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戒毒所艾滋病防治陷入困局(图)
(博讯2005年6月13日)
      2005年06月13日 12:34:58  

    戒毒所艾滋病防治陷入困局

    

    一位女戒毒学员的胳膊上扎满了针眼。在吸毒者中,艾滋病感染的比例很高。

    戒毒所艾滋病防治陷入困局

    在大理市强制戒毒所,戒毒人员学习有关法律条文。记者 高明摄

     6月3日下午,昆明市人民东路一座三层小楼里,围坐着3名穿白大褂的大夫、7名头发花白的老人和5名体形消瘦、手臂布满针眼的男子。

     粉刷一新的三层小楼是昆明市首家美沙酮维持治疗点大树营门诊所在地,也是国家美沙酮维持治疗第二批试点之一。自今年5月17日挂牌接诊以来,包括肖军(化名)在内的13名吸毒人员每天来这里接受国家免费的美沙酮维持治疗。当天下午,是门诊大夫与病人及家属间关于治疗情况的首次交流会谈。

     “我儿子1米78的大个,因为吸毒感到自卑,整天低着头、驼着背,如今接受治疗已有半个月,他完全像换了一个人,孩子们也喊叫着‘舅舅长高了’。”69岁的阮凤英第一个发言。

     阮的儿子肖军今年36岁,吸毒史长达10年,曾先后接受警方强制戒毒5次,劳动教养2年,但每次从高墙内走出,他很快又会复吸。

     “以前他吸毒,家里不但要担负极大的经济压力,更重要的是整天承受提心吊胆的精神压力。现在,他终于有救了。”阮凤英说。

     实际上,在昆明,大多数吸毒人员并不能像肖军这样轻松地接受美沙酮维持治疗。由于这种治疗要求的条件较高,还有云南警方在“全员收戒”的口号下加大了对吸毒人员的打击力度,他们往往在得到类似治疗前就被警方强制收戒。

     这样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因为云南艾滋病感染者中70%都为吸毒人员,如果戒毒所不具备分离收戒的条件,吸毒人员中的艾滋病感染者将会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同时艾滋病很容易在人群密集的戒毒所内暴发。

     目前,国家已下拨款项,帮助云南省对强制戒毒所进行改建扩容,以专门隔离戒毒人员中的艾滋病感染者并对其进行治疗。但由此带来的医务人员短缺和治疗资金仍是难题。

     门槛过高的美沙酮治疗在昆明,今年6月上旬就将有3个美沙酮维持治疗点挂牌营业,与已经挂牌接诊的大树营诊所一样,这些治疗点都属于国家第二批美沙酮维持治疗试点。

     但当地医务人员表示,除了大树营治疗点有13名吸毒人员正在接受治疗外,其他三个点的现状都并不乐观。按照计划,6月4日位于昆明西坝的第二门诊将挂牌营业,但目前报名且符合条件的只有1名吸毒人员,而且手续至今还在审批之中;6月6日,距离昆明市区40公里外的晋城治疗点也将挂牌营业,但至今还没有找到一名符合条件的吸毒人员。

     云南省药物依赖防治研究所一位工作人员对此很无奈,“要知道,设计之初,每个治疗点的接诊人数都能达到200人。”他说。距离大树营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40米远,临街有一处大树营美沙酮替代递减治疗门诊。据该门诊大夫介绍,美沙酮替代递减治疗与美沙酮维持治疗都属于脱毒治疗,但方法有所不同,前者的治疗时间相比较短,而且属于收费治疗。

     这位大夫说,门诊是4年前开设的,原来每天前来就诊的吸毒人员能达到四五十名,但如今每天前来就诊的吸毒人员只有四五名了。据了解,昆明市原有美沙酮替代递减治疗门诊七八家,如今已经关闭了两家。

