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医生质疑河南官方公布的艾滋病感染人数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5年6月26日)
    文赤桦 熊蕾

    在艾滋病肆虐的河南省,艾滋病感染人群的准确数字一直是个谜,不同的人给出的数字差异惊人。这取决于收集的数字来自哪个渠道。

     由河南省卫生厅公布的最新数字表明,该省有2.5 万人被确认感染上了致命的HIV病毒。然而,一些艾滋病防治专家却质疑这个数字,认为受感染的人数远不止于此,有人甚至估计有100万人。 (博讯 boxun.com)

    政府只查了卖血者,受血者却没有查

    “我们的统计数字是绝对真实的”,河南省卫生厅厅长马建中说,“这个数字是通过详细调查得来的。调查的规模之大,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参加调查的人达50万,其中20万是医务人员,其余的是各级政府官员。”

    这次被称为“拉网式筛查”的调查旨在摸清HIV感染者人数,以便更好地为感染者提供医疗服务。调查从2003年7月开始,持续到2004年9月。马说:“我们调查了51150个城市社区和村庄。调查人员基本上访问了这些社区和村庄中的每户人家,共调查了28万人,有2.5万人被确认是在1990年代早期因为卖血而感染了艾滋病。其中的20%,是这次调查之前未被发现的。”

    他坚定地说:“我们的统计报告是可靠的报告,河南政府是负责任的政府。”

    然而,北京佑安医院的张可医生却认为河南政府“公布的数字不可能是真实准确的,不能让人信服”。

    作为一名流行病学家,张医生1999年开始接触和治疗艾滋病患者,并对河南艾滋病流行情况进行了5年调查。他最近在调查的基础上写了一篇报告。 他说,仅仅是上蔡县,在2003年的一次不完全普查中,就有6000人被确认为HIV感染者,此外,死亡人数超过了1600人。如果加上那些没被查到的,“仅上蔡县的感染者总人数,就应该超过了1 万人”。

    张认为,类似上蔡县的情况在河南还有很多,如新蔡县、确山县、沈丘县等。“全省怎么可能只有2.5万感染者呢?”张说。“河南的人口接近1亿。官方公布的数字给人的印象是,河南是艾滋病低流行地区。因为一万人中, 只有3个感染者。而全国艾滋病的平均感染率是千分之一。”

    他说:“如果河南公布的数字是真实的,我们的操心岂不是多余的?国家还有什么必要投入那么多人力物力抗击艾滋病?姑且不说河南是艾滋病高流行地区,即便是与全国千分之一的感染率持平,该省也应该有10 万左右的感染者,而不是2.5万。”

    张说,河南省公布的数字只能证明那些被确认了的感染者人数是真实的,但并不能证明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艾滋病。“因为他们的检测只查了卖血者,而大量因输血感染了艾滋病的受血者却没有查。”

    每个血浆站可导致3000人感染

    艾滋病在中国的蔓延呈现出明显的地域特征。西南边陲的云南省,绝大多数感染者是静脉注射吸毒者。而在河南,感染者多为贫困农民。他们因为在卫生消毒条件恶劣的血站卖血而染上了艾滋病。在过去5年,张可对河南的血站、卖血者和受血者进行了调查。

    根据官方的数字,HIV感染率在所有卖血者中为10%。而张的调查发现,平均感染率应该是 31% 。他认为,这个差异在于官方的调查忽略了卖血浆者。

    大量科学依据证明,在政府严厉捣毁非法采血机构并于1997年建立HIV检测法令之前,那些卖血浆的农民成了最大的受害者。不法采血者在血液中提取血浆后,将分离后的血回输进农民的血管,致使他们直接地、灾难性地接触了被污染的血液。相对于采血浆,单纯采血的危险性小一些,因为没有血球回输问题。

    通过对南阳市和新蔡、沈丘、郸城等县的10个血站的抽样调查,张医生发现每个血站平均有50个床位,平均一天工作10小时,一年工作300天。而一个卖血者平均一年卖血浆50次。他因此认为,在艾滋病高发的1994年到1996年两年间,“每个血浆站可导致3000人感染。”

