在太忙了,抽不出时间。”

    调查组已经介入调查

    张冻死后,一时间震动了当地。

    事发后,湘潭县公安局组成了以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当晚就前往茶恩寺镇,对茶恩寺镇派出所和交警2中队是否存在失职一事进行详细调查。

    “我们绝不姑息包庇任何人,一经查处,该追究刑事责任的追究刑事责任。”湘潭县公安局副局长、交警大队大队长夏益德表示。

    昨日,张衡生的父母已经向湘潭市岳塘区法院提起上诉,状告3个职能部门的行政不作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