     “目前制约维持治疗的最大瓶颈是来自自身的高门槛。”大树营门诊主任姬红瑞介绍说,个人申请免费美沙酮维持治疗需要具备五个条件:海洛因成瘾未脱瘾者;强制戒毒两次或劳教戒毒一次以上者;20周岁以上者;昆明市户口且有固定住所;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者。但如果是已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海洛因依赖者,只要具有昆明市户口,就可以获得免费美沙酮维持治疗。

     姬红瑞介绍,符合条件的吸毒人员在治疗门诊填写申请表后,还要将其送到昆明市公安缉毒大队审批。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多数吸毒人员虽然符合条件,但却很难提供出公安部门的强戒通知书。

     “他们命都不要了,谁还会留心保存通知书。”姬红瑞说,没有通知书,只能到强制戒毒所去开具强戒证明。但实际情况是,很多吸毒人员因惧怕“自投落网”,往往对公安部门望而却步。

     HIV阳性检测报告是吸毒者申请美沙酮维持免费治疗的一个绿色通道。虽然今年云南省对高危人群进行了艾滋病病毒检测,但由于其中绝大多数吸毒人员流动性大和不愿暴露真实身份的特点,即便自愿接受检测,也因谎报姓名和住址而无法告知、随访和做进一步的确认检测。

     张瑞敏,国家美沙酮维持治疗培训中心培训部主任、云南省药物依赖防治研究所主任,是国内最早提倡美沙酮维持治疗的专家之一。

     张瑞敏认为,美沙酮维持治疗,其实最大的目的是为了遏制艾滋病在吸毒者间的快速传播。但现实处境却使该目的大打折扣。

     “对于门槛过高的困境,我们已向中央多次反映,目前公安部、卫生部和药监局三部门对这个问题已开始关注,并考虑适当降低美沙酮维持治疗的门槛,但新的标准什么时候出台目前还不知晓。” “全员收戒”除了条件过高的原因外,一些医务人员和吸毒者则认为,公安机关近来加强对吸毒人员的打击力度,实行“全员收戒”是影响美沙酮维持治疗的另一重要原因。2002年,云南公安部门对吸毒人员首次提出了“外循环转内循环”的概念。

     云南警方一名官员介绍说,所谓的外转内,实际就是把原来3个月的强制戒毒期延长为一年,以减少吸毒人员在社会上的活动时间,从而降低犯罪率和艾滋病的传播。今年4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国家禁毒委员会主任周永康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认真贯彻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要指示精神,迅速组织开展广泛深入的禁毒人民战争。针对云南省毒品泛滥的困局,云南警方在对毒品种植、贩卖进行重拳打击的同时,提出了扩容戒毒所,实行全员收戒,实现社会面上无失控吸毒人员的口号。

     记者了解到的一个例子是,大理市海东镇警方监控的吸毒人员共有24名,除3名躲藏在外地,其余21名吸毒者都被送进了强制戒毒所。该镇派出所一名民警说,以前只对本地区的吸毒者进行收戒,现在执行全员收戒后,不论是外地还是本地的吸毒者,抓获后一律送交当地强制戒毒所。

     一名吸毒人员告诉记者,正是在“全员收戒”的政策下,吸毒人员很难去进行美沙酮治疗。他说,对吸毒者,警方见一个抓一个,少数安保人员为了图省事,甚至蹲守在针具交换点和美沙酮替代递减治疗门诊附近抓捕吸毒人员。

     但公安机关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记者得到的信息是,警方曾承诺,只要持有美沙酮维持治疗卡的吸毒人员,公安人员是不抓的。

     话虽如此,但卫生部门人士担忧的是,毕竟美沙酮维持治疗试点才刚刚启动,如果警方将社会上的吸毒人员都抓光了,寻找符合治疗条件的吸毒人员将变得异常困难,由此投入巨资和人力的治疗试点将失去最终实验和推广的目的。

     “云南要想搞好艾滋病防治工作,卫生部门和公安部门必须要加强沟通。”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佑安医院艾滋病防治专家张可在对云南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调研后,道出了自己的观点。

