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5年7月02日)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老人的儿子死于艾滋病,孙子也是病毒携带者。

    中国艾滋病传播的特点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同,艾滋病患者呈局灶性出现,不是一人一户,而是一大片,一个村几个村,几十户几百户,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故称为“艾滋病村”。

    我走过数百个这样的村庄,调查过数以千计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患者,无数事实告诉我:当前中原地区艾滋病主要传播方式是血传播。1995年前后各地兴起了“血浆经济”,当时各县防疫站、妇幼保健院都办起了创收血站,乡村血站建成了,物资、煤炭、工厂等单位的血站成立了,甚至连某些县的政协、人大也加入了办血站的队伍。一时间,成立了230多家“合法”血站和数不清的非法血站。有些血站就是一台小拖拉机上放一个离心机和几个反复使用的胶皮管子和针头,采血后血站只要血浆,用离心机把红血球分离出来后仍输还给卖血者,这称为单采。每次抽800毫升,给卖血者40-50元钱,血站把这些血浆卖给制药公司。医院、防疫站门口或广告栏里贴着“献血光荣,救死扶伤”的标语;血站总是宣传“采血好处多,单采比全采好处多”、“血跟井水一样,抽几桶还是那么多”、“多采血可以不得高血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原地区的一些乡村,卖血成了一种生存方式。公路上站满了搭车去城里卖血的农民,像赶集一样成群结队地去血站,这些人90%以上都是青壮年男女。还有的私人血站干脆进村抽血,上门服务,现钱交易。由于消毒不彻底和未按规定程序操作,在单采后将红细胞回输过程中,已经埋下了艾滋病的祸根。

    对于预防艾滋病的宣传,应当注意到中国艾滋病传播途径的特点,必须实事求是,不能人云亦云,片面夸大艾滋病的性传播途径,增加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患者受冷落、歧视和羞辱的机会,给无辜者增加痛苦,给民众增加恐慌。

    本章十三节(包括附录),描述了艾滋病患者的生活状况,包括他们的爱情、婚姻、家庭,以及感染艾滋病的缘由。疫区不少村民们都说,20世纪80年代末 90年代初,“血浆经济”致富造成的病,这病太怪,啥药也治不好,花钱很多,家庭生活日益穷困。他们焦虑自己死后孩子怎么办?有没有粮食吃?谁为他们缴学费?房子这么破还能支撑多久?……他们埋怨自己当时太无知,走上了卖血这条不归路。

    特别要指出的是,本章涉及的5例艾滋病患儿,其中4例因输血感染。他们尚属儿童,在生理上无性活动能力,也不可能吸毒,其父母已排除了患有艾滋病的可能,但他们都有输血史,有人存有当时配血的化验单,有人已找到供血者,无疑可以确定这些患儿都是因输血感染的艾滋病。

    目前尚无有效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同时严重缺乏有经验的治疗儿童艾滋病的临床医生,许多13岁以下的艾滋病患儿状况很不乐观。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儿,其父母有着严重的自责感,到处求医,花费巨资,倾家荡产,结果人财两空!对输血医院的渎职,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要求赔偿,但这些赔偿又如何能抵得上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呢?在生命面前,法律显得如此苍白无力!我对此感到无奈,最佳的选择是让患儿的父母早日再生一个孩子,以免他们继续流泪。

    灾难起源于因贫穷导致的卖血,有卖血就有输血,于是引发了艾滋病在农村的大面积流行。目前调查得知,“血祸”并不是中原的专利。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

    图为卖血者争先恐后抽血的现场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

病入膏肓的艾滋病患者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

    垂死的艾滋病患儿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

    高耀洁教授在农村做调查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

     艾滋病高发区某村村头的坟茔

    图片及文字选自高耀洁《中国艾滋病调查》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耀洁:山东仍有黑血站
  • 胡佳:蒋彦永教授和高耀洁教授的会面(图)
  • 吴仪会见爱滋医生高耀洁(图)
  • 高耀洁医生声明
  • 焦国标:河南俩老太 常香玉和高耀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