    到目前为止,河南确认的官方开办的血浆站有80个。另外还有大量非法采血机构。因此,张医生认为,那两年,河南卖血者感染上艾滋病的人数,“高限估计为47万人,低限估计为14万人,平均应该是30万人左右,大大超过了河南政府所说的2.5万人。”

    张说,国家有关艾滋病防治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地方政府提供的数字而制定。“如果这些数字不准确会是什么结果?那些没有报的或不知道的感染者数字,会给疾病防治造成很大的困难。”

    准确的数字现在还不知道

    而省卫生厅长马建中同样质疑张可所得结论的科学性。他说:“艾滋病感染者集中在少数贫困农村。你不能到疫情集中的地方收集数字,然后再乘上其余地区,作为全省的估计数字。这种做法是不负责任的。”

    在中国,统计数字对一些政府官员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有时候,这些冰冷的统计数字可能会使一个官员从强势的位置上跌下来。不过,马建中表示自己并不关心这种官场统计学思路。他说:“我只对公共的健康负责。”

    马指出, 一旦涉及到河南的艾滋病数字,就出现了不正常的现象:“似乎把感染者的数字说得越大,政府就越诚实可信。”有人甚至私下建议马建中告诉公众一个更大的数字,这样全国都相信河南的艾滋病流行状况了。

    张可在2004年底,将自己所写的《河南艾滋病五年调查报告》递交给了卫生部。为此,卫生部组织了15名艾滋病专家,对该报告进行了分析和评估。专家组副组长、国家疾控中心研究员吴尊友博士说:“根据张医生的计算公式,我们设计了10组不同的场景,参照其它地区的艾滋病流行数据,对不同血站、经营成本等进行了比较。专家组认为,张可医生的估计数偏高。” 吴博士说,张可医生做调查的村庄是艾滋病高发区,对感染者的统计也有重叠。在多数情况下,献血人员既在非法血站卖血,同时也在合法注册的血站卖血。

    吴博士说:“河南或全国究竟有多少感染者,准确的数字现在还不知道,因为受血者的检测还没做。”他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根据1990年代艾滋病的流行数据,来判断当前疫情的流行状态。

    马建中强调,政府公布的2.5万人的数字只是在28万人中筛查的结果,今年河南还将做100万人的调查,其中包括40 万18岁到55岁的无偿献血者,20万孕产妇以及8万在押人员。

    中国目前公布的全国感染者人数是84万人。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曾经说,在遏制艾滋病蔓延的斗争中,世界要看中国。张可说:“中国的艾滋病防治,要看河南。只要河南人能正视这个致命疾病的感染人数,全国就能赢得抗击艾滋病的战争。因为我们现在的技术能力和经济能力都比过去强大很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艾滋纪实(图)
  • 大陆近百万儿童受到艾滋病影响
  • 近距离看河南艾滋病干预(图)
  • 中国:终止对公民社会在抗击艾滋病时所设的限制
  • 戒毒所艾滋病防治陷入困局(图)
  • 联合国:中国抗艾滋承诺令人鼓舞
  • 美国援华工作者谈防治艾滋
  • 三大医院被曝重复使用高压针筒 可传染艾滋病
  • 深圳去年发现艾滋病347例
  • 蒋彦永思考艾滋病防治及政改问题
  • 云南强制检查艾滋病令联合国担忧
  • 王陇德:底数不清阻碍艾滋病防治
  • 艾滋病疫苗试验最后一天两志愿者头晕(图)
  • 中国首例艾滋病疫苗人体试验(图)
  • 吴仪的苦恼与艾滋孤儿的“噩运”(图)
  • 戒毒所内集体吸毒 至少43人染上艾滋
  • 捐款疑遭“养父”吞占 艾滋孤儿的血泪自白(图)
  • 克林顿与中国艾滋男孩共度元宵节(图)
  • 卫生部接受克林顿基金会捐赠艾滋病治疗药物(图)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艾滋警钟长鸣 听众吐露心声
  • 艾滋儿童渴望更多关爱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谁妨碍了公众对艾滋的认知?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根源:逐句点评《河南艾滋村五大反思》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