     “目前云南公安部门提出全员收戒,欲将所有的吸毒人员都关进强制戒毒所的办法是不现实的,毕竟戒毒所是有限的,不可能天天扩容,而开展美沙酮维持治疗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脱毒办法,公安和卫生两方在这方面应加强合作。”

     张可说,种种迹象表明,公安部门欲对戒毒所内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吸毒人员进行抗病毒治疗,这同样需要和卫生部门的合作。抗病毒治疗需要持续性,走出高墙,公安部门应将戒毒人员转交给卫生部门跟进治疗,一旦中断,再进行抗病毒治疗则很容易产生耐药性,这些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云南省药物依赖防治研究所主任张瑞敏则认为,对吸毒人员进行美沙酮维持治疗的审批权应该从公安部门转交给卫生部门,即符合条件的吸毒人员在门诊报名申请,只要卫生部门通过,然后报公安部门备案即可。这样将大大减少审批的时间,也更有利于美沙酮维持治疗的顺利开展。

     5月19日,昆明市公安局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宣称今后的一个工作重点是确保社会上无失控吸毒人员。

     警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到4月底,昆明市收戒吸毒人员9910人次,收戒吸毒人员数量比去年同期有大幅上升。与此同时,目前全昆明市强制戒毒所扩容的资金已经到位,年内将增加7000个床位,使全市强制戒毒床位达到10000个的规模,为全员收戒吸毒人员,实现社会面上无失控吸毒人员提供有力保障。

     强制戒毒所的困境一群穿着蓝色统一服装的男子整齐地蹲成一排,手里捏着纸片,跟着其中嗓门最大的一个人念着。每个人看上去都有相同之处:目光呆滞、身体消瘦,像是还没睡醒。

     “这些都是刚刚送进戒毒所的人员,他们在学习相关的法律条例。”一名警员说。

     这是大理市强制戒毒所内的场景。

     大理,因位于滇缅公路交会点,是金三角地区毒品流入内地的交通要冲,去年年底该城与广州、深圳和昆明被全国禁毒办列为毒品集散和中转突出问题四个整治城市之一。

     位于洱海之畔的大理市强制戒毒所,被公安部列为国家级特大型戒毒所。十几名民警监管着上千名吸毒人员。

     “按规定,1000名容量的戒毒所应该配备警力100名,因编制所限,现在只有十几名民警实属万般无奈。”大理市强制戒毒所所长李志东说。

     李志东说,由于开展全员收戒,限容量1000名吸毒人员的戒毒所,如今却已达到了1100名,很多8人间的宿舍不得不挤进10人。与此同时,强制戒毒所在对1100名戒毒人员进行HIV检测后发现,其中30%的人员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记者了解到,在云南省公安机关“全员收戒”的政策指导下,像大理这样,全省强制戒毒所目前大都人满为患,面临诸多困境。

     上个月底,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佑安医院艾滋病防治专家张可在对大理市强制戒毒所参观后给出忠告:戒毒所因缺少设备和药物,艾滋病感染者将会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同时与艾滋病孪生的结核病很容易在人群密集的戒毒所内暴发。

     按照全国人大颁布的条例,接受强制戒毒人员每月需向戒毒所交纳一定的生活费用。因国家对强制戒毒所没有专项拨款,此项收费成为绝大多数强制戒毒所维持正常运转的重要收支。

     但实际的情况是,大多数吸毒人员因吸毒而导致家境破败,有能力交费的家庭寥寥无几。李志东透露,大理强制戒毒所向戒毒人员每月收取的生活费标准为180元,但实际每年的收缴率仅仅只有17%.“每年仅维持戒毒所的基本运转就需要220万元,资金缺口再大,也只有靠戒毒所自己去想办法了。”李志东说,戒毒所最困难时,甚至连卫生纸都买不起,只好从公安局找来旧报纸替用。

     一则在云南警方内部通报的消息显示,近日昭通市一强制戒毒所部分戒毒人员因营养不良而引发食物中毒。一名警方人员对此的说法是:“该事件引起了云南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戒毒所经费紧张的普遍困境确实难以得到有效解决。”

