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超级女声”现象引起高层的关注:害怕成为“颜色革命”的前奏
(博讯2005年8月28日)
博讯编者按:“超级女声”的广泛群众参与性,已经引起高层的重视。今天网上出现一篇题为:“超级女声是民主启蒙还是为颜色革命做准备?”的文章(见本文底部),用词和语气不像普通读者撰写,最大的可能是高层在压制此类现象前的“吹风”,预计近期宣传部会有较大动作。无独有偶,南方都市报27日发表了题为“一个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的社论,对“超级女声”现象给予支持。

一个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

2005-08-27   

《南方都市报》社论      

超女既出,万人空巷。2005年,没有什么比“超级女声”更能吸引中国来自各个阶层的亿万观众。“我的快乐我做主”成为这一时刻的宏大坐标。昨夜,这一场漫长的“快乐总动员”终于落下帷幕。李宇春获得了年度三强总决选冠军,周笔畅、张靓颖分获亚军和季军。应该说,胜出的不只是其中某位超级女声,还有一个开放的社会。   

数月来,超级女声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热烈讨论的话题,所谓有井水处,皆有超级女声。赞许者甚至从中看到中国未来民主宪政的群众基础,超级女声同样被视作草根民主政治的发端;批评者则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不过是一场炒作,更容易误导青少年。   

显然,超级女声的魅力并不在于“政治正确”,而在于它为人们带来快乐与希望。超级女声不仅让人们看到了快乐的舞台精灵何洁、有薰衣草般笑容的李宇春以及天使在唱歌的张靓颖,还让人看到了“一跪惊人”的“红衣主教”、甚至半老徐娘,在个性饱满的张扬背后,其更多的内涵是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即使是那些被所谓“公论”视为“丑陋者”,只要不干涉他者的自由,她们都有在阳光下自由行走与跳舞的权利。历史证明,一个伟大的民族,只有每个人都能真实地代表自己的利益,才能真正代表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因为每个个体都是人民与国家中的一员。一个人少了一份笑容,这个民族与国家就少了一份笑容。只有每个人以己之喉舌,唱出心底的歌声,才能真正唱出国民之声。  

 应该看到,所谓“恶俗”在很多时候同样是新风之开端。任何日深月久的社会,都有可被抛弃的积习。那些不被新时代认可的价值,会随着一代一代年轻人的到来而发生改变。正是这种聚沙成塔、滴水穿石,润物无声的努力与成长,在不经意中将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合理,更加有声有色。   

“想唱就唱,要唱得漂亮。”这不仅说出了超级女声们的心声,在一定程度上说,它也是中国人的生活宣言。“我的快乐我做主”就是“我的生活我做主”。换言之,今日中国人的生活,理所应当由每一个中国人自己做主。中国人的幸福之声,就是要从每个中国人的喉咙里发出,它是原汁原味的生活之声,追求自由幸福的声音。   

瓦尔特·本雅明,被称为“欧洲真正的知识分子”、流亡思想者。在1925年的那不勒斯旅行中,本雅明由城市多孔性结构看到了社会生活对于一个人的行为和态度的渗透,指出“多孔性是这个城市永不衰竭的生活法则,是无处不在的”。   

归根结蒂,开放的社会是多孔性的可以互相流动的社会。   

总结一个开放的社会的特征,法国电视台经济记者弗朗索瓦·德克洛赛在1982年写道:一个好的社会,关键要看流动,人们“能上能下”。老总的儿子当上了工人;律师或技术员的女儿回到祖辈的农场;医生的孙子谋份警察的差事……理论上,一切应该从零开始。  

 抛弃偏见与俗制,一切从零开始。事实上,超级女声之所以能带来万人空巷的盛况,正是因为它为观众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虽然它并不至臻至美,但是藉此人们可以在一个相对透明与公平的环境下,见证一个平常人家的女孩,从名不见经传到一夜间造就无数自称“玉米”、“盒饭”、“凉粉”的歌迷。一方面,超级女声们凭着自己的天赋与不懈的努力,通过海选与一轮轮晋级与PK,赢得鲜花与掌声;另一方面,同样有许多优秀歌手可以自信地笑在鲜花与掌声之外。前者证明中国正在赢得一个开放的社会,后者证明中国人正在赢得自我,学会自信地坚守自己的价值。  

