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浦志强:《中国农民调查》作者一纸声明引出的回响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8月08日)
    
    
     (博讯 boxun.com)



提交者:浦志强
    
     2005年7月11日,我们向安徽阜阳中级法院提交了《关于拒绝调解暨请求公正司法的声明》,针对《中国农民调查》被诉诽谤案久拖不决及法院一反常态的积极调解,再次申明了拒绝调解的立场。由于此前省委书记郭金龙在香港卫视记者采访时对作品提出了批评,我们在这份声明中进行了有限的反驳,指出给安徽人抹了黑的,不是良心作家的直面真相,恰恰是某些无良官员的暴行。在无数期待屡次落空之后,我们不再奢望这一纸声明能有回音,但也没料到会给作家的生活带来新的麻烦。以下便是我们对回音的简单归纳:
    
     首先,是陈桂棣夫妇的新作《包公遗骨记》无故停止连载。作为一位安徽籍作家,陈桂棣先生一直有一个强烈的愿望,他要把包公身后的故事写出来。《包公遗骨记》在《当代》文学杂志上刊登后,很快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这个缺乏清官又无比渴望清官的国度里,清官的下场注定会是死无葬身之地,包公遗骨的飘零通过作家的笔触,再次引发读者难言的忧思。安徽省影响最大的《新安晚报》随即安排了连载,但在我们的声明发出后一周内,该报却自7月16日起主动停止了连载。作家至今仍十分感激编辑的慧眼,但对于作品停止连载给读者带来的不便,仍然深感遗憾。
    
     其次,7月21日出版的第29期《瞭望东方周刊》“高端访问”栏目,适时发表了与郭金龙的对话,题为《对人民缺乏感情的不是好领导》。文章披露了郭书记履新以来,未及安顿生活即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的诸多事迹。据悉郭书记抚皖的思路是,继续治淮以使流域人民受益,向东融入长三角以谋求区域崛起,解放思想以传承朱元璋、李鸿章、胡适之、陈独秀等先贤伟业。虽然前段时间“安徽的形象被搞得有些灰溜溜的,几件事接踵而来。”但他还是认为安徽大有希望,“形象说到底光靠消极保护是不行的,得靠自己营造。”他表示要“让每一个安徽人以安徽为自豪,使每一个在外的安徽人提起安徽就骄傲。” 报道突出了郭书记对安徽形象的关爱,他指出领导干部“对人民要有感情,对工作要有激情。”虽然我们不清楚报道与声明间是否存在关联,但还是愿意相信,郭书记的率先垂范,既能让污浊不堪的安徽官场从此黄河清澈,也必然会使有幸拜读该文的安徽父老潸然泪下——剩下的就只有贯彻落实了。
    
     最让作家夫妇心惊肉跳的,是日常生活起居所受到的骚扰。也是从7月16日起,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每天隔墙向作家住所抛掷砖石,陋室遮雨的布篷已被砸烂。当地派出所接到报案后,派员将其带走但旋即放出,警方的解释是此人精神有问题,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由于无人为其治疗和看管付费,只好任由其在街上游荡,专砸陈桂棣的窗户了。奇怪的是,此人虽然神智不清,却能准确地隔墙专砸作家的门窗,而且面对外人的驱赶和拍照,他竟然懂得以袖掩面。作家眼下能做的,除了继续恳请警员处置之外,便是另觅所在以免发生不测。
    
     我们并不认为,上述情节都是刻意“安排”的结果,不能排除是某些下边的人难做人,主动与作家夫妇保持安全距离的结果,因为这也难怪,谁让书记是书记,在安徽能一手遮天呢?法院照例装聋作哑,连电话也早就不敢接了,看来作家再着急也是枉然。在大幅刻画了郭书记对百姓怀着深厚感情的艺术形象之后,作家也想分享书记大人的一杯亲民羹,至少别让那个病人无事也登三宝殿了,毕竟他们的儿子目前只有五岁,承受不了这样的惊吓。
                  
    2005年8月7日于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