     为支援云南的禁毒工作,今年国务院推出了一系列力度空前的计划,并分期向云南拨付近8亿元禁毒专款。一名警方人士向记者透露,8亿元专款中,将有2.5亿元用于强制戒毒,而这些资金将大部分用于强制戒毒所的扩容工程。

    在大理,戒毒所的扩容工程正在进行。大理市禁毒办副主任田四海告诉记者,从今年4月25日起,在大理市强制戒毒所新征土地89亩,投资3000万用于扩容工程建设,预计今年11月底交付使用。建成后,戒毒所容纳戒毒人数将由现在的1000名增加到2560名。

     值得一提的是,新扩容的戒毒所中将新辟出一块区域开设关爱中心,其目的是为了专门隔离戒毒人员中的艾滋病感染者并对其进行治疗。“扩容工程建成后,几百名感染者隔离在一起需要治疗,而现在戒毒所的医务人员加上心理矫正人员却只有5名,更多的专业医疗人员从哪找?无论是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还是机会性感染治疗都需要大笔资金,这些费用又从哪出?”李志东看上去一筹莫展。

     防治资金的瓶颈实际上,不止是公安机关强制戒毒所的管理者们在抱怨资金短缺,云南省卫生主管部门的众多官员也都是这样的想法。

     “作为一个地区的卫生局长,我坐在这里和你谈艾滋病防治工作,内心感到很无奈。”6月9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卫生局局长杨煜华面对记者,长叹了一口气。

     杨煜华说,去年省卫生厅下文将在云南省启动“四免一关怀”工程,对符合条件的感染者进行国家免费抗病毒治疗,大理作为云南省艾滋病防治重点区域,省上给大理州的免费抗病毒治疗名额为120例。

     “当时州卫生局向下属的各县乡卫生部门转发省厅的红头文件,并部署了工作要求。”杨煜华说,但一年快过去了,至今大理州抗病毒药没有见到一片,划拨的防治资金也没见到一分。

     “心急如焚!”杨煜华说,大理州卫生局去年就完成了对全州7500名医务人员艾滋病防治知识的培训,并组建了一支临床治疗的骨干队伍,现在万事俱备,但药和资金却不到位,抗病毒治疗的工作不得不陷入了被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云南卫生官员说,目前云南省财政拨款存在着一个怪现象:敌人扑过来了,上面却不发子弹和枪,而是在一旁看谁赤手空拳打的敌人多,然后再按功绩发放武器。

     “这样不但会错过最佳的防治时机,同时还会造成疫情的蔓延。”这名官员说,艾滋病防治资金划拨迟迟不到位,云南省领导应该考虑追究相关部门的行政责任了。

     所幸的是,今年5月份,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在云南视察艾滋病防治工作,在与云南省卫生部门人员进行座谈时,艾滋病防治资金拨款渠道不通畅的问题得到了突出反映。王陇德副部长在会上当即表示,卫生部将会与云南省进行沟通,以确保防治资金一个月内到达用钱单位,否则将追究相关部门的责任。

     云南的难题2004年3月1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公安部副部长罗锋透露,在检测确定的5万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有55.3%都是因为静脉注射毒品而感染。通过共用注射器吸毒而感染艾滋病已成为中国艾滋病传播最主要的渠道。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健康教育与行为干预室主任吴尊友表示,吸毒人群中只要出现一个艾滋病患者,就会落地开花,并马上爆发流行。

     而云南省则已成为吸毒感染艾滋病的最主要省份之一。“与河南省相对单一的卖血感染人群不同,云南省的情况则复杂得多。”6月4日,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云南省艾滋病临床治疗专家组组长周曾全道出了其中的苦衷:在云南,艾滋病感染者中70%都为吸毒人员,这就给云南出了一个大难题。