 早在一个月前,有评委在谈到超级女声时指出,内心纯洁的人前途无量。诚然,中国未来之伟大,在于今日中国经济的起飞,它同样有赖于一个开放的社会正在形成。未来中国的强大,就在于在那里充满了富有个性的、强大的女声与男声。他们在透明而开放的社会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并因此获得更多的来自社会与人生的奖赏。有理由说,我们对于中国未来的无限期许,更多缘于我们心底的自信与坚持:超越五千年的困顿与磨难,一个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

超级女声是民主启蒙还是为颜色革命做准备?

红木

    近来,一个名为“超级女声”的电视节目引起大众的关注。据悉,该电视节目是照搬美国某偶像电视节目,通过所谓“海选”,将一些正处在学习阶段的青年女学生利用名利为诱饵拉出课堂,参加低俗的娱乐活动。在这场鼓吹“全民娱乐”的活动中,不仅出现了大量女学生逃学、旷课参加“海选”,甚至发生了部分人上街为自己“偶像”拉选票的事件。

     这场鼓吹“全民娱乐”的活动,其突出的特点就在于“超级女声”的确定,是由电视观众通过手机短信形式直接选举。这一貌似“民主”的举动,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鼓吹为“民主启蒙”,甚至有人欢呼“中国的媒体第一次把党和政府晾在一边”。 (博讯 boxun.com)

    我们的媒体是什么?是社会公器吗?不是的。按照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科学界定:在有阶级的社会,任何媒体都只是阶级的宣传工具。意识形态领域历来是敌对势力同我们激烈争夺的重要阵地,如果这个阵地出了问题,就可能导致社会动乱甚至丧失政权。近一段时间出现的“颜色革命”有一个特点就是西方操纵别国媒体,在该国意识形态领域制造混乱,进而篡夺该国政权。现在在我国有一些人“全民娱乐”的幌子,宣扬西方的资产阶级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言论和思想,企图从根本上否定四项基本原则,进而企图否定我国的国体和政体。这些人利用青少年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尚未或正在形成,就企图用错误的思想去引诱他们,其实质就是和我们在争夺下一代、争夺接班人。

    我们要清醒地看到,意识形态阵地从来就没有空白,正确的、积极的、健康的思想不去占领,反动的、消极的、腐朽的东西就会乘虚而入。现在政治思想领域的杂音、噪音,许多就是把矛头指向四项基本原则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一股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主张资本主义制度的思潮。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要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本质是执政为民,党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没有自己一党一己的私利;同样,人民的心声须要通过党和国家的意志才能变为美好的现实,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只有通过党的领导才能实现。党的意志和人民心声的一致性,决定了我们的媒体只有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才能正确反映人民心声、表达人民利益。那种鼓吹在媒体宣传中“把党和政府晾在一边”的言论,是极端阴险,又是极端有害的。

    这些噪音、杂音的出现再一次表明,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是十分尖锐的。加强青少年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是党的几代领导核心十分关注的问题。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决定》,将“党管媒体”写入党的历史性文献,作为党提高执政能力的组成部分之一,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性质、揭示了社会主义媒体生存发展的规律。我们国家目前正处在既是黄金发展期,又是矛盾凸显期这样一个关键时期,苏联解体后,我国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如果我们不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动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放松对青少年的思想政治教育,必然要导致我国社会思想的混乱,最终酿成象“颜色革命”那样的社会动乱。
(Modified on 2005/8/28)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超级女声的投票热情看中国民主选举的前景
  • 如何看待“超级女声”的流行/潘洪其
  • 央视针对超级女声的《焦点访谈》大家看了吗?!!!
  • 刀郎·超级女声·芙蓉姐姐(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