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看看中国贪官们的“狗”相
(博讯2005年6月20日)
    超重量级贪官、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倒台后,与其“共享”情妇的黑社会头目、被当地群众称为“地下组织部长”陈林也浮出水面,受到法律制裁,七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陈林当年在贵州官场呼风唤雨的能量到底有多大,一件小事足以证明——有一次他向人炫耀:“我打电话叫刘方仁来,他马上就会来。”大家不信,他便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省委书记刘方仁真的到了。

      地痞无赖一个电话,就能召来官场要员一溜烟跑来供其驱使,如此怪事现实中还真不算少。类似的版本,简直不胜枚举。

       比如浙江省瑞安市那位大名鼎鼎的村委会副主任“阿太”,通过窥探官员隐私,要挟控制了包括书记市长在内的20余名县处级官员和乡镇一把手。他曾狂妄地放言:“公安局长陈为高,不就是我的一条狗吗。”为证明确有其能,“阿太”于三更半夜之际,一个电话急令陈大人赶到,然后潇洒地摆摆手:没事儿,你走吧。 (博讯 boxun.com)

      像这样露出无耻“狗相”的,还有四川省简阳市原市长王善武、江苏省无锡市原副市长丁浩兴等人。他们虽然在公众面前人模人样、官模官样,到了某些老板面前却言辞卑屈、低三下四,自甘作贱到了叫人恶心的地步。“我让你15分钟到,你不敢16分钟到”,面对大款们的训斥,丁浩兴之流那毫无人格的媚态与丑态,把领导干部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全部给颠覆破坏了,把道德良知风干成为一张皱巴巴的手纸。

      小到县级市的头头脑脑,大至刘方仁这样的封疆大吏,毫无例外地沦为奸商无赖眼里的“应召男郎”,像一只电子时代的无线木偶,被无良之徒用手机电话指令操纵着,助纣为虐,大行不义。它至少说明这样一个道理,级别无高低,操行无巨细,贪官无大小,只要一个人陷于贪坑欲壑不能自拔,他只能把灵魂抵押出租给魔鬼。怪不得自古以来老百姓都把贪官称之为“狗官”,也怪不得连猥琐肮脏的“阿太”也瞧不起他所控制的20余名大小贪官,赤裸裸地按照训“狗”方式“训练” 他们,以对待“狗”的标准来进行对待他们。嘴里叼着的油腻骨头,是人家给的;自己的政治隐私,全在人家手里攥着——贪官们能不乖乖听话吗?

      贪官们之所以沦为“有色服务”暗渠下的“应召男郎”,被金色的钱欲、黄色的色欲、灰色的官欲和黑色的物欲左右,甚至成为人所不齿的“狗官”,关键是他们灵魂中道德良知的泯灭,使得兽欲压倒了人欲。泰戈尔说过一句至理名言:当人是兽时,他比兽还坏。带着泰翁的观点重新阅读“狗仗人势”、“狗苟蝇营”、 “狗急跳墙”、“鸡鸣狗盗”、“狂犬吠日”、“声色犬马”等成语,贪官们的所作所为,你还感到奇怪吗?(原载《人民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