     据悉,截至2004年年底,云南全省累计报告艾滋病感染者已达28391例,病人1223例,死亡744例。而专家估计,云南省实际感染者总数则已超过8万人。“对吸毒感染者的抗病毒治疗目前虽然是个世界性的难题,但我们不能视而不见,现在这个重担已经落到了云南的头上。”周曾全说。

     鉴于云南是中国艾滋病防治的重点省份之一,卫生部去年分配给云南省享受“四免一关怀”(四免即自愿咨询检测的免费;免费得到治疗艾滋病抗病毒的药物;孕妇和产妇的免费检查,提供免费的药物阻断;政府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给于减免学费的政策。一关怀指将生活生产困难的艾滋病患者及其家庭纳入政府帮助生活救济和生产自救的计划之中)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名额达到了1000人,同时还对1000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提供免费中医药治疗。

     “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免费中医药治疗在云南还没有开展;从去年8月至今,云南省接受免费抗病毒治疗的感染者只有490人。”周曾全坦言。“众所周知,艾滋病感染者服用抗病毒药最重要的一条原则是,要有很好的依从性,而现实是戒毒者的复吸率目前高达95%以上,吸毒者的依从性几乎等于零。”周曾全说,所以云南对吸毒者开展抗病毒治疗的态度十分谨慎。

     周曾全说,目前研究发现,海洛因等毒品与艾滋病抗病毒药物同时服用具有对抗性,达不到很好的治疗效果。更重要的一条,吸毒者在治疗中如不规范用药,很容易造成耐药毒株的产生,如果在云南产生大规模的耐药性,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目前云南省的490例抗病毒治疗感染者中,15%的感染者虽有吸毒史,但目前都已脱毒,对吸毒人群的治疗其实还没有真正开展。6月4日,周曾全向记者透露,目前他刚刚接手一项科技部的“十五”攻关项目,“美沙酮维持治疗和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联合”。该项目主要在目前广泛开展的美沙酮维持治疗的基础上,研究服用美沙酮对抗病毒药物的药效产生的影响,从而调整抗病毒药物的用量和配比。

     “目前80名吸毒人员的样本已经找好,项目这个月就要启动,项目结束的日期是明年8月。”周曾全说,如果这个攻关项目进展顺利,美沙酮维持治疗和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联合的模式将在全国推广使用。

    来源:新京报

    --- (博讯记者:胡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大医院被曝重复使用高压针筒 可传染艾滋病
  • 深圳去年发现艾滋病347例
  • 蒋彦永思考艾滋病防治及政改问题
  • 云南强制检查艾滋病令联合国担忧
  • 王陇德:底数不清阻碍艾滋病防治
  • 艾滋病疫苗试验最后一天两志愿者头晕(图)
  • 中国首例艾滋病疫苗人体试验(图)
  • 卫生部接受克林顿基金会捐赠艾滋病治疗药物(图)
  • 湖南在既往有偿供血者中全面筛查艾滋病病毒抗体
  • 年终回顾:中国的艾滋病防治
  • 安全套使用率低病人受歧视 农村防艾滋病更艰巨
  • 防艾滋病宣传现场惊人一幕 20万安全套遭哄抢
  • 截至去年底我国现存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约84万
  • 广西艾滋病传播新特点:8成感染者为农村青壮年
  • 清华教授称:我国艾滋病项目胡乱花钱浪费严重
  • 我国艾滋病感染者知情率约9% 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图)
  • 中国自行研制艾滋病疫苗进入Ⅰ期临床研究 (图)
  • 广东处罚贩吸毒量刑太轻 艾滋病成了免死金牌?
  • 北京:防艾滋病广告“入驻”三里屯酒吧街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 河南艾滋病和性别
  • 美国为什么关注中国艾滋病问题?
  • 卖血传播艾滋病和国家机密
  • 辛酸的眼泪和兴奋的眼泪的交汇 -------写在艾滋病厅长刘全喜即将下台前夕
  • 是预防艾滋病,还是默许嫖娼? 娱乐场所100%使用安全套引发争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